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77

  都说rich fight while the poor write ,可这世上练武的,远比识字的要多。

  读书,实比练武更苦。

  因为练武,一旦入门,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纵然入不了门,身体的强壮,也是可以察觉的。

  但识文断字,十年,也未必学的出名堂来。

  徐文纪、王牧之的讲学,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展开的,数十年下来,龙渊、西北都不发两人的门人Disciple 。

  这,也是Yang Yu 快速掌握西北道的原因之一。

  Old Master 自然是识字的,but also not 太多,写的字,也很丑,歪歪斜斜,好在没有缺胳膊少腿,勉强还能认得。

  “那天,Old Man Wei 来找我喝酒,喝醉了,咳cough, cough 咳……稀里糊涂的,你grandma 有了……”

  一句话,断断续续,看着字迹,Yang Yu 就好似看到了那Little Old Man 心虚挠头的样子。

  像极了前世,cautiously 询问子女,要二胎的父母。

  “俺和你grandma 寻摸着,给child 起个名字,间,你看好不?亲密无间那个间……”

  歪歪扭扭的字,可见其主人写字的时候,心里还在忐忑:

  “要不,伱,你给取一个?”

  “所以,是grandma ,怀孕了?”

  秦姒hearing this ,方才relaxed ,稍稍滚烫的脸,有些降温。

  “不然呢?”

  收到Old Master 的来信,Yang Yu 心中很是高兴,这老两口苦了大半辈子,终于苦尽甘来,他自然不会有丝毫介意。

  “我,我猜也是。”

  秦姒撩了下头发,偏过头去,耳根有些发红,她还以为……

  Yang Yu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这才发觉,不由笑着握住佳人的手:

  “Black Mountain City 太远了,grandma 体弱经不住风吹,不然,就将他们请来,在西北道城成亲了……”

  “嗯……”

  答应的声音,很轻微,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的秦大家,霞飞双颊,羞涩的youngest daughter 状,让Yang Yu 心头微微一热。

  “等局势稳定,回黑山成亲……”

  Yang Yu took a deep breath ,压下体内躁动的Yang Fire 。

  换血Martial Artist ,blood energy 刚强,眼前美person like jade ,他如何能无动于衷,但若外敌未退,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依着真言道人所说,他自然也无意见。

  可此时外敌已退,他却不想太过急切。

  前世今生终归不同。

  秦姒软软蠕蠕的贴在Yang Yu 的胸膛上,轻声应和着:

  “嗯……”

  “不过,Old Master 想的也还是不妥,杨间一看便是男孩的名字,若是女孩,叫这個名字就不便……”

  怀抱着佳人,Yang Yu 轻声询问秦姒的意见。

  “女儿家的名字……”

  秦姒想了想,拿起笔:
  “婵,杨婵,如何?”

  “杨婵、杨间……”

  咀嚼着这两个名字,Yang Yu 心头突然一震,升起了极为强烈的既视感。

  “这……”

  “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名字很好,只是……”

  Yang Yu subconsciously 的摸了摸眉心,记忆之中,传说中,貌似没杨大郎什么事啊……

  “Big Brother Yang ?”

  恍神许久,Yang Yu 才听到秦姒的呼唤,她微低着头,把玩着衣角:

  “听说东城‘荷花湖’的荷花the past few days 开的很是好看呢!”

  看着眼前的佳人,Yang Yu 心中猛然涌起一股难言的触动,以及淡淡的愧疚。

  这几年,他们聚少离多,即便这些日子,自己也忙于城务,似乎还不如当年木林府之时,相处的时间更多。

  虽然秦姒从来不言,可他心中仍是觉得有些亏欠。

  “那,秦大家,不知this Yang 是否有幸,请你共观荷花湖呢?”

