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74

  【秦厉虎】

  【命格:武曲】

  【命数:二紫一金一红一白四灰】

  【天生武曲(淡紫)、独翅Golden Peng (淡紫)(灰)、百窍皆通(深金)、

  流年不利(深红)、孑然一身(白)、一生坎坷(灰)、不得善终(灰)、命犯小人(灰)】

  【生平概括:山河界,Great Ming 王朝,西北道、兖州生人,未生父已死,遗腹子,幼时多病,少时响马劫掠,失其母、兄……

  十二从军,弱冠娶妻,因得罪……妻女亡于一日……

  ……西北道乱,他募集流民起兵,四处征讨,七战全胜,得封兖州Great General ,庆功宴上,见得当年仇家,怒起欲杀,为西北王张玄一辣手镇压……】

  【……暮年之时,得脱牢狱,眼见故土上四处战火,刀兵起,愤而募兵,于定安道,再战沙场……

  定安道,平十二路反王,攻克定安道城,转来西北,平兖州、定兴、离二州,兵锋所向,十荡十决,攻克西北道城……

  一人之力,平二州战乱,拒Heavenly Wolf 异族于龙渊,兵锋正盛时,力排众议,迎帝入城……

  后,死……】

  【状态:重伤】

  【life essence :75/145】

  幽光自眼底流过,通幽与冥书残页,实是极配,搭配之下,合以Heavenly Eye ,甚至可在一定程度上,看到细微的命运走向。

  眼前之人,自命数、命运走向,实可道一声世之名将,可惜,其命过于不好了些……

  当啷~
  Yang Yu 抬手,True Aura 如刀,斩落束缚其人的锁链。

  石床上,秦厉虎冷眼以对:
  “叛逆之贼,你待如何?”

  冷漠、戒备、敌意……

  Yang Yu 知其脾性,自也不在意,只是抛去一瓶伤药:
  “张玄一,已死。”

  “又如何?”

  秦厉虎冷眼扫过身前的药瓶,眼底尽是戒备与凝重。

  他的直觉极度敏锐,如何感知不到眼前之人的危险?

  不要说此时他身受重伤,纵然全盛之时,也绝非眼前之人的对手。

  “不如何。”

  Yang Yu 话不多说,patted 周一的肩膀,吩咐了一声后,转身离去:
  “Great General 本也无罪,此刻张玄一已死,自要官复原职,你的兵刃、甲胄都在府中,可自取,上任……”

  “hahaha !”

  秦厉虎放声大笑:
  “this Qin 大好男儿,岂能侍贼?!”

  大笑声中,Yang Yu 离去,本来一片死寂的监狱,就又自沸腾了起来,各种嘈杂。

  “闭嘴!”

  被吵的厉害,秦厉虎angry roar ,气浪翻涌,几乎将周一吹出了巷道,后者骇然不已。

  好半晌,周一晃着脑袋起身,大狱里,又是一片死寂。

  他cautiously 的举着灯笼去看,只见那病老虎,又自躺倒在石床上,胡乱盖了些茅草在身上。

  “Great General ,您,您不走吗?”

  周一轻声询问。

  “Yang Yu ,犯上之贼也!this Qin 何许人,焉能侍贼?!小东西,今日起,什么酒肉,再不必拿来了!”

  此刻,秦厉虎无手脚镣铐,眼前又有伤药,更得允诺,出狱畅通无阻,可他倒头就睡,不时已鼾声大起。

  周一等了好一会,见没动静,只得摇摇头离去。

  临近天亮,他没有回家,而是自掏腰包,去买了些酒肉回来,到得大狱深处,其他狱卒送来的酒肉果然没有动过一口。

  ”get lost! ”

  嗅到酒肉香气,秦厉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恶声恶气的赶人。

  “回Great General ,这些酒肉,是小的自掏腰包买来的……”

  周一唾面自干,将酒肉放下,躬身等候。

  秦厉虎翻身而起,取来酒肉gorge oneself ,他饭量奇大,无肉不欢,连肉带着骨头都嚼碎咽了下去。

  “瞧上old man 的martial arts 了?还是,兵法?”

