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1

  第141章 Immortal Beast 灵禽,助人为乐

  “怎么回事?”

  朱巧玉想要上山见仙求药,可发现自己连一个台阶都迈不上去。

  明明台阶就在眼前,但就是无论如何都踩不到。每一脚落下,都是台阶前的半寸。

  正焦躁心急时,山上传来一个声音。

  “此为登Immortal Path ,无缘者难攀。得泉石可上Pigweed ,但并无成仙之缘。你的路,在人间。”

  “Immortal Monarch ?”朱巧玉先是一愣,随后连忙在山路前跪倒,“Immortal Monarch 明鉴,小女子并无那等妄想。来到Pigweed ,只为向Immortal Monarch 求一spiritual medicine ,从而医治好友的癔症之疾。”

  “……”

  山顶的Su Qing ,少有的无语。

  朱巧玉进入Pigweed 的那刻,Su Qing 就已经知晓她的来意。只是这个愿望,还真没办法满足。

  要说spiritual medicine ,岛上有很多。随便抓一把草出去,都能解决人间九成的病痛。但是徐金鳞那个病,还真没什么药能治。

  “留岛三日,自寻机缘。三日后无论是否有所得,都将送你离开。”Su Qing 又说了一句,便不再开言。

  “只有三日嘛……”朱巧玉一阵失望。

  “Immortal Monarch 的意思显然是让我己去找药,可这么大的岛上哪去找?而且只有三天时间……”

  有心再恳求一下,但还是按耐下这个想法。

  “三天时间已经很少了,万一触怒了immortal 只怕马上就会被赶出去……罢了,三日就三日吧。我怎么着行医多年,对medicinal herb 也有辨别之法。只要用心,定可找到。”

  朱巧玉对山上叩了三个头,便立刻到草地里翻找起来。

  找什么东西很清楚,就是安神之类的medicinal herb 。

  外面world 的同类medicinal herb ,肯定不会有什么用处。但是Pigweed 是immortal island ,安divine grass 也是安Divine Immortal 草。徐金鳞即便病的再如何严重,也定然能够药到病除。

  只是找了没一会儿,朱巧玉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

  Pigweed 遍地的flowers and grass ,几乎就没有他能认出来的。哪怕是最普通的青草,也和外面的completely different 。

  不是单纯仙草和凡草的区别,而是在品种上就不一样。

  换成ordinary person 来看,可能看不出什么。可是在朱巧玉这个医者眼里,差别实在太大了。

  所有的植物几乎都能在外面找到类似的,但Pigweed 这些明显保留着更加primordial 的特征。带着一股蛮荒远古的气息,更像是是grandfather 祖宗辈的存在。

  找到了几株疑似安divine grass 药,但是朱巧玉不敢这样拿回去用。

  哪怕是同一种草药,不同季节地点采摘都会有药性上的偏差。这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东西,她实难判定药性是不是她想象的那种。

  万一正好药性是相反的,那她这趟Pigweed 真就还不如不来。

  “怎么办呢?”朱巧玉很着急。

  她太想把徐金鳞给治好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

  对少年时的徐金鳞百般嘲讽,给了那个羸弱少年错误的观念。不管是不是后来的变故导致,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要不然再去找Immortal Monarch 问问?可他老人家刚才说过了。如果贸然再问,会不会犯忌啊……”

  朱巧玉正犹豫不决,突然见到草丛动了动,一条小蛇哧溜哧溜的爬了过去。

  看着丝毫没有凶戾气的小蛇,朱巧玉突然想到个好主意。

  “我真是笨啊,为什么must 问Immortal Monarch 呢。”朱巧玉一拍大腿。

  “Saint Continent 都有通人性的灵禽,Pigweed 岛这些生命自然更了不起,智慧不会比人差。不好贸然去请教Immortal Monarch ,可以尝试向岛上的Immortal Beast 仙禽求助。”

  见小蛇还没有爬远,朱巧玉连忙followed along 。

  小蛇爬的并不快,慢悠悠的到了泉水边。把头探进泉里吸了一大口水,然后缩回来用力来回晃了晃,把水又吐了出去。

  博斗也是要有中场休息,适当恢复恢复元气。每次和鸾鸟进行完日常,小蛇都会来这里清洗嘴巴。

  被火烧嘴的滋味并不好受,泉水的清凉可以让它舒服一点。

  朱巧玉在后面一路追来,刚好将这幕看在眼里。

  “这是……”

  泉水映着光辉,清澈的几乎不存在似的。像是流动的水晶琥珀,又像是美丽白缎在飘荡。小蛇喷出水的时候,更是带出multi-colored light 。

  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朱巧玉脑子里divine light flashed ,“泉水滋养了Pigweed 的仙草,这才是Origin Power 。只要将这水带回去,岂不比任何medicinal herb 都要有效?”

  朱巧玉小跑到下游的位置,伸手蘸了些许泉水嗅嗅,又用舌头舔了舔手指。

  “仙泉!”

