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1

  第131章 天怒,助上君(2合1)

  一道闪电,普通至极。

  蓝幽幽的电光,轰隆隆的雷鸣。以扭曲集束的姿态,从in the sky 劈落下来。

  这一道雷很普通,普通的令人诧异。普通到所有人都敢于睁眼,普通到连黑山Ghost King 都与其直视。

  望着最后一Dao Tribulation 雷,Su Qing 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大道理应不会有情绪,但Su Qing 觉得Yin Sector 发了脾气。因为这third 雷,一点都不寻常。

  身处茅山之中,只看到简单的一道。可是在茅山之外,完全是另外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

  分处茅山两侧的梁国和Yan Country ,几乎所有人都在抬头望天。

  此刻早已经入夜,天空本该一片漆黑。至多是繁星月光,点缀在夜空。

  可是在人们的眼中,却无比的闪亮。

  是lightning !

  在茅山所在方位,望见十七道thunder 。

  golden 和black 缠绕在一起,如同十七条魔龙咆哮。

  从虚空中遁出,在一个节点交汇。好似在撕咬什么东西,又好像在互相吞噬。

  最终,变成了一束。

  壮如山岳,贯通Heaven and Earth ,lightning 千万里。

  可就是如此粗大的一道雷,却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安静的不像话,安静的令人心慌。

  “是天裂了吗?”

  “天怒!是God 发怒了!!”

  “来人,给朕去查!”

  “像是茅山所在,难道是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没人听见朕说话吗?来人……”

  百姓们发出呼喊,皇帝呼唤侍从,然后便惊恐的发现没有声音。

  人们在呐喊,wild beast 在呜鸣。可在耳朵里,却什么都听不到。

  不是thunder 无声,而是吸走了所有的声音,剥夺了众生的听觉。

  在远一些的的地方。

  Qi State ,Chu State ,Wei Country ,庆国,也看到了那道雷,也被照亮了天空。

  但或许是因为离的远,人们听不到雷声,但是可以发出声音。

  “是天变吗?那是什么地方?”齐帝正召集几个重臣议事,望着Celestial Phenomenon 惊疑不定。

  “之前就有异像了,还以为是有雷雨。可现在看,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梁燕的方向,好像不是太远,应该是在境内吧。”

  “你这不是说废话么,肯定是境内啊,梁燕的天在这里怎么看的见……”

  几个大臣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齐帝则目中带出担忧。

  “梁燕的方向,难道会是茅山吗?impossible ……但是,如果真是和immortal 有关……糟糕,如果是真是那样,朕失策了,应该另派人选。让那个一根筋过去,只怕会坏事……”

  Chu State ,Wei Country ,庆国,imperial city 之内,皇帝们都有和齐帝类似的担忧。

  他们派出了更专业的使团,但看着远方natural phenomenon 还是不能踏实。

  如果真是茅山出现这样的Celestial Phenomenon ,意味着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比他们想象的要不寻常,甚至immortal 都有可能亲临。

  ……

  Qi State 京城新修了城隍庙,有袁相如的塑像,没有齐公公的。

  袁相如已经带Yin Soldier 回到了京城,齐公公繁忙的工作有了帮手。围绕着庙里没有齐公公的雕塑,两个Yin God 正在那里斗嘴。可是当thunder 出现后,全都change color 。

  “老阉货,感觉到了吗?”

  “刚才就察觉了,那不是Yang Sector 的雷,是Yin Sector 的阴雷。”

  “应该是上君在做什么吧?这么大的动静不会有别人了。”

  “必然是上君,只是不知道做什么。这里都心悸,现场不知何等凶险……”

  “呸,好你个乌鸦嘴,竟然敢对上君不敬。别人凶险,上君又怎会凶险。难怪连个雕像都没有,伱就不配做Yin God 。”

  “我的袁大人,您现在做城隍了,能不能文雅一点。”

  “你配本城隍文雅么,老阉货……”

  ……

  庆国,活人墓。

  “王爷,那应该是茅山没有错吧?”

  “看着像是离的不远,实则遥不可及,多半是茅山。而且此等Heaven and Earth 异像,必是上君亲临。”

  胖山似得惠王看不出声坐还是躺,反正就是草席上堆了一堆肉。孙四海陪在旁边,一起望着远方。

  “不知道上君在干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和who 交手吧?”孙四海皱着眉头,“虽然看不出什么,但那些雷看起来很危险。”

  “哪有人陪做上君的对手。”惠王撇嘴,“即便是交手,也是在与Heaven and Earth 交手。”

  “王爷说的对。”孙四海恍然,更是感慨,“与Heaven and Earth 为敌,不愧是上君……”

