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1

  翎鹰四散,带着一封封的请柬破雪逐风,去往天下各处。

  龙渊王府、水云关、兖州城、Qing State Heavenly Wolf 关乃至于,数道之隔,有着一面之缘的鱼white eyebrow 。

  Yang Yu 无心大操大办,可称王称王建制,以示天下,却是不可避免的。

  由反军到反王,这是如Flood Dragon change to Dragon 的蜕变。

  不宣告天下,不经受世间baptism ,就称不得王,无法汇聚天下大运。

  所谓人运,即是人心所向。

  不建制,则无法汇聚人心,无法汇聚人运

  故而,无论Yang Yu 原本如何想法,随着一封封请柬飞出,其即将大婚并称王建制的消息,似如飓风一般,传遍天下。

  不止西北、龙渊、定安这边关三道,便是更远的岭南、平西、东越,乃至于Imperial Court 中枢神都,都引起巨大的议论声。

  过去的二十年,踩踏着无数人的尸骨,Yang Yu 的名头一次次的遍传天下。

  此事一经传出,不止是诸多Great Influence ,便是在民间,江湖散人之间,也掀起巨大涟漪。

  一时之间,应者云集。

  亦有turn up without being invited 者。

  hu hu ~

  秋高气爽,宽广的官道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

  西北道战乱平息之后,为赈灾,西北道三州二十九府之地,皆号召民夫,广舍粥米银钱,重新翻修了官道,以及城中破旧房屋。

  这一项命令,足足维持了八年之久,不知花出去多少钱粮,可也让西北道焕然一新,民众有钱,则即便边关危险,Chamber of Commerce 也越发兴盛起来。

  平整的官道之上,走着一僧一道,两人卖相极好,一看便不是善类,往来行人纷纷避让。

  “啧~”

  面色阴柔的年轻道人手搭凉棚,遥遥望去,也不知看到什么,一脸感叹与欷歔。

  “蛟,欲Dragon Transformation 啊!”

  “你看到了什么?”

  素明瞥了他一眼。

  对于这个疑似来自于天外“玉山”的道人,他心中始终抱有警惕。

  “称王建制,这乃是古老的集运之法,相传在远古之年,这种法子十分盛行,我家的Ancestor Master 们,似乎也掺和过王朝的更迭,据说,他们叫这为“扶龙禍······

  姜侠子放下手,轻抚着肩头的小狸猫:

  “我龙泉界多年未见此等景象了,倒是令人有些好奇"

  “乱世争龙,人命如草,一人称王,几人丧命?”

  素明合十双手,诵念心经,片刻后,又佯作无意:

  “却不知你龙泉界又是何等光景,听你话中的涵义,似乎是连争龙都无?”

  “Little Monk ,不擅心机,就不要卖弄了。我this Jiang 人混迹天下两百年,什么没见过?”

  姜侠子嗤笑一声,ruthless 的点破了这Little Monk 的心思,却也不在意: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说说也无所谓。”

  “Amitabha 。”

  素明静静倾听。

  对于“天外”,他实在是好奇至极。

  “我龙泉界,乃是sect 治世,以immortal dao three sects 、Buddhism two sects 、Monster Dao Five Sects 、demonic path 7 meridians 为首的诸sect ,执掌着天下权柄,无数年

  世俗王朝,哪还有什么更迭?”

  姜侠子说着,突然sighed :

  “其实,那也不好”

  素明还想询问,他却shook the head ,没有继续说,转而道:

  “依你所说,那什么西北王,就是你们这地界的first under the heavens Martial Artist ?”

  “应该,是?”

  素明也不确定。

  他也不太相信那位故人已然强横如斯,可定阳城一战之后,所有人都这么说,那大概,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准头?

  至少,他一路来听闻的议论中,这位故人的名头,已然盖压了sword saint 慕清流。

  “不愧是传说中的十劫第一界,这武道,真真是unimaginable ,unimaginable ,不得了啊.

  姜侠子心有感叹。

  来到此间的这些日子,他所遇到的最大惊喜,就是this world 名为“武道”的手段。以凡人之躯,比肩Immortal God ,这样的例子,便是在龙泉界,乃至于“万法楼”内,都是极罕见的。

  而在this world ,Divine Ability 主居然被打压的不成样子。这如何能不让他震惊,好奇?

  十劫第一界.

  默默的将眼前人的话记在心里,素明仍在询问,也不再佯装,坦然询问:“Fellow Daoist ,你来此间,到底有何目的?”

  while speaking ,他停下了脚步,不再向前。“啧,图穷匕见?”

  姜侠子faint smile :

  “怎么,Poor Daoist 若不说,你就不给带路了?都到了这地界了,你不带路,也有的是人带路。”

  素明合十双手:

  “若Fellow Daoist 自己寻上门去"

  想了想那位旧有的脾气,他认真道:

  “Fellow Daoist 可能会被当场打死.”“hahaha 。”

  姜侠子先是一愣,旋即放声大笑,直引得all around 行人瞩目,方才平复:

  “Poor Daoist 虽然不信,但你我一路相伴许久,也是有些情义,便告诉你,也没什么.

