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56

  第756章 三千年未有之壮举!

  89 Arcane Art ,尽得Divine Ability 之妙,而其妙处,在于变化。

  heavenly thunder 变运起的刹那,Yang Yu 只觉眼前的一切,全都停滞了,时间都好似凝固了一般。

  万籁俱寂的Heaven and Earth 之中,唯有他不受影响,挥出的blade light 伴随着lightning 映彻着冻结的一切。

  这一刹那,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all around 一切细微变化,包括hundred zhang 之外,那面目可憎的old woman 缓慢抖动的腮,以及那缓缓腾起的道光。

  时间,不会为一人停滞,眼前这一切,却正源于heavenly thunder 变之下,他的速度……

  “斩!”

  一刀斩下,Yang Yu 心神皆寂,唯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人身骨架。

  而其念动之间,如瀑如暴的blade light ,穿过了那沸腾的blade light ,再一次,接触到了那old woman !

  ”Ah!”

  极致的刺痛由外而内涌现,怜生老母的面皮抖动,眼神剧烈的收缩着。

  这一霎,她只觉自己筋骨,fleshy body ,魂魄,乃至于心灵都被极致的锋锐割裂开来。

  道术来自于Divine Ability ,却不是Divine Ability 。

  纵然三千年修持,她也无法完全摒弃施展道术前琐碎的ceremony ,以至于,纵然道术永驻于身,也终归是无法念动即发。

  这,是她唯一的弱点。

  但,这不过相对而言,自古而今三千年,能抓住她这弱点的,近乎没有。

  可是this blade ……

  快!

  快到了极限!

  她实无法相信,trifling 堪堪成就Martial Saint 的后辈,怎么能够拥有如此极速。

  纵然是Hanging Mountain 那小子的Divine Ability 神行,也根本没有可能爆发出这样恐怖的速度来。

  躲不开,挡不住!

  ‘this blade ,可杀我……’

  她只觉眼前尽是lightning 交织,如远古Heavenly God 复苏,于此刻展现极尽heavenly punishment 。

  divine might 如狱……

  “en? !”

  当这个念头在她心头浮现的刹那,怜生老母的神情都有刹那的恍惚。

  恍惚间,她似梦回三千年前。

  奋六世之余烈,秦皇unified the world ,成为远古之后,有史记载的第一个unification 帝王。

  而身为Wei Country 遗民的她,连同三千方士,乘船去往Eastern Sea ,为那位帝王寻仙。

  三千年,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太多事她都淡忘了,却仍记得,得逢造化的那一日。

  那是一方仅有四个大字的stone tablet ,仅仅四字,就似蕴含了世间极尽的profound mystery 。

  她,从其上悟出了‘怜生老母’四字,而同为方士学徒的Senior Brother ,悟出的是,

  ‘大日如来’。

  可连Senior Brother 都不知道,那stone tablet 碎裂之前,她还从其上看到了另外四个字……

  “divine might ,如狱!”

  bang!

  轰隆!

  炽烈到极点的lightning ,再度驱散了世间一切色彩。

  灿灿white light 充塞了此处Heaven and Earth ,纵然是极目凝望的慕清流,都有那么一刹那,失去了对于外界的感知。

  呼!

  似是一瞬,又似是许久许久之后。

  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般的巨响,连同那炙烈灿灿的lightning 一并消失在Heaven and Earth 之中。

  那被恐怖的碰撞余波横推出去的气流,化作的狂风吹散了弥漫city 的烟尘与雾气。

  静!

  大风吹卷之下,city 内外一片死寂。

  包括逃遁至city wall 的姜无恙、City Lord 府废墟上的王牧之在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可抑的汇聚在那风中。

  这一刻,纵然在场之人不乏Great Grandmaster 、Martial Saint ,也都心如擂鼓,呼吸急促。

  赢了吗?!

  以神行之速强行挪移而来的陆青亭也不由得呼吸急促,他极目望去,心头却是一凉。

  惨!

  太惨了!

  大风吹散了缕缕硝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浑身上下几无半分好肉,焦炭也似看不到五官面貌的‘焦尸’。

  唯有从那一口断刀上,可以辨认出他的身份。

  “还是败了吗……”

  望着焦尸对面,那似仍完好无损的old woman ,不说陆青亭,便是慕清流,眼底都闪过一丝黯然。

  but soon after ,他就发现了不对。

  dong!

  dong!

