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14

  第114章 六道之外有六桥,道门不用Buddhism 缘

  几个Ghost King 放弃了。

  它们不想因为一时贪心,惹得黑山Ghost King 不满。

  这个家伙不正常了很多年,本就不能以常理揣测。难得现在愿意出力,还是不要横生枝节为好。与一个现成的即战力相比,一个潜力游魂完全是可有可无。

  众Ghost King 呼啸而去,为远征人间做最后准备。

  Su Qing 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没有理会。

  策反安插一个卧底,属于是心血来潮。现在的注意力,都在一座桥上。

  背阴山下,忘川之上,一座石桥横架。

  河水如血波涛翻滚,源出Yin Sector 名为忘川。不过此桥并非是Bridge of Helplessness ,只是法则演化的一条通道。让那些懵懂的游魂,有一条能够投胎的路径。

  亡魂按照生前因果本该有不同去处,但阴阳无序使得这一环节有所缺失。除非如赵已那般背负大的缘法,否则投胎转世并无规律可言。

  不辨善恶,不分是非。众生轮回任意,为人为畜随机。

  “背阴山下可构建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这座桥那时便会成为Bridge of Helplessness 。只是……”Su Qing 打量石桥,心中略有迟疑。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只是阴司秩序的一种,只要能够区分游魂投胎往生,为何一定是六道?”

  此时少年游魂已经迈步上桥,魂体飘飘faintly discernible ,似乎要遁入空气中似的。桥的另一端则出现一个空气vortex ,吸引着少年走过去。

  “轮回……”

  Su Qing 望着那个vortex ,心中一片清明。

  “六道乃是西方教的六道,道门cultivator 建阴司又怎好照搬。六道之外,亦有机缘。”

  整个Yin Sector 突然震动了一下。

  黑云滚滚lightning snake 阴现,似是酝酿着某种力量。那种莫名的沉重压力,让所有的鬼魂都匍匐到了地上。

  无论是Yellow Springs Road 上的游魂,还是称霸一方的Ghost King 。

  那是Yin Sector 法则。

  黑云不断的翻腾,酝酿的thunder 隆隆作响。冥冥中似睁开一只巨眼,打量扫视整个Yin Sector 。

  察觉到了异类,但不知道在哪。

  Yin Sector 在寻找。

  “上仙这是要做什么吗?”

  Yin Sector 众鬼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有黑山Ghost King 想到了Su Qing 。惊疑不定的同时,更是一阵阵庆幸。

  幸好自己机灵,没有做忤逆的事情。否则真让上仙套路进去,现在只怕已经flying ash annihilation 了。

  “不太妙。”

  Su Qing 感受到了Yin Sector 的目光。

  被Great Dao Law 盯上不是闹着玩的,现在他可扛不住那些阴雷。

  但现在他不能停下。

  既然已经触碰到法则,就说明自己选对了路。哪怕承受一些风险,也不可让这丝Dao Rhyme 跑掉。

  “外面不能露出,便留在在身体里。”

  嗡……

  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亮了起来。

  自去了一趟Saint Continent 之后,Immortal Platform 上层雾气飘绕,似有再生出一层的预兆。

  this time ,上层没有生出,Immortal Platform 之下却有变化。

  一缕缕浊气下沉,积出一片新的区域。

  似是一片汪洋,又似光团星空。六座道法光韵的桥梁,将其和Immortal Platform 链接了起来。

  “轮回不光有六道,六道之外还有六桥。”

  六座桥梁大小轮廓大体一样,迷雾昭昭迟迟不能显示全貌。

  Su Qing 思索片刻,心念所致immortal art 演化。

  “一为金桥,生前cultivation immortal art 、道法、佛法,积有大功德者通过,轮回升仙或是成道。”

  第一座桥显露,金芒灿灿耀眼夺目。

  “二为银桥,生前积聚功德、善果、造福世间者通过,可任神道Yin God ,得享人间香火。”

  第二座桥显露,silver light 素裹庄严肃穆。

  “三为玉桥,生前行善聚德者经过,转世为权贵之人,享人间富贵荣华。”

  第三座桥显露,white jade 无瑕富贵奢华。

  “四为石桥,生前功过参半者经过,投身平民百姓之家,享小康平安之福。”

  第四座石桥显露,厚重坚固朴实无华。

  “五为木桥,生前过多于功者经过,转世后受贫穷、病苦、孤寡等苦难。”

  第五座木桥显露,陈旧破损乏善可陈。

  “六为竹桥,生前伤天害理、恶贯满盈者经过,分作胎卵虱化四种形式投身,胎为猪狗等,卵为蛇鸡等,虱为鱼虾等,化为蚊蝇等。”

  第六座竹桥显露,捻挂青苔腐朽不堪。

  全部桥梁都显露出来后,浊气聚集的空间也清晰许多。昏暗荒芜空空荡荡,和Yin Sector 的样子颇有些相像。

  Yin Sector 聚集的雷云又厚重了许多,更有些电光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zi zi 啦啦的声响,让Yin Sector 鬼魂越发惊恐。

  Ghost King 们更是乱作一团,不知道发生啥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会出现这样的阴雷!是谁要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了吗?”

  “这哪里是tribulation thunder !看不出是大道阴雷吗!?”

  “我就说不要去Yellow Springs Road 抓游魂,这肯定是遭报应了。”

  “放屁!这里是Yin Sector ,哪有什么报应。定是谁做了犯忌的事情!”

