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0

  第130章 阴雷三道,Su Qing 应劫(2合1)

  Buddhism 因果,道门缘法。两者相通,却又不尽相通。Buddhism 更在意来世报应,道门则偏重今生承负。

  此前Su Qing 寄少年魂魄入Yin Sector ,引大Dao Tribulation 雷注视。虽然躲避了过去,但缘法纽带已成。无论或早还是或晚,都必须要了结。尤其又要布局筹建阴司,就当是提前和Great Dao Law 打招呼了。

  在那些Ghost King 寻到面前之时,Su Qing 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是Ghost King 们来犯茅山,而是Great Dao Law 一直在寻他。

  Yin Sector 多有不便,Yang Sector 又何需逃避。

  “大Dao Tribulation 雷你受不住,可去太元宝殿暂避。有你这个Sect Master 镇守,山门array 才可发挥最大威能。”Su Qing 对燕赤霞道。

  “近观Great Dao Law 很是难得,可尝试观法悟道。但切记量力而行,不可太过勉强。”

  “是。”燕赤霞没有逞强,腾空飞向山顶great hall 。

  “上君,我呢?”黑山Ghost King 有点慌。

  大Dao Tribulation 雷从Yin Sector 逼向Yang Sector ,而它现在守在阴阳交界。无论往Yang Sector 跑还是往Yin Sector 跑,都有可能会引动tribulation thunder 来袭。

  “守在关下。”Su Qing 道,“这是你的机缘。”

  ”oh?” 黑山Ghost King 很激动,和很有理想,“我,我能成仙吗?”

  “伱能继续留存世间。”Su Qing 面无表情,“Yang Sector 害命,Yin Sector 祸乱。以你之罪责,首次见面就该将你湮灭。”

  黑山Ghost King 一哆嗦,顿时不敢再言语。当然心里也没有任何不满,否则它不会活到现在。

  “它能活,那么你呢……”

  Ghost King 们在空中jié jié 怪叫,现在它们已经没有了恐惧。听起来似乎是很多声音,却又好像来自一个意志。

  在Gates of Hell 旁撕开缝隙,是对Yin Sector 法则的挑衅。在面对True Immortal 的绝望之下,它们最终选择献祭自己。

  不过这一刻终于敢于对Su Qing 出声,却不是因为有了这种觉悟。而是现在的它们,已经不再是纯粹的鬼怪。

  Ghost King 们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身体,取而代之的出现十七个vortex 。vortex 散发着浓厚的Yin Qi ,中间闪耀着黑purple 的电光。

  “你不该来,唯死……”

  混杂的声音在虚空回荡,似是Ghost King 们的的怨念,又似是别的什么东西。

  vortex 周边渐渐多出许多黑云。

  现在天空本来就是黑的,阴风阵阵never seen the daylight 。可是那些黑云明显更暗,似乎能吸进所有的光线。

  黑云聚集在vortex 周边,隐隐变成了眼睛的模样。随着黑云的飘荡鼓动,宛如巨目在睁眨张合。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门人Disciple 和Martial Artist 们,subconsciously 的抬头望向那些眼睛。

  当视线发生接触后,生出了彻骨的寒意。

  不是精神上的什么感觉,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手脚冰凉肌肤寒冷,嘴唇很快冻的青紫起来。cultivation base 弱一些的人,眉毛和须发甚至浮现冰霜。

  “冷,好冷……”

  “谁借件衣服给我……”

  以庆国Crown Prince 为首的六国勋贵们最承受不住,抱着膀子整个人都在哆嗦。有侍卫脱下外套送上,可完全没有丝毫作用。因为寒冷的来源不是外面,而是从身体内部传来。

  许多人不受控制的张口,流出一缕缕blue 的光雾。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脱离fleshy body 飞出。

  宫殿发出一阵Formation 光,才勉强将其压制下去。

  “那是Yin Sector 的视线,定力不够便不要直接对视!”燕赤霞回到了太元宝殿,高声提醒,“守住心神,精神集中,否则灵魂会被吸走。”