  鼓点也似的heartbeat 声,从那‘焦尸’体内传出,继而,是好似惊涛拍岸般的水流声透体而出。

  这是血液在剧烈流动,所发出的响声。

  ka ka ka ~

  伴随着阵阵令人牙酸的金铁摩擦声,焦炭也似的皮肉片片脱落,其下,是Yang Yu 惨白到了极点的脸色。

  “地元大丹,还是两枚……”

  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从old woman 的胸腔内传出,她的气息,于开口的刹那跌落到了极低之处。

  她身上的道光,也于这一刻,显得黯淡,甚至渐渐熄灭。

  “divine might 如狱,divine might 如狱……”

  她的气息越来越虚弱,但她却恍若未觉,只是恍然又惋惜的看了一眼站立不稳的Yang Yu :

  “若早一瞬猜到是你,老身,断不会用那舍身印,可惜,可惜……”

  “舍身印!”

  鱼white eyebrow 神色大变,这才看到,densely packed 的血色纹路,在Yang Yu 的皮膜下浮现。

  这些纹路,犹如活物一般,不住的蠕动着,甚至给人一种随时都要破体而出的恐怖错觉。

  舍身印,全名‘怜生舍身印’。

  取自怜生教教义之中,老母七日创Heaven and Earth 后,有万魔来袭,老母身负Heaven and Earth 之重,无法还击,只得舍身除魔。

  这是与敌偕亡的招式!

  非但如此,相传,这舍身印介于道术与异术之间,那扭曲的纹路,是施术着的血、气、神之汇聚。

  甚至有传言,此术,有body possession 他人之能。

  这,他当然不信,可这一记舍身印,可是那存活了三千多年的old monster 施展的……

  “三千年功力的舍身印……”

  咳出一口污血,Yang Yu 已是疲累到极点,那一式舍身印,实是超乎了想象的强横。

  若非他舌底含着两枚地元大丹,若非这一身百锻级骨架,若非凤无双的回风返火,若非那老和尚的Divine Ability 之助……

  哪怕自己一刀先行斩中这old monster ,自己怕也要死在她前头。

  不过……

  “能杀老身,你当真了不起,可惜……”

  淡淡的声音飘荡间,Yang Yu 猛然凝神,通幽之下,只见一缕幽光散去。

  一如当年的黑山old monster 。

  “你走不了!”

  粘稠的鲜血自七窍涌出,Yang Yu 持刀暴起,Cauldron of Gluttony 中,Purple Gold 吞煞宝bottle gourd 狂暴起来。

  chi!

  冷风如刀吹过。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怜生老母身上的血肉如凋零的花瓣般掉落下来。

  前后不过数个呼吸,她的头部、上身、四肢,再一看不到一处皮肉,裸露在外的赫然全部都是森森白骨!

  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

  ”Ah!”

  似比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还要痛上无数,虚无之中传出了足可刺破耳膜的怨毒嘶鸣。

  怜生老母暴怒到了极限:

  “孽障,伱敢毁我法身?!”

  bang!

  重重落地,污血喷涌,Yang Yu 的眼神凶戾如幽冥中走出的Ghost God :

  “又怎样?!”

  此时此刻,他狼狈到极点,可所有looked towards 他的目光,却尽是惊惧与敬畏。

  无论他此刻如何狼狈,无论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付出怎样巨大的代价。

  可他,真个在众目睽睽之下,击杀了那存活了三千余年的old monster 。

  这是,三千年里,诸般人杰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三千年未有!

  “无敌了……”

  感受到那凶戾至极的眼神扫视,楚天衣body trembled ,竟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而他的心头,也如在场所有人一般,尽被这念头充塞。

  “Yang Yu ……”

  不自觉松开了抱着child 的手,启道光长出一口气,mentally and physically exhausted 之余,也十分之复杂。

  桀骜如他,也不由沉默。

  继而,转身,杀向了广场内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怜生教众,Dualbladed Halberd 之下,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陆青亭欲言又止,却只是默默接住了七劫剑。

  去了剑,鱼white eyebrow 心头亦是十分之复杂,震惊、叹服有之,疑惑担忧也不乏。

  怔立许久,他looked towards 了died during meditation 于烂柯寺群僧之间的还丹大禅师。

  那与他纠缠了半生的老和尚,到底死在了年纪更大的自己前面……

  “倒让你赢了……”

  微微躬身,心中喟叹,同样的命不久矣,还丹无惧,他自也不惧。

  可惜,他的Divine Ability 于战局毫无影响,纵然想要搏命,都没有机会。

  bang!

  一众人心思各异,或退或留之时,城中又有一声雷鸣响彻。

  “堂堂Martial Saint ,专做这等腌臜事,宁无求,你真乃Martial Saint 之耻!”

  两色电光归于一瞬,衣衫猎猎的王牧之立于Yang Yu 身后,逼退了自虚空stealth 而至的宁无求。

  “这世上,不该再有第二个张玄霸!”

