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5

  空荡荡的大厅之中一片沉寂。

  “Yang Yu 他"

  沉默许久,余凉莫名苦笑:

  “他分明中了舍身印,气血两衰,可说伤重至极,为何还如此,如此的.”

  来之前,他做了诸多准备,但到最后,却什么都没用上。

  “须得改口了,他,当得起一声西北王。”

  轻转着酒杯,魏正先怔怔出神,心中不由泛起涟漪:

  “他的势,已成了”

  魏正先自己,也说不清此时心中涌动的情绪,只是不由得想起自己。

  他少时从军,曾几何时,也是以刚强冷酷,杀伐果断称雄三军。

  可七十余年的戎马生涯,却消磨了他太多的心气。

  他并非不看好Yang Yu ,否则今日不会亲至,可他背负太多,实在无法stake all on one throw 。

  那是与他并肩而战,千千absolutely 同袍的身家性命

  “Great General ”

  似有察觉,余凉心头不由一紧。

  “事关我Qing State 三十万军民的身家性命,old man 不会仓促决定,只是."

  饮尽杯中酒水,魏正先心中杂念一扫而空:

  “距离年关不过数月,等等又何妨?”

  人,终归是会变。

  少年意气也会化作沉沉暮气,绝世武将,也可能瞻前顾后。

  曾经的魏正先,singlehanded ,纵横塞外,但身负数十万军民的魏Great General ,却不能一意孤行。

  一将功成万骨枯,并不意味着,将军不会体恤麾下兵卒。

  因而,魏正先的选择,Yang Yu 早有所料。

  一如当年,他为了Heavenly Wolf 关军民,他曾默许萧战掌控大权,此刻,自也不会stake all on one throw 。

  事实上,即便是乡下的农妇,也知道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但明白归明白,并不代表Yang Yu 可以接受。

  前世也罢,今生也好,他始终明白一个道理,妥协,永远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放下屠刀,接纳如曾经Qing State 四大家之类的Aristocratic Family 门阀,他如今势力或许可暴增数倍,甚至十数倍。

  可以后呢?

  矫枉,必须过正,不然,就毫无意义。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他不在乎。

  无论是Aristocratic Family 门阀,还是Qing State Heavenly Wolf ,当年他就不在乎,如今,更不会在乎。

  “呼~”

  带着血腥的浊气吐出,Yang Yu 眼底闪过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

  其上文字如瀑,流转更迭不休。

  舍身印下,他身心皆受重创,可惟有意志越发精炼纯粹,而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也不受影响。

  甚至因意志攀升,发挥出更为强横的妙用。

  那如瀑如潮般的文字,正是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不断运转的结果,那是西北道三州二十九府,连同定阳道在内,气数纯青之上的人杰。

  两年间,他绝大部分的心思,都在自身修持之上,可也并不妨碍他做其他事情。

  “魏正先,到底老了。”

  后院,余景ghost-like 出现在old tree 下,自斟自饮:

  “不过,比起那些Old Guy 来,又好了太多。”

  “如何?”

  Yang Yu 问。

  这些日子,余景可谓十分之忙碌,可难得有闲心饮酒。

  “托您的福,本也没多少能入眼的.”

  余景将文书递上。

  薄薄的三页,人名不过三百余,其中涂抹掉的,就有数十之多。

  他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情绪,Yang Yu 接过看了看,却是十分满意:

  “宁缺毋滥。”

  “宁缺毋滥,确有道理,可物尽其用,也是治国之道。”

  重重落杯,余景叹气:

  “Little Martial Uncle ,我知你嫉恶如仇,尤其反感Aristocratic Family 门阀,可一味排斥,只会适得其反“

  定阳城一战之后,Yang Yu 真正名动天下,甚至在不少好事者眼中,已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人。

  被叫了多年的斩首刀,都已暗中变成Yang Wudi 。

  这固然不乏西北道的推波助澜,可能引得不少人赞同,自然是因为他这些年名头实在太大。

  退暗月、追杀聂龙天、击杀梵如一、suppress and kill 怜生老母

  这一桩桩一件件,不但是major event ,明眼人更可看出这其中的恐怖进境。

  要知道,过去百年,Martial Saint 陨落都只寥寥而已!

  但,随之流传开来的,还有Yang Yu 对于境内诸多大小家族的清洗与整顿.

  故而,在某些势力的推波助澜之下,这样震动天下的major event 之后,投靠西北道的人,反而越发稀少.

  “其实,天下很大。”

  “en? ”

  余景抬头。

  “Aristocratic Family 大族,看似声势浩大,似乎缺一不可,但其实"

  Yang Yu 轻轻一吹,枝繁叶茂的old tree 上就有片片黄叶飘落而下:

  “些许枯枝烂叶,没了它们,这大树仍然枝繁叶茂,仍然jade green 如新,或许来年,长势更好.

  天下万民,Aristocratic Family 才有几人?”

