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23

  第123章 五十Disciple ,缺一

  茅山,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

  “sect 壮大,当人丁兴旺。今日茅山来客,都有一份机缘。”

  仔细看着剩下的蒲团,又回想之前发生的过的事情,尤其是在山下粥棚的事情,燕赤霞已然有所悟。

  “请香可入山门,一炷者上前。”

  燕赤霞高声喊喝,人群中顿时消失了许多人。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蒲团前面。

  少年Sabrewielder ,文竹郡主,孟Great Commander ,Yan Country 老尚书……再加上一些江湖人,总共刚好四十九人。

  燕赤霞看到这些人出现,心中sighed in relief 。抬头望了一眼Su Qing ,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hahaha ,我!有我,有我!”

  “为什么没我?为什么啊……”

  “竟然还有垂暮老朽,那种年纪怎能入得仙门。”

  “我realm 都breakthrough 了,理应有我才是!”

  “还有我,我也breakthrough 了。他们几个都变化,那碗粥都白喝了,凭什么入仙门!……等等,难道是因为那粥……”

  选中者欣喜若狂,未中者满脸失望。短暂的混乱过后,渐渐有人反应了过来。

  现在站在蒲团前的四十九人,在喝粥之后都给了相当丰厚的报酬。或是极为重要的器物,或是随身多年的兵刃。

  方才众人cultivation base 发生变化的时候,这些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还一度为之奇怪。现在回过头来看,原来机缘是现在。

  燕赤霞接下来说的话,也证实了这些猜测。

  “修先问道无岁月,入门不在年少年高。能否入得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

  不少人本来还觉得付账时过于冲动,离开之后多多少少有些后悔。可现在全变成了庆幸,庆幸自己当时的冲动。

  之前觉得这些人傻,乃至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的人,望着云端遥不可及的仙影,再想想那个曾经触手可及的卖粥人,更是后悔的肝儿疼。

  送到跟前的时候没把握,想把握的时候已经够不着。

  “请香一炷,为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传Profound Abyss 正法。”

  立刻有人叩拜。

  举手时显出一炷长香,拜倒后长香燃尽。燃作青烟化身玄黄daoist robe ,供桌上的jade token 飘飘入手。

  “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many thanks Sect Master ……”

  “Pigweed 之主慈悲,Disciple 感激不尽……”

  “Disciple 定当尽心竭力,为上君效死命,为Sect Master 效死命……”

  “many thanks Sect Master ……”

  与方才相比不太统一,有人先拜有人后拜,略有些显得混乱。

  但也有几个人,香已经请在手中。可似乎在顾虑什么,迟迟没有拜。

  “老大人,您可要三思啊。”其中一位是Yan Country 的那位礼部尚书,举着香似是在琢磨什么。梁国的老尚书则在大声相劝,一副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模样。

  “咱们都是为Imperial Court 效力,可不比那些没规矩的江湖人。辞官没有Your Majesty 首肯,罪同欺君啊。随意拜入Jianghu Sect 派,被你家Your Majesty 知道了……”

  “many thanks 提醒。”Yan Country 老尚书眼神坚定起来。“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乃是仙门,不同于Jianghu Sect 派。即便老夫先辞后奏,Your Majesty 也不会迁怒老夫家人。”

  言罢,直接磕头拜倒。再起身的时候,依然是daoist robe 加身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拿着jade token 得意洋洋。

  “哎,都这么大年纪了,还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不知羞……”梁国老尚书似乎很是不耻,呸了一口转过身。然后狠抽了自己一嘴巴,脸色哭丧欲哭无泪。

  文竹郡主也在捧着香思考。

  她是Imperial Family Princess ,身世更有些敏感。拜入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比老尚书顾虑更多。庆国Crown Prince 站在远处,也在好心的劝她。

  “郡主,莫忘了你是Imperial Family 。”庆Crown Prince said solemnly ,“Imperial Family 子弟,不可轻拜他人。六国Imperial Family 子弟,还没有拜入Jianghu Sect 派的先例。”

  Chu State Fourth Prince 也道:“而且据我的了解,Wei Country Imperial Family 对子弟约束很严。拜师这种事,哪怕是皇帝,也要先经宗庙。郡主此刻若是就拜,只怕要被Imperial Family 除名。”

  “嗯,谢谢,我想好了。”文竹郡主un’ed ,“我决定,为你们去趟趟路,省得以后伱们想拜师的时候有顾虑。”

  随后冲两人做了个鬼脸,文竹郡主捧香叩拜。

  再起身的时候,贵气的郡主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鬼马Little Daoist Priest 。

  “怎么样,不错吧?”文竹郡主对两位皇子道,“你们也来吧,没问题的。”

  庆国Crown Prince 和Chu State Fourth Prince snorted ,齐齐别过了头去。

  有顾虑的不光是Imperial Court 中人,少年Sabrewielder 也迟迟未拜。

  “Master ,我……”少年Sabrewielder 望着自己的Master 。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少年Sabrewielder 的那位任性Senior Sister 急的直跺脚,“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可没第二次。你不想要,当初让给我啊。现在在那犹犹豫豫,是不是故意要气死我……”

  “听你Senior Sister 的。”张猛知道disciple 顾虑什么,叹道,“你入的是仙门,不算是改换sect 。若是为师有你的perception ,才不会如你这般犹豫。”

  “是。”少年Sabrewielder 先给张猛磕了头,然后才捧香对着供桌参拜。同样香火缭绕,转眼变了衣衫,拿了jade token 。

  很快,四十多人尽数入门,只剩一个人没有动。

  “孟Great Commander ?”庆国Crown Prince 奇怪,“你又在顾虑什么?”

