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7

  第137章 岛上有人雕刻

  北域青洲与Saint Continent 一直知道彼此的存在,但能够跨海到达彼岸的却一直很少。对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而言,找到Pigweed 岛的难度反而更低。

  因为此前Pigweed 岛只是上不去,但方位所在并不是秘密。可是面对更大的洲域,却经常连影子都寻不到。

  冥冥之中总有一种力量,让人们在迷失在大海上。但凡能够成功登陆的人,不是熟知航海之术。而是心有牵绊,有着必须去做的事情。

  徐金鳞执念颇深,自然知道乾洲方位。

  哪怕没有辨别方向的能力,在大海上也绝对不会迷失。

  可在行船数日之后,临时改变了航线。

  现在的徐金鳞已经四十多岁,早就不是那个懵懂的留守少年。

  他知道偏离了乾洲的方位,但还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改了航向。因为他发现海水下的鱼,有些不太寻常。

  large and small 的海中生灵,似乎都团结在了一起。

  小鱼螃蟹皮皮虾,海龟水母Great White Shark 。不同种类甚至敌对的动物,组成庞大的队伍,grandiose 的往一个方向前进。

  这里距离海岸已经很远,没有渔船会到这种地方打渔。航海者们来到这里,抵达目的地基本就是唯一目标。

  慢说水下的情况不易发现,就算发现也没有多少人会follow ,follow 也不会太久。

  而徐金鳞不但跟了,更还跟了十多天。

  严重偏离了Saint Continent 的方向,也和传说中的Pigweed 位置不符。

  鱼群的古怪代表什么,徐金鳞并不清楚。没有任何特别感觉,只是单纯觉得不寻常,觉得有必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在关正和窦千里身边那么多年,除了一身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之外,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能放过任何细节。

  只要和正常不相符的事,一丝一毫都不能放过。哪怕因此会浪费时间和精力,也比错过重要的事情强上百倍。

  “去乾洲不急在the past few days ,再晚些也来得及。”徐金鳞以True Qi 催动小船,继续跟着鱼群。又经过几天,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

  徐金鳞愕然的望着前方。

  前面是一座小岛,但小船已经难以继续向前。

  large and small 的海洋生物,几乎将小岛all around 挤满。无论是虾蟹还是别的什么,哪怕是只能生活在深海的鱼类,拼命的将头伸出水面,努力的探向小岛方向。

  可就是这样挤挤压压的场面,竟然一点都不显得混乱。尽可能的抢占位置,却又不会彼此干预。

  一头巨大强壮的鲨鱼,前面是一堆挤在一起的小虾。

  徐金鳞感觉很古怪。

  鲨鱼是必须时刻保持游动的鱼类,停下就意味着死亡。可是这只鲨鱼不但能停在固定的地方,甚至还表现的很谦卑。

  那些densely packed 的小虾米,它只要张口就能吞下一大片,只要甩下尾巴就能向前一大截。

  可偏偏就停在远处,吃力的保持着平衡。

  原以为这些生物是被什么吸引,可现在看起来却更像是朝拜的ceremony 。

  徐金鳞迟疑了片刻,纵身从船上跳下。足尖轻点那些鱼虾,几个起纵便到了岸上。

  岸边同样挤满了水里的生物,其中不乏像海龟之类的两栖。可依然停留在海水中,并没有上岸的意思。

  徐金鳞目光游弋扫视all around 。

  这就是一座荒岛,荒凉的几乎看不到多少植物。到处都是large and small 的礁石,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铛,铛,铛……”

  突然间,徐金鳞听到一阵锤凿声。

  “这个声音……”

  徐金鳞pupils shrank ,隐露几分冷意。

  当年在Saint Continent 的时候,他被关押在了十四坞。那里有一处兽音石穴,时而会发出wild beast 嘶吼以及锤凿之音。

  十四坞更有人擅长一种异术,可以操控疑似Mechanical Beast 的石虎。

  现在听到这种锤凿声,本能的唤醒了那段黑暗的记忆。

  “该不会真是那帮家伙吧,难道是在向乾洲之外扩张了?”徐金鳞眼露cold light ,“如是的话,正从这里开刀。”

  徐金鳞飞身跃到岛屿高处,远远的望见一个silhouette 。

  在岛屿的中央位置,有人正在凿着石头,似乎在雕刻什么。

  以徐金鳞现在的的cultivation base ,这个距离理应看的很清楚。

  但是他只能看到一个silhouette ,看不清那人的具体相貌,甚至连男女年龄都无法分辨。

  手里像是拿着锤凿,又像什么都没有拿。

  能够看清楚的,只有雕琢中的石像。

  石像一共有四座,分成四个方向摆放在那人周围。石像还没有雕刻完成,但已经可以看出大概轮廓。

  分别是龙,虎,鸟,龟。

  虽然有些地方雕的有些奇怪,比如说龟的尾巴比较长,都缠上了身子。但是总的来看,是这四种没有错。

  雕刻的次序也很奇怪。

  这个雕像凿了两下,然后又到另外的雕像凿两下。这么一圈圈的下来,有点雨露均沾的意思。

  “到底是who ?”徐金鳞面露犹疑。

  他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但隐约觉得过去会很危险。哪怕是Primordial Spirit 三转的关正,也没有给他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徐金鳞不是关正,他的目标不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面对敌人不会退缩,但更不会去挑战无关的powerhouse 。

