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0

  第140章 Pigweed 求药,蛇鸟见客

  “一群废物东西,连个女人都看不住,留你们有什么用!”

  回燕镇一栋大宅当中,徐金鳞一脸寒霜murderous-looking ,面前trembling with fear 跪着十多个人。

  自从击败了朱巧玉之后,徐金鳞就霸占了回燕镇。原来的镇民基本都被赶走,现在住着的全是后招募的手下。

  基本清一色江湖败类,全部都是慕名而来抱大腿。徐金鳞不问过往不看人品,只要听话有实力就行。

  朱巧玉以及敢于反抗的人,全部都被关押了起来。

  不过昨天晚上,朱巧玉和俘虏都跑了。

  所有的看守都被押到徐金鳞面前,接受问责等候发落。

  “冤枉啊,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看守头头叫屈道:“brothers making an all-out effort ,连酒都敢没喝,分成四班倒,就怕这帮人跑了。可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晕了过去。属下觉得,一定是中了迷药……”

  “talk nonsense !”一个五十多岁的瘦old man 怒斥,“本Divine Doctor 已经查过了,你们都没有中毒迹象。分明是玩忽职守,才让囚犯逃脱。”

  “你……”看守头头gnashing teeth ,转而对徐金鳞道:“您可不能听这个所谓Divine Doctor ,他就是个swindler ,simply 不懂医道。当年他骗属下钱财,属下差点杀了他,他才挟私报复。”

  “竟然敢污蔑老夫,我看就是伱们放走的。你是出了名的淫贼,定然见那朱巧玉风韵犹存,所以才暗中相助。”

  “我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old fogey 是什么货色。想当年……”

  这些招募来的人很多原本就有恩怨,逮到机会自然不会说彼此的好坏。你一言我一语,在那互相叫骂。

  徐金鳞站在一直没吭声,突然毫无征兆的出手。

  十几个看守齐齐吐血飞出,倒在地上胸口凹陷,眼瞅着就没了气息。

  众人顿时噤声,无人再敢言语。

  “我不需要真相和理由,只看最后的结果。”徐金鳞沉着脸,“我会给你们权势和富贵,但你们要给予相应的回报。如果做错了事,下场就只有一个。”

  “是……”众人trembling with fear 。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追人!”徐金鳞语气波澜不惊,“如果追不到人,就不用回来了……”

  众属下一哄而散。

  徐金鳞表面维持着冷酷,内心则替朱巧玉默默的祈祷。

  “朱elder sister ,就这样离开吧……青洲也好,Pigweed 也罢,三五年都不要回来……待我清扫这里的一切,才是你该回来的时候。”

  ……

  数日后。

  大海之上一叶扁舟,舟上的人是朱巧玉。

  “抓了我不杀我,又悄悄放了我。放了我,又一路遣人追杀……徐金鳞,难道你……”

  已经出海多日,朱巧玉一直无法平静。

  徐金鳞重新回到Saint Continent ,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路挑战成名expert ,以此名声招募大批手下。之后占据了回燕镇,并关押她逼迫acknowledge allegiance 。

  从所有的事情来看,徐金鳞应是当年受了刺激,学成归来走了极端,想要称霸江湖一统天下。

  在Saint Continent 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

  远的暂且不用说,二十多年前就发生过。

  十四坞老当家侯震死后,他的女婿刘坚作为继任者,就曾经做过这样的尝试。

  也是先拿回燕镇下手,之后设计让徐金鳞铛父母身陷兽音石穴。后来刘坚身死,白鹤门sect master 黄松子与青衣楼楼主楚业先后出关,平复了那场动乱。

  作为当年事件的受害者,徐金鳞似乎是要成为第二个刘坚。而且从他表现出的实力来看,显然比当年的刘坚更具威胁。

  只是有一点,朱巧玉没想明白。

  徐金鳞,为什么要救她。

  那天晚上,看守突然集体晕倒,她被住的穴位也被人解开。

  没有看到是who 出手,包括和她一样被抓的两位Primordial Spirit expert ,都不确定施救者的身份。

  但朱巧玉可以确定是徐金鳞。

  这些年她疏于Martial Arts ,主要精力是医病救人,对人的气息极为敏感。

  那个气息绝对是徐金鳞没错。

  看似不合理的举动,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反差,本着医者的一贯思维,朱巧玉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癔症。”

  朱巧玉表情复杂,眼中带着怜悯。

  “当年他曾经被十四坞的人掳去,又背负失去父母的伤痛,定然受到很大打击,让他唤醒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冷酷,无情,霸道……以此来保护自己……但那个善良的他还在,所以才又暗中相救……”

