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3

  魂魄,是一个人的气神。

  其中,魂为阳,魄为阴,承载着一个人全部的神与烙印。

  魂魄之残缺,远比fleshy body 残缺更为来的可怖与难以弥补,因为那丢失的,不止是自身的记忆,更有本源。

  三元归一,晋位Martial Saint 之后的修持,名为五脏,其实仍是神Soul Spirit 魄。

  之所以假借五脏之名,是因为,魂魄藏于五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

  这,也是气神三元进一步蜕化的关键之点。

  同样,若fleshy body 尚在,还可吞服spiritual medicine ,以五脏转化,弥补魂魄之伤,仅有魂魄的情况下,可说是药石无救。

  “补魂,补魂,按理说,镇邪印有锤炼Soul Spirit ,转化Yin God 之功,也该能弥补魂魄之伤"

  看着紫golden bottle gourd 之中已无意识的真言道人,Yang Yu 心中没底,却也只得咬牙尝试。

  极道魁星乃是操尸纵鬼的本家,可最擅长的,是吞鬼,而非救治。

  可此刻,他也只得brace oneself 去尝试,至少,不会比如今更坏。

  weng!

  心念一转,镇邪印已泛起rays of light ,紫golden bottle gourd 轻轻颤动着,张开bottle gourd 口。

  Yang Yu 神高度集中,cautiously 的引导着真言道人的魂魄游走于两大dao fruit 之间。

  这些年,类似的事他做了不少,怜生老母的魂魄都被他彻底refining 掉,可此刻不是为了refining ,而是为了修补。

  故而,他心神紧绷,也没什么底气。

  嗡~

  紫golden bottle gourd 轻轻震动,吐出丝丝缕缕的雾气,这是镇邪印祭炼草头神之后留下的残余Soul Power 。

  Yang Yu 神紧绷,但出乎意料,这些Soul Power 融入真言道人残破的魂体的过程,比之想象的还要容易。

  没有丝毫的排他性,就好似.

  这,就是真言道人残缺的那些魂魄?!

  “这是,daoist 被割裂下来的魂魄?居然有这么巧?”

  Soul Power 交融之间,Yang Yu 只觉心神一颤。

  恍惚之间,居然在那丝丝缕缕的Soul Power 流转之间,似有诸般影像浮现在心头。

  群山之间,大河之上,年轻的真言道人,white clothed 仗剑,行走天下,快意恩仇,十分之洒脱与豪迈。

  直至后来,遇到了那个与他把臂同游之人

  房间外,林道人motionless ,石像也似矗立了七个日夜,将包括秦姒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挡在了门外。

  赵坤眼巴巴的看着,却也不敢上前,只能领着一干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一同等候。

  直至房门关闭后的第八日,屋内才响起了Yang Yu 疲惫的声音:

  “Senior Lin ,进来吧。”

  “Master .”

  林道人body trembled ,cautiously 的推开了门,他的神高度紧绷,直至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心头的大石方才落地。

  “老七,辛苦你了。”

  “Master !”

  昏暗的房间之中,真言道人的silhouette 十分之虚幻,却自槐木之中走了出来。林道人喜极而泣。

  大难之后,master and disciple 两人重逢,自没有人会去打扰,屋外本有不少人在等候,见得Yang Yu 摆手,也都散了去。

  长达两年的奔波疲惫,在大悲大喜之下爆发出来,交谈未多久,林道人已是撑不住,强撑着回屋昏沉睡去。

  “daoist 。”Yang Yu 上前paid respect 。

  “小友又救我一次。”

  真言道人的声音仍十分虚幻,没有了形体,想要与生人交流,其实并不容易。“daoist 说的哪里话,若没有您当日舍命破了那old monster 的七位一体,Junior 都难逃那old monster 的手段。”

  Yang Yu 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只是,没有了fleshy body .”

  随着天变越发临近,魂魄已可存世,可没有了fleshy body ,纵然真言道人曾为Martial Saint ,也如无根浮萍,一时可存,却也难以长存。

  事实上,也是如此。

  通幽之下,其人的命数浑沌一片。“怜生舍身印.”

  真言道人却不在意,没有了剧痛的折磨,他心境十分平和,飘到Yang Yu 身前,只扫了一眼,已对他的状态有所了解。

  “你,已是Martial Saint 之身?却未成十都,还中了她三千年cultivation base 催发的舍身印?”每说一句,真言道人的眉头就皱的深一分,说到最后,已是拧了起来。

  “那Old Witch 的道术修持的achieved perfection ,我能杀她已十分侥幸,这舍身印,却是如何都避不开“

  Yang Yu 没有隐瞒,将前因后果尽数说了出来。

  定阳城那一战,时至如今,他思及仍觉凶险万分,那Old Witch 的实力强横到unimaginable 。

  能胜,确has several points of 侥幸。

  “三千年岁月更迭,即便是头猪,成就也不会差到哪里,遑论她那样的Heaven Blessed Genius .

