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20

  第720章 谁人横勇无敌?

  嗡~

  一步踏出,就是两重Heaven and Earth 。

  身后的迷雾之中是不住破碎的幻境,眼前却是一片陌生的山林。

  “Divine Soul 入灭在即,都还有心思去维护他人,Zen Sect Ancestor Master ,当之无愧……”

  北风呼啸间,似乎又有大雪将至,梵如一立于荒山之巅,似有所感也似。

  眼前自然不是他进入仙魔幻境的那一片山林,两者间,相差足有several thousands li 之遥,此间,已然是平独山另一头。

  不问可知,这自然是那位Zen Sect Supreme Great Grandmaster 最后的手笔了。

  只是……

  未有施展千里锁魂追踪,他踱前几步,来到一块巨大的卧牛石前,屈指勾画,几个刹那,已然雕刻出一尊Divine Idol 的雏形。

  其坐Dao Altar 上,无五官面目,似神似佛。

  咔擦~

  几乎是梵如一停下了最后一笔,那石像竟似活过来一般,‘睁开’了眼睛。

  梵如一凝神观望着。

  以他Martial Saint 绝巅之尊,精神高度集中之下,加之这石像又是亲手所刻,自问无有profound mystery 不被他发现。

  然而,这Divine Idol 成型的那一刹那,他竟是真个失去了对于这尊Divine Idol 的窥视。

  就好似,那一瞬间,Divine Idol 与他相隔了一重空间,看似近在咫尺,实则处于两重Heaven and Earth 。

  这Divine Ability ,似乎有些熟悉……

  “达摩,达摩……”

  虚无的气流在剧烈的震动着,如人之口舌一般,发出悠长而洪亮的声音:

  “若他能再活三百年,如今的Martial Arts ,或许又会丰满许多了!此非本座无容人之量,实在是,

  可惜了……”

  “潮起潮落三千年,江山代有才人出!没有达摩,仍有Sloppy Daoist ,没有邋遢,仍有张元烛,没了张元烛,还有张玄霸,诸人皆无,亦有后来者……”

  梵如一神情平淡:

  “陆先生何必作此小儿女心态?”

  “时代滚滚向前,纵有新人更胜旧人,只是有些人,到底是不同的……”

  虚空中传来声音:

  “你功行不逊达摩died during meditation 前,但你,不会是新的达摩。”

  “梵如一即是梵如一,不是达摩,不是邋遢,也不会是陆沉。”

  寒风中,老僧垂眸,零零散散的长辫被风吹动:

  “凡人愚昧,重古轻今,陆先生世之expert ,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亲历了Great Buddha Mountain 殿的绝世一战,他心中震动非小,可也不会贬低自己。

  石像哑然。

  “比起这个,this poor monk 更好奇,陆先生的Divine Ability ……”

  梵如一吐露疑惑:

  “数月之前,张玄霸于七杀神山下,邀战当世expert 时,似乎曾施展过类似Divine Ability ……”

  “一如你所想。”

  梵如一本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却不想这位比他想的还要坦然的多:

  “不在此间,不在彼间……这正是当日张玄霸所用之Divine Ability ,或可称之为‘正立无影’。”

  “正立无影……”

  哪怕有着猜测,听得回答,梵如一心中也不由得震动,更有深深的忌惮:

  “伱竟然能夺人Divine Ability ……”

  dao fruit ,乃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道理汇聚,Divine Ability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就是Heaven and Earth 之权柄。

  自古而今,几乎没有任何dao fruit 、Divine Ability 被他人强行剥夺的记载。

  他通读道藏佛经历史,如何不知?

  即便是秦末之时,那位邪道天才,欢喜和尚,也……

  “Divine Ability ,自不可剥夺。纵然是当年的欢喜和尚,将妻女尽化作魔胎,也根本不能算是剥夺,因为,那本就是dao fruit recognizing Master 的必然ceremony ……”

  石像震动,五官渐渐清晰,甚至于口齿都在开合:

  “此Divine Ability ,非彼Divine Ability 。”

  “en? ”

  “dao fruit 来自Heaven and Earth ,Divine Ability 是大道的显化,我辈Martial Artist 同样来自Heaven and Earth ,且效法Heaven and Earth ,追求大道,自然也是有着执掌Heaven and Earth 权柄,悟出Divine Ability 的可能……”

  “换血十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五关,Martial Saint 四步,三元归一,合五气化意志,自可混洞如一,外动Heaven and Earth 之大,内观自身细微之小……”

  “这,是神藏”

  听着虚空中传来的声音,梵如一眉头皱的更紧:

  “如果this poor monk 没有记错,this remark ,似乎也是来自于……”

  “那名为张玄霸的小辈,算是本座于这三千多年里,效法的第九人,他,的确是不世出的奇才!”

