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4

  第134章 木骨叶心,十日成身

  Pigweed 。

  小蛇蔫蔫,鸟鹤不鸣。两棵Immortal Apricot spirit root 也是枝条下垂,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Su Qing 每次返回Pigweed 都很热闹,但这次却前所未有的安静。

  山顶树下空空,少了一个scholar 。

  “弃昨日缘,择明日法。算到了你走的这条路通畅,却未算到会途中会有新的选择。”

  Su Qing 手心悬托着一枚青叶,颇有些唏嘘感慨。

  scholar 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destined person ,读书伴读促使Immortal Apricot spirit root 快速成长。Nine Reasons Good Fortune Immortal Platform 的中宫区域,比其他所有地方加起来都要闪亮。

  原本九洲world 所有生灵,scholar 的immortal dao 最为顺畅。

  种下杏核,造就Pigweed 。这样的机缘,不会再有第二次。即便Su Qing 想再给,也给不出第二个。

  却未曾想过,会另做选择。

  替Su Qing 挡了一Dao Tribulation 雷,让此前的积淀化为乌有。

  scholar 以身挡劫,并不意味新的机缘。

  对抗Yin Sector 的意志,等同站在大道的对立面。无论帮助的是who ,will not 产生新的牵绊。

  往最好了说,算一份人情。往坏了说,什么都没有。

  尤其那third tribulation thunder 又非常特殊,关联了阴司的一份牵绊在内。scholar 这一挡,令他连转世的机会都难有。

  “青叶勉强护住一丝Primordial Spirit ,应该可以重铸形体。不过无论成功与否,will not 再是昨日的你了。”

  Su Qing 飞身飘起,来到山顶别院。走到Immortal Apricot 树下,左右打量了下。

  书案上放着未看完的书,旁边是Su Qing 送的书箱。all around 地面长着青草小花,唯有曾经坐着地方是一片干土。

  Su Qing 蹲下身子伸手从地上捏起一捧土,又招来一汪泉水,混合在一起变成泥团。

  之后,将那枚青叶托起,小心点埋入泥团之中。然后cautiously 的,在手中捏搓起来。

  青鸟和Immortal Crane 各带着child 飞来,或是在树上或是在墙上,好奇的打量。

  小蛇更是sou sou 爬上一只小Immortal Crane 的脖子,用力伸长身子想要尽可能近一些观看。

  Su Qing 没有理会它们,只在那捏着泥团。

  捏的非常认真,似乎用了很大力气。只捏了几下,额头就出现些许汗滴。

  渐渐的,捏出了胳膊和腿,还有头部。虽然看上去还很粗糙,但已经有了人的轮廓。

  两棵杏树突然摇晃了下,从土壤里探出些许根茎。延伸至Su Qing 面前,摇摇晃晃的摆动。

  Su Qing 迟疑了片刻,伸手捏下几条细蔓。

  “伴读之谊,该出一份力。有你们相助,成功的probability 更高一些。”

  Su Qing 将枝蔓插入泥人的四肢和躯干,就像给加上了骨头。

  两棵树似是点了点腰身,收回了其他的根茎。

  Su Qing 又捏了一会,泥人越发形象灵动。

  “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Su Qing 将泥人放到桌案上,“土泥为身,根茎为骨,青叶为心。能否唤醒Primordial Spirit ,这次真的要听天由命。”

  Su Qing 不是学某位Empress 造人,而是为scholar 重塑身体。但即便如此,对于当前还是Earth Immortal Realm 的他,这份工作也不轻松。

  做好这副身体已是极限,点醒Primordial Spirit 非Earth Immortal 之能。哪怕有Section Cult True Immortal 的底蕴在,也是没有多大可能。

  点spirit transformation 物可have the words at hand ,可是真正造化的领域还差很远。

  “十几天的时间吧。”Su Qing 看着泥胎,“若能醒来,或可再续。若是醒不来……”

  Su Qing sighed ,转身离开。

  青鸟和Immortal Crane 看完热闹,啾啾xiu xiu 了两声,也各自带着child 飞走。只有小蛇没有离开,围着泥胎游走似有些想法。

  盯着脸部瞅了一会儿,尝试性的用头拱了一下。让它不满意的一个凸起,被按了回去。

  Su Qing 回头看了一眼,略微有些犹豫,但终没有理会。

  将泥人放到桌案,便意味着重塑的过程结束。接下来任何的改变,都仅限于外貌,不会影响到根本。

  小蛇有Azure Dragon bloodline ,主祥吉庆瑞。让它接触接触,或许会更有帮助。

  “si si ……si si ……”

