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3

  第133章 将军死,怨气在喉

  Qi State ,京城Heavenly Prison 。

  最下层的区域,一间单独的牢房。

  牢房里打扫的很干净,床榻上也是厚厚的被褥。一个魁梧的汉子盘膝在榻上,双目紧闭正在打坐。

  正是Qi State 禁军统帅,刚刚回到京城不久的孟Great Commander 。

  尽头的石阶处脚步声响,一个hair grey-white 的狱卒拎着食盒走了下来。

  老狱卒的表情很紧张,手更有些抖动。看了一眼手中食盒,长长的exhaled ,努力平复下情绪。

  “Great Commander ,您歇着呢?”老狱卒远远的招呼了一声,“小人给您送饭来啦。”

  孟Great Commander 睁开眼睛,鼻子嗅了嗅,“花雕?”

  “您鼻子True Spirit 。”老狱卒laughed 走到近前,打开牢门,拎着食盒到桌子前。

  一壶酒刚拿出来,没等放在桌上,就被孟Great Commander 夺了过去,仰头便灌了一大口。

  “上次您交代,小人专门去买来的。”老狱卒笑问,“Great Commander 觉得如何?”

  “城东王记花雕,味儿就是醇厚。”孟Great Commander 一口气喝了半壶,看了一眼老狱卒,“不要每次见我都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Heavenly Prison 里的大人关过不少,你应该见多了才对。”

  “可您这样的Primordial Spirit Realm ,小人可是从来没伺候过。”老狱卒似是有些尴尬,颤颤巍巍拿出一些碟碟碗碗。都是上好的菜肴,鸡鸭鱼肉样样俱全。最后拿出一副筷子,交到孟Great Commander 手上。

  孟Great Commander 夹了两口菜,又饮了一口酒,叹道:“我这牢坐的悠哉啊,平时可没这么闲,更不敢顿顿饮酒。Your Majesty 待我,还是仁厚啊。”

  “仁厚?”老狱卒似是不解,“Great Commander ,不是小人多嘴。难道不是Your Majesty 生气,您才被下狱的么?”

  “Your Majesty 生气是应该的。”孟Great Commander 道,“我在茅山未能参透玄机,做错了选择。六国之中,只有Qi State 未受益,Imperial Court 内外非议很多。”

  现在孟Great Commander 是真后悔了。

  被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留下的人,Imperial Court 无比的重视。亲朋故旧皆有安排,可谓when a man attains the Dao, even his pets ascend to heaven 。从茅山回去的人,也都受到了封赏。尤其是暂留茅山悟道的人,重视程度不比那些Official Disciple 小。

  他们其中很多人,都能够用些小手段。凌空点个黄纸,挥袖子扇出一股风。battle strength 一般,但明显和Martial Artist 不同。虽然不算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人,但一个个也以茅山道士自居。

  尤其关正的Junior Brother 张猛,在燕赤霞的指引下,悟出了一门能发雷电的功夫。Yan Country 已经许诺,将来助他establishing the sect ,建立Yan Country 自己的仙门。

  孟Great Commander 不羡慕他们的封赏和ability ,但知道自己耽误了Your Majesty 的major event 。

  齐帝新即位不久,声望本来就不那么稳当。经过茅山之事,与其他五国差距明显。Imperial Court 内外都有不少议论,皇帝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他刚刚回来的时候,就被fiercely 骂了一顿,让回家中反省。后来随着在茅山closed-door cultivation 的人陆续返回,齐帝遭受的非议也越来越大。除了在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上决策失误,袁相如和齐公公的事也翻了出来。

  齐帝就干脆甩了锅,把孟Great Commander 下了Heavenly Prison 。

  但是,孟Great Commander 并不怨恨。

  “Your Majesty 把我下狱,乃是爱护,并非是惩罚。”孟Great Commander 和老狱卒很熟悉了,有意缓解下紧张,“我在外面是众矢之的,进了Heavenly Prison 反而清闲。只等事情淡化,Your Majesty 自会再将我放出。”

  老狱卒瞅了瞅孟Great Commander ,眼神颇有些异样。“Great Commander ,您真觉得,Your Majesty 会把您再放出去么?”

  “你不懂。”孟Great Commander 不想解释太详细,又喝了一口酒。似乎感觉有点迷糊,晃了晃头。将酒杯放下,又夹了口菜。

  “是Great Commander 您不懂。”老狱卒瞥了一眼孟Great Commander ,不动声色的帮忙满酒,“小人从四十年前来这间牢房当差,伺候了不知道多少大人。他们其中有很多人,都不比您的地位低。其中有不少人,也说过和您类似的话。”

  “那么结果呢?”孟Great Commander 又喝了一杯。“最后是放了,还是推出去斩了?”