  嗯?!

  他答应的这般爽快,素明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了,他本来是担忧自己将外患带来西北道,故而想要问清其人来意。

  本已等待着其人反目,didn’t expect

  “龙泉界,不是善地,我玉山曾经也算Great Sect ,可如今十分之凋零,而this Jiang 一念之差,被一极凶横的势力擒拿,不得不为他们办事,顺便”

  说话之间,all around 平静了下来,素明余光扫过,all around 之人似乎根本听不到两人的交谈。

  一层朦胧的气机,笼罩了两人。

  “寻那什么玄功realm ,乃是那势力的任务,Poor Daoist 自个,则是想要在这被最近天海的十劫第一界,寻一下我sect Ancestor Master 所在的Heavenly Paradise ”

  “玄天妙法Kunlun Mountains ,玉虚真realm !”

  说话之间,姜侠子的神高度集中,奈何,眼前这Little Monk 脸色毫无变化,似是根本没听说过。

  “Amitabha 。”

  虽不知眼前人所说true or false ,但素明也无话可说,人有问必答,他还能如何?两人交谈之间,脚步却没停,不过小半日光景,就在天色即将黯淡之时,远远地,看到了西北城。

  “好一座大城!”

  望着黄昏之下,似如giant beast 横卧般的city ,姜侠子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而临近此处,他的感触越发深刻。

  隐隐间,他只觉人运汇聚如海,似有一条巨蛟即将蜕变,其气息之可怖,让他都有些动容。

  龙泉界,是没有大城的,于sect 的庇护之下,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city ,甚至都没有city wall 。

  更没有这样的人运汇聚。“这”

  感受着那滚滚人运,姜侠子突然理解了传说中的Ancestor Master 们为何会愿意扶龙庭。这一地之运都如此之强横,一国,天下,又该是何等恐怖?

  用来pill concocting 、炼宝、修持Divine Ability ,岂非是Heaven and Earth 同力,事半功百千万倍?“新鲜出炉的炊饼"

  “来自兖州上好的胭脂水粉,各位guest 买来送给心仪的姑娘,夫人"“刚刚采摘的,上百年份的老山药,补益气的好东西啊”

  “上好的定安道的High Level 锦布,各种颜色都有啊”“High Level Dragon Horse ,只要白银五百两."

  长长的city passageway 走过,assaults the senses 的喧嚣,令两人神色各异。

  熟悉了千里无人烟的冷寂,陡来到这热闹喧嚣更胜往昔的西北城,素明只觉有些无所适从。

  而姜侠子,则是被城中的气息所惊。

  于城外,人运汇聚如潮,感知还不甚清晰,走进城中,他清晰的感知到了这座大城之中的强横气息。

  “一、二、三六道十都级的气息?!”

  以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扫过city ,未细看,姜侠子的眼皮已不由一颤。

  来此间虽然不久,可他也已然知晓了,this world 能成十都的Divine Ability 主,多半兼修着武道。

  换而言之,这些气息,几乎都equivalent to 有着攻伐Divine Ability 的十都主!而即便是在龙泉界,拥有杀伐Divine Ability 的十都主,也十不足—.“Fellow Daoist ,你.”

  素明欲言又止。

  但还不等他纠结,姜侠子已主动开口,提出要四处转一转,并让他代为走一遭,先送上拜帖。

  “Fellow Daoist 切莫胡来。”

  警惕的看了一眼道人肩头趴着的狸猫,素明低声警告,那是头猛虎。且是传说之中才有的“monster beast ”。

  “Poor Daoist 从来与人为善.”

  姜侠子slightly smiled ,不等他回答,已没入人潮之中。

  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所见,着实惊人,姜侠子心念转动,放弃了此时登门的心思。“西北王”

  他心中正自转着念头,还是决定先从侧面瞧上一瞧。

  他虽然不认为这灵潮未至的地界有什么难以抗衡的危险,但这毕竟是传说中的十劫第一界.

  呼~

  身形伏低,脚下微动,几个闪烁已将身后的Little Monk 摆脱,左转右转,未多久,已来到了一处restaurant 上。

  西北王府之外,少有高楼,即便是这处,也不要想能俯瞰王府所在。

  但这是对于寻常人而言。

  姜侠子随意寻了处靠窗之地,催发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循着心头的感应,looked towards 了王府后院。

  嗡~

  一术起,Heaven and Earth 宽。

  霎时间,眼前的景象已然剥离开来,姜侠子凝神望去,目之所及,墙壁屋舍都不能阻拦。

  '也不过如.‘

  眼见无有阻拦,姜侠子心头一松,可旋即就大叫一声,仰面就倒,

  倒地就逃:

  “艹!Heavenly Ey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