  “一鬼做事一鬼当,是谁赶紧站出来,不要害大家啊……”

  Ghost King 们胡乱猜测彼此埋怨,只有黑山Ghost King 心中明镜。

  “上仙,您不至于这么心急吧……我都答应您做内应了,去人间再诛杀些Xu Family 伙也一样啊,一定现在动手么……”

  在一片混乱之中,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渐渐平复。

  六座桥的rays of light 都暗淡下去,Immortal Platform 下方的浑浊world 也呈现静止。

  造化Immortal Platform 一层九宫虽然也是影像轮廓,但都是活灵活现就好像真的一样。但下方的浑浊world 不同,死寂一样毫无生气。

  这并非是正常的样子,只是暂时被封印着。

  “轮回六桥已成,但两界皆无基座。即便能抗住大Dao Tribulation 雷,想架上去也早了一些。阴司短时间内很难建起,但人间基座已有眉目。”

  少年游魂的身体消失在桥上,Su Qing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也回到了人间。

  眼睛望向一个方位,身体消失在原地。

  ……

  茅山。

  北域青洲西南,梁燕交界之地。

  这里崇山峻岭崎岖难行,瘴气弥漫人气罕见。处了世代在此的少量山民,几乎见不到outsider 。梁国和Yan Country 时常为边界问题争执甚至开战,唯独对这片大山百般谦让。

  这样一片人迹罕见的大山中,现在却多处了一座道观。

  道观一看就知道是新建,只是还是显得有些简陋。房屋材料多是就地取材,看着颇有些敷衍。

  “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越来越近了,却连个great hall 都没盖出来。如此破烂,如何能够待客。”

  “没办法,这里太过偏远,木石根本运不上来。就现在这德行,已经很不容易了。”

  “哎,哪怕是个山寨,都比咱们这看着大气吧。”

  “谁让咱们的Sect Master ,非要把地点定在这里……”

  四个Old Daoist Priest 站在道观前点评论足,不住的唉声叹气。

  这四位可不是一般人。

  十八年前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曾经登immortal island 立sect ,有着十Great Grandmaster 之称。

  当然这十八年里面名气也不小,抛弃过往重新创立Sect 。四处挖墓盗洞号称缉拿鬼怪,鬼见鬼怕人见人烦,墓主家人更是骂翻天。如果不是背景实力在那摆着,早就被六国联合通缉了。

  而从今年开始,这些事情也成为了历史。这四位再次改头换面,又有了新的身份。

  “你们四位可是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Four Great Elders ,这样议论自家Sect 还有Sect Master 似有不妥。”

  一个长着大胡子的邋遢道士插言进来。

  青洲number one Cultivator ,燕赤霞。

  与当年比较起来,相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气质已经大不相同,一看便是世外超脱之人。邋遢只是穿着装扮,丝毫没有肮脏之感。

  “greetings Sect Master 。”四个老道连忙行礼。“我等错了,Sect Master 莫怪。”

  “玩笑话罢了,切不要当真。”燕赤霞显得很随意,“你们四位的江湖辈分都在我之上,不必总是这么多礼。”

  “Sect Master 此言差矣。”四人对此不能认同,一位Old Daoist Priest 说道:

  “Martial Arts whoever attains shall be first ,礼数不可缺。况且Sect Master 更非Martial Arts 中人,江湖的辈分不能作数。还有这个Elder ,还不是因为Sect Master 执意不收徒。”

  “非是我value one’s own old broom ,实乃法不可轻传。”燕赤霞道,“我一身所学,乃是Pigweed 之主所赐。他老人家不nodded ,不好收下Disciple 。set up Sect 也并非想要传下Legacy ,实在是你们几位不好一直放任。”

  说到这里,燕赤霞颇为心塞。

  本来一人行走天下很是自在,可这四个家伙总是和自己较劲。弄的百姓一听说抓鬼,就以为要刨坟。不是怕他们把名声搞臭,是真心不太想管这事。

  联合弄个Sect 出来,只是想有些约束。传下Legacy 发扬光大什么的,是真的没有想过。现在这身ability 都是上君赐予,没有得到授意绝impossible 外传immortal art 。

  不过这四个Old Guy 只是方式有问题,单就抓鬼本身来说还是值得肯定的。

  “四位也不用太过失望,开山之后或许会有一些变数。”燕赤霞道,“地点选在茅山并非随意,而是龟甲衍算得来。还有开山所定日子,冥冥之中也有定数。”

  “Sect Master 多心了,我们没有别的想法。”

  “我等只想辅佐Sect Master ,更好的除魔卫道。至于其他的,有没有will not 介怀。”

  “刚才就是随便说说,您千万别多想。”

  “是啊是啊……”

  四人连忙继续表态。

  要说一丁点想法没有,那肯定是撒谎。但要说为这点想法生出贪念,那更是绝对impossible 。

  他们四个人的命,都是在四阴山上捡回来的。生出贪念的那一位,现在还在悬崖底下蹲着。只要想到那位勇猛fearless 的魏Crown Prince ,又怎敢不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现在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活着。只要能安安稳稳的渡过这一生,能够寿终正寝别不得好死就行。至于immortal art Cultivation 什么的,下辈子再考虑也不晚。

  众人交谈思量时,Su Qing 来到了茅山。望见山上的燕赤霞和四个old fogey ,Su Qing 不由得shook the head 。

  “虽是无心插柳,却不好袖手旁观。Pigweed 行走开山set up Sect ,怎能如此的寒酸。正好还有些时日,便助伱补全所缺。”

  Su Qing 目光转移,落到山脚下一座村寨。仙光涌动身躯变幻,径直落了下去。

  ……

  Ancestor Master 开辟之初,陋屋一间,老叟四三,基于茅山。崇构观坛,集幽人逸士,妙法相传。经数载,终绍玄业,镇法青洲,为仙门Nine Sects 之一。

  《Nine Sects 道集·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