  朱巧玉眼神闪亮。

  泉水并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嗅到的清凉就像洗涤灵魂。舔了一点点后,那股力量深入四肢百骸,realm 甚至都有松动的迹象。

  如此仙泉之水,胜过所有spirit pill and marvelous medicine 。

  “many thanks 仙蛇指点。”

  朱巧玉给小蛇行礼拜谢,然后迫不及待拿出个小瓶子去盛水。

  但接下来,上登Immortal Path 时的情况又出现了。

  无论她怎么努力,瓶子都没办法碰到水。明明手已经进到泉水,可瓶子依然装不到半滴。似乎那些泉水是有生命的,完美的躲开了小瓷瓶。

  “没缘吗?”

  朱巧玉想到之前Su Qing 说过的话,眼中尽是失望之色。可看着这宝贝的仙泉水,就此放弃又实在不甘心。看了看边上的小蛇,暗自咬了咬牙,抱着一线希望伏身拜倒相求。

  “小女子朱巧玉,有一友人身患顽疾,需要这仙泉之水救命。怎奈小女子福薄缘浅,无法将水取出。求仙蛇指点迷津,助上一助。小女子来是work extremely hard ,也报答您的恩德……”

  小蛇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为难。

  被人求的感觉很爽,但问题是它不知道怎么做。

  泉水有什么难取,它天天都泡在里面。这人类也太笨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本来想转头直接走开,可难得被人求一次,又觉得不能丢了面子。尤其小鸾鸟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来,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站着。高傲的仰着脖子,似乎在鄙视它似的。

  “si si ……”

  小蛇不甘受辱,在原地转了两圈,想到一个主意。

  四处寻找了一下,找到一块带凹陷的石头片,咬起来在泉水里搅动了一下,然后盛了一点水出来。

  对着朱巧玉si si 两声,把石头片盛的水又倒掉。爬过来叼过朱巧玉的小瓶子,直接甩在一边。

  意思很明白,这个装水不行,就换个不就得了。

  朱巧玉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小蛇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说我的瓶子不行?想带走仙泉的水,必须用仙家之物才行?”

  理解稍微有点偏差,但意思基本一样。

  小蛇满意的nodded ,而后挑衅的looked towards 小鸾鸟。

  鸾鸟别过头,很是不屑。

  “many thanks 仙蛇。”朱巧玉再次谢过小蛇,然后去捡小蛇丢掉的石头片。

  但是,她拿不起来。

  去捡取其他的,同样也拿不到。

  这次朱巧玉没有着急,认真的想了一下,把自己那块石头拿了出来。试探性的放到水中,然后又拿出来。石头上面,果然蘸上了水。

  “这个可以!”

  朱巧玉先是大喜,然后又苦恼。

  她这块石头是圆的,又如何能盛到水。

  小蛇shook the head ,似乎觉得这人好笨。

  但它的耐心也就这么多,impossible 继续指点。况且,它也不知道该怎么指点。

  “唧唧……”鸾鸟叫了两声,似乎在对小蛇挑衅,又好像是提醒它主意。

  之后小鸾鸟从树上飞落,用爪子抓起一块石头到河岸边,对着一块大石头摔了上去。

  ka-cha 一声,石头碎成几块。

  小鸾鸟随后用爪子来回扒拉,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一块有凹陷的。

  朱巧玉在边上看着,似乎又明白了。

  “many thanks 仙鸟指点。”

  朱巧玉觉得自己真是good luck 。

  不光有仙蛇指点,仙鸟也来帮忙。Pigweed 岛上的Immortal Beast ,果然都是善良的。

  朱巧玉拿着自己的石头到河边,找了一块带着棱角的大石头,尝试着用力磨了几下。

  在外面的时候,这块石头可谓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可是在这里磨了几下后,竟然真的磨出了一道凹痕。

  “行得通。”

  朱巧玉蹲在河边,用力的摩擦起来。

  小蛇和鸾鸟在旁边看了一会,开始有些困惑,但很快也明白朱巧玉要做什么。

  Battle Qi 似的互相瞪着,si si 唧唧个不停,似乎都想证明是自己的功劳。

  Su Qing 在山顶上看的真切,一阵阵的无言。

  这应该算是缘。

  但是什么缘,Su Qing 说不清。

  朱巧玉在泉水边磨着石头,徐金鳞在乾洲迎来了强敌。

  “道长,楚Uncle 。”

  回到乾洲一年多,徐金鳞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动容。不复往日的霸道和冷酷,恭恭敬敬的躬身拱手。

  白鹤门sect master 黄松子,青衣楼楼主楚业。

  这两个人不但是江湖的Legendary senior ,更是在异域他乡一手把他带大的尊长。

  “你们不该来的。”徐金鳞神情很是复杂,“伱们都已经退出江湖很久了,何苦出来趟这个浑水。”

  “当年的小麟儿establishing the sect ,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又怎能不来道贺。”黄松子须髯皆白,还是laughed 的模样,两条白eyebrow raised 一挑的,“只不过你这帮派的名字,老道不太喜欢。”

  “小麟子,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叔伯,就给我一句实话!”同样满头白发的楚业则是直接的多,黑着脸愠声斥问。“招募一群江湖败类,又给帮派起这样的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既然来,说明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多此一问。”徐金鳞抬起头。

  “World Society ,自然要雄霸天下。”

  ……

  Pigweed 有异蛇红鸟,虽为禽兽,然公正而好义。见妇取水,苦无皿。遂磨石以器,争相助之,慰问周至。

  《九洲志·Pigwe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