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18

  第118章 敷衍的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卖粥人时不时会和客人说上山请香,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像文竹郡主一样生出好奇的有不少,但大多没怎么当回事。粥棚怪规矩本来就挺多的,不差再多这一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喝粥的人to-and-fro 。终于到了五月初五,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之日。

  “这么早啊。”

  “不早啦,晚上我都没睡。如果不是怕冲撞了时辰,都想连夜上山。”

  “是啊,我也如此。这等盛事,不可半点马虎……”

  天还蒙蒙亮,村寨里就走出许多人。或是in small groups ,或是成全结队,。

  不光是村子里面,野外树林出来的人更多。看热闹的山民都吓一跳,didn’t expect 山野里住着那么多人。

  燕赤霞开山set up Sect ,可以说是震动青洲。光是来观礼的客人就不下数千,各Great Sect 乃至六国Imperial Court 都派了人。就一个Jianghu Sect 派而言,这种场面可谓是空前。

  可偏偏作为当事主角,各项工作都很拉胯。

  来的客人全都没安排接待,九成多都是露宿野外。虽说江湖人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可礼数方面确实不够到位。

  上山的路都没修,就一条踩出来的新辟小道。荆棘遍地乱石丛生,往山上走就跟探险似的。好多人都是跟着乌央乌央的人流走,如果只是3 or 5 people 多半得迷路。

  不过尽管如此,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因为燕赤霞是cultivator ,据说得了Pigweed 真传。来的这些人都是练武,可人家却是正经的cultivation 。

  就算不能借这个机会拜入门墙,也能沾点光结个善缘。抱着美好的期待而来,可等到了目的地全都有点傻眼。

  先前是因为未获邀请都没到山上看,想着会是怎样的福地Celestial Grotto 。

  可现在一看。

  一个新建的小破道观,进去几十人都觉得挤。

  “真是这里吗?”

  “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有可能……”

  人们big eyes staring at small eyes ,心里都不太确定。

  正有宾客们猜测的时候,道观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先是走出十八个中青年道士,很规矩的分别站立在正门两旁。

  随后又出来四个Old Daoist Priest ,站在台阶上躬身稽首。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今日开山,恭迎各位江湖朋友。”

  一见这几位,众人都认识。

  当年的十Great Grandmaster ,后来的四大盗墓Ancestor Master ,现在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Four Great Elders 。

  可以确定了,没走错地方。

  只不过,还是感觉怪怪。

  一般Jianghu Sect 派开山,除了选良辰吉日之外,更要焚香告祭宣读祭文,遍请四方豪杰观礼。越是名声响亮的,过程越是严谨庄严。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当家人是燕赤霞,又有前十Great Grandmaster 撑门面,名声和底蕴都是响当当。可是截至目前为止,什么都没看出来。

  “请Sect Master 。”

  四位Elder 让开,众人心头一凌。

  青洲cultivation Number One Person ,向来sees the head of the divine dragon but not its tail ,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终于能够一睹daoist ,好多人都是overwhelmed by emotions 。更有人努力挺直腰杆,希望有机会被看中,纳入门墙。

  可等燕赤霞走出来,众人都是一咧嘴。

  “这就是燕赤霞?”

  气质是肯定有,但妆容太邋遢。

  daoist robe 褶皱,衣领松垮。胡子打着卷,一看就是许多日子没打理。而且脸也红红的,似乎还带着酒气。

  一群人看的都有些无语,梁燕两个礼部老尚书更是直皱眉。

  “不修边幅也得分时候,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

  “江湖人,太没规矩。”

  此刻他们还没意识到,真正没规矩的在后面。

  “欢迎诸位。”燕赤霞很礼貌的行礼,然后客气的开始发言。

  “诸位远道而来,理应奉茶礼待。怎奈鄙宗初立,百端待举。来的朋友又这么多,实在是容纳不下。燕赤霞感谢诸位盛情,日后若有机会定当登门回拜。鄙宗开山典礼,到此结束。”

  一番话说完,众人big eyes staring at small eyes 。

  啥意思?Expulsion Order ?这就完了?

  面对如此敷衍的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一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殊不知,其实本可以更敷衍。

  因为燕赤霞确实昨夜宿醉,今天压根都不想出来。

  看着黑压压的半山坡人,比喝几坛子酒都让他眼晕。

  当捕快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合群的人,后来cultivation 抓鬼更是少与人打交道,与世俗的交流仅限于顶级的那一小撮。

  立这个Sect 是出于整顿抓鬼界的不正之风,从来没想过要闹这么大场面。也没有邀请过任何人,只想着把事办了就算完。

  可他的名声太大,四个Elder 的名声太大。虽然没有刻意宣扬,但word gets around 的还是传了出去。

  一大群人turn up without being invited ,燕赤霞真心觉得烦。这会出来见个面,完全是出于礼貌。

  乘兴而来的一众宾客憋闷的不行,但既然来了总不能真就这么下山。

  冷场了一会后,开始有人打破沉默。

  “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幽香拂面,Purple Qi 兆祥。奉上黄金万两,珠宝两箱,金钱帮贺!”

  “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煌煌伟业动云天,明日荣光相与共。奉上Northern Sea 冰玉所雕玉狮一对,梁国Zhou Family 贺!”

