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12

  第112章 平凡的一天

  “jie jie jie jie ,真是不错的游魂呀,好多年没有遇到了……”鬼头打量着少年游魂,眼中尽是贪婪和饥饿。

  黑山Ghost King ,青洲幽地的One of the Overlords 。

  混乱的Yin Sector 秩序,虽然使人间生出隐患,却也成就了它这样的Ghost King 。

  Yin Sector 之地化分Nine Nether ,Land of Nine Nether 青洲占其一。青洲幽地有Ghost King 十九位,黑山Ghost King 是势力最为庞大的一个。

  见到这一位出现,一众恶鬼连滚带爬的逃走,生怕跑慢点就被一口吞了去。

  “一群愚昧无知的家伙,当本王有时间refining 你们的戾气么。”

  黑山Ghost King 呸了一口,face revealed disdain 之意。

  厉鬼之间可以互相吞噬,但过后需要花费时间refining 戾气。所以越是强大的厉鬼,越不会自相残杀。与其拼死拼活外加refining 戾气,反倒不如生魂更有效率。

  两个隶属黑山Ghost King 的厉鬼互相看了看,都有些无语。

  其他的Ghost King 很少吞噬厉鬼,自家这位大王以前也不屑于做。但这些年改变了很多,胃口好的很,捞着什么吞什么。

  不是生冷不忌不挑嘴,而是抓的生魂数量太少。

  生魂有两种,一种是刚死的游魂,一种就是猎杀活人。

  Yellow Springs Road 这边抓游魂效率很低,质量也没有猎杀活人得来的更好。只是黑山Ghost King 下了严令,麾下厉鬼不许再去人间。

  “大王今天慈悲了,竟然放过了那几个。换成往日,这种没有Ghost King 庇护的厉鬼,它一定会吞掉的。”

  “慈悲什么啊,是遇到合口的了。那个少年游魂,不比那些厉鬼好……”

  两个厉鬼在后面偷偷交谈,一个男鬼和一个女鬼。

  少年游魂继续本能的往前走着,浑然不知自己成了香馍馍。寄托神识的Su Qing 也未当回事,小小怀念的一下故知后便转回注意力。

  相对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前面要经过的地方才更加重要。

  高耸的背阴山近在眼前,流水声也越来越大。不大一会,就看到了一条河。

  背阴山脚下,一条大河奔流。

  河水血红混浊极为可怖,更给人一种莫名的沉重之感。哪怕看不见的空气,接触河面的部分都会淹没。

  在河面上方几尺的区域,形成一条诡异的空带。偶有游魂失足坠落,不等沾水便直接被吞掉。

  “忘川。”

  Su Qing 打量这条河。

  “没有阴司管制,也无Samsara Six Paths 。只要过了河,便能够投胎。若没有缘法缠身,托生成何种生灵,全看运气。”

  “jié jié jié ,little fellow ,准备过来吧……”

  Su Qing 在看河,黑山Ghost King 在看少年。

  鬼眼中冒出Ghost Fire 似得光,照映在少年游魂的身上。

  再如何厉害的鬼怪,也没有把游魂拖出Yellow Springs Road 的能力。Yellow Springs Road 是Yin Sector 法则的体现,没有Yin Sector 之灵可以逾越。

  但是Ghost King 可以诱惑游魂,让游魂自己走出来。

  厉鬼能够幻化,但只能试探性的诱惑,不知道游魂真正在意什么。

  而Ghost King 这Level 1 的厉鬼,可以看透游魂的内心。根据游魂的意志和生前经历,来决定幻化成怎样的事物。

  施展这种观魂术很吃力,Ghost King 们很少会使用。但是少年游魂这种质量,自然是值得花些功夫。

  “来吧,让我看看你是谁……”

  黑山Ghost King 运转鬼力。

  除了诱惑勾魂之外,它也是有些好奇。想知道这样一个少年,怎会拥有这样的魂魄。

  不是什么major event ,只需花点时间。

  这只是个平凡的过程,更是非常平凡的一天。

  黑山Ghost King 正常施为,男鬼和女鬼继续交谈。

  “哎,还是以前好啊。时不时就能去人间抓生魂,还能品尝到精气血肉。可现在就难了,不光有Yin God ,竟然还有cultivator 。”男鬼很是伤感。

  “Yin God 和cultivator 怎么了,没什么了不起。”女鬼显然不当回事。

  “没什么了不起?这两种都是咱们的克星。”男鬼不认同女鬼的说法。

  “Yin God 是亡者中的特殊存在,对我等有着天然的压制。cultivator 就更少见了,百年都rarely seen 。有的时候是Martial Artist ,有的时候是scholar ,甚至还有些是猎人樵夫。在日常做的事情当中,感知到了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的存在,而Spiritual Qi 对鬼物极为致命。”