  石像坦然。

  “你……”

  梵如一都有些哑口无言。

  “你有些失望?”

  石像开口:

  “是因为觉得陆沉也merely this ,是吗?”

  梵如一默然。

  Great Buddha Mountain 一战,纵然眼前这位曾演练了诸般martial arts ,但其那一手Buddha’s Palm 仍可说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

  但这与他预想中的陆沉,就有太多偏差了……

  “万川合流,海纳百川。人生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渺小若尘埃,若不穷尽所有,采纳万家,凭什么有近窥大道之可能?”

  梵如一的心思没有隐瞒,也隐瞒不了面前之人,但他并不在意:

  “你曾说古不如今,吾深以为然,三千年不死不活间,见过了太多,也感念良多……”

  “本座,又怎么会在意后人比吾强呢?后人如浪,推吾前行,若后世人人皆如达摩,皆似邋遢,皆是张玄霸……”

  “那本座,未尝不可与远古诸佛Divine King ,一较高低!”

  静!

  寒风之中,梵如一神情微妙,一时之间,只觉眼前人越发的模糊,无从捉摸。

  沉默良久,他开口,问:

  “神藏,如何开?”

  “三元归一,五气催神,神元归一,方见神藏……”

  虚空中的声音,有着波澜,不乏赞誉:

  “不愧是三千年武运托生,想人所未想,能人所不能。若无张玄霸,this step 只怕……”

  “你,已然breakthrough 到……张玄霸所说的,Human Immortal 之境了吗?他死前,似乎也未踏入那一境?”

  梵如一带着探究。

  “他不成,不是修持不足,而是Heaven and Earth 不允……”

  这次,他没有了回答。

  梵如一心中微动,却也不再纠结此事,只将其人所说记于心中,方才道:

  “陆先生,此刻,达摩神灭,你应允this poor monk 的东西,也是时候应该拿出来了。”

  “还不成。”

  呼!

  山巅的寒风大作,梵如一眉眼耷拉下来:

  “你是在耍笑this poor monk 吗?”

  他能够以娈童卑贱之身,一步步登临天下绝顶,牧守一国,自非毫无依仗。

  眼前之人,纵然于幻境中无双无对,可到底还未跨入现世,他自也不会如何畏惧。

  “本座志于大道,凡俗的得失早不在意,自不会诓骗于你,只是,你要革鼎天下,缔造Buddha Country ,持之成就果位,却不是你想想的那般简单……”

  “en? !”

  被lay bare the truth with one remark 了自己的目的,梵如一微微有些惊讶,却也只是皱眉:

  “陆先生此话何意?”

  “一国不足以言界,三国统一,也仍是勉强,算上你经略多年的海外诸国,也仍是不足……”

  虚空之中,石像的声音变得讳莫如深:

  “本座自muddleheaded 中醒来之时,曾于冥冥之间感受到了些微未来脉络……”

  “未来三百年,大运起于白山black liquid 之间,那里,将会走出一尊秉承天变之大势的存在……”

  “白山,black liquid ……”

  梵如一不由得念叨了一句,眼眸深邃。

  “那old monster 八世身合一,承中原Divine Item 北迁之无双人气,必是横推八荒的一代Human Sovereign Great Emperor ……”

  石像的声音中带着一抹faintly discernable 的笑意:

  “你除非能‘度化’一尊张玄霸,否则,无论如何挣扎,也是毫无用处。

  可惜,你度化不得张玄霸,当世,也无第二个秉承三千年武运托生的西府赵王了……”

  “有。”

  “en? ”

  “this poor monk 是说……”

  梵如一抬眸:

  “或许,当世还有……”

  ……

  ……

  啪嗒~

  失了所有颜色的relic 跌落在横于dantian 之前的手掌上,Yang Yu 拧眉睁眼。

  “陆沉……”

  苍鹰难渡,振翅百里又十里,clouds rolling and spreading 。

  俯瞰云海,感受着似乎又浓郁了不少的灵炁,隐隐间,他感受到了wind and rain 欲来的气息。

  一缕执念,达摩未曾留下太多的东西,他想说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被消磨掉了。

  而最后,甚至于连一句后事都来不及交代,只是倾尽余力,留下了那一战之中,他所遭遇的一切。

  Buddha’s Palm 、Tyrant Fist 、七劫剑、Heavenly Astral Fist 、三阴戮妖刀、现世达摩经……

  那,不是单纯的学而化用。

  依着relic 中隐约传递的信息,那疑似陆沉之人,学而上,甚至超迈原主……

  鹰背上,秦姒在摆弄‘天合’。

  这件得自齐长法的rare treasure ,于此刻发挥了妙用,将relic 中的情报,尽数拓印了下来。

  “那,真是陆沉吗?”

