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8

  第138章 四方灵印

  徐金鳞愣愣的看着这座岛,或者说看着这方巨大的印,脑子蒙蒙的几乎无法思考。

  此前虽然一直在观摩,甚至沉浸在悟道中。但是徐金鳞可以肯定,绝对没有看到海岛发生过任何改变。

  即便眼睛移开过,也不会有多久。岛屿这么大的变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

  “明明在雕刻石像,何时雕了整座岛……”

  徐金鳞还在惊疑,岛屿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one after another 苍天大树拔地而起,顷刻间形成一片茂密的森林。

  大树的种类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森林带着一股蛮荒野性的气息。隐隐约约的,森林中似传来阵阵咆哮,许多大树也跟着晃动起来。

  一只巨大的wild beast ,从森林中跑了出来。

  那同样是没有见到过的生命。

  像是一头鹿,但这鹿长的实在是巨大,模样也与正常的鹿不同。看上去便令人心悸,似乎恶狼猛虎都会成为它的食物。

  “吼——”

  又一只giant beast 出现,像狼又像虎,体型和巨鹿差不多。但是明显更加凶暴,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中满是利齿尖牙。

  几步便追上那头巨鹿,一口便咬住了脖子,将其扑倒在地。

  巨鹿挣扎了几下,便彻底失去了气息。

  凶暴的猛兽撕咬吞噬,开始享用自己的猎物。

  没等吃上几口,一只怪鸟从林中飞起。双翼展开遮云蔽日,鸣声怪异令人心悸。

  猛兽受到惊吓生出恐惧,转头便想逃入森林之中。

  怪鸟从天空呼啸而下,探出巨大的爪子将其抓住。双翼掀起阵阵狂风,向Nine Heavens 之处飞去。

  没等非入云层,又一只巨物跃起。

  那是一条巨大的蟒蛇。

  光是头部便如山岳一般,长长的身躯更是不知有多少丈。

  大蛇巨口咬住怪鸟,再次隐入丛林之中。

  徐金鳞看的trembling in fear ,难以判断这是真实还是幻觉。

  如果说是真实,这些景象超出认知。可如果说是幻觉,大蛇的腥气直冲鼻腔。

  突然,岛上的景象又变了。

  森林变成了大荒,出现了新的生命。

  和方才primitive forest 的情况类似,都是强大的令人发指,从来没有见过的存在。

  大荒之后,又是Great Lake ……

  这小小的岛屿,不断的演化world ,不断的出现各种生命。

  徐金鳞看的目不暇接,甚至都来不及情绪变化。

  到了最后,所有的natural phenomenon 消失,岛屿变回原貌,四个石像又动了起来。

  一条Azure Dragon 东方升起,dragon body 万里吞云吐雾。

  一只Divine Bird 南方展翅,彩羽浴火烈焰滔天。

  一头White Tiger 西方弓背,吼声如雷万兽俯首。

  一只巨龟北方驻足,甲背腾蛇巨力Profound Abyss 。

  徐金鳞只是余光瞥了一下便不敢再去观瞧,紧紧闭着眼睛只等石像显化的Divine Beast 消失。

  那不是他可以窥视的存在,哪怕只是扫一眼都眼目生疼。如果真的对上视线,他觉得自己多半会丢掉性命。

  过了一段时间,似是没了动静。小心的睁开眼睛,all around 全部恢复了平静。

  他平稳的站在海面上,丝毫没有有下沉的迹象。小岛则飘到了空中,在光辉的闪耀着一点点缩小。直至变成一方真正的印台,落在雕刻者的手中。

  见到徐金鳞睁目,雕刻者收好印台,迈步走了过来。

  双方的距离本来很远,但对方一步就到了近前。

  可即便站在面前,徐金鳞还是看不清。

  无法确定对方是怎样的模样。

  出于Martial Artist 的本能,徐金鳞认为应该保持距离,最起码要有个对敌的准备。

  可不管脑子怎么想,身体就是不停使唤。

  不是对方用了某种手段,而是fleshy body 没有对抗的意志。

  雕刻者,自然是Su Qing 。

  四方灵印,第一件法宝。

  虽然用了四象之力,但力量还太过弱小,法宝胚胎也很弱,取不得四象之名,暂以四方代之。

  不过现在这会儿,相对于法宝本身,Su Qing 对徐金鳞的兴趣更大。

  之前算到会有些意外状况,但并不会影响到炼制本身。所以没做安排,顺其自然。

  况且炼制法宝,自带迷神imaginary formation 。外面的人,理应是进不来的。

  徐金鳞偏偏跟着鱼群走,一跟还是十多天。借助海中生灵,竟然过了imaginary formation 。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难得你能忍住。”Su Qing 幽幽开口。

  “如果有打扰的意图,看到的瞬间就会被送走。若是尝试comprehend 四象,更会危及性命。你则是以纯粹局外者的身份,旁观整个过程,并从中有所收获……”