  宁无求的声音回荡在city 内外,其人则于飘忽之间远遁离去。

  他速度极快,又深谙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道理,便是王牧之、启道光都追之不及。

  “Amitabha ……”

  深深的看了一眼废墟中跌迦而坐的Yang Yu ,广觉合十双手,微微一躬,转身而去,

  一众侥幸存活的武僧纷纷跟上。

  他们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可废墟中那如若Ghost God 般的眼神,却在心头萦绕不去。

  甚至直至多年之后,仍无法忘却。

  ……

  ……

  hu hu ~

  大雪伴随着寒风吹过起伏的大衍mountain range 。

  某处jungle 中,林道人连连咳血,似伤及本源,但他的神情却是从未有过的激动。

  双手捧着palm-size 的槐木,他cautiously 的走着,走着走着,他就不禁流下泪来。

  他知道,Master 就在这槐木之内,可他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只能faintly discernable 的感应到他在。

  “回去,回去。Yang Yu 身怀Life and Death Book ,定有办法,定有办法……”

  眼角有泪,额头见汗,他cautiously 的走出大衍山,路上遇到的人与畜,他都不与之打交道,提前退避。

  他实在不想再有任何波折了。

  hu hu ~

  全身心关注掌中槐木的他,没有看到身后大衍山中飘忽翻涌的云雾。

  以及那平静而淡漠的目光。

  “犹记得当年,你曾答应某家,为我照料后世习武的真种子……”

  那是一株参天巨树,风雪中也不见如何凋零,树干上,似有人面浮现,如一尊Divine Idol 。

  他淡淡的看着大衍山中飘扬的云雾:

  “你倒是you did good ,全照料到肚子里去了!”

  “孽障……”

  痛至极点的怨毒之音,自云雾之中传荡而出,旋即察觉到了巨树Divine Idol 的存在,化作groaned :

  “若无老身,这天下间的martial arts ,要失传大半了!这,不算照料吗?”

  “value one’s own old broom ,实是人之本性,如之奈何……”

  巨树Divine Idol 发出一声长叹。

  “达摩、邋遢、癫僧、高甲、张元烛、张玄霸……某三千年积攒的果实,你吃了大半。”

  Divine Idol 的声音冷漠而肃杀:

  “你得,吐出来!”

  “你,要对老身动手吗?!”

  云雾陡然间暴动起来,伴随着的,是剧烈到极点的气机碰撞:

  “impossible !”

  bang!

  巨大的闷响传递到十several li 外,依着大衍山为生的诸多村落都有人听到。

  惊骇望去,就见整座大衍山内的云雾都在翻滚,似有Buddha’s radiance 闪烁。

  似一瞬,又似许久,剧烈的波动平息。

  “为兄许你出去,是要你代我断他道途,要他为武道开路,不是要你杀他……”

  巨树之上的面孔渐渐黯淡,直至消失:

  “你,记住了!”

  “你!”

  云雾下的声音怨毒而不甘,她似想说什么,却最终化作一意义不明的冷笑:

  “你会后悔的!”

  呼!

  Buddha’s radiance 消失,巨树自焚于风雪之中,缥缈的声音归于虚无:

  “我,从不后悔!”

  ……

  ……

  呼!

  吸!

  悠长的呼吸声,吹卷着城内外的风雪。

  在王牧之的护法下,Yang Yu 陷入了深层入定,调息疗伤。

  他身上的伤势,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

  更麻烦的,是伤势之外的舍身印。

  阖眸感应下,Yang Yu 只觉自己体内有着一株大树,它的根须蔓延到他周身所有细微之地。

  骨膜、筋肉、血液、blood vessels 、百脉、玄关……

  自外而内,由内而外。

  以至于,他尝试了一次,就不得不放弃,只得先搬运气血治疗内外伤势。

  同时,通幽催发,looked towards 了Cauldron of Gluttony 内,剧烈膨胀又不断收缩的紫golden bottle gourd 。

  【怜生老母(金身老母)】

  【怜生九母相之一,子母身之金身老母】

  【命格:龟形】

  【命数:十三紫、一金、一红】

  【……(十二门道术略)、九世搏仙(深紫)、无善无恶(淡金)、谨小慎微(深红)】

  【状态:垂死】

  “九世搏仙?!”

   晚安,晚安……推书一本书名:《签到聊斋,铸造气运Divine Dynasty 》

    简介:时值五浊劫临,人间众生垢重,漫Heavenly God 佛亦在劫中黯秽消沉。

    大梦初醒,楚昊成为一国天子。

    环顾all around ,却见满朝文武尽皆沦为皮肉傀儡,整座Imperial Palace ,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抬起头来,只见Golden Dragon 正在哀鸣,一头庞大的暗red centipede 以千足将其紧缚,贪婪的吞噬着一国气运。

    好在天降签到system ;

    每次签到,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奖励。

    青铜Nine Cauldrons 镇Nine Provinces ,十二金人守四方!

    更有千古群雄应邀而来,助他breakthrough 这诸劫降临的五浊恶世,共铸万世Divine Dynasty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