  似被勾起的往事,真言道人faintly sighed :

  “道术不比martial arts ,武道至Martial Saint 路已至尽头,再往前,难以摸索,可道术却并非如此.

  你能胜,着实has several points of 侥幸。”

  他对那old woman 知之甚详,自然更知道Yang Yu 简短的几句话的背后,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厮杀。

  “不错。”Yang Yu nodded 。

  十Grade 2 ,有着世间极限之说,自古而今三千年,似乎也并无明确证明谁人的martial arts 、道术超过了十Grade 2 。

  可即便同为十Grade 2 ,上乘道术也往往比之上乘martial arts 要强横一筹,even more how ,道术还有互补叠加之能。

  不同类的道术互补、叠加之下,往往能爆发出超乎寻常道术极限的formidable power 。一如那old woman 最后催发的十二门道术。

  若非灵炁不足以支撑,那一瞬间,他血肉都要被蒸发,玄铁骨架,也承受不住。

  “好在,她虽涉猎武道,却并不如何瞧得上martial arts ,三千年修持自然远远超过当世任何Martial Saint ,却也未有质变,否则.”

  绕着Yang Yu 转了一圈,真言道人眉头舒缓:

  “你的体魄之强,不逊当年的张玄霸,倒可勉力抗衡,只待小姒Divine Ability 晋升.

  他对怜生老母十分熟悉,把握的也十分准确。

  “一道三州之地,亿万人汇聚之大运,小姒完成ceremony 自无问题,或许,还能趁机点燃命图也未可知,届时,未必不能驱逐这舍身印,甚至,化害为益.““也只能如此。”

  Yang Yu 说着groaned ,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

  两年过去,体内无时无刻不在碰撞的撕裂痛楚,他也渐渐习惯,可时不时,仍是难以压制,气血翻腾。

  “相比之下,反而是你未成十都,先晋Martial Saint ,对你的影响更大"while speaking ,这老道不由叹气:

  “那时候,你还未成Great Grandmaster ,距离还远,老道却是忘了告诫你.

  “世事总是难以尽如人意,既然选了,Junior 自知其利弊,更不会后悔。”Yang Yu 却十分平静。

  “这几年,你倒是变化不小,这份心态,倒是让老道想起了当年的张玄霸。”真言道人有些赞赏。

  没有人天生就处变不惊,看着如今闪崩于前而不改色的Yang Yu ,他心中也不免has several points of 波澜。

  “daoist overpraised 了,Junior 如何与赵王爷相比?”

  交谈间,Yang Yu 也未停下调息的动作,此刻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吐出,他苍白的脸上,有了一分血色:

  “古老相传,Martial Saint 成,则十都难成之根源,在于Martial Saint 成就,如位阶晋升,而一体难以容纳双位阶”

  这些日子,Yang Yu 疗伤、修持之余,也在思忖这个问题,而surrounded by this ,他自然比之任何人都要感触更深。

  如今,他已然确定,“先成Martial Saint 、则十都难成”这一说法的来源。就是因为Martial Saint 成就,几乎equivalent to 他refining 了另外的位阶。

  这一点,从他身怀的三大dao fruit 越来越不活泼就可见一斑。“不错。”

  听他这么说,真言道人不由皱眉:

  “你莫非要舍弃这身martial arts ?不成的,除非你将一身martial arts 根基尽废了去,否则,根本不成。

  even more how ,从未有人如此试过,若你废去martial arts ,十都仍无法成就呢?”

  “二十载苦苦修持,几百几千次血战才锤炼出的这身martial arts ,我怎么会舍弃?”Yang Yu 起身,于昏暗的房间中踱着步,在真言道人面前,他十分坦诚,说出自己的打算。

  “化身?!”老道hearing this 不由错愕:

  “化身乃是Divine Ability 之术,只有极罕见的位阶才有,你莫非身怀此类Divine Ability ?”

  “说化身,不太准确,但,大差不差吧.”

  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Yang Yu 慢慢说着,心思则经由True Qi 流转,再度回到穴窍之内。

  丝丝缕缕的雾气中,七窍石猴沉浮不定。

  这,不仅仅是一具无觉无思的天产石猴,更是他选择的“蜕身'映照物。

  它,正可暂时承载自身的武道!

  “你,可有把握?"

  静静的听完Yang Yu 的打算,饶是真言道人这般心境,也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

  “你Martial Saint 已成,Martial Arts Foundation 与命相连,一个不好,可连鬼都做不成.”

  “自然不会莽撞行事。”

  Yang Yu 知晓他心中的担忧。

  但他自然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有着Cauldron of Gluttony 在,他大可在食谱之内尝试,直至有万全把握。

  “得细细琢磨,absolutely 不可操之过急.”

  真言道人警告着。

  “Junior 明白。”

  Yang Yu nodded ,推开门。

  此刻,夜幕已然退去,晨辉破晓,一轮红日于云海之中升腾而起:

  “算算时间,客人们,也该到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