  周一面色一红,却也不隐藏心思:
  “martial arts !”

  “这世上,到底没有白吃的酒肉,可惜,你要学old man 的martial arts ,这算盘,却是打错了地方……”

  秦厉虎随手擦了擦嘴上油脂,indifferently said :

  “伱可知,old man 出身?”

  周一知道,但却摇头。

  “奸猾的小子。”

  秦厉虎coldly snorted :
  “this Qin 还没生,爹就死了,还没多大,家人就死光了,本也没几两的family property ,也被一扫而空。

  这martial arts ,自然不是什么high level 货……黑虎拳,你听说过没有?”

  “黑,黑虎拳……”

  周一心头‘咯噔’一声,神色微变:“哪个,哪个黑虎拳?”

  秦厉虎‘嘿’笑一声,带着嘲弄:

  “就是can be seen everywhere ,谁都能学那個……”

  “impossible !”

  周一猛然摇头,复又苦笑:“您老便是不教我,却又何必消遣小的?您老怎么可能学这样的martial arts ……”

  “你不信,其实,很多人都不信。”

  秦厉虎从身上抓了只虱子,轻轻捏死:

  “old man 出身不好,人缘也差,除了军中大路货的黑虎拳,也着实学不到什么……”

  “old man 不吃这酒肉,拳法,你要学吗?”

  面对询问,周clenched the teeth 应了,然而……

  “真的是黑虎拳……”

  周一有些呆滞,质疑。

  “你算个什么,值得old man 去骗?”

  秦厉虎sneered ,一抖手将其threw away 了巷道,方才揉着肚子躺下。

  “肚子啊肚子,跟着old man ,你可真是受苦喽!”

  明明刚吃了十数斤肉食,却又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了,秦厉虎咬了根干草咀嚼着,闭上眼: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

  ……

  “杨大人,大人……”

  满身肥油,高不过五尺的fatty ,gasping for breath 的跟了上来,满脸堆笑,本就小的眼睛都看不到半点了。

  “那old bastard 向来如此,您老别和他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

  Yang Yu 驻足,fatty 也立马停下,一个不稳,跌了个大马趴。

  “杨廷尉,要说什么?”

  Yang Yu 扫了他一眼。

  这unimposing in appearance 的fatty ,名唤杨牢,祖辈都是执掌大狱的廷尉,martial arts 稀松平常,但大狱脱逃率,极低。

  以秦厉虎的脾性与恶劣人缘,之所以在牢狱里活的还算滋润,自然是因为这fatty 暗中照料。

  否则……

  被Yang Yu 扫了一眼,这fatty 顿时汗流浃背,有些腿软,还是brace oneself ,堆起笑来:
  “下官的意思是,想请您万不要怪罪那Old Guy ,他脾性如此,可人是顶好的……”

  “所以呢?”

  这一问,把fatty 吓到了,支支吾吾半天才道:
  “您,您能不能放他离开西北道城,他,他……”

  “不愿侍贼?”

  噗通!
  听得Yang Yu 接话,杨牢顿时腿一软,又跌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Yang Yu 已然摆着手离开:

  “除了离开西北道城,他乐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也都随他去……”

  fatty 苦笑着摇头,回去牢房。

  秦厉虎,在西北道名声极大,不止是他多年镇压燕东君为首的乱军,其人的出身于martial arts ,也不乏人津津乐道。

  各种关于他的传言,Yang Yu 听不少,但多数都是夸大的,唯有夸耀其人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的,是严重低估了的。

  旁人不知,但他手握冥书残页,如何不知?

