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767

  第767章 Yang Wudi !

  “Human Immortal ,Human Immortal ……”

  钟声回荡全城,五龙生行于人潮之中,耳畔是五乐齐奏,眼前是各种各样的旗帜飞扬。

  八千西北禁军的拥簇之下,王辇缓行而过。

  道城内外,人潮涌动,诸多禁军分列两侧,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之音盖过了礼乐之声。

  入驻统合西北已近十年,Yang Yu 于西北道的声望,已远远超迈曾经的张玄一。

  纵然西北道不兴跪拜礼数,所过之处,高呼千岁而跪之人,仍是比比皆是。

  这是人间极贵。

  王者一怒,流血漂橹,遑论这位,隐隐已是当世武道Number One Person 了。

  只是……

  “李闯的背后,到底是谁?只怕不止那Old Witch 一人,她的martial arts 造诣绝无这般高……”

  五龙生的心头有着忌惮。

  那一册秘籍并不详尽,可寥寥数语,却牵动了他的心神。

  dao fruit 四步止步ceremony 之前,他是当世极少的几位纯粹Martial Saint ,精通诸般martial arts ,对于那册子之上的东西,自然有着自己的认知。

  写书那本‘Human Immortal 之基’之人,武道造诣远远胜过了自己,或许,已不下张玄霸。

  但……

  “躲在暗处的鬼祟之辈,纵然武道造诣不差,又怎可能为我辈开道?”

  五龙生驻足于一巷口,于此处,正见得缓行之王辇。

  车辇之前,吴长白持戟纵马,为王辇开道,各类旗帜缭绕间,Yang Yu 身着冠冕,腰佩长刀,正襟危坐。

  自秦至明,各类礼仪都有着极为繁复的规程,服饰冠冕配饰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

  相比于他曾见过的称王大典,这已可谓十分寒酸节俭了。

  “他的伤势,这般严重吗?”

  遥遥看了一眼,五龙生心头就不禁一沉。

  冕旒之下,那位的looked pale 无血色,仍是气血两亏,命不久矣的模样。

  亲历了定阳城一战,眼前这位的厉害他如何不知,可这样的伤势……

  “身中三千年功力的舍身印却仍未死,此人,真真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

  无声无息,五龙生身侧又多了一人。

  面色如铁,身材干瘦,正是锦绣榜上与之齐名的程一元。

  “那些人,也联络你了。”

  虽是问,语气却是笃定,五龙生看着程一元,这位与他一般,皆是纯粹的Martial Saint 。

  那些人找上自己,就定然会找上程一元。

  “筑基六关,Human Immortal 之基啊!程某几乎就答应了下来……”

  程一元叹气,声音中有些波澜。

  不必十都,有道可循,Martial Saint 之后,几无任何可学之人,可学之martial arts 。

  陡见那本‘Human Immortal 之基’,他心中悸动,着实非寻常人可以想象。

  “why not 答应?”

  五龙生又问。

  他与程一元相交多年,自知晓他这位好友的脾性,其嗜武成痴,定阳城,他可是不请自去。

  不止定阳城,当世强人,几乎没有程一元不曾交过手的。

  屡败屡战……

  “人不对。”

  程一Primordial Spirit 色平静:

  “若那Human Immortal 之基,是张玄霸所留,那程某定当斋戒沐浴,静心七日以迎……”

  “可惜,不是……”

  Martial Saint ,乃武道之极限。

  Human Immortal 之路,更是他们唯一可行之路。

  若那Human Immortal 之基真实不虚,不要说今日之Yang Yu ,纵然是再战怜生老母,两人也不惧不退。

  可惜,他们信不过。

  若since ancient times ,真有谁人涉足Human Immortal ,能为武道开路,他们只相信是张玄霸。

  其余任何人,他们,will not 信。

  “不过,咱们不答应,其他人却未必了。之前,我很是见到几位‘old friend ’……

  也难怪他们还敢起其他心思,毕竟,这位的状态,着实太差、太差了……”

  五龙生心中叹气。

  定阳城一战,earth shattering ,他直至如今,午夜梦回仍会惊醒。

  眼前这位,更是一战登顶,隐隐有着取代慕清流成为当世Number One Person 的迹象。

  而这,也将迎来剧烈的反扑。

  没有人愿意世上再有一尊西府赵王,尤其是,这位年岁不过三十余。

  这代表着,若他渡过此次舍身印之劫,天变之前后,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

  这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更重要的是,这位的伤势已经恶化到了一个一眼就可看出来的程度……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first under the heavens 这名头,着实太重了些……”

