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2

  第142章 看到未来(2合1)

  Saint Continent ,回燕镇。

  火烟滚滚遮蔽小半个天空,大地坑坑洼洼满是瓦砾。

  “really strong !”

  “too terrifying 了,Primordial Spirit 二转就有这样的程度吗?”

  “我也是Primordial Spirit 二转,做不到这样……”

  小镇外站着许多人,明显分成两个阵营。但不管是哪一边,表情都是一样的。

  半个小镇不见了,宛如经受了一场地震。

  一场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大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在所有人的认知当中,几百年里都没有比今天更激烈的战斗。

  当然,这种说法仅限于人间范畴,天空出现十个太阳那次不算。

  战场的中心硝烟弥漫,隐隐约约有两三个silhouette 。

  “分出胜负了吗?”

  “差不多,有blood-reeking qi 。这个层次的战斗不会轻易见血,见了血就不会是小伤。”

  “最后是哪边赢了?”

  “不知道,应该是楚楼主和黄松子道长吧。他们两位可都是成名多年的powerhouse ,两个打一个怎么will not 输。”

  “这么多年都没三转,两个老废物而已。要我说,一定是我们Gang Lord 赢了。”

  “混账,你说什么?”

  “我说Gang Lord 赢,你能怎地?”

  “没错,我们Gang Lord 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收拾两个Old Tortoise ,very easy 。”

  “你们这些败类,一会楚楼主和黄松子道长出来,定要将伱们毙于剑下,为江湖除害。”

  “hahaha ,等Gang Lord 出来,才是你们的末日。待到那时,唯World Society 独尊……”

  没人敢轻易靠近战场中心,只各自猜测可能的胜利者。更不乏互相叫阵喝骂,一场大混战似乎随时一触即发。

  而在所有人关注的中心,此刻则是非常的平静。

  白鹤门Old Sect Master 黄松子,青衣楼老楼主楚业,两个人sit cross-legged 在地上。面如golden paper 气若游丝,胸前和口鼻都是污血。

  徐金鳞站在两人的对面,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嘴角也有一丝血迹。但气息匀称两足有力,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没有大碍。

  “两位叔伯,你们何苦呢。”徐金鳞擦掉嘴角的血,“各自comprehend 鹤舞云灯和风瀑飞楼不好么?何苦来此葬送多年的苦修。”

  徐金鳞能够感觉到,these two people 其实早就可以breakthrough 三转。之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二转,是摸索到了一条新的道路。这么多年Martial Arts 停滞不前,是想在那条新路上尝试。

  可是in today’s battle ,前功尽弃。

  “二十多年前,你父母蒙难的时候,我们没有出来。”黄松子面色凄苦。

  “固然有没把刘坚放在眼里的缘故,实则还是舍不得新领悟到的东西。我们觉得你父母可以解决,可是最后的结果证明我们错了。”

  “同样的错误不能犯两次,况且是你。”楚业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当年没有保护好你,现在更不能看你误入歧途。”

  徐金鳞看着两人很是不忍,本能道:“我只是占了回燕镇,并没有做什么。”

  面对抚养过自己的两个长辈,他完全是本能的去解释。等解释的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

  只是黄松子和楚业,暂时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

  “小麟子,你还用做什么吗?”黄松子苦笑。“等你真的开始做,就什么都晚了。”

  “这一年来,没有盲目的扩张势力,只不断的招兵买马壮大自己。可你看一看,你招的都是who ?”黄松子一阵摇头。

  “各门various sects 的叛徒或仇人都投到座下,上门要人乃至寻仇的全部都是有来无回。派出的探子更是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搜集各方情报……”

  “虽然还没有真正亮出爪牙,但你的意图连blind 都能看到。我青衣楼查探消息以隐为先,可你反倒是生怕所有人都不知道。”楚业更是来火。

  “未来的布局也没有隐藏,连征服路线都规划出来。这可不是我青衣楼的探子多厉害,而是你simply 没有隐藏意图。就差扯着嗓子喊,老子要征服天下了……”

  黄松子和楚业你一言我一语,可说着说着就安静了下来。看着徐金鳞的眼神,渐渐异样起来。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觉得徐金鳞是有恃无恐,就是故意用这种方式彰显强大。

  这样肆无忌惮的人,不会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尤其是那么苍白无力的解释,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如果换个对手,黄松子和楚业多半只是奇怪一下,不会为此深想什么。可是对于徐金鳞,他们本就存着侥幸心理,认为必然有什么隐情,想要尽可能的挽救。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亮光,也会为他去寻找理由和借口。