  “一本下乘martial arts 黑虎拳,能练至上乘第Grade 9 ……”

  感应着牢狱里的气息,Yang Yu 心中亦有涟漪。

  秦厉虎的脾性乖张,人缘极差,加之命数不好,其能活到如今,自然是因为此人的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堪称绝顶。

  而其用兵,也是极强,以自募的万余人,生生与燕东君为首的,十多路乱军周旋多年,七次大胜,就可见一斑了。

  张玄一也知晓这一点,故而,哪怕其人当着他的面,几乎打死他儿子,他也还是没舍得杀秦厉虎。

  张玄一will not ,他自然更不会了……

  自城中转了一圈,买了大批的玄石、各类铁珠,Yang Yu 方才回王府,还未等他回房。

  Big Boss 已然匆匆而至,少见的神色凝重。

  “黑山old monster ,就在西北道!”

  “嗯?!”

  Yang Yu 心头一震,Big Boss 掏出了卷宗:
  “我在离州的探子刚才传来的,黑山old monster 与数日之前现身离州立华山,疑似与一Great Demon 交手……”

  说到此处,Big Boss 的声音都有些压抑:

  “他,受伤……”

  ……

  ……

  六日前。

  西北道、离州。

  hu hu ~
  夏日的风,多是燥热的,立于山头的李二一,却觉浑身冰冷,彻骨寒冷。

  这些日子里,他不止一次的想要逃走,甚至其中一次都乘飞鹰飞出百里之地,可最终,还是没能逃走。

  到此,他也终于認命,心知自己遇到了great expert ,而且,是异族的great expert ……

  “生于中原,何其之幸运?”

  点燃的篝火之上,是一只滴落油脂的烤兔,自号老七的少年看着,不由的感叹。

  李二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Heavenly Wolf 人,家家有牛羊,每日不是喝奶,就是吃肉?”

  老七的双眼,似乎能洞彻人心。

  李二一已然不怕他了,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时不时,还能南下打草谷,劫掠边民,好不快活!”

  “这世上,自然不乏ambitious ,为争权夺利而掀起战争,可这世上,也没有人人好战嗜血的族群……”

  老七hearing this ,sighed :
  “南下,是因为,真个活不下去了……大风雪、旱灾、蝗灾、瘟疫、疾病……

  塞外苦寒,到底是什么模样,你们,是想象不到的……”

  李二一几乎被气笑了:

  “你们活不下去,就来抢我们?!”

  “生而为人,谁又规定,这中原,只属于你们?”

  望着燃烧的篝火,老七神色平淡:

  “三千年了,轮,也该轮到我们……”

  “痴心妄想!”

  李二一扯了扯领口,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似也不是很怕死,但很快,他就发现這是错觉。

  那一双深沉若海的眸光之中,似有最为可怖的暴风雪,让他望之就几乎被冻僵。

  “以你的年岁、martial arts 、出身,虽然侥幸得了dao fruit ,但也止步于此了,若你愿意,我来助你完成ceremony ,如何?”

  老七认真的看着李二一。

  “我……”

  李二一有些心动。

  自家人知晓自家事,他这ceremony 十分之离谱,居然是要他主动为人布施霉运……

  因此,他后来就没有想过去找Yang Yu ,知晓他在拦山关後,离开的也很果断。

  因为他的ceremony ,早已开始,霉运,无时无刻都在传播。

  见李二一不答,老七又道:

  “你的命,其实并不好。甚至,还有着干系到生死的劫数,你之所以匆匆要去麟龙道,是受到expert 指点,欲要避劫吧?”

  “胡,胡言乱语!”

  李二一心头有些发慌,类似的話,他曾在Yang Yu 的口中也听到过。

  说什么自己‘命犯太岁’……

  “咦?”

  突然,篝火熄灭,少年人慢慢的放下烤兔,抬眉望去。

  李二一挠挠头,也循着望去。

  只见极远处,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中,不知何时,竟有着scarlet 如火的光华散逸,如瀑如挂。

  乍一看,那山竟似是玛瑙堆砌而出,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magnificent 。

  一时不由呆住了。

  “肉芝状如肉,附于大石,头尾具有……赤者如珊瑚,白者如脂肪,黑者如泽漆,青者如翠羽,黄者如Purple Gold ……”

  望着那鼓荡云雾,缓缓靠近的huge monster ,少年的眸光不由的亮了起来:

  “此物,好似是叫做太岁?据说,这东西,口感如肉,切之不完,食用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