  看着涌出city gate 的王辇,程一元微微摇头:

  “程某此来,本是想与这位交手印证武道,但现在……希望他能熬过去吧。”

  “如此人物,若因伤折辱于小人之手,那……”

  五龙生微微摇头,不再多说,只是任由人潮裹挟,出得city gate 。

  看着他的背影,程一元眸光闪烁,于某处人去楼空的茶肆前驻足。

  未多时,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也来到此处。

  “程叔,真的是您老人家!”

  青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看着跪下的青年,程一元不由sighed :

  “只是,你不该回来的。伱是铸Sword Mountain 庄倾力栽培的种子,不出山庄,他们必然会庇护你,可一旦出来……

  old man ,可未必护得住你。”

  Great Ming 九王,张玄一在其中并不出彩,历代西北王中,也属中下之资。

  可其有一项,却是冠绝诸王。

  那就是他穷尽一生造出的,成千上万的子孙后代……

  子孙多了,自然就有成器的。

  眼前跪下的青年,名为张柏,铸Sword Mountain 庄True Disciple ,因身怀dao fruit ,被视为‘真种子’培养。

  如今年不过四十而已,已是Grandmaster 之身,有望Martial Saint 。

  “阖家上下,三万馀口的亡魂皆在此间,张柏怎能不来,怎敢不来?”

  张柏sighed ,脸上却无悲愤与伤感,十年了,再多的泪,也流干了:

  “程叔,您……”

  “你回来,又能如何?”

  程一元只是摇头:

  “他只是受伤,而非死了,如他这般expert ,只要一息尚存,就不是你能窥伺的……”

  亲历了定阳城之战的他,如何不清楚,这位西北王,纵然不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也定在前五,甚至前三之列。

  直面这样的人,不要说Martial Saint 之资,便是Martial Saint 有如何?

  “是啊,又能如何……”

  张柏有些失魂落魄,怔立良久之后,重重叩首:

  “程叔,Junior 要行险走一遭,还望您老助我一臂之力……”

  程一元抬手,打断了他:

  “离开吧,old man 护你出城。”

  “程叔,我不能离开,离开,就没有任何机会……”

  张柏咬牙:

  “事成之后,我……”

  “虽然知你无路可走,可挟恩图报之前,也得明白,恩在何处……”

  程一元再度打断了他。

  “Junior 断无此意……”

  张柏神色大变。

  “一百多年前,你家祖父,曾对old man mother 有过一饭之恩……一饭之恩,百多年了,你们都可能不太记得各种情由,却还记得自己有恩于old man ……”

  茶杯落下,张柏的body trembled ,烂泥也似软倒在地,他嘴唇发白,好似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程叔……”

  “你的来意,old man 清楚,不外乎是趁着城内空虚,潜入王府秘库……”

  程一Primordial Spirit 色平静,波澜不惊:

  “你的说辞,不外乎秘库之内有几多treasure ,几多dao fruit 、Divine Weapon 、Magical Artifact 之类……”

  “你,你……”

  张柏惨然:

  “好一个睚眦必偿程一元,我Zhang Family 看错你了,看错你了……”

  见程一Primordial Spirit 色漠然,张柏神色数变,又连连叩首:

  “程叔,你就帮我这次吧,你……”

  “走吧,走吧。有些事,不是你能掺和的,再不走,或许……”

  程一元起身,迈入人潮之中。

  一刹而已,已无silhouette ,只有淡淡的叹息,与西北禁军急促的脚步声一并传来:

  “西北Zhang Clan lineage ,就要绝了。”

  “程old thief !!”

