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19

  第119章 cultivator ,仙剑,家长来(2合1)

  各Great Sect 一个接一个送上贺礼,Four Great Elders 端着架子傲然自得。

  他们当年首次开山set up Sect 时场面宏大,可来恭贺的江湖同Dao Foundation 本都是本国。像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这样六国齐贺,而且礼都还那么重,此前从未有过。

  只有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Sect Master 燕赤霞,跟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似乎有些不可控了。”燕赤霞有些焦躁。

  行侠仗义抓鬼驱邪,绝对没有二话。开山set up Sect 一方巨擘,是发自内心的抵触。

  弄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开完全就个噱头,想着把这帮盗墓抓鬼的管束起来。不给他们一个名头,这几个家伙不会听话。

  来很多客人没关系,凑完热闹一拍两散。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前怎样以后还怎样。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道场立在茅山,可他这个Sect Master 都未必在这住。

  但现在搞成这个样子,燕赤霞有点怕了。

  不是怕还不起人情,而是怕惊动上君。

  最早建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时候,燕赤霞有些担心被误会。他一身ability 看似是自己悟道,可实际上都是上君点化。未经允许擅自收下门人,在江湖中都是大忌,even more how 是那一位。

  就像私下做出某种决定的child ,即便感觉这事没什么at worst ,但也总有一种怕被家长训斥的担忧。

  “送的礼太重,回头全退掉。”燕赤霞对Four Great Elders 交代,“一个两个的没关系,可全这样会很麻烦。”

  “Sect Master ,这些不算什么。”Great Elder 道,“当年我们建立Four Seas Gang 的时候,收的贺礼比这可多多了。三牲五鼎六畜一样都不能少,每家光拉礼物的大车就十几辆。”

  Fourth Elder 接口道:“茅山这里比较偏僻,那些东西不方便弄。所以也就只能改变一下,在礼物价值上花点心思了。”

  “还不如拉牛羊过来。”燕赤霞坚持,“必须退。”

  “怕是不好退了。”Third Elder 刚刚指挥人送完一批礼物,大汗淋漓的走回来,“道观后面放不开了,好多东西滚到山沟里了,有的摔坏了。比如Zhou Family 那对玉狮,头都掉了。……”

  “小事情。”Second Elder 道,“让人赶紧埋了,别被看见。”

  “放心,已经安排了……”

  “……”燕赤霞眼角直抽抽。

  a poor, humble sect 基本走完程序,轮到底蕴深厚的江湖Hegemon 。

  开始几个还比较正常,就是单纯的礼物比较贵重。与前面那些小Sect 相比,一家就能顶上十几家。

  燕赤霞正觉得头疼,然后就发现头疼早了。

  “Four Seas Gang 贺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今日后本帮一成收益供奉香火。但凡我帮所辖范围,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可任设道场,双方事务有交集皆以your sect 为主。”

  “铁鹰门贺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今日后本门一成收益供奉香火。但凡我门所辖范围,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可任设道场,双方事务有交集皆以your sect 为主。”

  “大风阁贺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今日后本阁一成收益供奉香火。但凡我阁所辖范围,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可任设道场,双方事务有交集皆以your sect 为主。”

  这三家显然是商量好的,宣布之后顿时一片哗然。

  “疯了吧,以这三家的规模,一成收益那得多少钱?说交就交出去了?”

  “这三家都有Imperial Court 背景,原本有一部分就要交给Imperial Court 。现在又生生挤出一成,也太下血本了。”

  “hey hey hey ,你们别老看钱啊,没听道场的事吗?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允许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插旗进去,遇事全让……这是拜码头认big brother ?”

  三家的当家人默不作声,其实心里面不太情愿。但谁让自己是娘家人,Four Great Elders 威逼利诱不得不就范。

  “百胜堂贺燕大侠开山set up Sect ,今日后五成收益供奉香火。所辖之地,心正宗可任设道场,门下帮众Disciple 唯命是从。”

  那三家还委婉一点,这百胜堂直接省了客套,明摆着当人家outer sect 分舵。

  “你们……”燕赤霞死死的盯着Four Great Elders 。

  “嗯,的确是我们安排的。”Four Great Elders 表现的很矜持,更有些惭愧的意思。

  “都是自己人,捧场是应该的。其实本来想给您个惊喜,却didn’t expect 被百胜堂抢了风头。”

  “是啊,didn’t expect 韩四郎有这样的魄力。大意了,大意了。”

  “Old Sun Hall Master 后继有人啊,只可惜咱们那些后辈就不行了。”

  “谁说不是呢,本来让他们直接改旗易帜,结果没一个愿意的。看看人家百胜堂,真是差太多了……”

  Four Great Elders 很为后辈的disappointing 而懊恼,看韩四郎的眼神就像在看别人家的child 。

  眼见韩四郎恭贺完要退下,Great Elder 忍不住抓住他的手。

  “韩总Hall Master ,了不起。当年Old Sun Hall Master 入活人墓,今日韩总Hall Master 茅山贺礼。百胜堂两代豪杰,日后定是佳话。”

  “Great Elder overpraised 。”韩四郎modestly said ,“我虽然有些想法,但远没有老Hall Master 的魄力。实乃临行之前,老Hall Master 提点了一些话。”

  ”oh?” Great Elder 很好奇,“Old Sun Hall Master 说了什么?”