  黄松子和楚业互相看了一眼。

  作为多年的老友,很多事情已经无需沟通。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知道彼此心中所想。

  “难道他……”

  “试试。”

  两人调息气血,一起站了起来。

  …………

  Pigweed 岛。

  “这,这,这可怎么办啊……”

  朱巧玉捧着手里的石头,站在那里欲哭无泪。

  圆圆的石头已经变了模样,成了一个不规则的扁平圆盘。上面划痕道道criss-crossed ,还有许多地方透着暗红。

  她本意是想打磨一个简易石碗出来,从而能够带走仙泉之水。开始的时候还比较顺利,一点点的出现凹陷。可是后来,当两个帮手加入后,渐渐的开始跑偏了。

  小蛇和鸾鸟的斗争everywhere 。

  岛上突然来了朱巧玉这个凡人,不好再明目张胆的内斗给Pigweed 抹黑。但是较量impossible 停止,只不过换了个方式。

  朱巧玉在那里磨石头,两个little fellow 都展示下存在。

  先是小鸾鸟吐了几团火焰在石头上。

  朱巧玉起先吓了一跳,但很快发现并不烫手。

  石头虽然燃着火,但热量几乎没有外泄,全部都在石头内部,将坚硬的质地融化。除了温温的感觉,没有丝毫的不适感。当再次研磨的时候,效率也提高了许多。

  朱巧玉自然表达谢意,然后便坏了事。

  小蛇跳出来,用力摇头,表示这种方法不可取,或者说是很低级。

  见朱巧玉不能领会,便吸了一口水,将鸾鸟的火焰浇灭。然后直接夺过石头,帮忙摩擦起来。

  小蛇要让朱巧玉明白,即便没有那只蠢鸟帮忙,也能够达到最终意图。

  朱巧玉一见仙蛇主动帮忙,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连连道谢。

  鸾鸟又不满了。

  比力气它肯定比不过,不好直接上前争抢。便远远的继续吐火,用火焰融化石头。

  小蛇则是一边躲避,一边叼着石头来回磨蹭。

  在两个little fellow 的通力合作下,朱巧玉的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形状。

  直到小蛇坚持不住把石头threw away 去,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光扁扁的成了个薄圆盘,更是满是裂纹和石屑。如果继续再去磨的话,似乎两三下就会断掉。

  “这可怎么办啊?”

  朱巧玉急的在那直跺脚,她身上可就这么一个能够改造的东西。但是埋怨仙蛇和仙鸟,她又实在没有那个勇气。

  正at this time ,一个silhouette 从山上下来。

  是泥孩。

  不是走的登Immortal Path ,而是一根藤条送他下来的。

  “您是……”

  朱巧玉不敢怠慢,连忙上去paid respect 。

  这是登上Pigweed 岛后,第一个见到的人。虽然只是个child ,穿着厚厚的衣服有点怪。但能既然是山上下来的,那肯定是immortal 。

  “上君说,之前错了……现在这样,是对的……最好……”泥孩说话有些费力,比比划划的想表达什么。

  朱巧玉目露困惑,不是很明白。

  泥孩挠了挠头,似乎也有些苦恼。要过那变扁的石头,吹掉上面的石屑,到泉水边涮了涮,然后又还给朱巧玉。

  “这是……”

  朱巧玉接过圆盘一阵出神。

  洗干净后的石盘,是另外一种样子。

  凸起的部分好似mountain range ,起起伏伏颇有神韵。裂痕也不再是无规则,而是隐含着某种规律在里面。

  “三天,慢慢看。”泥孩说。

  “many thanks 仙童。”朱巧玉looked thoughtful ,拱手拜谢。拜谢的时候,看到泥孩的手指,顿感一阵异样。

  泥孩的手指沾水后,似乎有些软掉,稍微有些变形,就好像泥巴似的。

  “哦,没事。”泥孩注意到朱巧玉的目光,自己把手指捏了一下,恢复了原状。“我的身体是泥,所以怕水。再过一些年,才行。”

