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6

  第766章 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

  Human Immortal 之基……

  望着那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的实质拳意,真言道人神情复杂,有着怅然与怀念:

  “多年之前,他曾说要为武道续接断路,开辟意志cultivation 之路,他,

  真的做到了……”

  “赵王爷,确为不世出的人杰……”

  Yang Yu 的脸色极差,眸光却是极亮。

  跟随张玄霸塞外一月里,看似他只是送了这位赵王爷最后一程,做了个背尸人。

  可事实上,他的收获远远大过得了True Qi inheritance 的裕凤仙。

  那一月里,这位当世绝顶,丝毫没有吝啬,更不忌讳他反王的身份,将其对于武道的诸般理解,尽数传授。

  而其中最为珍贵的,不是张玄霸对于换血十三,‘筑基六关’的理解。

  依他所说,前人已做的极佳,他不过查缺补漏。

  其真正的精华,是Martial Saint 之后的修持。

  “这,便是Human Immortal 之基吗?”

  真言道人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哪有那般简单?”

  有着张玄霸inheritance 在身,Martial Saint 之后,Yang Yu 纵然身受舍身印,功行仍然在增进。

  但,想要在两年间铸成张玄霸甲子方才成就的Human Immortal 之基,自无可能。

  “何为Human Immortal 之基?依着赵王爷inheritance ,Martial Saint 意志是由心灵念头、Divine Soul 念头汇聚而成。

  其似虚似幻,似假似真,似人而非人,欲铸Human Immortal 之基,就要将这个意志、念头的筋、皮、骨、脏、髓、脑,统统炼出来!”

  对于真言道人,Yang Yu 并无隐瞒,事实上,张玄霸将此法inheritance 于他,而非留于Imperial Family ,就是不想他一生心血沦为一家一姓之有。

  “将意志,当做人来炼!想人所不敢想,还成了,了不起,了不起……”

  真言道人坐不住了,不住打量着那三寸高低的小人。

  “可惜,老道只剩魂魄,无有fleshy body ,却是无法修持……”

  惊叹,遗憾。

  “未必!”

  Yang Yu 却是摇头。

  “en? ”

  老道微怔,眸光亮起:

  “此法莫非还能独立于fleshy body 之外修持?这,怕已不在martial arts 的范畴之内了吧?”

  “不止是独立于fleshy body 之外……”

  Yang Yu 的神情凝重,也有着惊叹:

  “怜生old woman 那舍身印,蕴含了其三千年修持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纵然我极力抵抗,血液、体魄、True Aura 乃至于魂魄,都与之交缠,难以独立修持……”

  怜生舍身印,乃是burn both jade and stone 之法,绝非等闲手段可以祛除。

  那是怜生教中高层压箱底的大杀招,高一位阶都极可能被其所伤,遑论怜生老mother 自施展?

  两年里,他由外而内,几乎尽被其侵蚀,到得数月之前,意志都被其影响,曾一度想过中断意志修持,以免被其污染了根基。

  上次与真言道人交谈,商讨,他甚至动了让‘七窍石猴’提前出世,成为化身的心思。

  但结果,出人意料……

  “你的意思是,你的意志已然能独立于fleshy body 之外,此刻作为凭依的,是你的蜕身映照物?”

  饶是一再高估此method ,真言道人仍是颇为吃惊。

  Martial Saint 蜕身映照物的说法,来自于千年前的Sloppy Daoist ,他,不是第一尊Martial Saint ,却是第一个将所有关卡梳理,并inheritance 于后世的Martial Saint 。

  可在Sloppy Daoist 遗留的典籍之中,此法,也只是作为晋位Martial Saint 之后,改易自身,容纳灵炁的一步而已。

  所谓蜕身映照物,类似于观想,于心中存一身,反映于外,改易自身。

  这,是比意志更为illusory 的东西。

  映照物,只是心中观想出来的a single thought 而已!

  这……

  “虽不理解,但,真的可行。”

  没有再解释许多,Yang Yu 吹了口气。

  呼!

  他的气息何等之悠长?

  纵然重伤在身,也吹得屋内书籍、门窗、书架‘hua hua ’作响,这是气息,也是灵炁。

  “吸!”

  而随着Yang Yu 的动作,那三寸高低的小人胸膛起伏,吞吸着气流,几个刹那,已吹起也似长成四尺来高!

  其仍has several points of 虚幻,皮膜五官都有着缺陷,看起来似人似猴,更颇为透明。

  可在两人的注视之下,这似人似猴之身,竟如活人般活动着拳脚,

  行走坐卧之后,更开始徐徐演练着拳法。

  “Tyrant Fist ?不对,还有着Heavenly Astral Fist 、神拳、梵拳、降龙掌、Demon Subduing Fist ……的影子?

  这是伱整合诸般拳法精义所成之四象拳?”

  真言道人越发惊异。

  五脏藏神,Martial Saint 之上的修持,即是神之一字,Yang Yu 的意志自是极精纯,但到底还欠缺几分火候,不如他当年全盛之时。

  但这拳意实质化所能做到的,却是他远远做不到的……

  “蜕身映照物,既然能反映于身,那自然,自身修持,也能通过意志,转换到映照物上……”

  “putting it that way ,老道也可修持此method ?”

