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3

  第143章 朱red-clothed 生,徐金鳞死(再偷个懒,2合1)

  Pigweed ,第三日。

  朱巧玉坐在泉水的边上,捧着石盘低头观瞧。三日前就是这个姿势,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可若是看到的面容,却和三天前判若两人。

  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本身Primordial Spirit 一转cultivation base ,又有仙石body protection ,朱巧玉一直保养的很好。

  皮肤水嫩丝毫不输少女,容貌精致端庄大方,比实际年龄小上许多岁。

  可是现在,皮肤粗糙蜡黄,目光黯淡嘴唇干裂,鬓角多出许多灰白。任谁看到她的样子,都得当成一名丑陋old woman 。

  小蛇和鸾鸟早already not in 旁边,跑到了岛屿的另外一边。

  不是想找个看不见的地方打架,而是不喜欢朱巧玉身上的味道。

  是不嗅觉感官方面的味道,而是一种枯萎破败的死气。充斥着不幸和厄运,让生灵避之唯恐不及。小蛇和鸾鸟不会害怕,但本能的抵触和排斥。

  “时间到了。”山上传来一个声音。

  朱巧玉took a deep breath ,缓缓的抬起了头。

  干枯的皮肤重新变的白嫩,灰白的头发再次变的乌黑。几个呼吸之间,便又回到了本来模样。

  但是她的眼神没有回来。

  空洞,死寂,没有一丝灵光。若不是眼仁还能倒映影像,多半会以为朱巧玉是个盲人。

  “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赐宝。”朱巧jade hand 捧石盘,“请Immortal Monarch 为石盘赐名。”

  “自身缘法,非我所赐,你随意便好。不过你这份缘法,却未必是好事。”Su Qing 出言提醒。

  “以凡人之身推衍天机,今世承负非同小可。起卦不可越过三年,否则必会遭受backlash 。三年之后,看看尚可,切莫轻言。但凡泄露分毫,便是方才模样。”

  “既然已经看到,又怎能不言。”朱巧玉目眺远方,神情复杂,“有人化身为魔背负污名,有人枯骨铺路牺牲性命。为了乾洲的未来,他们倾尽所有。我付出的不过是容貌,又有何不能承受。”

  在这三日当中,朱巧玉看到了很多。

  她看到了Saint Continent 的未来,知道了徐金鳞为何那般残暴。看到了无数人倒在血泊,看到了自己丑陋到极点的模样。

  “Immortal Monarch 。”朱巧玉面对山顶跪倒,“非是小女子不听良言,实乃无法置身事外。乾洲疾患已入膏肓,已经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徐金鳞所行之事成败各半,而我至少可以增加他一成胜算。”

  Su Qing 道:“缘法出自Pigweed ,故此出言相告。未来何去何从,自行决断便是。”

  朱巧玉再次叩首:“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

  “送你一程。”

  Su Qing 在山顶挥了下袍袖,朱巧玉的身形从Pigweed 消失。

  待朱巧玉再抬头时,已经身在Saint Continent 。推衍未来占卜吉凶,她已经知道现in the past 了多久。

  “Pigweed 三日,人间三年,既然如此……”朱巧玉看了一眼石盘,“三日人间盘,一卦问三年。”

  石盘幽光闪烁,隐隐出现些字迹。

  朱巧玉将石盘放入怀中,把衣衫帽兜戴上,又取纱布覆面,只留两只眼睛在外。“今日之后,再无回燕女,只有red-clothed 相。”

  ……

  Saint Continent ,十四坞。

  十几个城寨都起了好大的火烟,兵器碰撞和厮杀之声不绝于耳。横七竖八的尸体散的到处都是,空气中掺杂着刺鼻的味道。

  “brother 吗,杀啊!灭掉了十四坞,唯Gang Lord 独尊。”

  “呸,做伱们的春秋大梦。World Society 的杂碎,今天就是你们的末日……”

  十四坞一直都是Saint Continent 的第一大帮。

  不是说势力第一,而是人数第一。几十万帮众不是说说的,任何一个Sect 都不能与之相比。

  可是今天,面对一群black clothed 帮众的围攻老巢,十四坞方面竟然看不到人数优势。

  因为围攻他们的,是World Society !