  回头看了一眼海上的怪异,又望了望那个雕刻的怪人,突然想到了某个存在。

  “Pigweed ?”徐金鳞生出一个猜测,但并没有激动的神色。

  immortal 的传说他自然知道,乾洲七大奇景更亲身去过。父母和五位叔伯,更不知道多少次提及。

  徐金鳞少年时信过,更心生过神往。但是随着后来的变故,逐渐产生了怀疑。

  不是怀疑immortal 的存在,而是缺乏足够的信任。

  “乾洲的悲剧,世间的疾苦。在那种存在眼中,应该都不算什么吧。即便真的是那一位,想必也不会帮我什么。”

  徐金鳞没有走过去,而是停留在原处。默默的思索了一会儿,直接在原地坐了下来。

  “我想要求的,未必能得到。但即便不求,也未必无所得。”徐金鳞开始认真观摩silhouette 的一举一动。

  “海里那些鱼虾龟蟹那般异常,一定有特殊的东西吸引它们。它们能察觉,没有理由我不行。”

  时间unconsciously 过去,太阳藏进海岸线,月亮带着繁星挂上夜空。等到太阳再次升起,天空再次明亮起来。

  徐金鳞motionless 。

  不知道坐了多久,徐金鳞终于有了反应。

  “那些雕像……”

  徐金鳞终于看了出来.。

  雕刻者本身的动作没有什么特殊,或者说他根本impossible 参透。但是那些雕像,却表露出了不寻常的地方。

  每一座雕像,都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气息。那些气息牵连到一起,然后融入到岛屿之中。

  海中的生命被吸引,便是为其中一道气息所惑。只要能吸上一丝,就能改变它们的鱼生。哪怕吸取不到,只是远远的看,都有莫大的好处。

  而让徐金鳞在意的,四道气息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甚至彼此之间冲突。但是融在一起之后,却又是那样的完美。

  沉入岛中的力量,似乎比大海都要浩瀚。甚至苍穹天空,都能被其纳入。

  徐金鳞没有尝试comprehend 那种力量,因为他很明白自己impossible 做到。

  反而是那种融合的方式,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我的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progress 极快,但是同时根基不够牢靠,haste brings no success 。现在看不出问题,将来必然有隐患。若是能如那四座石像,将不同力量融合,或许……”

  徐金鳞暗暗思索,并开始尝试将不同的martial arts 融合。

  “pu… ”

  刚刚试了几种,便spits out mouthful of blood 。但是徐金鳞没有放弃,眼神反而越发明亮。望着silhouette 雕刻石像,不断的进行尝试。

  又是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徐金鳞面如golden paper 虚弱不堪。面容都沧桑许多,好像长了十多岁。

  但神态越发坚毅,眼中更带着觉悟。

  “太多,太杂……四种我做不到,但三种应该可以……其他的,不要了!”

  徐金鳞True Qi 爆发,一股力量从dantian 散去。

  Primordial Spirit 一转。

  自毁许多martial arts ,自行打落realm 。

  “关Master 所授烈焰刀,窦Master 所授风灵腿,我自身所悟寒霜拳。余者尽除,只留此三样,三分Return to Origin ……”

  挥掌斩出一道烈焰,跃起踢出一脚罡风,凌空打出一拳霜雾。

  三种力量化作三色气流,盘旋缠绕在一起,最终变成一个white 的气团。

  徐金鳞两掌上下向压,螺旋似的气团疯狂旋转,最终纳入于dantian 。

  轰的一声,True Qi 暴涨,再度回Return to Origin 神二转。

  “haha ,果然成了!”徐金鳞很是欣喜。

  “若是在与关师交手,即便他不刻意相让,我亦能坚持百招。若其不breakthrough 四转,亦有越境的胜算在。”

  徐金鳞不是自傲的性格,但这一刻他有自傲的理由和底气,顿生出一种舍我其谁的豪情。

  “immortal art extremely subtle ,洞观亦可有悟。即便无immortal fate ,人亦可胜天。”

  兴奋的徐金鳞subconsciously 找寻雕刻的silhouette ,可等看到all around 景象后顿时是一阵愕然。

  四个石像,不知什么时候already not in 中央,而是转移到了小岛的all around 。

  高高昂首,眺望四方。

  但让他惊愕的不是石像,而是由石像注意到其他变化。

  这座海中孤岛,早已不是礁石乱立,而是变成了一整块石面,上面遍布精美玄奥的纹理。甚至连孤岛本身,也不再是原来的形态。

  square-shaped ,边缘平滑。

  不像是一座岛,倒像是一方印。

  那个人,不是再雕刻石像。

  而是在雕刻这座岛。

  ……

  Martial Artist 出海,孤岛遇匠。匠刻石雕兽,无wind and rain 寒暑。Martial Artist 有感,悟得妙法,以为真谛。悦而四望,景象惊变。岛方之jade stone ,地平之玄纹。四兽昂首,各适其正。方知非雕石之匠,乃雕岛之仙也。

  《九洲志·Pigweed 》

   最近时间比较紧张,忙忙碌碌的。象征性的出来求个推荐票,弱弱的刷下存在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