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650

  呼

  city 内外,万众失声。

  以十龙十象开乾龙弓,以’元磁推动’发天意四象,4th layer 加持之下,Yang Yu this arrow 的威能,足可令任何人为之悚然,包括他自己。

  强如林道人,都只觉脊背发凉,this arrow ,几可问鼎first under the heavens archer 了。遍数Great Ming 、大离、Heavenly Wolf 三朝,他都不曾听闻过此强横的arrow technique 。

  合以擎天,启道光的横练之体,可是硬抗过Martial Saint 绝杀而全身而退的存在,此刻竟然…….”世间竞有这样的arrow technique ……”城楼处,秦厉虎只觉有些牙酸、心悸。

  十数年戎马生涯,他太清楚archer 的厉害之处了,一尊Grandmaster Level 的archer ,足可牵制数位同阶expert 。

  Great Grandmaster level archer ,如林启天,其一人当关,纵然数倍于其的敌手,都无法破关。可即便是他曾见过的Great Grandmaster level 箭手,其arrow technique ,也仍在他可以理解的范畴里。而眼前this arrow ,未免有些太过离谱。

  看着那废墟,他心中不由发塞,this arrow 若是落于战场上,岂非能将战阵整个凿穿?!”幸好老道不善与人交手……”

  瞥了一眼冷汗直流disciple of grand disciples ,黎道人手心也出了汗,后背有些发凉。曾有那么一次,他是想对Yang Yu 出手,抢夺七杀、破军的。

  如今看到this arrow ,他竟有种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心悸,若是自己当时真个出手,那……..

  不止林道人,也不止是黎道人、秦厉虎,裕凤仙、Big Boss 、谢七,乃至于一众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Martial Artist ,此刻心头皆是震撼难言。arrow technique ,在江湖之中太过少见了。

  在场众人,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知道这位新晋西北王是以arrow technique 称雄的,可谁能料到,其arrow technique 能够恐怖到如此地步。双掌相握的刹那,擎天,在震动,撼地,也在震动,彼此犹如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另一半,悸动而激动。

  这一刹那,启道光的心头也在震荡。

  恍惚之间,似回到了二十余年前,自己于Black Armoured Army 中初悟’霸玉三Divine Art ’,满腹激动去拜师。小小的院落中,Old Prince 斜躺在摇椅上,任自己演练Martial Arts ,也不曾睁眼,只是道∶”当你懂得取舍那天,再来拜师吧。”取舍什么?

  那时的他,满是得擎天之体的震撼与激动,不能够理解,但此时,隐隐间,他似乎懂了。或者说,他早就懂了,只是,不舍。擎天……

  双掌接触的刹那,一股发自灵瑰深处的颤栗涌起,驱散了Yang Yu 满身的疲惫,与剧痛。

  this arrow ,他毫无保留,伤人的同时,也伤及了自己,此刻,他双臂焦炭也似,刺痛如潮。但他却恍若未觉,全部的精力,尽被那从启道光手掌中传递而来的divine seed rays of light 所牵扯。没有任何的犹豫与不甘,眼前这血肉模糊之人,似远比他更为纯粹。胜就是胜,败就是败,if you agree to bet you must accept to lose ,丝毫不拖泥蒂水…’这样的arrow technique ,若是骤然加身,只怕我立时就要Soul Destruction 此间··’

  涣散的眼神重新有了焦距,启道光只觉周身无一处不痛如心肺,以皮膜至内脏,都几被高温气化,电光撕裂。

  他的心中有着苦涩,也有着佩服。

  this arrow ,来的堂正大,而他,也并未大意,接不下,就是接不下。

  自得擎天之体,直至如今,除却交手云泥、澹台灭这两尊Martial Saint 、十都级强人之外,他几乎没有感受过任何意义上的疼痛。直至此时……痛,太痛了!

  这是他从未品尝过的剧病,但剧痛加身的同时,他心中确是前未有的轻松。’我明白您的意思了……’”Big Brother Yang !”

  不分先后,秦姒、裕凤仙、秦厉虎and the others 皆来到废墟之前,看着血肉模糊的两人,心头皆是发寒。这样的伤势

  裕凤仙有些心焦,又怕自己大力伤到焦炭似的Yang Yu ,根本不敢上前。”小姒,为启兄疗伤。”

  Yang Yu 分出一分心思,但只说了一句,就不得不跌迦而坐,心神归于幽寂。”Big Brother Yang ?”

  秦姒心中担忧,却仍是顺着他,双掌间流光汇聚成团,甩向了琅跄站立,似鬼多过像人的启道光。”驱区离!”喻

  光团及体的刹那,启道光的口弄、七窍,乃至于周身毛孔,就有着炙烈的电光与热气被驱离出来。”这是?”

  启道光心头一震,旋即同样跌坐在地,双手环于dantian ,内运True Qi ,借助这一道Divine Ability ’驱离’之助,开始疗伤。

  ”Martial Ancestor ,Big Brother Yang 他….””

