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16

  第116章 这碗粥很值

  second day ,粥棚又来了五位客人。

  全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尤其中的两位Primordial Spirit Realm 更是来头不小。

  庆国百胜堂总Hall Master 韩四郎,Martial Arts Number One Person 关正的Junior Brother 张猛。

  老一辈的expert 或是老去退隐或是改行挖墓,当今最具代表性的expert 就是这两位。韩四郎和燕赤霞还有旧,据说燕赤霞还做Constable 的时候,两人就是挚友。

  剩下三个也不是无名之辈。

  梁国Four Seas Gang Gang Lord ,Wei Country 铁鹰门sect master ,Chu State 大风阁Pavilion Lord 。

  这三位realm 都还只是Innate Realm ,可是江湖地位不一般。都是当年都Ten Great Sects ,a dying, starved camel is still bigger than a horse 。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茅山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Four Great Elders ,都是出自他们三家,更是genuine 的创始人。

  昨天来的粥棚那四个人,fatty 和瘦子是韩四郎的亲信手下,少年Sabrewielder fellow apprentices 是张猛的disciple 。

  听说有个奇怪的粥棚,两人都生出些好奇。不过促使他们过来的原因,是少年Sabrewielder 留下了自己的刀。

  对于江湖人来说,兵器就是第二条命。可为了一碗粥,竟然把兵器就留下。

  张猛很不能理解disciple 的选择,少年Sabrewielder 自己也说不太清。不是粥真好吃到什么程度,单纯就是莫名觉得值。

  韩四郎和张猛相熟,听说后也想看看有什么古怪。至于那三位是凑巧碰上,就一起过来了。

  五个人进了粥棚没等说话,Su Qing 就直接端上五碗白粥。

  三位Innate Realm 不约而同在指缝扣了一silver needle ,不动声色的在粥里搅了搅。确认没有变色,又嗅了嗅,才cautiously 的喝了一小口。

  韩四郎和张猛则没有那么在意,直接端起来就喝。

  Primordial Spirit Realm 基本Hundred Venoms Immunity ,纵然有异也能尝出来。

  几人都没打算多喝,可白粥入口后就有点停不下来了。

  “这粥确有些mysterious 。”张猛十分惊讶,“口感味道自不必说,关键是那种难以表述的清爽。这一口喝进腹中,比当初我初入Primordial Spirit 时还舒适。”

  “难怪燕兄选在此处开山set up Sect ,山民做的白粥都这般not simple 。”韩四郎显然想的更多一些,上上下下打量Su Qing ,“敢问这位朋友,你真是这里的山民么?”

  Su Qing 没有理会。

  “Hall Master Han 无需多疑,他确实是寨子里的人,来之前我找寨子里的老人问过。”Four Seas Gang Gang Lord 接了句,又对Su Qing 道,“Boss ,你这粥,真不能给第二碗吗?”

  Su Qing 摇头。“每人一碗,各自付账。”

  几人相继试探,都没问出什么。

  韩四郎没有再问话,只瞅着Su Qing 皱眉思索。

  他可以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这个Boss 就心惊肉跳的。再looked towards 旁边的那口锅,眼睛更是眯了起来。

  “这锅虽然不小,但粥的份量有限。刚刚Boss 盛了五碗粥,可似乎一点都不见少……”

  众人碗中粥逐渐喝完,纷纷起身各自付账。

  三位Innate Realm 各给了些银子,几钱到几两都有,典型江湖人的随意作风,不在意谁多谁少。

  张猛也给了银子,拿了二百两。

  现在他大概能理解disciple 赠刀的举动,但还是认为太过冲动。作为一个老江湖,肯定不能和disciple 一样。拿二百两点银子,已经相当大气了。

  可让他惊讶的是,韩四郎竟然给出了自己的兵器。而且似乎觉得不太够,又拿出了一块铁牌。

  Su Qing 看了一眼韩四郎,道:“若真觉得粥值这些,上山后可请time it takes to burn two sticks of incense 。”

  韩四郎沉默片刻,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many thanks 朋友,记下了。”

  “什么一柱香time it takes to burn two sticks of incense ,韩兄你疯了?”张猛很吃惊,“给兵器就算了,怎么还把伱的Hall Master 信物拿出来了!你这件东西放到江湖上,那是要出major event 的啊。”