  轻咳几声,Yang Yu 没有解释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自artificial space 中取出数本墨色未干的文书:

  “很多人,其实,只缺一个机会,一个出身.”

  望着被踩碎的枯叶,余景slightly startled 。

  “杨小子,你确非人主之相啊。若无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即便你有玄霸之力,也难平定天下“

  空荡荡的房间之内,声音回荡,鬼魅也似,真言道人自槐木中走出。

  “您老说的不对。”

  取出蒲团盘坐,Yang Yu 正色回答。

  ”oh?”

  真言道人飘忽落座,他虽无实体,但习惯仍在。

  “您应该说,若无dao fruit 在身,当日我便死于怜生老母之手,若无法宝在身,再早些时候就死于梵如一之手

  甚至,若无Old Master 收养,当年我便饿死于Black Mountain City 外.”

  擦了擦口鼻间不时溢出的鲜血,Yang Yu 神色不变,十分从容:

  “世上哪有那么多假如?”

  类似的话,他当然不是第一次听人说,但心中也早已无什么波澜了。

  他从不想什么假如,现实就是,他真的有,且,的确能办到。

  这,就足够了。

  “这倒也是。”

  hearing this ,真言道人不由哑然,旋即笑了:

  “那余小子还说你不懂物尽其用,依着老道说,你才是真懂得物尽其用这个道理。”

  “不过,老道还是好奇,若无Life and Death Book 残页,你是否会接纳那些Aristocratic Family 门阀?还是说还是和如今一般,尽数打出去?”

  “没了身躯牵绊,您这是焕发童心了,什么都好奇”

  Yang Yu 无奈摇头:

  “若真是如您所说,您今日见我,自然就不会在这西北城了。”

  “haha !”

  老道hearing this startled ,旋即失笑:

  “you brat 真是”

  说笑了两句,Yang Yu 说回正事:

  “您老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不知对“命数”有何见解?”

  “命数?”

  真言道人slightly hesitated :

  “所谓命数,于老道而言,便是其人一生际遇成就之总结,三分天运,七分人运共同铸就。”

  江湖之中,望气之秘术、道术从来不缺,他当年得逢fortuitous encounter ,更是个中好手。

  只是后来Divine Soul 有缺,气血两亏,无法施展,如今只剩魂魄之身,自然更没有办法施展。

  可对于各种道理,他自然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

  洋洋洒洒,足足说了半个多月时辰,Yang Yu 听着,对比自己所知所掌握,暗暗nodded ,又问:

  “可有人没有命数?”

  “impossible !”

  真言道人想也未想:

  “人之命数,乃一生际遇之总合,既有前半生已然发生的,也有后半生还未发生的。

  纵然是婴孩,也必有命数!想要没有命数,那必然要既无前尘,也无来日,没有人运,也无天运,除非是死人,否则世上何来此and the others ?”

  老道连连摇头。

  命数,就好比一人之跟脚,是来历,也是成就,是后天拼搏,也是天生注定。

  除非

  while speaking ,老道猛然想起一个可能:

  “除非他"

  “来自天外!”

  老道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略有些动容:

  “莫非你?”

  “不错。”

  Yang Yu nodded ,没有隐瞒:

  “之前有一无命数者于城中窥探于我,当时还不曾太在意,后来却发现,这种人,不止一人.”

  西北一道之地,民众absolutely 余,他纵有Martial Saint 意志,也impossible —阅览其人命数。

  但当他有了警觉,针对性去筛选寻找,这类人自然就逃不过他的感应。

  Life and Death Book 上无姓名,可比什么都要扎眼。

  “莫非真是天外来客?”

  真言道人惊疑不定:

  “古老相传,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道藏有言,远古之前,曾有Great Expert 遁虚破界,纵横寰宇

  可天变未至,天海界未开

  “或许天外之天,早已迎来天变呢?”

  Yang Yu 眸光幽幽。

  “这,也不无可能”

  真言道人can’t help being emotional ,飘忽起身,来回在屋内踱步,回想着道藏记载,那old woman 曾自言自语的诉说,心中不由悸动:

  “难道天变,真个要来了?那可真是,那可真是.”

  “或许."

  擦去眼角溢出来的血迹,Yang Yu 思量:

  “此间事了,倒是可以去会会这几位“天外来客”.”

  “此时倒是不便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不过”

  眼底闪过忧愁,真言道人sighed :

  “此间事,可大不易啊。”

  “那也未必。”

  轻咳仍有血,Yang Yu 缓缓摊开手掌,一缕淡淡的rays of light 腾起,那rays of light 似虚似幻。

  可在真言道人的注视下,却以缓慢而坚定的速度,生出四肢与躯干,乃至于五官经络,

  gradually ,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

  这是,

  “Human Immortal 之基!”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进行查看

  为您提供大神裴屠狗的诸界第一因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772章 Human Immortal 之基!免费阅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