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4

  hu hu ~

  晨辉破晓,大日东升。

  一夜沉寂过去,西北道城又自焕发了生机。

  “old man 都记不起有多久未见过如此喧嚣人气了……”

  牵马徐行,跨过门洞,望着阡陌纵横的大街上那涌动的人潮,魏正先也不免心头泛起涟漪。

  十年里,天灾人祸频发,大风雪之下,不知出了多少强梁盗匪,纵是Qing State 大城,也无当年热闹。

  缓行于街道之上,询问着各种问题,余凉的收获不小:

  “一路来,西北道各处州府气象已非当年,怪不得Brother Yang 要称王建制……”

  “他或许要出西北了……”

  轻抚着马鬃,魏正先looked thoughtful 。

  称王建制,以民间的说法,即是从Flood Dragon change to Dragon 的first step 。

  无制不可成事。

  唯有体制建立,才可广纳贤良,才能集运成事。

  打天下,从来不是一家一姓可以做到,Yang Yu 能攻下西北,其强横martial power 自然是重中之重。

  可坐稳西北一道三州二十九府之地,那自然少不得myriad forms 山的诸多Disciple 。

  Dragon Lake City 中的二十余年,王牧之广招Disciple ,即便能用者是十之一二,却也足够维持西北了。

  可也仅此而已。

  Yang Yu 若要出西北,称王建制this step ,是自然而然,也是不能不走。

  打天下所需的人材之多,不是一家一姓可以培养出来,即便这六七年里Yang Yu 广开蒙学,改革学堂,也难以短时间见成效。

  “一步慢,步步慢,争先自是应有之意,只是,恐他为人做了嫁衣啊……”

  余凉nodded ,却并不如何看好。

  如今之Yang Yu ,看似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定阳城一战之后,更隐隐有了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的名头,此刻称王西北,似乎大有横推天下,定鼎山河之势,

  可他却能从看到背后的internal trouble and outside aggression 。

  塞外风波酝酿,七杀王统合Heavenly Wolf 八部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大离军神黎渊于梵如一身陨之后暴起,摄政一方。

  西北道地处边关,必是首当其冲。

  且因其名声太盛,Great Ming 境内的几路反王,乃至于Imperial Court 都在针对,禁商只是其一。

  一旦塞外变动,很难说不会被数面夹击。

  这是外患,而内忧,同样剧烈。

  前后七年,Yang Yu 已彻底扫灭了西北道内的大小士族,一时间使得西北政通人和。

  可却也真个恶了天下士族之心。

  以至于这些年,他名声鹊起,来西北道投效之人数不胜数,可竟无任何士族前来投效,反而原本一些并未被清算的大小家族,也都卷了细软逃走。

  “他,过于独了。”

  余凉摇头:

  “纵然是当年的张元烛,也是先合士族,得国之后再行整顿,他这般做派,实是为祸深远……”

  “余先生所说不差,只是……”

  他的话,魏正先表示赞同,只是,看着人潮涌动的街头,眸光却不由闪烁:

  “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Great General ?”

  余凉微微错愕,魏正先已是加快脚步:

  “一别多年,old man 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何等进步,承不承的起first under the heavens 这个名头……”

  西北王府一如既往,Yang Yu 进驻之后,并未动一砖一石。

  魏正先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随口询问着一些事情,作陪的余景one after another 解答。

  几人交谈间,进得前厅。

  一块块美石板铺彻于地,繁复的花纹组成Flood Dragon 模样,宽厚的厅墙之上,是大家泼墨所的万里江山图。

  Zhang Clan 十脉,多喜万里江山图,这个inheritance 由来已久,最初可追溯到Great Ming 太祖张元烛。

  上行下效,到得如今,擅万里江山图的画师,可说极多。

  但能被张玄一选中,这幅万里江山图,自是其中的Top Grade 。

  九丈之长的厅墙之上,mountain range 起伏,大河纵横,云雾漫卷,城郭俨然,

  一轮红日挂在山巅,星夜之中,群星点点。

  立身画卷之前,真似可下瞰山河absolutely 里,上望星空亿万载,一股说不出的苍茫豪迈扑面而至。

  “这小子……”

  跨入前厅的瞬间,魏正先的眼皮就不由一跳。

  极好的目力甚至都未看到那一副万里江山图,视线尽被那负手立于庭墙之前的silhouette 所占据。

  这一刹那,入厅的两人眼中所见的,却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两种景象。

  余凉拧眉,只见Yang Yu 踱步转身,面白若执,气血两衰,一副命不久矣的亏空模样。

  一如坊间流传,其于定阳城一战深受重创。

  可在魏正先的眼中,其人的气息却如那画中的红日,虽有群星点缀,山河纵横,也皆无法遮掩其人rays of light 。

  刹那至极,他只觉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竟生出几分当年初见Old Prince 之时的敬畏。

  “不想,魏Great General 竟会亲来!”

  lightly coughed ,不掩虚弱,Yang Yu 转身,看着迈入厅堂的魏正先:

