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20

  第120章 点化茅山,immortal 贺礼

  燕赤霞无论拜不拜,所有人都已心知肚明。

  百兵俯首,Flying Sword 绕山。

  能送出这等贺礼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一位。

  Pigweed 之主。

  道观之前absolute silence ,众宾客是一片死寂。

  基本没什么反应,只望着Flying Sword 发愣。

  不是不知礼数不敬上仙,而是这消息来的太过震撼,几乎让人失去思考能力。

  卖粥人,Pigweed 之主……

  完全是两种极端的存在,竟然突然变成同一个人。

  今天来到茅山的这些宾客,自然都是冲着燕赤霞来的。而冲着燕赤霞的原因,全是因为他是Pigweed 的天下行走。

  Pigweed 之主亲自来,这个probability 当然有,更有不少人偷偷想过。

  但仅限于幻想的程度,没人觉得会成为现实。

  因为那是仙,轻易不显人前。

  Pigweed immortal island 就在海上,所有人都知道位置。可就是没有人能上去,甚至连岛的样子都看不到。

  结果突然发现,只存在想象中的那一位,其实早就已经来了,而且就在他们身边。

  甚至还和他们说过话,还给他们送上过一碗粥。

  错过了吗?

  不,那位还在。

  很快有人发现,燕赤霞不是单纯的感谢赐剑,而是虔诚的对着一个方向躬身参拜。

  一片流云的上面,屹立着一道silhouette 。

  羽衣white jade 冠,清幽尘不染。星目流转纳乾坤大千,举手投足气凌霄汉。

  天有祥云,云上有仙。

  “是Pigweed 之主!”

  不知是哪个率先反应过来,人们终于有了动静,shuaa~ 的瞬间拜倒一片。

  “Immortal Monarch ,Immortal Monarch ……我祖上当年有人上Pigweed ,得到过您的青叶。您还记得吧……”

  “您看这里啊,我是您忠诚信徒。不信您看,我胸口有纹身”

  “Immortal Monarch 在上,梁国Zhou Family 仰慕久矣。今日特……诶,对礼物……那个,Sect Master Yan ,能不能把玉狮先还回来,改日另有重礼……”

  “Immortal Monarch ……”

  各个激动万分几不能自抑,只想着如何能得immortal 青睐。更有人后悔送礼送的太早,以至于现在两手空空。心急上火的,甚至想把礼物要回来。

  不是不用脑子不知礼数,而是根本顾不上想别的。如果现在有人数做Court Eunuch 就能获得immortal 青睐,分分钟就得有人挥刀自宫。

  只有燕赤霞没那么激动,低着头就像一个犯错的child ,惶恐不安的等着上君裁决。

  “当年借剑诛邪,今日赠剑开山。”Su Qing 幽幽开口。

  方才还乱哄哄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没有施展手段,只是单纯的本能。

  immortal 开言,众生聆听。

  Su Qing 看着燕赤霞:“你为Pigweed 天下行走,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亦为Pigweed 枝蔓。收徒纳新开枝散叶,红尘沉浮修道历练。”

  “谨遵上君法旨。”燕赤霞sighed in relief 的同时,心情又莫名复杂起来。

  原本只是随便弄的Sect ,现在获得了上君的认可。没有斥责虽然不是坏事,可这意味着他要背上更多的责任。

  燕赤霞心情复杂,可旁人却都overwhelmed by emotions 。尤其Four Great Elders 还有一众开山Disciple ,激动的几乎要窒息。

  此前燕赤霞说法不可轻传,开山set up Sect 只为整合,并没有想过要传下Legacy 。可Pigweed 之主此言,无疑是给了许可。

  一众江湖来客同样激动,都听出了this remark 里的深意。

  Pigweed 之主从来没有收过disciple ,燕赤霞也只是Pigweed 的门人。但现在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有了immortal 认证,正式成为Pigweed immortal island 的分支。

  这不是什么Jianghu Sect 派,而是堂堂正正的仙门!

  只不过……

  有人subconsciously 的看了看小破道观,还有茅山那未开化的primordial 景色。

  这个仙门,似有点仙儿过头。

  “陋室空堂红尘往来,门下道场不可寒酸。”Su Qing 道,“赐剑只赐一人,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另有贺礼。”

  众人都是一愣,顿时期待起来。

  是啊,剑是给燕赤霞的,可仙门理应另有赏赐。上君说道场寒酸,莫不是要赠一块金匾或者stone tablet ?

  很快,他们就有了答案。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开山,仙门初临世间。金碧丹垩神庵,茅山福地Celestial Grotto 。”

  Su Qing 再次开口,屈指向下一点。

  一团霞光由小变大,如果一张巨大薄纱罩下。

  光霞漫天,大地轰鸣。

  整座mountain range 都被colorful shield 了进去,山间的万物都随之发生变化。

  树木花草似乎活了过来,如海浪一般翻腾摇摆。

  歪扭的树木重新列队,保持primordial 样貌的同时又规整有序。乱七八糟的杂草映出翠绿,比少女的秀发还要柔顺。

  山体下面的土地或是隆起或是凹陷,散落的碎石就像有人指挥一样自行排列。

  狭小的山路变的宽敞,乱石幻化成石阶。山顶更有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组成规模宏大的宫殿。

  山脚jade stone 山门,上攀楼阁祠台。山顶正中太元宝殿,殿前广场海纳百川。

  殿宇层层重峦而上,房舍院院互通相连。

  放眼望去,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imposing manner 壮观。简陋的道观早已不在,唯有茅山仙门屹立世间。

  “仙迹!这是仙迹啊!!!”