  一众江湖人也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看那位老Hall Master 说了什么,让韩四郎敢把百胜堂都交出去。

  “老Hall Master 告诉我,江湖只代表现在,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代表未来。我们现在不管多风光,早晚会被历史淘汰。”韩四郎颇有些感慨。

  “cultivator 和Martial Artist 不是一个概念,不能单纯的用martial power 来比较。Martial Artist 纵然实力通天,也逃脱不了凡人的范畴。可是cultivator 不一样,那是超脱的存在。”

  几位Elder 深以为然。

  他们几个Primordial Spirit Realm ,都已经到了暮年。可燕赤霞这些年里,模样似乎就没什么变化。还有和那些恶鬼交手时,他们都亲眼见证过道法和Martial Arts 的差异。

  Primordial Spirit 一二转似乎看不出差距,可realm 越高就越不相同。他们这么积极的参与开山,可不全是因为Pigweed 的缘故。

  一众江湖人则是听的云里雾里。

  因为燕赤霞的崛起,这些年cultivator 的话题也多了起来。只是大多都是套听途说,像Four Great Elders 那样有切身体会的极少。

  “强就是强,弱就是弱。不管cultivator 还是Martial Artist ,所争不外乎是胜负。如我那Senior Brother 关正,曾经两登Pigweed 。与燕赤霞交手,也只是惜败。我认可Pigweed 之主手段通天,但是其他人……”

  张猛忍不住提出不同看法,顿时获得了不少认同声音。

  韩四郎没有争辩什么,也没有把话说完。

  孙四海除了那些话之外,其实还说了两句更重要的。

  “我的机缘在活人墓,但百胜堂的机缘在茅山。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牢牢捆绑在一起。如此若干年后,就算庆国都passed away ,百胜堂也一定能在。”

  韩四郎并不能完全理解这这些话,其实就连孙四海也是听惠王说的。但是两代Hall Master 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Pigweed 相关事宜都无底线的信任。

  管他到底怎么回事,细节更无需考虑,直接上去舔就对了。

  不过对于其他人,显然还是不能接受。

  “百胜堂这些年和Qi State Imperial Court 分割,本就有些处境艰难。现在又搞这么一手,只怕日子更难过了。”

  “是啊,江湖势力再大,又怎及Imperial Court ……”

  在一片议论声中,六国代表出场了。

  国家层面自然不是Jianghu Sect 派能比的,拿出来的全都是great generosity 。

  像之前送的金银珠宝什么的,这边只会多不会少。还有建道观更是基本操作,像庆国那种有睿智王爷出谋划策的,甚至都已经提前盖好,回头挂个牌子就能直接营业。

  当然,Imperial Court 的心思明显更重一些。五家都表态可让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为国教,册封燕赤霞为大Imperial Teacher 。皇子对其执Disciple 礼,见皇帝不用叩拜以友论道。

  但是大前提,sect 地址得搬搬家。破破烂烂的茅山没什么好,不如各国都城繁华似锦适合发展。

  只有Qi State 的孟Great Commander 很尴尬,因为来之前没得到那么大权力。只吭吭唧唧的邀请燕赤霞去京城,说皇帝的赏赐一定不比其他人少如何如何。

  但不管有没呀干货,燕赤霞自然一概回绝。只希望这些人送完东西快点走,让他能好好清净清净。

  眼见所有人都送完贺礼,燕赤霞正想说话送客,两个童音突然响了起来。

  “等,等等……我们送东西……”

  众人寻声望去,不由都笑了起来。

  是两个七八岁的小child ,山里的人穿着打扮。跑的gasping for breath brow beaded with sweat ,明显刚从山下爬上来。

  “你们也送礼?”有人笑问。“送什么?”

  “剑!”小男孩把木剑举起来摇了摇。

  众人have a big laughter 。

  虽然质感好像金属,但剑柄一看就是木头的。而且能让七八岁的child 轻松举起来,更impossible 是铁器。

  “这礼物确实贵重。”

  “好像很精美啊,应该花了不少心思削的。”

  “燕大侠,这个伱得收……”

  众人开着玩笑,但并没有恶意。在这样的场合来突然来两个童子,某种意义上也是吉兆。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此刻燕赤霞是怎样表情。

  “这剑……”燕赤霞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再大的事情也不会让他慌张。可是现在,看着那木剑,他lost self-control 了。

  脸色刷白,手脚冰凉,心脏噗通噗通的跳。

  燕赤霞的心都到了嗓子眼。

  其实他最早的时候,对Su Qing 没有惧怕的心理。哪怕是选择龟甲成为Pigweed 行走,也只是单纯的敬仰和尊重。

  可随着道法越来越精深,在cultivation path 上越走越远。心中的敬畏之意,也越发的强烈。

  仙,不单纯是个称谓,而是凡人不能理解的存在。

  如同蚂蚁望苍天,只看到其浩瀚无边,却更不会明白天是怎样的概念。

  “上君怎会赐剑?真的只是贺礼么?是认可我的行为,还是斥责敲打?专门让小child 过来,应该是有什么玄机吧……不对不对,不能乱想,说不得是巧合呢……”

  燕赤霞强自镇定,问两个child 。“这剑,是你们送的,还是别人送的?”