  Su Qing 是真的很欣赏。

  观看他炼制法宝是一份缘法,却是实打实的恶缘。

  轻者直接被送离到远方,严重了危机生命也不奇怪。光是四象本身的力量,就足以令人Divine Soul 俱灭。

  但徐金鳞偏偏什么都没做。

  没有贸然上前试探或者恳求什么,也没有去尝试comprehend 四象之力。只是观想四象之外的轨迹,从中得到启发,完善自身的Martial Arts 。

  “你真的很不错。”Su Qing 再次对徐金鳞说。

  徐金鳞不知该说什么,只得躬身拱手行礼。

  做这种动作,身体是听话的。

  “所以我不建议伱去乾洲。”Su Qing 补充。

  Pigweed 之主不会轻易夸人,若是夸了必然有原因。

  早徐金鳞还是少年时,便已经看到他的一部分未来,以及和Saint Continent 的牵绊。Su Qing World Traveler 之时,还为此布下一枚棋子。

  不过现in this brief moment ,Su Qing 想尝试干预。

  推衍未来算前世今生,固然可以未雨绸缪。但这也意味着要在Great Dao Law 下行事,万般诸事早已经注定。

  来到此方world 后经历了许多,从造就Pigweed 福地Celestial Grotto ,直到看到封闭九洲的Formation ,Su Qing 感到了越来越多的异样。

  留七处人间景,诛杀Golden Crow 的残念,稳定要崩溃的Saint Continent 。封Yin God 立仙门,受三记大Dao Tribulation 雷,布局落子筹划补全阴阳……

  原本都是一念而为之,可渐渐生出被推动之感。

  不是who 在暗中推动,是this world 本身的诉求。

  当前this world ,残缺的厉害。

  需要修补。

  Su Qing 并不介意。

  既然已经在this world 安身,修缮毛坯是分内之事。

  但总觉得有什么,藏在暗处在注视。

  且不说千年前重创Golden Crow 的那个古怪Martial Artist ,只说在茅山受的那三记大Dao Tribulation 雷。

  前两道没什么问题,可是third 太过异常。过后越是回想起来,越不似是纯粹的Yin Sector 缘法。

  为scholar 重铸身体的时候,更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Su Qing 想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在某些环节尝试调整。由此来看一看,会不会引出什么。

  徐金鳞来做这个搅局者,显然非常的合适。

  “此去乾洲血雨腥风,你会付出许多更会失去许多。无论最后能否达到你的目的,过程will not 是你喜欢的。”Su Qing 对徐金鳞道,“已在此耽搁了一年,再多耽搁些时日如何?”

  “一年?”徐金鳞怔了一下,subconsciously 的摸了下脸颊,看了一眼衣衫。

  来到这座小岛之前,他是刮过胡子的。可是现在,下巴脸颊尽是须髯。衣服也脏了许多,厚厚的尘土遮盖了本来的色彩。

  “再多耽搁时日,是耽搁多久?”徐金鳞问。

  “二十日。”Su Qing 回答。

  “哪里的二十日。”徐金鳞又问。

  “Pigweed 。”Su Qing 又答。

  徐金鳞陷入沉默,呼吸明显急促许多。

  Pigweed 之主。

  这个身份他早已猜到。

  能够演化那多异界景象,雕刻驱使那等Divine Beast 。除了传说中的Pigweed 之主,完全不做第二人想。

  但是猜到归猜到,和确认是两种感觉。

  再加上Pigweed 二十日,这是足以令整个青洲都疯狂的诱惑。

  除了传说中背仙上山的一个书生,没有人能在Pigweed 岛长时间驻足。关师在岛上留了三日,已经羡慕的窦师要癫狂。

  如果让窦师知道,自己有在Pigweed 住二十日的机会,徐金鳞怀疑他都有可能疯掉。

  当然,probability 更大的,是把他给杀掉。

  因为徐金鳞选择了拒绝。

  “抱歉,我可能要辜负您的美意。”徐金鳞没有考虑太久,“不是我不想要,而是不敢要。我怕失了本心,怕迷了双眼。真在您那里住上二十日,我担心自己离开的时候,会改变自己的初衷。”

  “你既固守本心,我便不多事了。”Su Qing 没有再劝。“相遇是缘,耽搁许久,便送你一程。”

  “many thanks 。”徐金鳞最后也没有道破这位身份,只深深的躬身行礼。

  等在直起身子的时候,发现站在一处沙滩上面。举目四望,尽是熟悉的景色,已身在Saint Continent 。

  “非是池中物,终有Dragon Transformation 时。”一个声音从遥远处响起,“既然选择坚守,切莫忘了初心。”

  徐金鳞再次拜谢,起身之后目光锐利。

  “定当谨记Immortal Monarch 教诲,但我并无Dragon Transformation 之心。江湖英雄辈出,不缺Dragons Among Humans 。Saint Continent 需要的,是另外一种……”

  ……

  力士于街市举鼎,鼎落压金。九成于鼎下,一成碎溅没。人争取足金,轮番移举不得,反伤腰胯筋骨。唯一童子掘土,拾金碎归家。力士曰,能则进,否则退,度德量力。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