  “所谓Yin God 不外乎就不一样的鬼,实力比他们强就不用怕。至于cultivator ,同样不足为虑。”女鬼还是坚持观点。

  “那些cultivator 并不知道该怎样使用Spiritual Qi ,很多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拥有怎样的力量。遇到普通的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可以with no difficulty 的镇压。但一旦遇到我们这种,只能算做食粮。”

  “你说的是以前,现在不一样。”男鬼道,“那个叫燕赤霞的cultivator ,死在他手上的厉鬼不计其数,连Ghost King 都忌惮。这些年大王没让我们出去人间,否则伱碰上就不会这样说了。”

  “说起这个,我就更不理解了。”女鬼忿忿,“即便有厉害的cultivator 和Yin God ,咱们应付不了。可是以大王的实力,它It shouldn’t be 怕啊。前不久还有一位Ghost King 出去,也没见怎么样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我也很想出去人间。”男鬼道,“但大王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或许有更厉害的家伙,只是good luck 没碰上吧……”

  黑山Ghost King 听到两个手下在私语,心中有些愠怒和不满。因为正在做法,才没有说什么。不过听到男鬼最后的言论,还是多少舒服一些。

  “当然有更厉害的家伙,顶厉害顶厉害的那种。那帮蠢鬼没有遇到,简直就是Luck That Goes Against Heaven’s Will 。哪像本王当年……”

  黑山Ghost King secretly depressed 。

  现在回想起来,那天和今天很像,也是非常平凡的一天。

  当时它正常越过阴阳边界,看到一个小cultivator 和一个胖Yin God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不足为虑。

  那种实力,口粮而已。

  不过这种念头持续并不长久,接下来便是它这辈子最大的梦魇。

  看到了仙。

  只存在传说中的恐怖生灵,轻易碾压所有Ghost God 的powerful existence 。

  它没有见到过,但immediately 便确认。

  那是源自bloodline 等级上的压制,in the bones 绝对无法反抗的爹爹。

  无论是哪一Ghost King ,都会在immediately 察觉。

  它逃了回来。

  庆幸自己的机警,感恩对方的仁慈。

  回到Yin Sector 后下了严令,禁止麾下再往人间。只在Yellow Springs Road 附近捕捉游魂,抓不到也不许再往人间跑。

  黑山Ghost King 怕到了极致,怕的都没敢和其他鬼说。

  生怕自己不小心说错哪句话,就被那位听到,跑到Yin Sector 来和它理论。

  况且就算说了,也没有鬼会信。

  因为在所有鬼怪的概念里,那种至高生灵simply 不存在。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存在,遇到后也impossible 逃回Yin Sector 。

  黑山Ghost King 的胆小举动,自然招来不少嘲笑。

  小鬼们不敢当面说什么,只在背地里窃窃私语。其他Ghost King 则没那么多顾忌,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各种鄙视调侃。

  若是换成以前when the time comes ,少不得要flies into a rage ,直接和那些Ghost King 大打出手。

  它全都忍了下来,因为恐惧压过所有。

  但屈辱可以忍,利益损失不好弥补。

  生魂对每一个Ghost King 都很重要,直接吞噬壮大己身,豢养厉鬼扩充势力。没有阳间生魂补充,仅仅靠在Yellow Springs Road 边上捡落,使得它这些年日子很难过。

  但是今天,它觉得应该是转运了。

  这种质量的游魂,它可舍不得吞噬,也不是养成厉鬼那么简单,而是有成为Ghost King 的潜质。如果能够培养起来,是它在Yin Sector 的一大助力。

  继续施展着spell ,黑山Ghost King 有些急躁了。

  “奇怪啊,怎么还看不透。就算是high-quality 的游魂,也不至于这样费力……”

  黑山Ghost King 感觉遇到了某种阻碍,似乎有什么东西拦在了那里。

  “被抢先了?可恶!!”黑山Ghost King 眼中凶光大盛,身体冒出汩汩的烟气。

  “哪个混蛋courting death ,给本王滚出来!”

  咔。

  似是什么屏障裂开一条缝隙,Ghost King 当即将神识侵入。然后,一个意志出现在其面前。

  “long time no see 。”

  黑山Ghost King 没有回应,唯有久久的沉默。

  晕死了过去。

  ……

  客与旧友见于异乡,激越几昏厥。曰,旧雨重逢,当促膝谈心,与兄秉烛夜畅一快也。

  《青洲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