  真言道人有些心动。

  他也曾是Peak Martial Saint ,此刻fleshy body 自然是无了,可存想之映照物,可未消散。

  “Human Immortal ,Human Immortal ……”

  看着身形虚幻,身后却隐有松树残影浮现的老道,Yang Yu nodded ,心中却是摇头。

  真言道人当然可以修持此method ,以此意志增长,魂魄凝练到足可抗衡外界侵袭。

  但要成Human Immortal ,只怕是……

  他可没有忘记张玄霸曾说起过的,

  spirit and body unification ,方见神藏,方才Human Immortal !

  不过,这话,就不必说出口了……

  “好,好。”

  真言道人难得的has several points of 激动,却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恍然:

  “难怪the past few days 你气血越发虚弱,却仍信心十足,原来是有此手段?

  却不知此法,能否承载你的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令你成就十都……”

  while speaking ,老道不由looked towards 那three-four chi 高低的‘映身’,心中越发的吃惊。

  最初,它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初学的生涩,可随着时间流逝,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进步,变得纯熟,变得精炼。

  不需要任何言语,甚至不需要太高的眼力,便是个common martial artist ,都可看出这是何等可怖的进境。

  这……

  “不知道。”

  这,Yang Yu 心中却着实没底,因为即便是蜕身映照物,可也是Martial Saint Level 的修持。

  但他也并不急切。

  蜕身映照物不成,他还有七窍石猴,七窍石猴不成,他仍有other methods 。

  他年不过三十余,有的是时间尝试与试错……

  不过……

  五指屈伸间,四尺‘映身’寸寸缩小,最终化作流光没入Yang Yu 体内。

  他缓缓起身,仍是气血两亏虚弱模样,意志却翻涌如潮,层层攀升:

  “在此之前,该打的,要打,该杀的,要杀!”

  ……

  ……

  新历九年,二月二。

  去岁的寒冬虽迟但到,此刻虽年关已过两月,天气仍是Extreme Cold ,城里城外,只见张灯结彩,爆竹声声,却不见丝毫绿意。

  西北道各处city ,无不高挂彩灯,十分之热闹,西北道城更是vast crowd ,

  来自各州各道的行商Martial Artist 在此汇聚,几乎没有一间Inn 有空,restaurant 有缺,诺Great City 喧嚣非常。

  “restaurant ,restaurant ,竟连一杯水酒都无?!”

  “hehe ,这位西北王可真是令行禁止,称王大典在即,竟也不开禁酒令?”

  “除却王府之内的些微存酒之外,西北道已七八年没有产过酒水……”

  “据说去年有人见过西北王,听说,他的状态极差,莫不是要冲喜?”

  “噤声!你想死,可不要拉上我们……”

  ……

  各种吵嚷声如潮水一般滚滚而来,大厅之内,喧闹已极。

  一袭black 长衫,五龙生坐在角落,自饮自斟,身处吵嚷之中,却如静坐山中。

  一杯清茶,喝出Immortal Wine 琼浆之感。

  “前辈,我家王爷诚心实意,还望您不吝一见……”

  一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立身一侧,微微躬身,轻声说着。

  “贵主上考虑周到,old man 的家族、亲朋、sect 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甚至illegitimate child 都照顾到了,也是有心了。

  只是……”

  轻落茶杯,五龙生indifferently said :

  “你可知,什么是天变吗?”

  那middle age person slightly startled ,作洗耳恭听状: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所谓天变,不止是这些年的极端环境,不是这不散的大风雪,而是,旧有的观念,会被取代,颠覆。”

  五龙生喝了口茶:

  “好比你patriarch 上,他不过一被裁撤的驿卒,短短几年,不但慑服怜生教内诸般expert ,更雄踞定安,堪称神话……”

  听得自patriarch 上被赞扬,那middle age person 不自觉的挺直腰杆。

  “你patriarch 上,不但有大运在身,innate talent 绝顶,更有dao fruit 主动recognizing Master ,手持Magical Artifact ,甚至可压服一干Great Grandmaster ……”

  五龙生丝毫不吝赞誉,但不等那middle age person 面露喜色,话锋就是一转:

  “可他,拿什么,与这位相比呢?”

  落下茶杯,五龙生缓缓起身,他自不会在意身前身后人的难看脸色:

  “凭你们这几年在西北道招揽的臭鱼烂虾吗?”

  pa!

  似书写不久的书卷摔在桌上。

  “Human Immortal 之基?若是张玄霸所书,那old man 倒还有兴趣,Wu Mingshi ?he he he ……”

  话仍在耳,人已不见。

  “old fogey ……”

  middle age person 脸色发青,心中气怒,却又无从发作。

  “廖头,咱们……”

  几个属下凑上前来,正欲说什么,就听得外面钟声回荡,传来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之音。

  “en? !”

  几人神色一紧,纷纷外出,就见得钟声回荡间,一架王辇在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也似的声浪之中,向着城外天坛而去。

  称王大典,开始了。

   确实很赶,搬家和结婚凑一起,我舅家人蛮少,我们兄弟俩着实忙的一批……反正,抽空就写,见谅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