  有Imperial Court 背景的这些人里面,孟Great Commander 理应是最愿意拜入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人。

  禁军Great Commander 并没有实质的权力,说白了就是皇帝的贴身保Escort 子。看似地位不一般,实际上只是看着光鲜。而且之前交谈中也得知,孟Great Commander 在国内没什么亲人,无牵无挂的很是自在。即便齐帝不愿意,也不能拿他怎样。

  “我只能效忠Your Majesty 。”孟Great Commander 显然也很意动,但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对燕赤霞道,“Sect Master Yan ,我……”

  燕赤霞也有些异样,subconsciously 的抬了下头。

  “无妨。”Su Qing sound transmission 道:“万事皆有憾,五十Disciple 当缺一。然错过不可再求,今世自斩再无immortal fate 。”

  “是。”燕赤霞明白了,looked towards 孟Great Commander 。

  说心里话,他尊重这位Great Commander 的选择,只是觉得有点可惜。“放弃可以,但机缘错失,就不会再有了。”

  “我不后悔。”孟Great Commander 手中的香没有燃烧,一点点化作powder 消失。

  “哎……”

  一群人看着那根消失的香,都在那惋惜不已。但同时也在偷偷兴奋,因为他们都觉得这样或许就能appears a 名额。

  孟Great Commander 本来还有些犹豫不定,见到这样反而踏实了。

  要说心里一点不在意,那是impossible 的事情。可是很多东西已经深入骨髓,再选一次他也不会后悔。

  孟Great Commander 对Su Qing 和燕赤霞先后行礼,在一群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默默退回到人群之中。

  “请香可入山门,两炷者上前。”

  燕赤霞再次喊话,这次只有一个人。

  百胜堂总Hall Master ,韩四郎。

  “韩兄……”看着这一位,燕赤霞有点唏嘘。

  当年他还做捕快的时候,韩四郎还是百胜堂的四branch Hall Master ,以冷酷暴力著称。不过这位对他一直态度不错,两人渐渐成了至交好友。可是现在……

  “Sect Master 切莫这样说,Disciple 不敢。”韩四郎诚惶诚恐。“Disciple 为Sect Master 亲传,怎能以平辈论。还望Sect Master 不要挂记往事,让Disciple 背负欺师之名。”

  燕赤霞nodded 。

  “前为挚友,今为master and disciple 。你为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二代Disciple ,可为我亲传,习Profound Abyss 正法。”

  韩四郎焚香叩拜,起身后daoist robe 加身。

  百胜堂少了一位总Hall Master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多出一位真传。

  一群江湖人在那羡慕的看着。

  做Sect Master 的direct disciple ,比一般Disciple 更有优势。Martial Arts 有Master 和没Master 就差很多,immortal dao 一途无前人经验,Master 的作用就更重要了。

  “两炷香可为Sect Master 亲传,真不知三炷香会怎样。”有人不禁感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elated 当了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的文竹郡主,突然脑袋里嗡的一声,瞬间想起一件事。

  在粥棚的时候,她好像有三炷香的机会来着。

  “Sect Master ……”文竹郡主忍不住问了出来。

  “之前在粥棚时,Disciple 本欲以身抵价,上君也曾应允。后来Disciple 反悔,改赠其他事物。上君便说本可请香三炷,改后只有一炷。Disciple 想知道,如果是三炷香,会是如何?”

  众人一听,耳朵都立了起来。韩四郎看着这little girl ,更是一脸的惊讶,心中更是一阵懊悔。

  早该想到的,再重要的东西,哪有自己的身子值钱。早知道的话,就以身相抵,说不得真可得三炷香。

  燕赤霞也很意外,但并不知道答案。

  “三炷香为一代Disciple 。”Su Qing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进Pigweed 走登Immortal Path ,由本座另传道法。回茅山收徒传道,以壮sect 根基。”

  众人hearing this 都是一凌,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Pigweed 之主的话不多,但都能够听明白。

  在场的基本都是江湖人,深知一枝独秀不如百花齐放。Profound Abyss 正法extremely subtle ,但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发展壮大不能只依靠这个。

  三炷香就可以上Pigweed ,走那传说中的登Immortal Path ,有Pigweed 之主亲自指点的机会。日后回到茅山传道授业,便是真正的一代Grandmaster 。

  一群人在那后悔,尤其已经入门的Disciple 。

  知足固然要知足,可看到更好的没人不会心动。在一众懊恼的Disciple 中,以文竹郡主为罪。

  眼圈已经红了,情绪有些绷不住。

  别人是错过,她是放弃。

  Immortal Sect 徒,一代Grandmaster 。已经送到勉强的机缘,生生被她给丢掉。

  先是眼圈发红,然后是泪水打转。

  再然后,直接嚎啕大哭。

  心态崩了。

  ……

  郡主求仙,终入门,为孙徒,大哭。路人问曰,入门乃喜事,焉何有泪?郡主曰,咄!竖子不知事,历经千辛,方功成,喜而泣尔。

  《青洲志·魏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