  经由天合看到了其中景象,秦姒心头也不由发紧:

  “他,真也还活着吗?”

  “或许,这就是天变到来的征兆吧,百鬼日行,死而不僵的Old Guy 们,只怕不止一个。”

  小心的收好Relic ,Yang Yu 仍在回想、总结着relic 之中蕴含的情报信息。

  信息缺失过多,他无从判断那人是否真是陆沉,化名之事,since ancient times 都不罕见。

  “天变……”

  秦姒微sighed 。

  这些年,时局越发的动荡了,天灾伴随着人祸,几乎席卷了Great Ming ,乃至于诸国天下。

  动荡之下,几乎无人能够不受波及。

  而令人心中发寒的是,这还只是征兆,真正的天变,还远远没有到来。

  她有些担忧,却很快平复了下来,抱着天合,帮Yang Yu 分析其中的信息。

  “Big Brother Yang ,幻境里那人,无论是否是陆沉,只怕都远非寻常Martial Saint 可比了。”

  relic 已然没有光辉,但天合之中,仍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其内的声音与景象。

  “不过,依着达摩Ancestor Master 所言,此人似乎无法出幻境?难道,达摩Ancestor Master 镇压的,就是此人?”

  她说着猜测。

  “此人是谁,不必追究。我更在意那人展现出来的诸般手段……”

  Yang Yu 不甚在意其人的来历,他的心思,都在此人的实力。

  达摩幻境,数百年才开启一次,且最早也只追溯到四百多年前,故而,达摩留下的那一缕执念,自无有两千年修持。

  但幻境之中,他的意志远非寻常Martial Saint 可比,被人于主场镇压,那mysterious person 的实力自非同小可。

  那一式Buddha’s Palm 也就罢了,其之后演练的诸般martial arts ,虽只惊鸿一瞥,却让他心惊至今。

  他是曾亲历了张玄霸鏖战当世六大Martial Saint 之战的,曾见得那无双Tyrant Fist 之威。

  而那mysterious person 所施展,几乎不下于最后时刻,极尽而巅的张玄霸!

  这就尤为可怖了。

  要知道,他施展的,可不止是Tyrant Fist ,还包括着七劫剑、Heavenly Astral Fist 、三阴戮妖刀在内,合击九门古今罕见的Divine Art Absolute Art 。

  “或许,是Divine Ability !”

  秦姒猜测。

  “极有可能。”

  Yang Yu nodded ,这种probability 极大。

  Martial Arts 不可长生,其人能够存世三千年,必然是有着位阶,而他猜测,只怕是极高的佛类位阶。

  如来二字,可不是谁人都当得的。

  白犬乖巧的蹲在身旁,听着两人的讨论,虽然听不懂,还是聚精会神。

  它越发聪慧,几has several points of 化妖的迹象。

  唳!

  也不知过了多久,寒风吹来了大雪纷飞,一声鹰啼响彻云海,打断了两人的思量。

  “en? ”

  Yang Yu 收敛心思,极目眺望,就见得大风雪中,隐见那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

  “Black Mountain City ,到了。”

  ……

  “该死的畜生,险些将grandfather 摔杀也!”

  大雪中的山林里,传来禽鸟悲戚的声音,以及不少人的怒骂声。

  wu~

  一只偌大的红顶白鹤不住扑打着翅膀,却是如何都飞不起来,大片货物被甩在泥泞中。

  “六爷,这鸟少见风雪,飞了这许多日,本来就困顿,只怕是被风寒所侵,死是死不了,但怕是得修整几日……”

  听得下人的汇报,于六面色如常,只nodded :

  “等探路的回来,一同去就近的小城休憩就是,对了,谁人知道这是什么地界了?”

  “这……”

  entire group 走的仓惶,一路上慌不择路,加之大风雪掩盖了一切,一时间也难以辨认。

  还是许久后,探路的下人回来汇报,才知晓。

  “Qing State ,顺德府?”

  于六想了想,愣是没想起这是个什么穷乡僻壤。

  “边关小地方,连名字也起的随意,因为靠近黑山,就叫个‘Black Mountain City ’……”

  “黑,山?!”

   晚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