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39

  第139章 Pigweed 不清静

  Su Qing 回了Pigweed 岛。

  replied 岛上便开始闭关,继续祭炼四方灵印。

  四方灵印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宝,但目前只有其形未全其神。

  胚胎是很普通的人间海岛,聚Spiritual Qi 也含俗世之气。炼宝时祛除了杂质,还需时间祭炼消除俗意。

  这件事做起来并不复杂,只需保证Spiritual Qi 充足,环境足够安静耗点时间即可。在这一方面,Pigweed 岛blessed by heaven 。

  不过,那是以前。

  “唧唧……”

  “si si ……”

  一团red glow ,一道azure light ,在Pigweed 岛上纠缠激斗。

  时而在草丛掀起无数草叶,时而在登Immortal Path 旁翻滚摔打。时而在泉水中溅起无数水花,时而在大杏树上摇曳枝叶。

  以前不太安分的只有一条小蛇,现在又多出了一只小鸾鸟。

  鸾鸟不像小蛇一样会去四处捣乱,但总是高傲的仰着头四处巡视。除了见到Su Qing 时会低头,见到谁都是一副傲气凌然的样子。

  青鸟和Immortal Crane 自然对它acknowledge allegiance ,但小蛇自然一百二十个不服气。

  每次见面的时候,两个就比着扬脖子,势必要压过彼此一头才甘心。

  鸾鸟有飞行的优势,可以在天空aloof and remote 。小蛇飞不起来却也有妙招,埋头对着鸾鸟翘起屁股以展示骄傲。

  一座山容不下两只老虎,一座岛放不开两个brat 。

  说不上见面就打架那么极端,但每天操练两三次属于日常。

  鸾鸟bloodline 更加纯正,实力方面更胜一筹。只是它的实力主要体现在火焰,小蛇对火则有一定抗性。再加上小蛇肉搏更具优势,此消彼长刚好达成平衡。

  “唧唧……”

  鸾鸟又一次飞上大杏树,吐出一团团的小火苗,站在树杈上对着追来的小蛇远程输出。

  小蛇显然很有经验,敏捷的左躲右闪,避开了全部攻击,飞快的爬上了树。

  鸾鸟见到小蛇急速逼近,似乎有些慌乱,在树杈上没有站稳,一个歪歪差点跌落下去。用力扇动翅膀,身体摇摇晃晃不稳。

  小蛇发现weak spot ,顿时兴奋起来,猛的加快速度,张着嘴就咬了上去。

  鸾鸟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倒立着抓住树枝,吐出一团小火苗。

  噗的一下,正好喷进小蛇嘴里。

  小蛇被烫的直摇头,缠在树杈上疯狂扭动。

  它的鳞片能对抗火焰,但嘴里却没那个防护。

  鸾鸟一击得手,开心的唧唧两声,张开翅膀便要飞走。

  它很清楚自己的对手报复心重,占了便宜必须马上走。如果继续纠缠,下次吃亏的是它。

  鸾鸟可谓果断,但还是低估了小蛇的意志。

  “si si ……”

  小蛇嘴里冒火心里面冒烟,不等火苗完全熄灭就冲了出去。在鸾鸟飞起的同时,身体像绳子一样将其缠住。

  鸾鸟拼命挣扎,可是扑腾了几下后还是被小蛇得手,两个家伙从空中坠落,正好顺着窗户砸进屋里。

  “唧唧……”

  “si si ……”

  一个拼命的吐火,一个死命的缠绕。在屋地翻滚厮打,直至滚到床榻前。

  然后,看到一方悬浮的印台,一双十分不善的黑眸。

  两个惹了祸的家伙即刻松开彼此,各自蜷缩身体做出委屈模样。

  一个silhouette 出现在门口,是泥孩。

  泥孩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然后征询的向Su Qing 看过来。

  “照旧。”Su Qing nodded 。

  泥孩侧身蹲下拎起两个笼子,迈步走进屋里,很熟练的把两个家伙装进去。然后对Su Qing 再次行礼,拎起笼子退出房间。

  出去之后走到树下,把笼子放到桌子上。拿出一本书铺开,嘴里yiyiyaya 含混不清,一页页逐字点指,像是在给两个little fellow 读书。

  闯了祸的这两个也很熟悉程序,看似认真的伸着脖子,时不时的就拿余光瞟Su Qing 在的位置。如果发现没看它们,就会彼此瞪眼叫阵,撞的笼子oh la la oh la la 的响。

  Su Qing 摇头叹气。

  之前光是一条小蛇就不太省心,现在appears a 更是麻烦。

  一直关着自然能够清静,但也会磨掉它们的spirituality ,对日后的成长十分不利。最好的办法还是入世历练,只是现在这个样子放出去肯定不行。

  “还是得找保姆,而且需要两个。”

  泥孩不算是保姆,只能算是个听话的child 。需要在岛上成长开智,不适合放到外面去。

  要想给有Sacred Beast bloodline 的蛇鸟当保姆,必须是燕赤霞徐金鳞那种有Great Destiny 的人。那样的人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不是容易找到的。更别说还要考虑相性相合,难度就更是大了许多。

