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76

  ……

  ……

  hu hu ~
  荒山之上,燕小二负手而立,俯瞰山下。

  连夜大雨之后的群山之中,一片清翠,却也掩盖不住那大战之后的遍地狼藉。

  大片的泥沙土石翻涌,成片的林木被摧断,望之,让人不由心惊肉跳。

  “到底是何等Great Demon ?”

  燕小二心中自语,忌惮非常。

  不同于驻守神都同僚,他常年行走江湖,也曾深入塞外天Wolf King 庭所在,对于那位黑山old monster 了解,远比典籍上的更为清晰。

  常人只知道黑山old monster inheritance 七代,七杀Divine Palace 乃是天Wolf King 庭number one Sect 。

  可他却知晓,七杀Divine Palace 之名,与之前六代黑山old monster 并无太大关系,当代黑山old monster ,才是真正被奉为‘Heavenly Wolf 神’的Number One Person 。

  数千万Heavenly Wolf 精锐,上至王庭之主,澹台灭这样的Martial Saint 存在,下至放牧牛羊的slave ,无不敬其如神。

  这样的存在,居然会在这样的荒郊野岭受伤……

  “大人!”

  燕小二心中思量间,一众Bright Gown Guard 已然搜山完毕,带着数十个附近山中的猎户、采药客前来。

  “燕大人,这几个猎户都说当日瞧见了此间大战……”

  ”oh?”

  燕小二indifferent expression ,冷眼扫过一众trembling with fear 的猎户:

  “悬赏虽然不少,可也重不过自己的命。你们谁人心怀蒙骗,此时退去,还算不迟……”

  “我,我……”

  猎户们有些骚动。

  他们多是出身贫寒,对于官吏有天然的敬畏,不少人当时就有着退缩,只有其中几人咬着牙回话:
  “大人,俺那天真个看到了!山里,出现了好大一座肉山,得有一hundred zhang 那么高……”

  ”puff!”

  有Bright Gown Guard 差点笑出声来。

  燕小二冷冷扫了他一眼,示意猎户继续说。

  似是察觉到燕小二态度并不恶劣,几個猎户都有了底气,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的说起了那日的事情。

  却原来,那一日山中爆发出巨大响声,附近的猎户、采药客都被惊动,距离最近的,是真个目睹了全程。

  “那人好凶,太凶了!他一双拳头,几下就将那枚大一座肉山打碎了……”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little old man ,看起来猥琐的很,躲在山沟里……”

  “那凶人打碎了肉山,但,但他……他也好像受了伤……”

  ……

  这些猎户,换血的都没几个,识字的怕是更少,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也讲不清楚什么。

  好在燕小二本身也有些猜测,听罢,方才问道:

  “那肉山,什么颜色?”

  “red !”

  “white !”

  “azure !”

  “black !”

  “肉山,当然是肉色!”

  听得这个询问,之前口径相同的几人,顿时有了不同,纷纷指责对方,说自己说的才是对的。

  “闭嘴!”

  一Bright Gown Guard 怒斥一声,正要发作,被燕小二摆手压下。

  “大人,这些人明显是相互串通来诓骗咱的赏钱,又说那肉山一hundred zhang high ,却连颜色都能弄混?”

  “或许,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燕小二抬手,让人将赏钱递给众人,并目送一干猎户下山,方才道:
  “此妖,是太岁!”

  “太岁?!”

  一众Bright Gown Guard 不由的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written in ancient records ,太岁喜攀附土石,其色不同,赤如珊瑚,白如脂肪……这些猎户身处方位不一,所见只怕也有不同。”

  燕小二翻开手掌,却见一拇指大小的赤肉在手上蠕动,犹如活物。

  “这?!”

  几个Bright Gown Guard 神色皆变。

  随着燕小二的手掌颤动,这块碎肉的颜色,瞬间为之变化,诸色闪烁,透漏出极端邪异的气息。

  隐隐间,几人只觉心头恶寒,只觉那碎肉宛如活物,甚至好似生出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们……

  “据说此物口感如肉,切之不完,食用不尽,你们谁来尝一尝?”

  hua!
  听得这话,所有Bright Gown Guard 纷纷倒退,连连摆手,不要说那玩意活像是一团鼻涕,着实下不了口。

  便是珍馐美味,那气息诡异至此,也断不敢触碰分毫。

  “呵~”

  燕小二sneered ,张口将在此间发现的only one 块碎肉吃下。

  “大人……”

  一干Bright Gown Guard 正要阻拦,突见得自家大人身上scarlet 一闪,blood light 扩散,翻涌如怒潮,被推的连连后退。

  “这肉……”

  燕小二却全未理会下属们的惊呼。

  “这是?”

  他神色发怔,有些恍惚,又有些骇然、惊悚。

  next moment ,他不假思索的取出最后一枚圆光镜,没有任何犹豫就打开了,迅速上报。

  此事之大,在他心中还要超过Yang Yu 攻克西北道城。

  因为这一块碎肉之中,蕴含着……

  “灵炁?!”