  Yang Yu 微微笑着,伸手。

  “嗯……”

  轻轻撩开鬓角的长发,秦姒笑着伸手握住温热的大手,有些羞涩,又有些欢喜:

  “好的呢,杨大人。”

  ……

  ……

  自从踏出Black Mountain City ,Yang Yu 几乎没有过过太久的安生日子,便是在Jade Dragon Mountain 上的几个月,心中也都藏着心事。

  占据西北道城的这几个月,更是十分忙碌,城务、新军,人才选取与任用,以及应对Imperial Court 的追杀。

  直至此时,他的心,方才定了下来。

  太岁妖现身于西北道,引得天下皆动,诸多势力奔赴立华山,Yang Yu 也曾关注,但他并未动身。

  冥书残页的覆盖疆域,只有以西北道城为中心的百里而已,而他,仍可感知到faintly discernable 的危机。

  云泥道人已离去多日,可聂龙天远比前者要记仇,不时都会乘鹰而来,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

  但Yang Yu 只当不知,因为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始终不曾踏足西北道城所在的百里范围。

  接下来的日子,Yang Yu 极少见的没有终日练武,除却每日处理政务,任用官吏人才之外,只是陪着秦姒。

  两人携手,走遍了偌大的西北道城,荷花湖、含山寺、水云桥、东大街、牧场……

  一处处景观,风景优美之处,都留下他们足迹。

  蒙蒙细雨之中,他们于水云桥缅怀前人诗词,艳阳高照之时,他们在荷花湖畔乘凉赏花,
  夜风之中,两人登上含山寺,并于日出之后,敲响了那口很有些年岁的铜钟。

  也曾出城,骑乘Dragon Horse ,驰骋于百里牧场之中,也于农忙之时,与百姓一同下田劳作。

  更在王府后院,亲手栽种了些花草,也曾扶了一株小树。

  gradually ,两人的感情升温,一些亲密些的动作,也不会羞涩,秦姒心中隐隐藏着的担忧,也去了。

  羞涩的秦小姐,又有了几分往年秦大家的风采,明艳动人,落落大方。

  当然,空闲之时,指点秦姒练武,也是正经事情。

  奈何,秦姒的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着实不好,哪怕有着Yang Yu 、真言这两尊martial arts 造诣极深的great expert 指点,她的进境,也堪称缓慢。

  不过,她很努力,夜深人静的时候,也都在打熬inner Qi ,Yang Yu 看在心里,却也心知急切不得。

  他于通幽之上的层级太低,虽然可吸取其人命数,却无法赋予新的命数。

  只能默默的修持,等待着通幽breakthrough 层级。

  其间,Yang Yu 以翎鹰调度远在兖州城姜五领兵出城剿匪。

  过后,吴长白也接着剿匪,去磨合其新军,随着两人开始清缴乱兵、匪盗之后。

  两地之间,已然通了贸易。

  而随着两人进一步扩散范围,兴离二州境内的强梁匪寇,被彻底剿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以燕东君为首的三股势力最大的乱军都被剿灭,其余的贼寇,如何敌得过身怀dao fruit 的姜五,与勇冠三军的吴长白?
  唯一让Yang Yu 不时警惕的,只有时不时会现身百里之内的聂龙天,以及监牢之中油盐不进的秦厉虎。

  前者的威慑让他无法出城百里,而后者,冷硬如石,任由如何示好,都不假辞色。

  久而久之,Yang Yu 也只得听之任之了。

  虽仍有烦恼未去,可对他来说,这已然是极为难得的,清闲、舒心的日子了。

  当然,吞服金铁,是他到了此时也无法摆脱的,每日吃的金铁,比之饭菜还要多。

  两个多月后,余景来到了西北道城,带来了myriad forms 山的诸多Disciple ,短暂的清闲,才稍稍告一段落。

  “想不到,你竟然真个占了西北道……”

  六合楼流层,余景凭窗而望,于此,可尽窥ancient city 风貌。

  只见车水马龙,人流不息,似乎连年的兵灾,去岁的雪灾都不曾来过一般。

  没有了压在头上的乡绅Aristocratic Family ,蛮横不法的Young Master Wang 弟,欺行霸市的地痞无赖,

  这座超过several millions 人居住西北重城,以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速度,恢复了生机。

  甚至于,比起之前还要好许多。

  以至于此时,余景以及一干myriad forms 山的Disciple ,都有些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在他们的预想之中,纵然这位Little Martial Uncle 真个占了西北道,也必是满目疮痍,谁料居然会是如此模样?