  “你信我一次。”韩四郎对张猛道,“这碗粥的价值,比你想象的更高。多付一些,没有坏处。”

  其实直到现在为止,韩四郎并不能确定什么。但是那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让他甘愿赌这一把。

  Hall Master 信物当然很重要,但送出去不至于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可如果今天就这样走了,韩四郎总觉得会失去什么。

  “韩兄啊,你让我说什么好。”张猛显然不想赌,只无奈的摇头。

  “当年你们Old Sun Hall Master 就是,非要进那个惠王的活人墓。江湖人做事do as one pleases ,但也要有些边界。要是学我Senior Brother 专注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绝不止现在的程度。”

  其他三位Innate Realm 深以为然的nodded 。

  自家的创始人也是如此,Upright Sect 不当,非改行去挖坟盗洞。现在给燕赤霞做Four Great Elders 似乎光荣,但哪有自己当家做主来得逍遥。燕赤霞的大腿固然要抱,但也当有点底线才行。

  ……

  粥棚里的故事everyday all 在发生,渐渐在来客当中有了流传。

  毕竟这个村寨很小,山民又很排外。哪怕租住了房屋,也不太和外人说话。这么一个奇怪的粥棚,算是难得的消遣。有人甚至会因为那奇怪的规矩,故意给一些银钱之外的事物。

  觉得Boss don’t give face ,心中生出不满的人也有。但不管在外面如何霸道,都没有哪个出手用强。

  来观礼的多有不俗背景,走南闯北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再奇怪的事情都瞧见过,不至于和一个死心眼的山民过不去。况且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开山在即,稍微有点脑子都知道不能在这个节点闹事。

  直到这一天,来了非江湖背景的客人。

  “这就是那个好多人提过的粥棚吧?”

  “一碗粥……应该是这里了。来来,咱们也尝尝?”

  “以您这种身份,在外面用吃食没关系么?”

  “此处为茅山脚下,民风又这般淳朴,难道还有人害本宫不成?”

  “算了吧,之前我可是看你的人和寨中族老打听了,one hour 前甚至还派人来喝过。如果不是确定万全,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又哪敢者这么随意……”

  一行六人走进粥棚,大批护卫留在外面。看似零散的站立,实则已经将所有方位封锁。

  这些人全部都是普通衣衫,乍看似是富贵商人。可但凡有点眼力,都不难看出绝非ordinary person 。

  青洲六国,官方使团。要么是Imperial Family ,要么是重臣,没有一个来历普通。

  不过在Su Qing 眼里自然没什么区别,端来六碗粥放到桌子上。

  “白粥啊,很普通嘛。”一个十七八的little girl 伸脖子看了看,咋咋唬唬道,“店家little brother ,你这粥真那么好吃吗?”

  Su Qing 没有理会,转身到锅前继续成粥。

  “真和别人说的一样诶,闷bottle gourd 一个不说话。”little girl 冲Su Qing 吐了下舌头,又转身骚扰起一个大汉。

  “孟Great Commander ,来来来,坐我旁边……上次魏齐动过刀兵的时候,我可是还没出生呢,您总不至于迁怒到我头上吧……对对对,就该笑一笑……虽然笑起来不怎么好看……”

  hehe haha 的little girl 是Wei Country 的文竹郡主,一脸纠结的是Qi State 的孟Great Commander 。

  作为Qi State 的禁军Great Commander ,往日里威风八面。哪怕之前和齐公公交手重伤,也未曾弱了imposing manner 。可是现在,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不是因为面前这位Little County Lord ,而是暗自埋怨自家的那位皇帝Your Majesty 。

  茅山处在梁燕交界处,不在Qi State 的领地上。作为Qi State 的禁军Great Commander ,贸然过境肯定得打招呼。

  孟统领找的是梁国,委婉的表示去茅山拜会朋友。对方一听很热情,说正好我们也要去,等你过来咱们一起。等稀里糊涂的到了集合地,孟Great Commander 顿时傻了眼。

  庆国,Qi State ,Chu State ,Wei Country ,梁国,Yan Country 。

  六国全数到齐,一个都没少。

  ……

  Martial Artist 四郎,仗义疏财,喜交友。一日,遇一贩卒,甚投契,不以其卑,屈尊平交。临别以宝刀付之,悉赠身家。世闻之,皆叹四郎义矣,真豪杰也。

  《青洲江湖英雄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