  小女孩回答:“卖粥的uncle 送的,我们就是帮忙。”

  一众江湖人则笑了起来。

  “卖粥的那个怪人?”

  等待的这些天枯燥,村寨里就这么一个妙人,他们又怎会忘记。

  “那个家伙也送礼?不过也太抠了点吧。”

  “可不是么,一碗粥我给了他一silver tael 呢。”

  “一两算什么,我给的十两。”

  “你们都别说了,千两都有人给过。我甚至还听说,有人把兵器都留下了呢。”

  “疯了吧,为一碗粥?”

  有的人是真不知道别人的事,有的人则是故意说风凉话。

  张猛,庆国Crown Prince ,Chu State Fourth Prince ,梁国老尚书and the others ,或是摇头叹息,或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诸如少年Sabrewielder ,孟Great Commander ,Yan Country 老尚书,文竹郡主等,或是沉默不语,或是gnashing teeth 。

  “卖粥的uncle ?”燕赤霞则有些狐疑,他不知道山下的事情。

  “对啊。”小女孩道,“让我们帮忙送东西,给一个叫燕赤霞的。他说,当年借剑,今日赠剑,这是送你的开山贺礼。”

  燕赤霞只感觉嗡的一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真是上君?!!!”

  别人没有注意到燕赤霞的异常,多在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两个child 。

  “想想好像有些亏了。”小男孩似是刚意识到一个问题,“他都不给我们喝粥,我们干嘛还帮他跑腿啊。”

  小女孩道:“Dad 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那是说寨子里的人。”小男孩反驳,“可他是外人,不一样。”

  众人开始看两个小孩说话还觉得有趣,可听了几句感觉哪里不对。

  “他不是你们寨子里的人吗?”有人问。

  “不是啊……不过之前好像是……”小男孩有些迷糊,“好奇怪啊,明明之前觉得他很熟的,可怎么想不起来里。”

  “对哦,half a month 前才来的。”小女孩也有些挠头,“可我之前总觉得,他是和Dad 一起长大的uncle ……”

  颠三倒四的话语,让所有人都的觉得奇怪。但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那个卖粥人没那么简单。

  “我就知道那个人not simple ,一定很有来历。”

  “还能有什么来历?青洲有点背景的势力都在这了,可哪家都不像啊。”

  “未必是青洲,还有乾洲呢?”

  “对啊,以前没什么往来,可关正和窦千里先后跨海,或许……”

  人们各自猜测,燕赤霞则颤抖着开了口。

  “我就是燕赤霞,把剑给我吧。”

  燕赤霞现在非常惶恐,不知道上君是警告还是恭贺。但他至少知道一件事,this sword 他必须接过来。

  小男孩递过木剑。

  “给我吧……”有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Disciple 本能的想要去接。

  毕竟之前的礼物都是他们代收,这个肯定也一样扔到道观后面。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燕赤霞一把给拨了出去。

  身体轻飘飘的飘出好几丈,身子愣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动。

  不等有人喊好功夫,就见到古怪的一幕。

  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的燕赤霞,很仔细的将daoist robe 褶皱抹平,认真的整理好衣领袖口。又特别正式的正正发髻,非常虔诚庄重的从男孩手中接过木剑。

  之后,在众人狐疑的注视下,燕赤霞小心的抚摸剑鞘,颤颤巍巍的握住剑柄。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似乎鼓足莫大勇气,终于将剑拔出一小段。

  嗡……

  一声柔和的sword cry 在山谷中回响,一股浩瀚威严都气息铺面而起。

  木剑不受控制的自行出鞘,宛如游dragon-like 在绕山而走。带出一条绚丽的光带,让幽深的野山瞬间闪亮起来。

  所有Martial Artist 的兵器都在wu wu 作响,就像小卒在面临君王时一般不安。Martial Artist 们亦是莫名心悸,对木剑生出朝拜的冲动。

  此乃仙剑。

  “上君……”

  燕赤霞稽首参拜。

  茅山众宾客,亦齐齐色变。

  ……

  开山Ancestor Master 有言,cultivator 者,当先修心。山崩于前,face doesn’t change 。海啸于后,心存坦然。纵sage 帝贵当面,亦不卑不亢,不骄不诌,以奉中正之道。

  《Nine Sects 道集·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

   或许有人能看出来,这点内容原本是近三章的,可自己都看不下去,想好的爽点写不出来,味道不对。可能是作者思路歪了,可能是天热脑子不灵光,反正自己不太满意。三章都发出来有骗钱嫌疑,强行压缩一下弄个2合1,权当个过渡吧。今天就这些,作者得嚼嚼冰块醒醒脑,力求把后面高潮写好一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