  朱巧玉攥紧拳头。

  “医书上对此类病症多有记载,基本上是无药可医。但是Pigweed 岛,一定有救助你的办法。”

  当年immortal 在乾洲World Traveler ,曾经给过她Pigweed 的许诺。对传说中的immortal island ,朱巧玉并非没有向往。

  只是江湖纷争厮杀不止,总有人需要得到救治。手握能医百病解百毒的仙石,朱巧玉有不能离开的理由。

  不过现在,她想不离开都不行了。

  “Pigweed ……会在哪里呢……”朱巧玉四下张望。

  她虽然有不俗cultivation base ,但不懂航海之术,全凭着感觉在大海上漫无目的的寻找。

  突然,只感觉怀中一热。

  朱巧玉伸手取出一块圆圆的石头。

  这是孩时得到的仙石,除了她没人能够使用。现在石头正在发光,似乎发出某种呼唤。

  空空的海平面上,突然生出一阵浓雾。

  雾气弥漫,中显通道。在通道的尽头,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座岛屿。

  “Pigweed ?!就是那里!”

  朱巧玉连忙划动小船向前,直接扎进了浓雾之中。

  小船不断深入,雾气渐渐变淡。直到全部disappeared ,朱巧玉和船也没了踪影。

  朱巧玉当然不是消失,而是到了Pigweed 。

  “这就是Pigweed ……”

  望着前方的岛屿,朱巧玉一阵恍惚。

  岛上雾气飘绕,巨树如云顶遮盖。悦耳的鸟语声中,可见白鹤青鸟翱翔。

  小船自动停靠在岸边,朱巧玉小心的迈步下来。

  靠岸之前便能以Lightweight Art 起纵,靠岸之后也可干脆的跳跃。

  但是她不敢。

  这里是传说中的Pigweed ,她不敢对这个地方生出不敬。

  上了岸,看见更多。

  青草地宛如洒满了翡翠,那种绿色绝非人间能有。红红黄黄的鲜花盛开,只嗅到味道便如入梦幻。

  抬头向上望去。

  一座azure 山峰屹立在岛屿中央,一条white 石阶山路蜿蜿蜒蜒。半山腰是一个古朴的亭子,山顶的大树下似有一座庭院。

  “那里就是immortal 居所么?”

  朱巧玉本能的往前走,可走了几步就停下了。

  前方出现一条小蛇,小蛇对面是一只红鸟。

  “Immortal Beast ?”

  朱巧玉心生敬意,小心点后退了几步。

  看着很小巧,但Pigweed 不会有简单的生命。无论这两个东西危险不危险,她都不能太过冒犯。

  “si si ……”

  “唧唧……”

  小蛇和红鸟厮打起来,扑扑楞楞煞是激烈。

  红鸟出其不意吐出一小团火焰,张着大嘴的小蛇嘴里顿时冒起了烟。

  小蛇猛然缠上红鸟的脖子,勒的鸟舌乍起眼珠外翻。

  “这……”

  朱巧玉看的一愣一愣。

  “Pigweed 上的Immortal Beast ,也会互相争斗么?”朱巧玉喃喃自语,“如此看来,Immortal Beast 和江湖人好像也没多大区别……”

  小蛇和红鸟听到声音,转头这才看到有人来。方才朱巧玉的自语,让它们两个颇有些介意。

  两个little fellow 静止了片刻,互相看了看,突然闪电般的分隔开来。

  小蛇伸出尾巴给红鸟捋了捋羽毛,红鸟伸出爪子给小蛇抓了抓痒。

  然后互相si si 唧唧,在原地颇有节奏的转起了圈。

  “哦,原来它们是在玩。”朱巧玉恍然大悟,“我就说嘛,Immortal Beast 怎么会和江湖人一样。”

  小蛇和红鸟同时用力nodded ,然后一同嬉闹着离开。

  红鸟在低空飞舞,小蛇在地面来回游弋。时不时的互相鸣叫,似乎是招呼着好友。

  “真好啊,不愧是immortal 福地……”朱巧玉似有所感,“蛇和鸟本是天敌,却也如此其乐融融。哪像我们……”

  伤感sighed ,朱巧玉继续向前走去。

  小蛇和红鸟伸脖子看了看,确认朱巧玉走远没有回头。

  互相looked towards 彼此,眼中冒出cold light 。

  “si si ……”

  “唧唧……”

  再次撕打成一团。

  ……

  Pigweed 异兽,亲睦友恭。鸟蛇相戏,逐火搭颈,并肩同行,不与敌。客登岛,见此惊曰,藉仙恩,类虽各异,然情同手足,亲昵亡间。观人心之险,远不如矣。

  《九洲志·Pigwe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