  “泥做的身体?”朱巧玉一阵愕然。

  “你们不能再调皮了。”泥孩对小蛇和鸾鸟说了一句,抓住伸过来的一根藤蔓,又返回了山顶。

  朱巧玉再次拱手相送,然后拿着石盘,坐到泉水边仔细观摩。

  看着石盘上那些凸起和纹理,朱巧玉突然渐渐感觉动了起来。许多玄奥的rune 升起,在其瞳孔中不断旋转。

  ……

  Saint Continent ,回燕镇。

  黄松子和楚业又一次被击倒,这次受伤比方才还要严重。连坐都做不起来,倒在地上极为狼狈。

  但是两个人的脸上不见了愤恨,反倒古怪的笑了起来。

  “果然没错……你是故意的……”黄松子咳了口血,“可你这样不够啊,应该下手恨一些。总是这样show mercy ,会被人看出来的。”

  “看不看出来都没有意义。”楚业艰难道,“你把江湖想的太简单了,不会因为一个人就改变。”

  “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徐金鳞再次开口,“看在往日的情分,you two 走吧。徐金鳞已经死了,现在只有World Society 的Gang Lord 。”

  “你如果放我们走,说明徐金鳞还活着。”黄松子艰难的撑起身体,看着徐金鳞的眼睛,“老道多年没有问世事,但这双招子还算好使。不管你表面装成什么样子,内心都没有真正改变。”

  徐金鳞咬了咬牙:“道长,不要逼我真的杀了你。”

  “放弃吧,你做不到的。”楚业也撑起身体,语气柔和了许多。“你想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世道,这个想法没错。很多人都尝试过,我们也尝试过。但是……”

  “我今年只有四十三岁。”徐金鳞打断道,“十九年前,为不通Martial Arts 。九年前,Primordial Spirit 。四年前,一转。一年前,二转。用不了一年,我可三转。”

  “不是实力的问题。”楚业shook the head ,“乾洲不是没出过霸主,镇压一个时代的formidable person 有过很多。远的不说,当年烈Sword Mountain 庄的徐老庄主,你的Ancestor Master 父,就是公认的乾洲之主。可是结果……”

  “不一样。”徐金鳞道,“前人走过的路,我不会再重复。你们可以回去等,看看这个江湖会不会改变。”

  “我知道。”楚业道,“化身为魔,破后而立。看似可行,实则天真。即便你真能做到first step ,你凭什么认为会有人替你完成接下来的?你故意放走的朱巧玉?还是别的who ?连你都做不到,凭什么觉得别人可以?”

  “会有人的,我可以等。”徐金鳞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一代人不成,就等下一代。下一代还不行,就等third generation 。只要我和World Society 在这个江湖,终会有人会站出来!”

  黄松子和楚业都没再说话,盯着徐金鳞沉默了好一会。徐金鳞忍不住要说什么的时候,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再一次站了起来。

  True Qi 从体表溢出,爆发出了比刚才更强大的力量。

  “你们疯了吗!”徐金鳞急了,“燃烧气血,会死的。”

  “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了。”黄松子道,“你以为我和老楚,不想继续closed-door cultivation 么?除了放心不下你这个混球,也是因为我们已经到日子了。未来的那条路能够看到,只可惜我们走不动了。不过现在这样死去,倒是比你真的变成混球更值得。”

  “你有化身为魔的觉悟,我们就做你成Demon Path 上的枯骨。光是之前你做的事情,还远远不够。”楚业表情淡然。

  “或许到了另一个world ,你爹娘和那几个Old Partner 会埋怨我们。但如果真能改变乾洲的未来,做回卑鄙小人也未尝不可。”

  “不说差点忘了。”黄松子笑了起来。“当年被Immortal Monarch 放逐青洲之前,你不就是这种名头么……”

  黄松子一边笑着,一边暗自丢出一样东西,飞向远处的断湖影壁。

  楚业也laughed heartily 起来,转移徐金鳞的注意,帮助黄松子遮掩。

  断湖影壁,可留影像。

  无论乾洲的未来如何,人们终有一天要知道真相。他们可以化作枯骨,但不能让后辈永远背负恶名。

  而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在Pigweed 岛手捧石盘的朱巧玉,眼神变的空洞起来。

  “乾洲的未来,我看到了……”

  ……

  古有善相者,或取人以状,或取人以色,或取人以言。唯red-clothed 朱者,以石盘观Heaven Prying 机,谶言批命,可预未来。

  《乾洲梦华录》

   speaking of which 可能没人信,这章写的不好,看完章评可能还会great cultivator ,但写的特别费劲,写了12个小时,脑子都麻了,都没力气校稿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