  “呀,糟糕,失策了,本王应该亲自去的。”惠王突然想到什么,很是懊悔的砸下掌心。结果没砸到,拍在了肚子上。

  “您去做什么?”孙四海瞅了惠王的身材一眼,“且不说您出门这个难度,主要去了也没用啊。您自己就说过,缘上不可加缘。已经得了上君的许诺,就不该奢求更多了。”

  “不是奢求更多,而是这么危险的事情,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啊。”惠王越发懊悔,“如果在那里,说不定有机会死掉。”

  “对哦。”孙四海也后悔了,“早知道,应该亲自去。韩四郎那小子,真是好运道……”

  ……

  Chu State ,一个不知名的湖泊,一个unremarkable 的小岛,一个不大的small courtyard 。

  “关兄啊,你可真悠哉。躲在这种地方,让我好找。”

  满头白发的窦千里直接推门进院,院子里坐着同样尽显老态的关正。

  “前年我才搬过来,谁都没有告诉,亏你能找到。”关正sighed 。“但你找到也没用,我不会再和你动手。”

  “不找你比武,想你收个disciple 。”窦千里从身后拎出个youngster ,正是逃出乾洲的徐金鳞。

  “这个child 身世很不寻常,innate talent 也很不寻常。本来我是随便调教调教,结果没几天就发现没什么能教他的了。”

  窦千里盯着关正,“我这辈子肯定是打不过你了,但这小子绝对可以。不信的话,你教教看。”

  “我没兴趣为自己培养对手,况且现在你是不是该关心下别的事情。。”关正爱答不理,更有些无奈。

  “天际的lightning ,你看不到吗?若我猜的不错,定然和Immortal Monarch 有关。你若有心,当去调查下看看。说不定,可求一份immortal fate 。”

  窦千里哆嗦了下,表情更有些抽搐。

  “有什么好看的,老子和你们可不一样。”窦千里铿锵道,“身为Martial Artist ,当靠自身,总想着借外力,便偏离了本心。我挑战你,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如果是得了immortal fate 才提高实力,打败你也没有意思。因为那是immortal art ,而不是Martial Arts !”

  ”oh?” 关正肃然起敬,“认识你这么多年,方知你有这样的觉悟。难怪当年在海上,你坚持不过船,宁可错过两次immortal fate 。原来……”

  “过去的事不提了,也是才想通的。”窦千里感觉有些心绞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今天来是让你收disciple 的,这个面子你必须给。我跟你说,这个youngster 真not simple 。他的身世……”

  窦千里强忍着不去看天上的lightning ,滔滔不绝的纠缠着关正。他必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才能勉强控制不去乱想。否则只想一点点,那也是难以承受的折磨。

  ……

  青洲各地各有观想,身处中心的Su Qing 只望着那道雷。

  不管Yin Sector 是否真的发怒,这道雷的formidable power 都远超之前两道。

  Grand Dao Reaches The Simple 。

  面对自己这个曾经的潜入者,Yin Sector 没有show mercy 的概念。这最后一Dao Tribulation 雷,比之前两道加起来都要危险。

  嗡——

  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闪出仙光,挂在属下的四道sword shadow begin to stir 。

  “这么危险的么?”Su Qing 安抚Immortal Platform sword shadow 。

  上次能让sword shadow 有出鞘的欲望,还是面对Golden Crow 残念的时候。而且那次只是sword shadow ,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都跟着生变,可是从来都没有过。

  可见这third tribulation thunder ,威胁程度远超预料。

  “实在不行只能出剑了。”Su Qing 安抚sword shadow 的同时,也做好了出剑的准备。

  这几道sword qi 是他最强的手段,但this time 是真的不想用。

  撑过这三道阴雷,了结之前的过往。可如果以剑强行破除,等同对Yin Sector 出剑,会结下新怨。日后想要立阴司建轮回,便会多上一层阻碍。

  Su Qing 严阵以待,可其他人并没有意识到危险。

  “是已经结束了吗?”燕赤霞面带狐疑,其他人也是面面相窥。

  看上去就是很平常的闪电,而且还是formidable power 最弱的那种。

  除了速度缓慢,没有一点不同。

  对于凡人,或许是致命的。可是对于那一位,只怕连毛毛雨都不算。

  “应该是结束了,我出去看看。”一个Martial Artist 迈步出门。

  当然不是好奇,而是生出点小心思。先前既然错过了机缘,现在就得多争取争取。

  方才那么大的阵势,显然是Pigweed 之主也是苦战。在结束的时候往跟前凑一凑,无形中会拉近很多距离。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一个,包括庆国Crown Prince and the others 在内,很多人想要出去。

