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24

  第124章 Ghost Sect 开,群鬼来

  “Sect Master 慈悲,就收下我吧。别的没有,我就有把子力气……”

  “给一次机会,我干活很勤快……”

  “不敢奢求Official Disciple ,handyman 就行……”

  “Sect Master Yan ,我请您喝过酒的,您忘了吗……”

  殿前广场之上,一大群人叩拜祈求,想要拜入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

  在Official Disciple 的拜师ceremony 结束后,七十二个蒲团还剩一个。但无论Su Qing 还是燕赤霞,似乎都没有补上的意思。

  反倒是那两个送剑的child ,被燕赤霞留了下来。说是在身边做童子,端茶倒水打打杂什么的。

  之后Su Qing 从云端消失,宾客们也一下炸了窝。

  仙门开山Disciple 肯定不能随意,到场的宾客们对此已经有了清醒认知。所以尽管各种妒忌懊悔,但勉强还能稳得住。可随着那两个送剑的child 被收下,顿时发现了一丝曙光。

  开山Disciple 混不上,混个开山handyman 也行啊。

  毕竟a waterside pavilion gets the moonlight first ,没准下批就能赶上。这么大的sect ,总impossible 只现在这些人,招募新人是早晚的事。退一步说,即便不能成为Official Disciple ,handyman 也是可以偷学的嘛。

  一群人在那乱乱哄哄,Four Great Elders 都有些烦受不了了。

  “Sect Master ,把他们打发走吧。上君点化这么大的道场,咱们都还不熟悉,总不好让他们住下。”

  “还有newcomer 的Disciple ,也需要登记安置。上君钦点,人肯定没问题。可是一些人背景复杂,还是需要适当处理……”

  几个Elder 先后给出意见。

  “让Disciple 去,把他们都轰走!”文竹郡主已经进入了状态,肿着眼睛gnashing teeth 语无伦次。

  “自己眼瞎错过机缘都是活该,竟然还想着钻空子混进来?我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何等清静之地,怎容这些家伙玷污……”

  以燕赤霞的性格,理应不会反对送客。可出乎意料的是,却是shook the head 。

  “不,先等一会儿。”

  Four Great Elders 面面相窥,都十分不解。

  “Sect Master ,您有什么安排吗?还是剩下的那个位置……”一位Elder 问。

  “都不是,但先等。”燕赤霞表情有些严肃。

  别人大多以为Pigweed 之主走了,可燕赤霞看到Su Qing 并没有离开。只是从云上落到了旁边的山上,在一棵大松树下盘膝打坐。

  燕赤霞不知道此举有何玄机,但隐隐感觉是在等待什么。

  还有殿前广场上的众宾客,也总觉得事情还没有完。

  燕赤霞散漫自由惯了,不喜欢背负上a small sect 的责任。更别说上君明显有很大的布局,他对自己的能力不是很信任。

  但不管情愿不情愿,背上的责任就不会逃避。对于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每一件事,都要极为认真的来对待。

  “等,一定会有事发生。”

  没宣布结束,没任何后续,燕赤霞就站在那等着。

  Four Great Elders 站在身侧,一众开山Disciple 屹立在后,默默的陪着。

  one hour 过去,两个时辰过去……

  殿前广场上的人们从喧闹到狐疑,又从狐疑到安静,从安静到不满,从不满到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是怎么回事?行与不行给句话啊。”

  “是啊,一句话不说,不知道要干什么。”

  “都多长时间了,连茶水都没一口,早知道带点吃的上来了。”

  “礼数也算尽到,老子不待了。”

  “对,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爷我不陪着了……”

  人们窃窃私语表达着不满,更时不时有人出言不逊。但哪怕表达最激烈的人,也没有真正的离开。

  能来这里的人没几个傻子,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还能想不明白?

  此前山下的一碗白粥是机缘,现在广场的等待难道就不考验?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人没离开,也没有宣布典礼结束。

  肯定有事。

  等!

  时间一点点过去,日头逐渐西斜。随着太阳的最后一缕光辉隐入山后,气温一下变的阴凉起来。

  不是单纯的山间清凉,而是带着一股子寒气。众人措不及防之下,更有人打出了喷嚏。

  人们都是一阵异样。

  太阳下山后肯定会变凉,但也没有变这么快的。

  正奇怪的时候,天色也暗了下来。

  generally speaking ,太阳下山后的余晖,会持续不断的时间。可随着那股突如其来的凉气,光线似乎也在瞬间消失。

  许多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宾客们还在疑惑惊愕的时候,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众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Yin Qi 。”

  “有邪祟。”

  “数量很多。”

  “备战!”