  “没有人被处斩,但也没有人被放。”老狱卒看着孟Great Commander ,“所有在这间牢房住过的人,都被小人亲手送走。”

  孟Great Commander frowned ,这一刻他终于听懂了些东西。张嘴刚想说什么,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老狱卒笑了起来。“小人第一次伺候Primordial Spirit Realm ,所以不得不小心。每一餐的用量都非常少,否则只怕早就被您发现了。”

  “伱……”孟Great Commander 头晕目眩,更无法调动True Qi 。

  “听说这种毒,当初您给齐公公用过,小人就不多解释了。”老狱卒取出一根长长的钢针,蹲下身子。

  “不过,小人信不过毒,因为很多毒都能解。再过一会儿,我会把这个从您的天灵扎进去,保证没有痛苦。”

  “你怎么敢?”孟Great Commander 不怕死,但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因为小人做的就是这种差事。”老狱卒表情很平静,“小人在Heavenly Prison several decades ,从来没有出去过。以后也不会出去,直到死都在这里。慢说是Great Commander 你,Imperial Family 我也送过。”

  “是谁指使你?”孟Great Commander 嘴唇发青,眼睛里带上了血丝。

  “小人见过很多great character ,但您这么傻的却是第一遭。”老狱卒似有些好笑。

  “Your Majesty 初登大宝声望不足,任何决定都不能有污点。even more how 那么大的事情,又怎能没有人承担责任。既然要承担,又怎么可能让您活着。”

  “那可以杀了我,何以用this method !”孟Great Commander 目呲欲裂,“斩首,腰斩,三尺白绫……为何……”

  “因为Your Majesty 不能杀忠臣。”老狱卒摇头,“这个道理您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懂。”

  孟Great Commander 还想说什么,但老狱卒已经失去了耐心。

  “您还是安心上路吧,小人做着差事最怕夜长梦多。”老狱卒将钢针抵住孟Great Commander 的天灵,掏出一把小锤子,一寸寸的凿了进去。

  孟Great Commander 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无力的伸着手,什么都没有抓到。眼睛里带着不甘和怨愤,一点点失去了神采。

  “哎……”

  在不远的地方,两个影子在注视。叹息声没有人能听见,也没有人能看到他们。

  因为他们是Yin God 。

  城隍城隍袁相如,阴司小吏齐公公。

  “神君大人,我没说错吧。”齐公公看了一眼袁相如,“咱们的这位皇帝,没有你想的那么英明。”

  “站在皇帝的立场上,他不能说做错。”袁相如表情很平静,“另外,还有一点要提醒你。英明也好,昏庸也罢,都是人间帝王,不是你我的主君。”

  “是,这点是属下疏忽。”齐公公很正式的拱手告罪,又道,“大人带我过来,是想亲自接引孟Great Commander 入Gates of Hell 吗?”

  “忠臣良将,自当要一送。”袁相如道,“不过他若有意,倒想留他在身旁。这等义士在身边,可比你这老阉货顺眼。”

  齐公公rolled the eyes 。

  孟Great Commander 很快失去了气息,老狱卒试探过脉搏鼻息后,转身出去叫人。

  袁相如和齐公公则是同时皱眉。

  孟Great Commander 的魂魄,并没有离开身体。

  “奇怪。”齐公公面带狐疑,“虽说有时亡者魂魄不会马上离开,也应该与fleshy body 分才对。可是他的身上,完全没有这种迹象。就好像,还是活人……”

  “口含怨气,魂魄不散。”袁相如感觉很不安。“怨气过大,会化作厉鬼。可像他这种情况,确实没有见过。难道是因为曾去茅山,身上沾染了什么?”

  正在这里猜测,老狱卒带着几人回来。用席子卷了孟Great Commander 的尸体,抬着走出Heavenly Prison 。Heavenly Prison 外面停好了一辆车,尸体被放到车上,拉着奔城外而去。

  袁相如和齐公公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followed along 。可出城走了一段距离,就再也跟不上了。

  他们是Yin God ,不可擅离属地。

  上次袁相如能去四阴山,又带领Yin Soldier 折返,是因为Su Qing 的缘故。只是他自己的话,当前难以离开。

  “或许只是还没有死透吧。”

  “附近的游魂,大多都会从京城Ghost Sect 入Yin Sector 。等他的魂魄回来,或许就清楚了。”

  袁相如和齐公公自我安慰。

  拉着尸体的carriage 一直走,到了很远的一处荒山才停下。

  荒山光秃秃的没什么植被,阴暗的山坳处已经挖好了坑。几个人把尸体埋了进去,小心的填好了土。

  不是想要曝尸荒野,而是不能留下尸体证据。留下一具完整的尸身,已经是皇帝最大的仁慈。

  埋尸人taking advantage of the night 匆匆离开,一缕月光照在埋尸体的地方。

  all around 都是山体,月亮理应照不到。可不知道为什么,月光刚好就能照在那里。

  而在同时,地下的尸体,也有了些变化。

  尸体并没有动,人也没有复活。但是双手的指甲,unconsciously 长出来一小节。口中的牙齿,也尖锐了些许。体表的皮肤上,更是长出细小的绒毛……

  ……

  齐人见异,不识精怪。目如丹砂、指如曲钩、齿露唇外如利刃,又因体外毛色有别。集怨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阴阳皆不相容,为Heaven and Earth 摒弃于轮回之外。

  《九洲异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