  众人都是一惊,更有很多人迅速低头闭眼,再也不敢往外看上一眼。

  但也有人按捺不住好奇,偷偷的用余光观察。

  山顶宫殿里只有燕赤霞没有回避,守住great hall 后便直视那些眼睛似的东西。

  黑山Ghost King 也在直视,眼神中尽是惊惧。

  “这些愚蠢的疯子,还不如直接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呢。”黑山Ghost King 畏惧之余,更满是对Ghost King 们的嘲弄。

  “法则哪里是你们能够挑衅碰触的东西,想要借力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失去了魂体,意志又不会消散。无论今日结局如何,将来都是不人不鬼,永世承受折磨苦难。”

  嘴上对往日同僚鄙视,眼神又不经意的撇了眼Su Qing 。

  希望这位能行吧,否则它的结局好不了哪去。Yin Sector 的大道阴雷,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轰轰轰……

  远处的天空突然传来阵阵雷鸣。

  又有一大片黑云出现了。

  同样的深邃黑暗,隐有golden lightning snake 游走。乍看没有什么区别,但没有阴森的感觉。反而带着burning aura ,似乎酝酿着thunder 火焰。

  这些天际的黑云聚集,缓缓向茅山方位压盖下来。

  那十七只眼睛的视线随之转移,同时溢出了更加庞大的Yin Qi 。整个茅山都是阴风呼啸,生出了浓密到极点的雾气。

  雾气浓的如同黑烟一般,却诡异的不影响视线。蠕动鼓胀似是孕育什么,与压下来的雷云对抗。

  滋啦啦的声响遍布四野,golden purple 的雷电交织试探。Extreme Yin Extreme Yang 的两种Law Power ,要在茅山这里发生碰撞。

  此刻连燕赤霞都无法睁眼了,用力闭上眼睛运功护住Primordial Spirit 。有几个忍不住想要偷瞥的Martial Artist ,眼睛瞬间流出血泪,痛的在地上翻滚哀嚎。

  “全都是蠢货。”黑山Ghost King 依稀听到山上有惨叫,再次发出了鄙视。方才另外的雷云出现之后,它就在Gates of Hell 下抱好头趴好。

  Yin Sector 以为这里是新的领地,Yang Sector 却不容自己的地盘被侵占。

  两界在争抢地盘,两种法则在碰撞。除了immortal 之外,谁看谁死。

  “今日之后,茅山成绝地。”黑山Ghost King 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一场凡人的惨烈战役,都能让大地荒芜多年。这种大道之争,更不会有赢家。最大的probability 就是出现一处绝地,人Ghost God 魔都a strategic withdrawal 的区域。

  突然,那十七只眼睛,再一次转移了视线。

  转向了Gates of Hell ,望向了Su Qing 。

  因为Su Qing 放出了法力。

  此前虽然一直站在那里,但气息内敛仙威不显。能够看到Su Qing 的silhouette ,但是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不看表象,看的根本。

  先前发出声音,是Ghost King 们的残念作祟。Yin Sector 并没有看到Su Qing ,只是基于本能行事。

  不过现在现在看到了。

  “你……”

  十七只眼睛的视线本来是凌乱的,哪怕面对天际的雷云也并不集中。

  可是这一刻,汇聚到了一处。

  都牢牢的锁定在Su Qing 身上,没有任何一道视线偏移。

  天际的golden 雷云渐渐的散去,Yang Sector 法则没有了动静。那十七只眼睛也好,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Yin Qi 也好,都好像不存在一样。

  不是Yang Sector 选择退让,而是Yin Sector 有了新的目标。

  “你……是你……潜入者……”

  杂乱阴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和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

  Ghost King 们发出的声音,带着怨念和暴戾。可是现在这个声音,没有丝毫感情在里面。

  Yin Sector 的意志。

  确认了Su Qing 的存在,确认这是逃走过的那个人。

  轰隆隆……

  Yin Sector 的雷云涌动,十七只眼睛里显出电光。

  声音是借助众Ghost King 表现出的意志,这并不意味着Great Dao Law 会有情绪和思考。

  逃走了,不会生气。发现了,便要铲除。

  “潜入Yin Sector ,tribulation thunder 三道。”