  林道人at a moderate pace 的来到此处,他环顾all around ,眸光逼退了一切想要靠近的江湖武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先后跌坐在地的两人身上∶”虽然惨了些,但,是好事……”

  他的眼神,有着凝重,也有着复杂与期待。

  撼地擎天之合,意味着什么,不要说是他,在场的不少人,都十分之清楚。

  未得擎天,有着短板与掣肘的Yang Yu ,已然可与启道光、铁横流争夺Martial Saint 之下Number One Person 的位置。

  得擎天,又当如何?

  这所代表的,绝不是Martial Saint 之下Number One Person 的位置易主,而是另一个,西府赵玉张玄霸!西北道城中,几乎是大战落幕的同时,已然有翎鹰飞出,带着消息极速而去。而人群之中,易容乔装过的燕小二,捏着剑与talisman 的手指都不由发颤。

  启道光约战Yang Yu ,早已传的沸沸扬扬,Imperial Court 之中,自然也是知道的,甚至于,作为only one 个不曾撤离西北道的Imperial Court expert 。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所领之命,是要于关键之时出手,决不允许有人再集齐擎天撼地,这,是Your Majesty 亲下之令。

  他不惧死,坦然接下,也做好了为国死节的准备,然而……没有任何机会。

  从两人交手,到胜负分出,再到如今,他无数次想要寻找机会,可根本无法出手。而此刻,他心神激荡的刹那,已然被林道人发现了。退?还是…·…

  他心中念头闪过,眼前,已然多了一人。

  人称’病老虎’的秦厉虎,不知何时,已然提刀拦在了他的面前。Bright Gown Guard 监察天下,眼前人,他自然认得,不但认得,且记忆犹新。

  秦厉虎,出身贫寒,可其人的innate talent 绝高,仅凭一门下乘martial arts 黑虎拳,就修持到如今,百窍通,玄关开的大Grandmaster Realm 。

  这样的人,放眼天下,都几乎没有。

  ”Bright Gown Guard 六锐士里,有个以刺杀闻名天下的,就是你?”秦厉虎拉刀而立。

  ”听闻你数次拒了Yang Yu 招揽,我还道你是为国死节者,不想,也是佃从贼从逆的宵小……”

  余光扫过远处的林道人,以及默默下得城头,于身后拦住自己的黎道人,燕小二心头一沉。知道自己此刻再难幸免…·

  ”this Qin 怎会从贼?只是受人所托,防备暗中sneak attack 之宵小,与那Yang Yu ,又有甚关系?”秦厉虎眼皮一跳,但气息不由一低∶”倒是你,莫非不知,此处有Martial Saint 坐镇?””Martial Saint ?那又如何?”燕小二晒笑一声,拔出剑来∶

  ”Great Ming 养士四百年,有你这样的从贼叛逆之辈,自然也有为国死节之人!”::

  呼

  Yang Yu 盘膝而坐,forget the outside world and oneself 。擎天!撼地!

  两大divine seed ,终于此时,达到了交汇。

  霎时间,惊人的变化,在他的体内发生了,比之撼地divine seed breakthrough 还要强烈数倍。但,却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酣畅淋漓。

  就好似,一方有缺的木桶,补上了最后的短板,看似只有一块,可那代表着Perfection !自得撼地至今,他的横练体魄始终落后于其他martial arts ,而此刻,终将弥补!hu~ ~

  沉凝心神,通幽运起。

  刹那间,Yang Yu 只觉体内一切或细微、或剧烈的动荡,就尽是呈现在眼前。皮膜、筋骨、内脏、血液、骨髓……直至,极为细微处。

  再一次,幽幽沉沉,细微到极处,Yang Yu 再度看见了那一头头纯白如玉,獠牙似枪的巨大白象。

  white jade 也似的大象,在跺足、长嘶,一条条scarlet gold 交杂,鳞角齐全龙影,如蟒蛇一般,缠绕在white jade 大象之上。

  这是,十龙十象。

  狂暴而凶戾,动则山河皆动,却也会震伤自己。

  而此刻,随着擎天入魂,这处幽幽暗暗之地,渐渐的被red light 所充塞,在Yang Yu 的感知之中,曾经让他觉得脆弱的,再变得渐渐厚实、tenacious 。

  而red light 之中,那彼此缠绕的十龙十象,也是发出愉悦的长嘶长吟,犹如飞鸟腾空,大鱼入水。水乳交融…….

  ”这处幽暗之地,是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我自己的征兆,十龙十象,有撼地之力,可我的体魄,无法完全承载,且限制了十龙十象的奔腾践踏,而擎天,弥补了这一切……”Yang Yu 的心头升起clear comprehension 。

  这一刹那,由外而内,由内而外。

  一场前所未有、唯他自己可以品尝的剧烈蜕变,正在他的体内进行着。他的气息,从孱弱到旺.盛,从细微,到蓬勃。

  直至最后,在一众人的眼中,沉凝浩瀚,如渊、如狱、如海。

  蜕变,蜕变!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