  “小心,还没结束。”燕赤霞提醒。

  他没看出那闪电的玄机,但隐隐感觉出去会很危险。况且之前Su Qing 提醒过,结束前不能随便出去。

  “没事,我就看一眼。”那个Martial Artist 走到殿门前,一步迈了出去。

  等他迈出去后,所有人都止住步伐。

  那个Martial Artist 消失了。

  不是完全消失,还留下了一些。

  就像一堆没有支撑的焦炭,瞬间在地上摔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除了依稀的轮廓之外,看不出半点人的模样。

  “这是……”

  众人寒毛倒竖,连滚带爬的躲出老远。

  他们只见那Martial Artist 体表浮出一层电光,然后身体就直接变成焦炭垮塌了下去。

  整个过程极快,快的几乎没有反应的机会。

  幸好在场的多是江湖Martial Artist ,但凡有个ordinary person 在得惊叫出来。

  燕赤霞走到great hall 门口,看了看那个已经变成焦炭的Martial Artist 。迟疑了片刻,捡起其掉落的刀丢了出去。

  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燕赤霞又犹豫了一下,尝试地向外extend the hand 指。

  伸的速度很慢,更认真包裹了法力。

  可在越过界限的瞬间,燕赤霞便猛的收了回来。

  手指冒起了一缕缕青烟,指尖末端完全变成焦炭。

  “嘶…………”

  great hall 里一片suck in a cold breath 的声音。

  方才那个Martial Artist 就罢了,燕赤霞的实力有目共睹。可是最终的结果,基本没有不同。

  “那道雷,不是我们能看懂的。”燕赤霞望着那道雷,“在上君解决一切之前,我们只有等。”

  Su Qing 祭起了一团法光。

  这third tribulation thunder ,不含mysterious 变化,唯有最纯粹的力量。

  想要挡住,也只能以力去挡。

  如果挡不住,便只有出剑。

  thunder 继续下落,碰触到了那团法光。

  铮——

  不是thunder 闪电的声响,而是近似于金属的蜂鸣。

  就像是尖锐沉重的凿子,fiercely 砸在了坚硬的钢板上。

  所有人都involuntarily 的捂住了耳朵,呈现出痛苦的神色。Gates of Hell 下的黑山Ghost King ,更是被震的头晕目眩险些昏厥。

  “挡不住。”

  法光没有被击溃,但Su Qing 已经得出判断。

  放出这团法光本就是为试探,并不是真的想要挡住。

  “只能出剑了。”

  Su Qing sighed ,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闪亮。中宫Immortal Apricot 莹莹生辉,挂在树下的sword shadow cheering excitedly 。

  它们不喜欢被镇压在这里,它们渴望展露自己的锋芒。

  “en? ”

  Su Qing 突然察觉异样。

  少了一片树叶。

  Immortal Apricot spirit root 共有三万六千青叶,Su Qing 知道每一片的样子位置。哪怕送出去几片,也会马上长出新的。

  但是现在,却少了一片。

  “在那。”

  Su Qing 抬头,见到了青叶。

  从Pigweed 远来,在虚空中出现。那团法光的下面,飘飘荡荡翠绿欲滴。

  “你怎么来了?”Su Qing 很是意外。

  青叶幻化,变成人形。

  scholar 。

  “助上君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scholar 站在青叶上,对Su Qing 拱手。

  “不用。”Su Qing 道。

  法光ka ka 作响,随时都会碎裂。

  “知上君无惧,但会误major event 。”scholar 道,“此前只知读书,不知Three Thousand Great Daos 。蒙上君点化,方有所悟。今日相助,只为报上君恩惠。”

  “不值得。”Su Qing 道,“你得spirit root 缘法,有成仙之资。但今日行此举,道路断绝,缘难再续。”

  thunder 继续侵入,法光被击穿了一半。

  “鹤赠羽,鸟赠玉,蛇予鳞。今日若不来,岂不如禽兽,日后读书片字难再入眼。”scholar 再次拱手,转身面向thunder 。“前路自有道理,只希望上君莫要阻拦。”

  Su Qing 沉默,按下躁动的sword qi 。

  ka-cha ,法光彻底破碎,thunder 继续劈落。

  scholar 张开双臂,thunder 没入胸膛。

  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有耀眼的rays of light 。

  scholar 整个人都在发光,亮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悬在空中的那十几只Yin Sector 之眼,似乎也被那rays of light 晃到死的。

  渐渐的闭合,渐渐的变淡。

  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彻底底的消散。

  scholar 的rays of light 则再收缩,连同身体一点点变小。最后变成了一枚青叶,缓缓飘落了下来。

  ……

  主人待old servant 殊优,供使陶勤安养,不用其劳作。友人不解,说是亲莫如此,养仆何用。主人曰:俯有拾,仰有取,必有报。一日,主人过山,山巨石欲下,至险。子见之,幼难助,空急耳。余仆神不至,茫然无措。唯old servant 冲上,推主引之,以身障石,偿其恩德。

  《青洲志》

   今天还是偷懒大章,明天正常两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