  三年前徐金鳞在回燕镇建立World Society ,以极为夸张的速度迅速壮大。虽然许久没有向外延伸实力范围,但帮众人数飞速增长。短短两年的时间,便号称有六十万众。

  没有哪个Sect 愿意看到这样一个帮派崛起,上门施压乃至挑战的一个接一个。各Great Sect 甚至还一度团结起来,企图合力把World Society 铲除。

  可结果无一例外,全部都是returned in low spirits after failing 。乾洲知名的expert ,更几乎尽数败在徐金鳞手上。

  所有人都知道World Society 要做什么,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止。

  半年前World Society 广发英雄帖,组织江湖会盟。除了各门various sects 之外,但凡有点名声的江湖人全都有接到。

  措辞霸道直白,顺者昌逆者亡。所有人都要acknowledge allegiance ,不去参加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

  大部分的人都去了。

  不是真的惧怕或者决定acknowledge allegiance ,而是这种事情大家都比较有经验。

  类似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乾洲的历史上不知道有过多少次。

  有人想要争霸,一群人不服,然后就开打。发现打不过,就会盟认个Alliance Leader ,然后就各回各家。出让利益或者上贡,一起在那熬时间。等把那个霸主给熬死了,在一拍两散恢复如初。

  徐金鳞和World Society ,大家也都这么想。最不济是徐金鳞年轻一点,熬的时间久一些。可等到了World Society 之后,一众江湖人才发现错的厉害。

  所有Sect 都必须解散,不能保留原有的名字。Sect Master 们根据原有的地位,分别担任Hall Master 或者香主。而且人员全部打散,由World Society 重新安排。Primordial Spirit Realm 之上,只能留在总舵,在Gang Lord 眼皮子底下。

  众人当然不愿意,然后其中一部分人就死了,剩下的都被关押了起来。

  World Society 亮出了锋利的爪牙,整个乾洲没有人能够阻挡。徐金鳞亲自带人四处出击,征服所有敢于反抗的势力。

  十四坞是反抗势力中最强大的,也是World Society most important 的目标。

  “杀!!!”

  几十万人厮杀在一起,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而most important 的战场,却不在寨子里面,而是在一处石穴旁。

  一头石虎伏着神,一条石狼弓着腰。十几名Primordial Spirit Martial Artist 分散all around ,围着一个背对他们的男人。

  男子年过四旬,头发披散,背对着众人。似乎对外面的威胁没有察觉,只望着幽深的石穴一阵阵出神。

  围攻者们各个如临大敌,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各持刀剑cautiously ,一步步的向其逼近。

  “徐金鳞,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那头巨大的石虎,率先发动了攻击。

  “roar! !!!”

  石虎咆哮着冲出,后面紧跟着石狼。

  两只Stone Beast 显然是充当主攻的角色,奔跑起来地面都跟着震动。就好像两块巨石滚了上去,让人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

  十几名Primordial Spirit Realm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True Qi 沸腾Sound of Thunder

  Stone Beast 攻击的间歇,被Martial Artist 们尽数补齐。就像滚滚大浪卷向小舟,除了拍翻淹没没有second 可能。

  当然,眼前这个人不会被打倒。

  这个是徐金鳞,已经公认的乾洲Number One Person 。

  以Primordial Spirit 二转cultivation base ,横扫一众expert 。哪怕同为Primordial Spirit 二转,也没人能在其手上撑过三十招。

  但Martial Artist 们有信心将其击退。

  从开始战斗到现在,他们就是用这种攻击方式,一步步的将徐金鳞逼退到这里。

  不过这里是山崖,已经无路可退。

  除了石穴。

  “你们可真是煞费苦心了。”

  徐金鳞回头转身,两手胸前抱月,一团气旋剧烈旋转。

  “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

  狂暴的气流汹涌而出,风云流转排山倒海。无论两只Stone Beast 还是一众expert ,都在一瞬间被反推了出去。

  大浪席卷,小舟只能躲避。即便是大船,也要摇上几摇。可遇到更加强大的风暴,便只有随波逐流转瞬即逝。

  噗通噗通一阵杂乱声响,Stone Beast 外加众人摔了一地。更有一大半都吐了血,只此一遭便受了内伤。

  “当年刘坚就是这样将我父母诱入兽音石穴,现在竟然又玩同样的把戏。如果不是我想看一眼,你以真会被你们逼过来吗?”徐金鳞看着其中一人,目光冷冽语气嘲讽。

  “霍老虎,你养着那快石头,自己脑袋也变成石头了吗?”

