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18

  第718章 this Yang ,不是嗜杀之辈……

  bang!

  音波似落雷,刹那间惊起狂风与烟尘。

  山林前后,众人悚然回头,就见得山林之中似有一轮红日腾起,惊人的光与热驱散了滚滚迷雾与烟尘。

  一袭black cloth 于其间狂舞,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恐怖威慑。

  不需要再有任何言语,所有人已然感受到了来人那不加掩饰的冷漠与怒气。

  “Yang Yu !”

  惊雷也似的话音未落,大蟾寺众僧已是骇然色变,其他江湖武人也大差不差。

  自人群中传出的惊呼未落,聚如铁墙一般横亘在伏龙寺众僧之前的大蟾、无量、烂柯诸僧人,已是不假思索的吩咐倒退。

  强如虚静、冬禅、慧临这三大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也不由得面皮狂抖,immediately 已然催发了True Qi ,撑起True Aura 。

  如临大敌!

  纵然是Buddhism 没落的如今,但天下耳目最为灵通的一批人中,必然是有着他们。

  即便是汇聚平独山已近十年,可关于江湖、庙堂、天下的诸般情报,仍是雨点般纷至沓来。

  来人是何等存在,他们比世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要清楚太多。

  故而,眼见得Yang Yu 含怒而出,三人如何能够安之若素?

  甚至于,未直面怒气的伏龙寺众僧,也只觉心头一颤,几乎不敢直视那踏碎迷雾而来的silhouette 。

  “阿弥……”

  似虚似幻的golden bell 刚刚腾起,虚静的双手都还未合的严丝合缝,就听得一声巨响。

  “还念?!”

  bang!

  气爆如雷,狂风陡起。

  快!

  碰撞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太多,便是与虚静相距不远的烂柯寺慧临老僧,都只觉saw a flash 。

  旋即,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偌大的山林都是一晃,烟尘滚滚,似无所不在的气流都被排斥出去。

  “你!”

  半句佛号被狂暴的拳风吹了回去,早有防备的虚静自是反应迅速。

  几乎是拳风暴起的刹那,未合十的双手已然分开,斜斜上托,正是他浸淫了百年之久,大蟾寺上十二绝技之一的Great Vajra Palm 力。

  他生于Buddhism 衰败之时,更无能与西府赵王角力的Senior Brother 圣云般shocking and stunning ,可百载修持,得之醇厚。

  一门12th layer 楼Golden Bell Cover ,一手至刚至猛的Great Vajra Palm 力,于天下间也是赫赫有名。

  彼此加持,曾有立地不败之名。

  然而,只是拳风轻触,正主未至,他的眼前,就是一片空白。

  拳意?!

  念头还未闪过,他竟陷入了刹那的失神。

  恍惚之间,他只觉似梦回百载之前的少年时,酷烈的寒冬之下,受不住主家鞭打的自己,跌跌撞撞在风雪之中。

  早已淡忘了的饥寒交迫,病魔缠身,陡然间,好似跨越了时间,reappeared 在自己身上!

  百载修持的精纯True Qi 、强大气血、浑厚True Aura ……竟似乎消失了一刹那!

  ”Not good ……”

  仅仅一刹那,虚静已是强自回神,摆脱了那深入骨髓的冰冷与虚弱。

  然而,

  拳风之后,拳印已至!

  dong!

  心头似有重锤击鼓之声响彻。

  刚自回神的虚静,脑海又是一片空白,直至剧烈至极的痛楚从全身各处传来,他的眼前,才有了画面。

  他的双脚,竟已离地!

  整个人,好似稻草一般被那轻飘飘落下的拳印打断了双臂,更整个腾空而起。

  砰!

  鼓点也似的低沉闷响瞬间传遍了偌大的山林。

  狂风烟尘之间,一众和尚也方才回神,就见得大片blood mist 被风吹散。

  that 有着‘在世Vajra ,立地不败’的大蟾寺住持,虚静老僧,竟被一拳打的双脚离地。

  他的筋骨在剧烈摩擦,他的皮膜在不断鼓起,而还未落地之时,大片大片的鲜血,已从周身毛孔中挤了出来。

  好似this fist ,就将他全部的血液,全部震出体外!

  bang!

  bang!

  一刹那的间隔,Wuliang Sect 、烂柯寺的两尊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的驰援,arrive slowly 。

  继而,伴随着两道令人牙酸的沉闷响声,也同样被打的离地而起,筋骨乱响,气血狂飙。

  前后不过两个刹那,那‘黑心蛆虫’之言还未落地,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人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三尊成名多年的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已尽数落败。

  且是惨败!