  Su Qing 周movement method 力涌动,头顶庆云外显仙光。

  每个凡人都有前生今生来生,死后亡魂途径Yin Sector 前后三世。Su Qing 以immortal Divine Consciousness 潜入,便要受三记大Dao Tribulation 雷。

  茅山阴云密布,整个青洲同时有所感。

  本就已经是黑夜,原本没有多少人在意。哪怕是临近的Chu State 和Wei Country ,人们也只是以为有乌云。

  可是现在,都感觉不正常。

  wind and rain 欲来的感觉,让所有人都压抑。鸟兽不起,畜禽不鸣。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敢再啼哭。

  这是大道的力量。

  哪怕看不到,心中也会有感。

  ka-cha 。

  第一Dao Tribulation 雷。

  十七只眼睛幽光绽放,数道thunder 汇聚成一股。

  lightning 中似有哭嚎,周遭似带有狂风。电光阴风之中隐见无数ghost shadow ,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扑向Su Qing 。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道场宫殿之内,燕赤霞and the others 再次睁眼观望。

  Yin Sector 和Yang Sector 的对抗不能远观,这大Dao Tribulation 雷却不可错过机缘。

  每个人看到的景象,全部都不一样。

  Su Qing 因为是潜入Yin Sector 经劫,所以雷电中有Yin Sector ghost shadow 。燕赤霞and the others 观大Dao Tribulation 雷,则是另外一番模样。

  有的看到无数的刀剑,有的看到的是ten thousand horses galloping 。有的看到涛涛大浪,有的则见到大山压顶。

  承受不住的再次惊恐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去观看。燕赤霞及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众人,则是没有一个将视线移开。

  成为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开山Disciple ,本身就有不俗的innate talent 和Good Fortune 。如果连观摩都观摩不得,他们也配不上Su Qing 亲手熬的那一碗粥。

  黑山Ghost King 则是把头埋的更低,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上仙站在它的面前应劫,自然是莫大的机缘。但是与此同时,也要承受最大的风险。哪怕有半Dao Tribulation 雷漏过,它也得瞬间disappeared 。

  是机缘没错,但它宁可不要。保住这条鬼命,胜过所有。

  “上仙,您倒是出手啊,该不是真要硬扛吧。”黑山Ghost King 在心里呐喊。

  Su Qing 出手了。

  手指结印,口中念念。一团团仙光缠绕而上,将那些当头落下的tribulation thunder 尽数化入。

  thunder 和仙光融在了一起,就像一个巨大的面团。

  Su Qing 双手托举,雷团zi zi 作响。

  有些lightning 溢了出来,如Dragon Snake 般缠绕上Su Qing 的身体。

  Su Qing slightly frowned ,似是在承受某种痛苦。但是更多的tribulation thunder ,都被纳入了云团当中。在法力的作用下,雷团一点点缩小。

  “欲学thunder technique ,需先化雷。”

  一个声音传入山顶,燕赤霞顿有所悟,当即sit in the lotus position 。手指电光闪烁,细细感悟。

  Four Great Elders ,十八deacon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众Disciple ,也同时有所悟,各自盘膝悟道。

  在殿中避难的一众Martial Artist ,也有数人有学有样,感悟此中的profound mystery 。

  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如黑山Ghost King 一般,抱头躲避shiver coldly 。