  “一别数年,魏Great General 风采依旧。”

  舍身印加身,他的五感远不如之前,可相距不过several feet ,一眼扫过,他已然看出魏正先的状态。

  这位龙渊三杰之首,臂有四象不过之力的Qing State 无双将,功行增进极多,已无限接近于武Holy Sect 槛。

  比之多年前那一战,进步可谓良多。

  无有dao fruit 加身,这位innate talent 纵然再强十倍,再修持百年两百年,也不会再有寸进。

  “Martial Saint 。”

  魏正先面皮微微一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面上却不免有着几分复杂,他似有许多话想说,最后也只化作一句:

  “了不起……”

  “不过good luck 一些罢了,当不得Great General 如此称赞。”

  Yang Yu 摆摆手,请两人落座,余景深深的看了一眼魏正先,转身离去。

  称王也好,大婚也罢,都是极繁琐的,他自是十分忙碌。

  “运道,也是实力。”

  魏正先坦然入座,话语中难免有着几分唏嘘:

  “难怪Old Prince 如此看重你……”

  两人不过数面之缘,此刻却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相谈甚欢,倒是让心神紧绷的余凉好一阵惊疑。

  觥筹交错,未多久,魏正先率先落杯,道明来意:

  “old man 欲重组Qing State 军。”

  “en? ”

  Yang Yu 心中一动。

  “Dragon Horse 万匹,High Level 马匹二十万,甲、兵刃十八万,粮草,多多益善……”

  没有绕圈子,魏正先直接掏出一张清单,其上罗列出大量的物资。

  淡淡扫了一眼,Yang Yu 挑眉:

  “Great General 列出这份清单,该不会是想让this Yang 出吧?”

  “不是出,是借!”

  这话,却是余凉所说。

  迎着Yang Yu 审视的目光,余凉面色不改,道明来意:

  “大离内乱,黎渊与红日法王厮杀多日,而无论两人谁人取胜,下一步,都必然会进犯龙渊……”

  “……唇亡齿寒,西北道无法置身事外……”

  他尽量简洁,却仍是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痛陈利弊,神色诚恳。

  “余先生所说不错,唇亡齿寒的道理,this Yang 自然明白……”

  轻转着酒杯,Yang Yu 沉吟许久,才道:

  “东西,我有,而且,也不必还……”

  “en? ”

  Yang Yu 答的过于干脆,魏正先都有些诧异,听得后半句,却不由拧frowned 。

  不用还,是好事吗?

  自然不是。

  后半句,Yang Yu 没说完,两人却自然懂得他的意思,不过……

  “Brother Yang ,你……”

  余凉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下去。

  “this Wei 身受赵王爷大恩,以血为誓,抵御外辱……”

  魏正先饮酒一杯,又自重重落下:

  “国内如何,this Wei 不想理会,你取龙渊,this Wei 不会与你为敌,伱占得龙渊,this Wei 也不会为你攻伐Imperial Court !”

  浓重的酒气吐出:

  “如何?”

  想要空口白牙赚人大批物资,本就没有可能,眼前这位虽然莽,可却不傻。

  这,已是他最大的让步。

  然而……

  “不成。”

  Yang Yu 拒绝。

  通幽之下,魏正先的命数他一览无余,他明白魏正先的犹豫所在。

  不外乎是留有余地。

  只是……

  “Brother Yang ……”

  余凉面色一紧。

  “看来,Great General 并不太看好this Yang ,那,不如再多留几个月……”

  落杯,起身,Yang Yu 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when the time comes ,或许你会改变主意,也未可知……”

  ……

  ……

  pu!

  一口逆血喷出,一人迹罕至的荒林内,姜侠子踉跄落地,肩头的狸猫陡然化作猛虎,发出不解的低吼。

  “Heavenly Eye !”

  一手扶着大树,姜侠子gasping for breath ,眼底惊骇仍是难散:

  “this world 的灵潮还未真个来到,怎么可能诞生出这等存在?”

  按着‘peng peng ,跳动的心口,他的心中震惊到无以复加。

  龙泉界,灵潮复苏已超百万年,更于九万七千年前,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天变,

  远古再临!

  可即便是这般漫长的岁月之中,身怀极道位阶者,也不过寥寥而已,开得Heavenly Eye 者,简直少之又少。

  而据他所知,龙泉界有史记载的上一位Heavenly Eye owner ,乃是曾慑服了包括immortal dao three sects 、Buddhism two sects 、Monster Dao Five Sects 、demonic path 7 meridians 在内,天下所有cultivator 的‘龙泉Great Emperor ,!

  “难道this world 灵潮翻涌不过三千年,居然就真个要天变了?还是说……”

  跌坐在地上,姜侠子一时只觉心浮气躁。

  他是听着龙泉Great Emperor 的传说长大的,曾一度以拜入‘大日金宫,为荣。

  陡见得Heavenly Eye ,几乎骇破了肝胆。

  可等得平息下来,却恨不得fiercely 的甩自己一耳光。

  “跑什么?我跑个什么?!”