  如此之快,如此霸烈!

  hu~

  待得狂风吹散灰尘。

  再looked towards 未散迷雾之中收拳挺立,似什么都未做过般peaceful 的black cloth Sabrewielder ,一众人的眼神已不是惊诧,而是惊悚与震怖。

  “Senior Brother !”

  mournful scream ,惊醒了一众dumbfounded 的江湖武人。

  就见那大蟾寺的虚一和尚,eye socket cracked 的大吼着扑向跌落泥泞生死不知的虚静老僧。

  可其话音未落,一步才踏出,已被一把抓住了后颈,生生拖拽着倒退,

  被那位西北王,提在了身前。

  惨叫声戛然而止。

  大蟾寺Dharma Courtyard 首座,Zen Sect 赫赫有名的积年Grandmaster ,身怀诸门绝技的虚一和尚,就如此滑稽的被人提在手上。

  然而,没有人笑。

  包括伏龙寺戒杀在内,山林前后的一众人,尽皆沉默,似集体丢了声带……

  “听说,你们想要现世达摩经?”

  随手一甩,将那无骨头也似的老和尚甩落泥地,Yang Yu 抬眸,扫过山林内外一众和尚。

  目光所至,几无人敢于抬头对视,包括伏龙寺一干和尚,也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weng!

  突然,淡淡的golden light ,自那舒展捏合的五指间腾起、流转,散发着令他们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

  幻境中的惊变来的太快,他反应不及,亦或者说,那位达摩Great Grandmaster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有让自己参与的打算。

  幻境后的一月余,正是这位Buddhism Supreme Great Grandmaster 留给自己悟道之用……

  念头闪动,猜出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Yang Yu 心中悸动,再looked towards 山林前后的这些和尚,就再也压不住火气了:

  “可惜,你们不配!”

  pu!

  看着被掐灭的golden light ,一干和尚皆是低头诵念佛号,或有惊惧,或有surprised and angry ,却不敢言语,也不敢逃走。

  眼前这位于岭南入海口施展的惊天箭术,可没有人能忘却……

  “现世达摩经……”

  Buddhism 的横练之强,在此刻就足可见一斑。

  “可惜,伱这12th layer 楼Golden Bell Cover 未有Great Accomplishment ,否则,倒能让this Yang 多费些力气。”

  Yang Yu 冷眼相望。

  那一拳,他自然没有施展全力,不要说元磁加身,电光推动,便是十龙十象之力也未发。

  只是,a morning of enlightenment ,纵然没有Divine Ability ,当世Great Grandmaster 能够接下他this fist 不死的,也无几个了。

  虚静能抗下,自是因为这门‘12th layer 楼Golden Bell Cover ’。

  这门martial arts ,出于达摩悟道时,于其亲传的三十Six Sect 绝艺中,位列前十二。

  是这位Buddhism Great Grandmaster ,通读道藏有感而发,看似是纯粹Buddhism martial arts ,其内却也蕴含着道家12th layer 楼之意。

  楼重于根基,此门martial arts 亦然。

  当年大蟾寺圣云大禅师,之所以敢于与西府赵王张玄霸角力,除却其佛陀掷象Great Accomplishment 之外,也有这12th layer 楼Golden Bell Cover 的原因。

  力发于地,则身形如山不可拔。

  所谓立地不败,正是因此得来。

  “杨,杨大王Unrivaled Divine Art ,已不下当年张玄霸,可惜,老衲比之Senior Brother ,还要逊色良多……”

  泥泞被血染红,虚静强撑着,在几个Junior Brother 的搀扶下艰难盘坐。

  望着大风中的Yang Yu ,他神情恍惚,笑容苦涩:

  “千错万错,只在老衲一身,只盼杨大王怒火消散,不要迁怒于他人……”

  “Senior Brother ,不要求他!”

  虚一几乎背过气去,此时缓了过来,听得own senior brothers 的话,心如刀绞也似,怒骂,痛哭:

  “Ancestor Master ,你若在天有灵,就睁开眼看看,您把Divine Art 传给了什么样的人,他,他……”

  “闭,闭嘴!”

  虚静鼓气,怒斥,面色煞白如纸:“杨大王,你……”

  “this Yang 非嗜杀之辈,你也不可不必担忧我会将此间和尚全数杀了……”

  Yang Yu 淡淡扫了一眼虚一,通幽之下无所遁形。

  这脾气暴烈的老和尚,身无丝毫血孽之气,并不属达摩所言的‘清理门户’之列。

  不,不是吗?