  “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tiger’s roar dragon’s cry ,盘马弯弓,奉上乌金阔剑一口,steel essence 兵器若干。Yan Country 十八郡绿Brother Lin 贺……”

  “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

  一个个的江湖势力代表上前恭贺,并送上准备好的贺礼。

  虽然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排面不怎么样,但燕赤霞和Four Great Elders 的身份在那摆着。这几个人凑一起,别说一个破道观,就算住茅房那都是了不得的茅房。

  先恭贺的这些都是a poor, humble sect ,趁着大佬们没出场刷一波存在感。

  燕赤霞额头青筋狂跳。

  早年做Constable 的时候就不喜欢送礼,现在却成了收礼的对象。而且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竟然还有送兵器的。

  “Sect Master ,这是江湖规矩,您就收了吧。收了不算人情,不收收扫人面子。您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如果哪家送的过重有小心思,我们私下会退掉,”

  Four Great Elders 知道燕赤霞的性情,忙凑到近前低声相劝。

  “这也没地儿放啊。”燕赤霞没好气,“道观就那么大,收进去都没处站脚。”

  “不碍事,道观后面有很多空地,先堆那里。”

  “好吧……”

  Four Great Elders 应付这些轻车熟路,开山Disciples 搬大件的业务也熟。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的非常顺利。不大一会道观后面就堆积如山,跟个露天垃圾场似得。

  在进行的过程当中,也有些人欲言又止。

  “那个,这位brother ,我打听一件事……”一位少年Sabrewielder 拉住一个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Disciple ,“请问如何请香?”

  之前吃天价粥的不止一个两个,当时觉得那碗粥很值。可回过头冷静下来之后,又有些奇怪自己当时的举动。

  说不上有多后悔,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愣,为了一碗粥什么东西都敢送。

  心里这样一想,对于本不在乎的请香之事,莫名在意起来。

  “请香?哦,你想上香啊。”正忙着搬东西的Disciple 愣了下,然后恍然道,“Sect Master 专门交代,他set up Sect 只是团结同道,无意传下Legacy ,就没考虑祭台供奉的事。我们想上炷香都不知道拜谁,外人就更不用了。”

  “哦,many thanks 。”少年Sabrewielder 谈不上多失望,只是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Senior Brother ,我早跟你说了,那个卖粥的就是骗子。”同行的Little Junior Sister 依然记着那天的尴尬,很是忿忿的样子。

  “我看他就是用燕大侠的名气,设计诓骗咱们江湖人。Senior Brother 你也是,竟然背着我去送钱,害把兵器给人家……不行,气死我了。一会儿下了山,就去帮Senior Brother 把兵器要回来。”

  “absolutely 不可。”少年Sabrewielder 忙道,“已赠予之物,岂有索回的道理。况且增刀是我心念所至,和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没有关系。”

  张猛接口道,“刀送了就送了了,但这个教训要记住。武人就当把心思都放在Martial Arts 上,不要总想一些有的没的。否则必如百胜堂那两代当家,纵然innate talent 绝绝也是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张猛教训不用心的disciple ,不远处几人依稀听到只言片语。

  “看来请香什么的,果然是那卖粥人随口说的。孟Great Commander ,老尚书,郡主,伱们好像是被糊弄了啊。”庆国Crown Prince 嘴角带笑。

  “其实不是什么at worst 的事情,就是感觉不舒服罢了。如果卖粥人最后不多那句嘴,什么事情都没有。”Chu State Fourth Prince 补刀。

  “是啊,多说那一句,又发现没这回事,somewhat 被戏弄之意。这些山里人啊,也没那么单纯。”梁国老尚书也接了一句。

  “你们才是故意的,诚心让人不开心。”文竹郡主气哼哼。“不过那个卖粥的是可恶,亏我还觉得他厚道有趣,给了皇祖母的簪子。”

  “郡主大可不必生气。”Yan Country 老尚书看的很开,“卖粥人只是随口一提,本来也没许诺什么。”

  “没错。”Qi State 孟Great Commander 表情坦然,心里面一阵阵肉痛。全部身家换了一碗粥,他都不知道自己当时脑子怎么想的。

  百胜堂的胖瘦二人组也想说聊点什么,但被韩总Hall Master 瞪了一眼就齐齐闭嘴。

  山上讨论着卖粥人,山下的卖粥人在收摊。

  “uncle ,怎么不卖了吗?我们还想喝粥呢……”

  两个八九岁的小孩站在粥棚前,咬着手指头很馋的样子。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都是寨子里的山民。

  Su Qing 在寨里摆了很多天摊,只要进得棚来就有白粥一碗。但寨子的原住民没来过,这两个小孩是unprecedented 。

  “错过,就没了。”Su Qing 道。

  “啊?真没了啊……”

  “都怪你,我说早点来的嘛。”

  “不能怪我啊,Dad 说寨里陌生人太多,不让乱跑的……”

  两个小孩很是失望,互相埋怨了起来。

  见Su Qing 收拾桌椅碗筷,又很自然的上前帮忙。

  Su Qing 瞅了瞅他们,道:“白粥肯定是没了,但如你们想要帮忙的话,我这里有另外一件事。”

  “uncle 您说。”一个child 道。

  “帮我送件东西到山上,给一个叫燕赤霞的人。”Su Qing 转身拿出一柄木剑。“告诉他,当年借剑,今日赠剑,这是送他的开山贺礼。”

  ……

  开山Ancestor Master 燕赤霞,放荡不羁,不拘小节。素以诗酒娱心,或以山水纵目。然又知礼重德,待客雅望。风姿丰伟,萧然尘表,言谈者皆伏抑首。人曰,世之名士也。

  《Nine Sects 道集·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