  ……

  西北城南郊,有着一方祭天坛。

  类似的祭天台,Great Ming 九道都有,最早可追溯到四百余年前,是Zhang Clan 诸王祭天之地。

  自其铸成直至如今,四百年里,Zhang Clan 一族,dozen 西北王,皆于此处继位。

  而今日,在万人瞩目之下,祭天坛前,迎来了四百年来的only one 个异姓人。

  诺大的南郊,几乎被人潮填满,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无处不是人潮涌动。

  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山呼也似的呼声之中,Yang Yu 按刀缓行,拾阶上得那九丈九尺高的祭天坛。

  “气运、人望……”

  当跨上天坛的那一刹那,Yang Yu 猛然抬头。

  只见雾气朦胧,气运汹涌而至,于青天之上汇聚,其色如火,其形如华盖,徐徐而落。

  气运,他并不陌生,Heavenly Eye 加身,他甚至无需动用通幽,就可望人气运。

  可这如潮滚滚,置身其中,却还是头一次。

  气运垂流的那一刹那,饶是以他如今的temperament 修持,心头也不禁泛起涟漪。

  一种大权在握,生杀执掌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同升起的,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这华盖,不,是这气运,沉重的unimaginable 。

  “原来,这就是人运……”

  Yang Yu 抬眸,额间有龙形divine rune 闪烁,Heavenly Eye 之下,通幽发动。

  weng!

  虚空之中涟漪泛起,翻涌的气运渐渐蜕去了表象,在他的触碰之下,真实显露。

  无人可见的细微之处,一条条faintly discernable 的线条贯穿虚空汇聚而来,

  组成了气运华盖。

  而其来处,正是天坛之下山呼千岁的百姓、禁军……

  西北道城,兖州、兴州、离州,以及定阳府内,一切认同西北道城的军民。

  “这才是称王建制的奥秘之所在……我所感觉到的,不是虚幻,西北一道三州的军民,在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自身之运、命,交给了我……”

  垂眸望向道城内外的一众军民,Yang Yu 明白了那令他都有些不适应的重量从何而来。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一股数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他心头涌动着,他的目光游离,望向all directions 。

  这气运,不止来自他已然占据的一道三州之地,更远处,稀稀落落的也有,只是极少极少。

  而除却一道三州之外,最为密集的地方,是德阳府!

  “德阳府……”

  Yang Yu 阖眸,隐隐间,似从虚空之中听到了faintly discernable 的呢喃声。

  “小民刘二民,愿杨大人多福多寿,多字多孙,一生平安……”

  “小民方大有,携子方平为杨大人祈福,愿您without worries ,长命千岁……”

  “小民……”

  “小民……”

  ……

  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声音,无数个杂乱的声音,在此刻回荡在耳畔。

  跨越了千山万水。

  “他们,在为我祈福……这,不仅仅是气运,也像是,香火?”

  extend the hand ,触碰着那些无形脉络,Yang Yu 心头一震,眼底闪过了不可思议。

  他体内,那贯穿血液、经络、脏腑乃至于意志的舍身印,竟陡然退却了部分。

  “居然能迫退怜生老母的舍身印?!”

  虽只是极小的一部分,Yang Yu 心中仍是震动不已。

  没有人知道这短短的刹那,Yang Yu 感受到了什么,他静心感悟,并不在意这祭天的繁文缛节。

  “王爷……”

  但于一旁随行的余景、齐文生等myriad forms 山Disciple 摆放好三牲,见此不由得有些疑惑,不由提醒道:

  “王爷,该念祭文,接下来,是行三跪九叩礼……”

  他们,却是以为Yang Yu 又牵动了伤势。

  “不必了。”

  Yang Yu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随手将那篇祭文丢给余景。

  “您这是?”

  余景神色微微一紧。

  “老天哪会理会咱们?不必自欺,也不必欺人……”

  华盖已落,气运已然汇聚,称王大典,对于Yang Yu 而言,已经结束了。

  至于祭天……

  “命是老天给的,可这人运,可不是,真该拜的……”

  微正冠冕,Yang Yu 遥拜四方,旋即摆手,表示大典结束。

  一众myriad forms 山Disciple 还想说些什么,却哪里阻拦的住,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这位西北大王抬手,敲响身后十数人合抬的铜钟。

  当!

  钟声数次回响,称王大典结束。

  “这,这,不成体统,没有礼数,没有礼数……”

  Yang Yu 的动作太快,他来不及阻止,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手脚都有些哆嗦。

  “祭……”

  “杂事,已毕。”

  Yang Yu 转身,环顾四方,垂眸各处,声音不高,却压过了不住回荡的钟声:

  “诸位,请吧!”

   嗯,晚安各位……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