  看了眼重伤垂死的虚静,以及生死不知的另外两位,所有人都有些无言以对。

  十数年里,江湖庙堂里,声名最盛者,几无出眼前这位之右者。

  其一路行来,掀起几多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死于其手者,不知几千还是几万,甚至于数之不清。

  分明是动辄斩首凌迟的暴虐之辈,偏偏说自己不是嗜杀之人……

  “你……”

  虚一气怒交加,却又不敢违逆Senior Brother ,胸腔几次起伏,竟是吐出一口逆血来。

  “Senior Brother !”

  “Junior Brother !”

  见得此幕,虚静心中一痛,一干大蟾寺expert ,也无一不脸色难看至极。

  “邪魔!”

  有和尚受不住如此压抑,咆哮着想要冲杀上前,却被一众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死死的抱住。

  “Ancestor Master ,Ancestor Master ……你睁开眼看看吧,Disciple ……”

  那和尚嚎啕大哭。

  悲戚似会传染,不多时,山林中的诸多和尚,已都悲戚起来,嚎啕大哭着有之,捶胸顿足者有之。

  大蟾、无量、烂柯Three Sects 虽然出自同源,可这些年下来,早无什么same sect 之谊。

  此刻,在巨大压力下,竟然也有些同仇敌忾起来。

  “现在,倒是想起你家Ancestor Master 来了……”

  Yang Yu 有些哑然。

  伴随着这片哭声与blood energy ,他真好似成了传说中屠戮正道的魔头一般。

  微微摇头,心中冷然,他的意志自然不会被这些哭声所阻碍动摇,但他还未发作,

  不远处,已是传来了声音:

  “Ancestor Master 曾言,他,不是你们的Ancestor Master 。”

  嚎啕大哭声戛然而止。

  诸多和尚还挂着鼻涕,却再哭不下去了。

  “你!”

  “我Zen Sect 的宗旨,是持戒、明心、见性,意在摒弃六欲七情,得见本我真性……”

  迎着诸多和尚的surprised and angry ,戒色却是神色平静,他合十双手,看着一众Buddhism expert ,道:

  “诸位扪心自问,这些年里,真个守过清规戒律,真个摒弃了六欲七情吗?”

  平静之下,他心中却是有些黯然。

  过去的一月间,他跟随Ancestor Master 走过许多许多路,也学了许多许多,可越是跟随日久,他心中就越是伤感。

  Ancestor Master 一生,从不化缘,是真正严守八戒的苦行僧,想要追随他的帝Royal General 相不在少数。

  可纵然是大蟾寺他这悟道之地,后世山门之所,也是他与诸位Zen Sect 先祖,亲手开辟出来。

  最初的千顷佛田,不是信众捐赠,不是帝王赏赐,而是他,带着被后世尊称为祖的诸多Disciple ,开荒而来。

  然而,两千年后的如今。

  不要说大蟾寺、Wuliang Sect 、烂柯寺这样的Buddhism top sects ,便是一处小庙,也不知香火如何鼎盛……

  甚至于,以持戒为根本,每代不过十八人的伏龙寺,也……

  “诸位why not 想一想,为什么Ancestor Master 他老人家,宁可将Zen Sect Absolute Art inheritance 于杨施主,也不传给我们这些自称的‘徒子徒孙’的和尚……”

  长长一叹,却没有迎来任何反驳。

  戒色心中明白,这不是他们哑口无言,而是因为Yang Yu 就在身侧,否则,自己或许会他们视为佛魔,被生死活剥。

  “你说这些,毫无意义。”

  Yang Yu 不甚在意这群和尚,心思多在仙魔幻境之上,此时回神,先泼了盆冷水过去。

  Zen Sect 两千多年,从来不乏披着僧袍的败类,可同样,也不乏高僧大德。

  戒色能被达摩接受,自不仅仅是他的原因,更是这Little Monk 自身,已具了几分达摩之相。

  事实上,这门大蟾寺根本Divine Art ,他只会略微涉猎,真个Inheritor ,就是这Little Monk 。

  只是,他还是过于心慈手软了些。

  真正的达摩,可不是只有慈悲……

  “杨施主,Ancestor Master 信你更甚于小僧,甚至让你代为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

  这话一出,一众和尚都惊呆了,任他们如何去想,都从未想过还有这种可能……

  “Great Grandmaster 待我颇厚,些许小事,自不会推辞。”

  Yang Yu 微一抬手,欲将拦在身前的Little Monk threw away 去,却不想他死死抱住自己的袖子,荡了一圈都不撒手。

  “杨施主,虽然……可,可……”

  戒色的声音终于不能平静了,他死死拽住Yang Yu 的袖袍,脸色有些发白了:

  “不能,不能全杀啊!”

  “this Yang ,不是嗜杀之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