  在Su Qing 因为两个brat 略感烦恼的时候,徐金鳞在Saint Continent 则是大刀阔斧开局良好。

  ……

  Saint Continent ,回燕镇。

  “巧玉aunt 竟然输了,她可是Primordial Spirit 一转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对方是Primordial Spirit 二转。而且败在他手上的expert ,已经有很多了。”

  “可是巧玉aunt 手上有仙石,就输也很少见她受伤。更别说一招就被打吐血,从来没有见过……”

  “嗯,这倒是……”

  镇外的空旷原野,一名四十多岁的须髯男子垂首站立。在他的对面是一名年龄相仿的女子,半跪地上正在吐血。

  all around 有很多人在围观,但是大都离的很远。只有一些明显有不俗cultivation base 的人,才站的相对近一些。

  “回燕女侠……”须髯男子面陈似水,眼中尽是失望,“多年没有见面,cultivation base 竟然毫无长进,太令我太失望了。”

  女人咬了咬牙,手中扣住一块石头。一缕缕白雾从石头溢出,开始修复其身上的伤势。

  须髯男子coldly snorted ,身体瞬间在原地消失。

  等在出现的时候,女人又一次喷着血飞了出去,石头跌落在一边。

  “为什么?”女人挣扎着撑起身子,眼中带着愤怒,更带着不解,“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怎么了?”须髯男子笑了,“当年你不还说我太弱,要我好好学功夫么。”

  须髯男子是回到乾洲的徐金鳞,女人则是有回燕女侠之称的朱巧玉。

  两个人在少年时期便认识,那时朱巧玉很看不上徐金鳞。认为他作为两位Great Grandmaster 的儿子,不应该那样的柔弱。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早已经说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双方处在到位置,似乎也发生了调转。

  “Uncle Hu 的Blade Technique 不逊色于关师当年,你作为她的final disciple 却连六成都没有学到。没了这块能够医伤的石头,伱还能剩下什么?”

  徐金鳞看着朱巧玉,“以前乾洲只是江湖恩怨,Martial Artist 至少还有志气。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还不如以前。”

  “够了!”朱巧玉很是恼火,擦掉血迹艰难的站起,“我知你已今非昔比,但把精力浪费在儿时那点事上,只为出一时的怨气,不觉得自己幼稚吗?”

  “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徐金鳞面无表情,“我只是路过这里,偶然听到你的名头,才想要挑战看看。只不过结果,让我很失望。”

  朱巧玉愣了下,“你从双陀山一路挑战expert ,是想打响名头然后去十四坞?是了,徐叔和宋姨身陷兽音石穴生死不知,你是想洗刷当年耻辱,然后救他们出来。”

  “十八年了,他们的生死我已经不抱希望。我这次回乾洲,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徐金鳞提及父母没有一点感情,眼神平静的吓人。

  “本来我是想先挑战所有expert ,然后再做那件事。可是看了你这个所谓的回燕女,我改主意了。所谓的expert ,都是徒有其表。反倒是乾洲的腐朽,far surpasses my imagination 。”

  徐金鳞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可朱巧玉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寒意。

  “你……你想做什么?”朱巧玉莫名有点慌。

  一个十八年前遭逢巨变,背负血海深仇青年,习得绝世Divine Art 重返故土,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况且现在徐金鳞和少年时判若两人,明显有心理扭曲的意思。

  “清洗这个腐朽的天下。”徐金鳞攥起拳头,True Qi 卷起狂风,将朱巧玉吹了个跟头。远处观战的人,也一个个站立不稳。

  “you all person ,都要submit to me 。由我带领你们,引导着你们,建立我的秩序!”

  如果是二十多年前的徐金鳞说这些话,朱巧玉只会认为这个笑话很愚蠢。

  可是现在,朱巧玉感受到的,则是彻骨的寒意。

  因为此刻徐金鳞不光是精神看着不正常,所展示出的力量更是有这个底气。

  “他疯了。”

  朱巧玉看着徐金鳞,就像在看一个monster 。

  徐金鳞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内心并不平静。

  和嘴上说的不同,他很佩服朱巧玉。

  这个女人不是抱着块石头疏于Martial Arts ,而是利用仙石济世救人做了取舍。如果她愿意的话,那块石头本能帮助她获得更高的成就。

  “我会扫平一切障碍,打破现有的旧秩序。新秩序的建立者,却不会是我。未来的乾洲,更需要朱巧玉这样的人。只是现在还弱小了,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徐金鳞心中默默,

  “如果没有记错,她应该得到过许诺……去Pigweed 的许诺。”

  ……

  乡人守祖荫苟安,不知世道变化,子孙贪逸欲逃勤,丧廉耻而习媚。子欲破而后立,假恶坏业激进取。乡人厌唾,子皆受。时过于期,否终则泰。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