  小蛇似乎也是来了兴致,围着泥胎不住游走,时不时的上去鼓捣一下。

  原本Su Qing 捏的泥胎是正常人轮廓,可在小蛇的二次加工下,渐渐的有点走形。

  四肢和腰身都细长了起来,尤其是脖子更是显得明显。

  依然保持着人的轮廓,可形态却越来越像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有些古怪的味道。

  与小蛇相熟的几只幼鸟飞来,想看它在鼓捣什么。不留神看到了泥人的正面,像是受到惊吓。秋秋的跳开老远,然后扑棱着翅膀飞走。

  不过小蛇却是非常的满意,很得意的欣赏自己的作品。时不时的还扭动下腰身,来回做一下参照和对比。

  唯一令它不满意的,是感觉四肢还有些多余。

  上去用身躯缠住,想要把手脚干脆卸掉。只是很快发现这个想改也不大好改,因为泥胎里加了根茎skeleton 。无论它怎么用力,都不能让泥人没有四肢。

  “si si ……”小蛇对杏树吐了几下芯子,做出凶巴巴的模样。

  它don’t dare provoke Su Qing ,只能对杏树表达不满。

  如果不是杏树给了碍事的东西,它有信心做出更加完美的作品。现在这个样子,勉为其难吧。

  ……

  Pigweed 岛上的时间一天天过去,小蛇几乎日日夜夜守在泥人身边。只希望哪天一睁眼,就看到泥人活过来。

  转眼之间,十天过去。岛上的泥人尚无动静,岛外则有人breakthrough 了realm 。

  “Primordial Spirit Realm ……”窦千里看着不远处那个True Qi 沸腾的youngster ,满眼的难以置信。

  “老关,这十年伱到底喂他吃什么了?这么短的时间,breakthrough Innate 就算了。怎么一转眼,竟然breakthrough 了Primordial Spirit ?”

  “这些年you two 赖在我这里,不都亲眼看到了吗?”关正表情也很复杂,“不过我倒更想问问你,从哪找了这个妖孽回来。”

  青洲还在世的江湖expert ,关正和窦千里都是绝对的老资格。在Martial Arts 方面的经验,没人会比他们更明白。

  可是对于徐金鳞,两个人都看不懂了。

  二十多岁才开始习武,算是晚的不能再晚。即便innate talent 再如何出众,也必然会落活于同时代的Martial Artist 。

  可absolutely 没有想到,短短十年时间,徐金鳞竟然进步到如此程度。从一个不通Martial Arts 的青年,一跃成为Primordial Spirit Realm expert 。

  而且更加terrifying 的是,这十年当中,关正和窦千里都没有正式的收徒。

  窦千里勉强还算教了一些东西,关正只是给予一些指点。虽说对于任何Martial Artist 来说,这些都非常宝贵。可要说这样就能造一个Primordial Spirit Realm ,是决然impossible 的事情。

  “金鳞many thanks 两位senior 多年的照顾。”徐金鳞收拢气息,来到二人面前拜倒,“本想在两位senior 身边多聆听教诲,怎奈身负重任家仇。若是能够活着回来,再来报答两位的恩情。”

  关正没说话,似在考虑什么。

  窦千里则是一皱眉,直接了当的问道:“怎么?Primordial Spirit Realm 就以为自己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乾洲报仇了吗?”

  “恰恰相反。”徐金鳞道,“正因为晋了Primordial Spirit ,才知Marital Arts Path 何等长远。但在这里,我也学不到什么了。所以想着去乾洲会战expert ,以此磨砺成长……”

  “老夫还没有教你,谁说你学不到什么。”关正似是想通了一些事情,coldly snorted 。

  “乾洲Martial Arts 底蕴深厚,我当年便深有体会。现在你只是空有realm ,徒有其表而已。如果现在去乾洲,只怕连你的仇人都见不到,就白白会妄送性命。”

  窦千里认同这些话,但是更听出了额外的信息。

  “老关,你决定收徒了?可你不是说过,你的martial arts 有一部分来自Pigweed ,不能轻易传下Legacy 吗?”

  “此一时,彼一时。”关正看着徐金鳞,“如此良才fine jade ,若是错过,才辜负了Pigweed 的那份缘法。”

  “不行。”窦千里心里一痛,当即怒斥道,“这小子是我带来的,一直都是我教,自然是做我的disciple 。当年让你收你不收,现在倒想抢。”

  “此言差矣……”

  关正和窦千里互相斗嘴,徐金鳞则是继续跪着。没有进行任何表态,只在心里默默告罪。

  “两位senior ,不是我耍弄心机,实乃时不我待。我要背负的,不是所谓家仇,而是更多的东西。乾洲的未来,必须改变。”

  ……

  Pigweed 有蛇,好奇技婬巧,尤善捏泥人。为读书郎塑泥像,栩栩如生,自喻适志。人见皆赞,灵蛇巧技也。

  《九洲志·Pigwe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