  沉寂的人群再次有了声音,眼前发生的这慕几乎令人窒息。

  之前站在杂草卵石之间,现在立于jade stone 铺地的殿前广场。很多人都忍不住的蹲下抚摸,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存在。更有人偷偷的掐捏自己,怀疑是不是梦中的幻觉。

  “果然是Divine Immortal 啊,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竟然是真的吗?”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不是梦?”

  “是不是刚才就是这样的,只是我没有发现啊……”

  没几个人敢相信是真的,再有想象力的人也难以置信。

  此前Pigweed 之主的种种只在于传说之中,真正目睹immortal 手段的人极少。再加上时过境迁许多人离世,渐渐生出许多怀疑的声音。毕竟现在Primordial Spirit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越来越多,那种层次的手段也显得非人。

  好多人私下里都在怀疑,Pigweed 之主实际上就是个Martial Arts expert ,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Divine Immortal 。

  至于那些传说,只是increasingly distort the truth 。即便真的是什么immortal ,也和Martial Arts powerhouse 没有本质区别。

  可是现在,没人再怀疑。

  曾经怀疑过的人,只为自己的愚蠢而羞愧。

  一指点化山川,瞬息演化宫殿。

  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到再高程度,也不能做到这种事情。

  “immortal 手段,果然非凡人所能揣摩。光是如此壮丽的宫殿,只怕Imperial Palace 也难与之相比。”

  不断的有人发出tsk tsk 赞叹。

  庆国Crown Prince 和Chu State Fourth Prince 互相看了一眼,孟Great Commander 等Imperial Court 中人也是神情异样。

  拿Imperial Palace 比?这是骂谁呢?

  把六国的Imperial Palace 攒一块,也比不得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万一。

  不是场地多大宫殿多好看,而是这就不是人间该有的东西。

  看看那地上的jade stone ,望望那房脊的瓦片,就没有一样能看出材质的。Imperial Palace 至多是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可这里根本看不出建造痕迹。连砖缝都看不出来,站在这里就跟站在画上似的。

  众人惊呼赞叹,Four Great Elders 老泪纵横。

  这才是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该有的样子,之前那叫个什么玩意儿。如果不是Pigweed 的背景撑着,笑话都要被人笑话死。

  所有人都惊呼赞叹,唯独燕赤霞越发沉重。

  旁人只看到了上仙亲临赐下重礼,燕赤霞却从中悟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上君从来不会轻易施恩,哪怕只送上一句话,都有足够的缘法。

  可自己这里,先是送了贴身的仙剑,现在竟然又要送别的?

  上君这是想干嘛?这是想我干嘛?

  燕赤霞咬了咬牙,壮着胆子拜谒。“上君赐下仙剑,又施法点化茅山。如此Heaven’s Grace ,燕赤霞愧不敢受。若是可以,还情您收回所赐。”

  唰——

  全场一下就安静了,比Su Qing 刚才说话都有牌面。

  声音一点都不大,可所有人都很刺耳。Four Great Elders 同时手抖了下,上去掐脖子捂嘴的心都有。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缘法,你竟然不想要,还想让收回去?as the saying goes 是给脸shameless ,immortal 给的脸都不要,你这是想要上天?

  更多人则是吓的不敢说话。

  皇帝赏赐要是被拒绝,时常都会动天子之怒。immortal 的赏赐被拒绝,这一会岂不是要打雷。

  “仙木青鳞当年便要送伱,赐剑只是全了昨日之诺。至于今日送你的道场,则是你自己种下的缘法。”Su Qing 没有动怒,只提醒道。

  “问道长生,自可逍遥。然已种之因,不可无果。责有攸归,岂可逃避。没有燕赤霞,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仍可长存世间。可若弃了这份缘法,燕赤霞又如何能够逍遥。”

  燕赤霞沉默良久,躬身稽首:“燕赤霞定当恪尽职守,将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发扬光大,不负上君厚望。”

  Su Qing 道:“你有应尽之责,但无需自缚。道法可传,有事disciple clothes 其劳。”

  燕赤霞躬声称是,旁人呼吸急促。

  道法可传!

  ……

  青洲西南,梁燕交界,有凶山。壁立千仞,鸟兽皆迷。传说有方士closed-door cultivation ,躬履艰难,遂感上苍。immortal 驾临,化凶山,起宫殿,终成Celestial Grotto 。时有士慕名而来,欲往求仙,皆不偿愿。或云,传说尔,安能信。固真矣,无缘亦难得也。

  《九洲异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