  ……

  ……

  黑山old monster 出关,是足以轰动天下的major event 件。

  立华山中,远不止是Bright Gown Guard 一股势力,燕小二的发现,同样也被诸多Great Influence 发现。

  并以极快的速度,传遍西北、龙渊,乃至于更远处的诸多道、州。

  麟龙道,静安府。

  “黑山old monster 现身西北道,并与一Great Demon 交战受伤,且那妖疑似是太岁?其肉中,蕴含灵炁?!”

  看到这情报,麟龙王心头一跳。

  灵炁?!
  他的心中悚然。

  被束缚于武Holy Sect 前多年的他,哪里不知灵炁之重要性?
  对于天下间如他这般expert 而言,什么medicine pill 、Magical Artifact 、Divine Art 、dao fruit ,都远远及不上这一缕灵炁来的重要!
  ‘那些Old Guy 要是知道这个消息……’

  心头一寒,麟龙王甚至都未看完这情报,已是匆匆折返府宅。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着,王府后院一片雨雾蒸腾。

  走着走着,麟龙王心头又有些犹豫,不知是否应该打扰second uncle 的闭关,但不等他下定决心。

  院内就传出了声音:

  “进来吧。”

  天上下着小雨,院内却一片干爽,好似有无形气罩笼罩在偌大的后院上空,排开了所有的雨水。

  small courtyard 中,形若老农的张玄霸,立身in one body 着white clothed ,容姿绝美的少女身前,听得脚步声,也不理会。

  那少女盘膝静坐,周身blood energy 缭绕,似在breakthrough 的紧要时刻。

  “second uncle ,您,您不是闭关疗伤吗?怎么,又又出关了?”

  麟龙王苦笑:
  “您的伤……”

  “old man 闭关,不是睡棺,怎么就出不得了?”

  张玄霸漫不经心道:

  “你的心似乎乱了,发生了何事?”

  “您老伤势如此严重,怎么就……”

  麟龙王叹着气,将卷宗递过去:
  “黑山old monster 来Great Ming 了……”

  “他要来就来,怎么,还值当old man 去迎接不成?”

  张玄霸随手接过,瞧了一眼,不由摇头失笑:

  “受伤?假的!”

  “啊?”

  麟龙王startled :
  “这可是Bright Gown Guard 密信,怎么可能……”

  “海水涨潮,的确会带来不少鱼鳖,只是,潮水过小,大鱼若至,多半会搁浅岸上,生死两难……”

  张玄霸直起身来,遥望西北:

  “这old monster ,倒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也好,临战之前,也让old man 瞧一瞧,我Great Ming 天下有甚Dragon Snake ……”

  麟龙王心头一震:
  “您要去西北……”

  “倒也想去,不过……”

  微微摇头,张玄霸已转过身去,继续为自家孙女护法:
  “old man 若去了,這天下間,哪还有虫儿敢吱声……”

  ……

  何止麟龙道?
  于寻常百姓而言,一封书信往来少则数月,多则数年,真正的Great Influence 传递书信,却是快极。

  真正至关重大的紧要事情,翎鹰都嫌慢。

  未多久,立华山中的消息,已然传遍了诸多Great Influence 。

  怜生教总坛、悬空山、烂柯寺、Wuliang Sect 、铸Sword Mountain 庄、大蟾寺……

  乃至于塞外大离、Heavenly Wolf 的诸多Great Sect ,都被这一消息惊动,甚至引得多年不出山的老一辈expert 下山。

  引得一片哗然沸腾

  消息接连传播,以飓风过境一般的速度,引得江湖沸腾,天下震动。

  不知多少expert 闻风而动,前来西北道,本来接下Imperial Court arrest warrant 而来的一众expert ,更是欣喜若狂,纷纷前往。

  Big Boss 匆匆而来,传递消息之时,西北道于动乱之中封山蛰伏的诸多武林sect ,已然纷纷出动了。

  “太岁……世上真有这样的东西吗?还会成妖?”

  秦姒很是有些惊讶。

  没有耽搁,再将情报递了一份给自家祖師之后,就捧着书信匆匆去了后院。

  曾经的small courtyard ,住不下这许多人,加之隆冬过去,一众灾民不愿再呆在王府,Yang Yu 也就住了进去。

  不过,原本西北王府占地巨大,Yang Yu 索性将道衙也整个搬了进来,原本衙门所在直接推平建了民宿。

  秦姒敲响房门的时候,Yang Yu 并未入静打坐,而是在伏案书写,听得脚步声,方才起身。

  “太岁妖?疑似吃了它的肉,可以直接炼spirit transformation 炁……”

  灵炁,Yang Yu 不甚在意,身怀五脏观食谱,他根本不缺灵炁。

  不过,听得‘太岁’他不由想起了李二一,他命数中的‘命犯太岁’,是他如何都改易不掉的厄运。

  也因此,他方才起意,让其前去麟龙道,求助张玄霸。

  只是……

  太岁、黑山old monster ,这任one after another 个碰上就极不容易,一下碰到两个,怎么也不该如此倒霉才是……

  “应當没有这么倒霉……”

  Yang Yu 翻阅这情报,秦姒则有些好奇的走到书案前,不由念出来:
  “杨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