  缓过神来,姜侠子只觉后悔至极。

  不是心疼那枚‘万法楼,中兑换的Magical Artifact ,而是后悔自己,明明有着正途去接触那位身怀Heavenly Eye 的‘西北王,,却为啥要去偷窥。

  偷窥也就罢了,跑什么?

  这没鬼也变的有鬼了……

  “我这是干了什么?什么都没干,就招来这么个敌人,这可亏大了,亏大了……”

  不耐烦的将凑上来想舔自己的虎头推开,姜侠子心情烦闷而复杂:

  “舔你腚沟子去,没见道爷正心烦呢……”

  越想,姜侠子越是心中烦闷。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心中畏惧稍去,毕竟灵潮未来,Heavenly Eye 无法洞开,未必就能奈何他。

  可这样一尊极道位阶,身怀Heavenly Eye 的猛人,居然被自己这么给轻易得罪了,未免太亏了。

  “吼~”

  猛虎悻悻然退到一边,给自己舔着毛发。

  “难怪都说他而立之年,已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Heavenly Eye 在身,怎能不所向睥睨?”

  此来存有的几分试探、异样的心思,此刻烟消云散,姜侠子touched the chin 思忖着何去何从。

  他原本只是想借助这位反王的势力寻一寻玄功境,但此刻见得那Heavenly Eye ,就不免心思活泛起来。

  在这天变未至的Mountain and Sea World ,Heavenly Eye 蒙尘不显神异,可若是去了龙泉界,那可就……

  不由得,古时的诸多Ancestor Master 扶龙庭的事迹在他心头不断闪现,令他heartbeat 加快。

  ‘扶龙庭算个屁,若是扶出一尊龙泉Great Emperor ……,

  dīng líng líng ~

  突然,风中吹过清脆的铃铛声。

  “洞魂铃?!”

  沉思之中的姜侠子陡然惊醒,抬眸望去,就见不远处的官道上,有一骑驴道人缓行。

  其面容古朴,身着黑white daoist robe ,身后斜背long sword ,腰悬铜铃与酒壶。

  他的眼力极好,一眼扫过,已认出来人。

  “燕龙行?!”

  远远的看到来人,姜侠子心头一震。

  天海未开,欲往返两界代价极大,万法楼纵然财雄势大,自也不会为他一人开方便之门。

  此次赶赴Mountain and Sea World 的万法使者自非他一人,只是didn’t expect ,这么快,就碰到一个‘熟人,。

  还是燕龙行……

  他subconsciously 的想要隐匿身形,可心思一转,突然踏前一步:

  “Fellow Daoist please hold your steps ……”

  chi!

  其话音未落,一道cold light 已然Sky Piercing Slash 来,一瞬而已,罡风已伴着木屑齐飞,沿途的诸多草木尽被搅碎。

  “Mourning Sect 星,你敢暗算我?!”

  chi chi chi ~

  一剑破空,又自分化,刹那不到,已化作漫Heavenly Sword 丝,criss-crossed ,碾杀而来。

  “慢来,慢来……”

  姜侠子后退数步,袖袍掀起大片烟尘,化作重重土墙隔Peerless Sword 光攒射:

  “燕Fellow Daoist 切莫,Poor Daoist 并无恶意……”

  bang!

  土墙轰然倒塌,姜侠子covered in dirt 的钻出来,那骑驴道人已如ghost-like 来至近前。

  “姜侠子!”

  不见动作,Flying Sword 归鞘,燕龙行面无表情: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再敢放你那Divine Ability ,道爷拼着善功不要,也要斩了你!”

  “cough cough cough ~”

  姜侠子连连咳嗽,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致歉:

  “误会,误会,this Jiang 也是无心,绝非有意,实在是见得燕Fellow Daoist ,心中激动……”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燕龙行面无表情,实则心中警惕。

  万法楼并非Sect ,而是一隐秘组织,其内的使者dragons and snakes mingle ,有散人,也有Great Sect 出身的。

  因而,即便同属于万法楼,两人却根本无甚交情,相反,玉山乃是龙泉界一大另类,其门中Disciple ,素来令人厌恶。

  他人的恶劣态度,姜侠子早已习以为常,哪怕冷脸在前,仍是laughed :

  “敢问燕Fellow Daoist ,可是要去西北城?”

  燕龙行只冷眼扫了他一眼:

  “怎么,瞧你这狼狈模样,莫非是连西北城都未进去?”

  “不比燕Fellow Daoist ,this Jiang 法力低微,Divine Ability 修持也差,着实吃了苦头,此番唤住Fellow Daoist ,实在是心中没底……”

  “你想依附于我?”

  燕龙行心中一动。

  姜侠子在万法楼诸多使者之中的口碑极差,但其人手段却是不差,若合作……

  见他心动,姜侠子态度更为恭谨:

  “愿为道兄马首是瞻!”

  “你既有心……”

  燕龙行态度缓和不少:

  “那,暂时,就跟着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