  于此同时,Pigweed immortal island 。

  Immortal Apricot hua hua 作响,泉水加速流动。所有的一切,都产生某种变化。

  显得不安,显得焦躁。

  青鸟Immortal Crane 都在飞舞,似是生出某种感应。羽毛莫名的炸起,生出许多不适。

  齐齐落回巢穴或者驻足树木枝干,疑惑的四下打量。

  小蛇则似察觉什么,闪电般的窜向岛外。潜入海水之中,想要游向北方。但被一层透明墙壁所阻,拼命撞击也钻不过去。

  在树下看书的scholar ,也似感应到了什么。再一次放下书本,更是unprecedented 的站了起来。

  自从在树下坐下,scholar 从未起身。但是现in this brief moment ,他坐不住了。

  手中的书卷被攥出了褶皱,望向远方的目光中尽是担忧和不安。

  远在茅山。

  Su Qing 托举的雷团已经消失,衣服上还残留着稀稀拉拉的电流。对视着那十七只眼睛,等着下一Dao Tribulation 雷。

  黑山Ghost King 抬起头,望了一眼in the sky 的眼睛,又looked towards 步伐未曾移动的Su Qing ,心中的惊惧无以复加。

  它从未见过别的immortal ,但并不缺少基本的认知。

  面对这的tribulation thunder ,或许能够挡下第一道。但是能够将tribulation thunder 化掉,甚至还以此引他人悟道,绝非寻常immortal 能够做到。

  黑山Ghost King 越发觉得曾经的同僚们愚蠢,面对这样的存在竟然还敢生出怨念。同时更是越发觉得自己眼界卓绝,没有对这位生出半点忤逆。

  second tribulation thunder 来了

  十七只眼睛眨了眨,颜色比方才深了许多。放出的thunder ,也更加粗壮。

  说不清是雷声还是咆哮,thunder 间掺杂着肉眼可见的火焰。其间隐见lava 滚滚,burning aura 令人窒息。

  似乎这不是thunder ,而是倾倒地狱的lava 。

  lava 中更似隐藏着有恶Ghost Demon 神,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想钻出来一样。

  Su Qing 再次施法,这次没有抵挡。只是将法力化作同样的火焰,于袭来的tribulation thunder fuse together 。

  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大Fireball ,除了一个影子之外见不到半点模样。

  但如果深入Fireball 里面,便会发现没有半点火焰侵入。

  “引火者必自燃,不能承受其热又如何能够控火。”

  燕赤霞手中的雷电消失,转而聚拢一团火焰。望着in the sky 的tribulation thunder ,眼中生出许多血丝。

  又有一些人闭上眼睛,无论sect disciple 还是那些Martial Artist 。

  不是他们willpower 不够坚定,而是完全无法对抗这等威能。继续强行观摩悟道,只是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伤及己身。

  还能够保持住的,只有燕赤霞和少数几个人。

  黑山Ghost King 一如既往,抱着头藏好。

  机缘悟道什么的,谁想它will not 去想。只要保住鬼命,别的都不重要。

  Pigweed 到的生灵更是焦躁。

  青鸟和Immortal Crane 不安的鸣叫,小蛇撞击Formation 的力度越发强烈。原本纯净的眸子里尽是疯狂,亦如ominous beast 般暴虐。

  Golden Crow 鼎下的火焰也剧烈了数倍,鸟蛋似有感应住的跳动。更出现了些许细小裂纹,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

  山顶的两棵杏树平静了下来,连树叶都停止了抖动。

  因为scholar 在对它说话。

  “上君遇劫,旁人不知凶险,能助者唯我。但我去不了,想请你相送。”

  大杏树摇晃了下,似是给予回应。

  “若还能回来,再与你伴读。”scholar 躬身稽首,迈步走向大杏树。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身体直接融了进去。

  之后,一片青叶飘出,直接遁入虚空。

  远在茅山,third tribulation thunder 。

  ……

  茅山有雷,声传万里,六国皆有感。鸟兽不鸣,婴孩止啼。长者曰,有仙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方有natural phenomenon 。

  《青洲志》

   版权那边要故事大纲,尝试推介。成与不成都算是某种认可,本来有点elated 。可整理的时候发现主线不够清楚,内容也有点散,想要重新再调整下。昨天就在整理了,但还没弄完。发个2合1大章偷下懒,稿子也没顾上细修,诸位看官担待下下(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