  “其实,也无太难。”

  Yang Yu 微笑,举杯,为众人接风洗尘。

  不难……

  一众人心中语塞,腹诽不已。

  占据一道之重城,纵然是在燕东君已然掀起战乱的情况下,难度也是极大极大的。

  不说军中的expert ,王府的guest official ,城中的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单单是西北王张玄一,其也是Great Grandmaster level expert 。

  而想要拿下此城,还要面临Imperial Court 的震怒,丢失一道之地,Imperial Court ,是定会派出Martial Saint 的!
  基于此处,Great Ming 四百年里,道城几乎没有易主过,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三百多年前,Great Ming 曾有一场‘靖难’……

  但那,也can’t be considered 易主,毕竟,仍是Zhang Family 人。

  一场酒宴,宾主尽欢,来到西北道的余景,心中终于正视起来,态度也不如之前恶劣。

  酒宴上,借着酒意,与Yang Yu 交谈密切,从Black Mountain City 中的近况,到天下局势,从潮汐将起的秦末,说到如今的黑山old monster 出关,太岁问世。

  末了,才提及王牧之与黎White Tiger 的赌斗。

  “那一战,Master 险胜一招,但我看得出,那位黎大人留了一手,虽然,不留那一手,他也未必能赢……”

  有了醉意,Great Grandmaster 也不免abandon all restraint ,余景扯开衣领,重复自家teacher 当日的话。

  “切磋比试,他必能赢,无论那位黎大人是否藏私,但若是死战,他则必输……”

  说到此处,他打了个‘酒嗝’:
  “极道位阶的Divine Ability ,太过厉害,那头戾虎的Divine Ability ,是‘死战’,一旦其Divine Ability 催使,敌人不死,则其力暴增不退,无痛无觉……”

  “戾虎……”

  Yang Yu 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酒意,但心思还是澄明,他还想再问什么,余景已是醉倒了。

  嘴里喃喃着:“救Ancestor Master ,为何不让我去……”

  “酒不能喝多啊!”

  楊狱揉捏太陽穴,正要呼人将其送走,秦姒上得楼来,已是安排妥当,一众officer 将一干myriad forms 山Disciple 扛回了客房。

  “有劳秦大家。”

  Yang Yu 长出一口气,酒气尽散。

  “那杨大人,如何赏赐your servant ?”

  秦姒beautiful eyes 流转,没有了心中faintly discernable 的忐忑与自卑后,她越发的落落大方了。

  Yang Yu 只得叹气:

  “成亲,得趁早提上日程了……”

  ……

  ……

  余景的到来,彻底将Yang Yu 从城务之中解脱了出来。

  除却一些决定性的major event ,以及诸主要官员的任免之外,几乎不需要他去操心什么。

  身怀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Yang Yu 自不怕放权,每日除却与秦姒四处游玩之外,就是与真言道人坐而论道。

  得益于Cauldron of Gluttony 的逆天功效,Yang Yu 于Martial Arts 之上的造诣,实已不逊任何Great Grandmaster ,纵于真言道人这样的great expert ,也可交谈论武。

  其间,三人再度进了萬寿山Secret Realm ,可惜,除灭了Mountain Monarch ,仍是不曾寻到Ginseng Fruit 的踪迹。

  不得以,鬼婴的寿數,又去了五十载,这年不过一岁的鬼婴,虽仍是婴儿模样。

  却已是华发早生,皱纹满脸,看起来与真言道人相差无几了。

  当然,对于鬼婴来说,这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有记忆以来就是鬼的他,对于fleshy body 并无什么留恋,只是life essence 下降的这么快,还是让他有些心头打颤。

  life essence 剥夺,痛啊……

  一晃,夏去秋来,秋去冬至。

  “呼!”

  结束了第七次‘五脏观’食谱refining 的Yang Yu ,推开了房门,只见风雪漫卷,隆冬再临。

  那漫天飘飞的雪花之下,万般生机尽归于大地。

  “冬……”

  喃喃自语间,Yang Yu 只觉心头似有亮光涌现,刹那恍惚间,念头涌起,隐有所悟:
  “天意、四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