  Four Great Elders True Qi 鼓荡衣袍,十八位开山deacon 各自严阵以待。

  这么多年光和死人打交道了,对this aura 再熟悉不过。

  newcomer 的Disciple 懵懵懂懂,但jade token daoist robe 皆为Magical Artifact ,多数也生出感应。

  原本有Martial Arts 在身的Disciple 做好准备,如Yan Country 老尚书那般的也撸起了袖子。

  燕赤霞此刻知道上君在等什么了,视线望向山门前的一处山坳。

  此刻漆黑一片,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但燕赤霞未受影响,眼中灵光闪动看的真切。

  山坳之中,Yin Qi 浓烈。

  Yin Qi 本是无形无色,但过于强烈便会具象。山坳中的Yin Qi 便是如此,已经变的如同黑雾一般。

  一座巨大阴森的关隘,在黑雾中faintly discernible 。

  “Gates of Hell 。”

  燕赤霞held breath cold air 。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this thing 。

  上一次是在惠州Western Mountain ,算是他刚刚出道的时候。今日开山set up Sect ,竟然又一次见到。

  “Elder 、deacon 、及众Disciple 听令。”燕赤霞喊了一声。

  “Sect Master 。”众人连忙应声。

  “sect 道场自有array Formation 防护,但因新立需人驻守方可生效。”燕赤霞为开山Ancestor Master ,此刻已与茅山道场相通。

  “Fourth Elder 守住前后great hall ,十八deacon 携众Disciple 分入各偏殿pill room 。未得允许,不得出殿。”

  “是。”众人拱手称是。

  其实很多人都想去山门外迎敌,尤其是newcomer 的Disciples ,都想立下功勋。但越是关键的时刻,越必须遵从Sect Master’s Command 。尤其是这个关键时刻,哪怕是任性的文竹郡主,都没有忤逆的念头。

  众Disciple 分别进入各殿,great hall 随即生出霞光。

  “诸位。”燕赤霞转向一众来客,“茅山将有major event 发生,还请诸位暂时到殿内躲避。”

  江湖来客们面面相窥。

  great hall 发光看着是挺神奇的,进去参观参观不是不行。可问题是等了快一天的时间,总算又开口说话。却上来就让他们躲起来,完全没明白怎么回事。

  “什么major event ?”

  “为何要躲避?”

  “Sect Master Yan ,您说清楚啊……”

  众人纷纷询问,更有人暗自猜错,是不是新的机缘到了。

  “有邪祟来犯茅山。”燕赤霞给出答案。

  众人都是一愣。

  “简单的说,就是鬼怪之流。”燕赤霞道,“诸位想必知道,这些年我一直诛鬼驱邪,结下许多恩怨。如今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初立,应该是惊动了那些东西。”

  众人恍然大悟。

  燕赤霞和盗墓四派这些年的作为,许多人都的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再加上刚刚又亲眼目睹仙迹,又哪里会听不明白。

  shuaa~ 一阵声响,all around 亮起许多火焰。

  是道殿内外的各式灯火,同一时间全部点亮。

  众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借着火光也看到Gates of Hell 。

  阴森的关隘,呼啸的阴风。

  Gates of Hell 亮起无数Ghost Fire ,阵阵哭嚎之声从山下传来。

  关下便影影灼灼,一大群游魂wraith 出现。

  虽然是人类的外貌,可任谁看都知道不是人。

  “鬼?”

  “就长这个样子?”

  “和人差不多……”

  有人惊呼,有人好奇。

  燕赤霞表情凝重。

  如果只是这些东西来犯,自然没什么可担心。哪怕他不出手,这些Martial Artist 也能自保。

  但是Gates of Hell 不一样。

  连同Yin-Yang two sectors ,根本不知道还会出来什么。当年在惠州那次,如果不是上君在,根本impossible 应付的来。

  这些江湖人多数没有应对鬼物的经验,即便遇到过也未必知道。今天又是冲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来的,燕赤霞不想外人牵连其中。

  “诸位,你们……”燕赤霞做完说明正想引众人去避难,可冷不丁看到一众宾客的表情,顿时吓了一大跳。

  众人非但不怕,反而一个比一比兴奋。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眼冒绿光,比那些鬼怪还要像鬼怪。如果不是燕赤霞有辩鬼之能,必然以为这些家伙集体被附了身,

  他忽略了一件事,江湖人普遍都头铁。尤其是现在,更有不能躲的理由。

  “如此大喜之日,竟然有宵小来犯,鄙人自当相助!”

  “Sect Master Yan 莫慌,今日同仇敌忾。”

  “我等同是茅山人……”

  山下那哪里是什么鬼,simply 是机缘和功劳。

  “大胆妖孽,胆敢来犯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你们……”

  “别废话,让开点,你挡住我了。”

  “冲啊,弄死它们……”

  不等燕赤霞有进一步动作,一群人便已经嗷嗷的冲了出去。生怕跑的慢了,抢不到鬼头。

  …………

  江湖人多侠肝义胆,见危必拔刀助之。有一位,众入贺。骤有敌来,主人惊,宾客自往赴之。主人感之,见不平,即按剑,当世多豪客英雄也。

  《青洲江湖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