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15

  第715章 Immortality Elixir !

  清理门户?

  老僧说的casually ,Yang Yu 却是不由挑了挑眉。

  Sect Founder ,请自己代为清理门户,这种事,说出去只怕也无人相信……

  “大蟾寺到底是老衲开创,若后世真有人假借Zen Sect 佛理,行奴役百姓,鱼肉乡里之事,其罪在我……”

  夜风之中,达摩said resolutely :

  “那梵如一虽非善类,但当也不会有假话,只是老衲困居此间,出不去,也不想出去……”

  “不想出去?”

  Yang Yu 敏锐的捕捉到了细节:“senior ,您有出这仙魔幻境的法子?”

  ”Not good 说,不好说。”

  瞥了一眼不远处仍是跪倒一片disciple of grand disciples ,老僧莫名sighed ,转身离开:

  “杨施主若有兴趣,不妨陪老僧走上一走,我知你心有疑惑,走一走,或可解惑。”

  他是询问的语气,但脚下却不停,身形几个起伏间,已然消失在荒野之中。

  Yang Yu 也不急着follow ,threw away 藤蔓缚住虎尸,连同不足五尺的万载青空石一并绑上。

  而后,目光扫过诸多和尚:

  “Little Monk ,一并走走去?”

  this remark ,自然是说给戒色,这Little Monk 如今也将近而立,也不如当年俊美delicate and pretty ,而是多了些风霜与沧桑。

  听得Yang Yu 开口邀请,他有心拒绝,却觉后心传来大力,不由得出了人群。

  “Ancestor Master 身边,不可无人伺候!”

  戒杀和尚一敛僧衣,不等戒色开口,已带着一干面带笑意的伏龙寺僧人离开。

  伏龙寺一代只十八人,彼此间的关系自然是极好的,心知Junior Brother 或有好事,也只有些微艳羡。

  可大蟾寺、Wuliang Sect 、烂柯寺的一干和尚,脸色就说不上好了。

  自得知达摩幻境出世,他们前后往返诸道之地,耗费十载岁月,好不容易进得幻境,更见得Ancestor Master 。

  谁料……

  “Senior Brother ?”

  有老僧不甘开口。

  虚静沉默许久,方才一叹:

  “你我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以Zen Sect 正统自居百年,谁料却只是个笑话,笑话……”

  他苦笑着转身,离去。

  其余和尚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心中诸多复杂,却又无法诉之于口,只得满腹心思的各自离去。

  ……

  ……

  走出wasteland ,渐有人声。

  一座不知名的city 坐落于此,此城不大,后世也无甚名气,但此时却是十分之热闹。

  因着位于东阳、岭南交界处,自不乏商旅、采参客,久而久之,自然就颇为繁华。

  “梨化城,地处要地,人流旺盛,加之City Lord 也算贤明,这些年,颇为兴旺,可惜覆灭于十六个月后,城中几万户,尽被Mountain Monarch 屠戮……”

  驻足城外,老僧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出此城的覆灭之因。

  “屠城……”

  Yang Yu 拧眉微言,戒色却已是有些忍不住了,他合十双手,眼中尽是不解:

  “Disciple 不解!”

  “何处不解?”

  “Ancestor Master 身具Bodhisattva 心,却无Vajra 之怒吗?那三妖屠戮如此之多,您why not 杀之,而是镇压此间幻境之中?”

  一口气将心中积累良久的疑惑吐露,戒色心中都不由松了几分。

  不解!

  何止是他不解?

  包括虚静在内的大蟾寺一众和尚,也都无法理解,这样的妖孽,不杀之,反而要镇压。

  达摩微微摇头,looked towards Yang Yu :

  “杨施主?”

  “自然是因为dao fruit 。”

  Yang Yu 自无隐瞒,坦然道出所知:

  “dao fruit 乃法理汇聚,Heaven and Earth’s Quintessence 之所在,自不会随着Divine Ability 主的死亡而消失,相反,一旦前主身死,则大有可能另觅新主……”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Yang Yu 自也非是当年初出茅庐,什么都不知的小officer 。

  关于dao fruit ,他所知自然极多。

  这些年,他所杀Divine Ability 主其实不少,可除却冀龙山身上的天魁星之外,他无从捕捉任何一枚dao fruit 。

  纵然他身具通幽,Heavenly Eye 也半张。

  但根据ancient book 以及他自身的印证,这些dao fruit 另觅新主,却是可以确定。

  祁罡,是其中之一,却不是唯一。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两千多年前的达摩,似乎也早已知晓了其中profound mystery 。

  否则,他又何必引得与东龙颇为契合的裕凤仙来此?

  “杨施主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

  达摩slightly nodded :

  “潮起潮落,早在秦末,Heaven and Earth 已然变了。如这Mountain Monarch ,其一枚dao fruit ,流传千年,这是第四次出世了,老衲若杀之,而非镇压,那则必然会在后世,一次又一次出现……”

  “so that’s how it is ……”

  戒色心中这才恍然,却又不免迟疑:

  “那之前……”

  “妖类成道极难,一路走来不知历经多少坎坷,哪有那般容易杀之?”

  说着,老僧不由看了Yang Yu 一眼:

  “你身怀魁星位阶,有兼具thunder technique 之长,此妖栽在伱手里,也不算冤枉。只是,要彻底根除此獠,还得劳你多走走……”

  “Junior 明白。”

  Yang Yu 自然不会拒绝。

  那日一战,他数次感受到了位阶的震动,这种反应是极其少见的。

  故而,不为其他,单单因为修持,他也要尽收此间所有伥鬼。

  不过……

  心念转动间,几人脚步其实未停,已是旁若无人的进了城。

  “Ancestor Master ,您来此城,是要歇脚?”

  戒色询问。

  老僧也不答话,只是加快了脚步,戒色满腹疑惑,却也只得随Yang Yu 跟上。

  “en? !”

  突然,Yang Yu 脚步微顿,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的目光,不可抑制的落在了小巷中,那一间还无寻常民舍大的小小庙宇上。

  “什么?”

  戒色十分警觉,目光如电,随之扫过。

  无院、无门、无香火供奉,也无庙祝信众……

  只有一间高不过八尺的单庙,透过无有阻拦的门框,隐可见其间,有着一褪色严重,看不清五官容貌的Divine Idol 。

  “到了!”

  小巷外,达摩驻足。

  “这Divine Idol ?”

  Yang Yu 拧眉,有些心惊。

  过于强横的感知,让他所看到的远比一旁的戒色要多太多了。

  于后者眼里,那似只是一无甚香火的小庙不知名Divine Idol ,可在他的感应之中,那Divine Idol ,好似是活的!

  “秦皇求长生,遣三千方士东渡重洋寻访Immortality Elixir ,古old legend ,名为陆沉的方士,找到了……”

  这,不是个陌生的故事。

  戒色心中疑惑,还在猜测Ancestor Master 话中的涵义。

  而凝神感知Divine Idol 的Yang Yu ,却是心头一动:

  “莫非,就是这Divine Idol ?”

   熬不住了,晚安各位大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