  那是一名身材壮硕的壮年大汉,十四坞Boss 霍石虎。

  当年得immortal fate 石虎,several decades 下来将小石虎养大,甚至还为此改了名字。本人虽然只是Primordial Spirit 一转,但与石虎配合便能轻松击败二转expert 。刘坚当年能够搅动江湖,霍石虎的助力功不可没。

  后来霍石虎成为Boss ,寨中又有旁人悟道得了一只石狼。使得十四坞再次壮大,声势甚至盖过当年。

  本来已经有了野心,想学senior 去在江湖上争个名声。结果didn’t expect 徐金鳞回来,搞出了个World Society 。阴差阳错没当成江湖的搅局者,反倒成为了反抗者的中流砥柱。

  “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意,只要你过来这里,就已经中计了。”霍石虎face deathly pale 的laughed ,用手中大斧支撑着站起身。

  “这里是兽音石穴,Stone Beast 在这里会获得更强的力量。你的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固然厉害,但又怎能比得了Immortal Technique 道法。”

  石虎和石狼也一骨碌爬了起来,伏身在那里不住的低吼。身体ka ka 的作响,隐隐比方才粗壮许多。体表更是裂出许多纹理,样子颇有些像经络和blood vessels 。

  “只是这样?”徐金鳞瞥了一眼,“如果只是这样,你们现在就可以死了。切莫要忘了,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霍石虎瞳孔缩了缩,其他人表情也异样起来。

  这三年以来,徐金鳞击败斩杀expert 无数,旁人也由此知道他一个习惯。

  只要是让他看上眼的对手,只要对方没有存死志,首次交手都会show mercy 。等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会下重手打伤对方,但不会kill to the last one 。不过第三次见面,对手一定会死。

  “我今天本来就没想活,不过拉你垫背也值。”霍石虎脸上一阵狞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Stone Beast 真正的力量。”

  “roar! !”

  石虎咆哮了一声,张口就咬住了旁边一名Martial Artist ,几口就吞了下去。

  那只石狼也是同样举动,三两下吃掉了一名Primordial Spirit Realm 。

  不光徐金鳞愣了下,Martial Artist 们也turned pale in fright 。

  “霍石虎,你做什么?”

  “要杀这个魔头,只有这个办法。”霍石虎咬牙道,

  “Stone Beast 虽然能够活动,但并没有真正的spiritual wisdom ,战斗时只能单纯听命。可如果吞噬了血肉,它们就是真正的ominous beast 。吞噬的目标越强,它们就越强。要杀这个魔头,只有这个方法。”

  有Martial Artist 沉默不语,也有人不愿为食。可方才受了重创,现在想跑也来不及。

  吃了人之后,石虎和石狼表明的裂纹,渐渐变成了red 。就好像真正的blood vessels 经络,灌入了血液在流淌。

  石虎和石狼的气息也猛涨,混沌的眼珠上带上了血色。吃掉的人越多,它们的眼神就越凶。

  “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徐金鳞目光幽寒,“当年immortal 赐下缘法,定然不包括这种没有人性的方式。”

  “你也配提人性。”霍石虎大笑起来,“面对父母的深仇不思报,却只想着争霸天下。抚养你的长辈当面,你也可ruthless 的下毒手。绝情绝性,谁能比得了你!”

  徐金鳞没有反驳,只是沉默。

  “roar! !!”

  吞噬了一众expert 的两只Stone Beast ,散发着滔天的blood energy 和凶戾,咆哮着冲了过来。

  现在它们不再是Stone Beast ,而是两头genuine 的ominous beast 。

  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再一次爆发,将两只ominous beast 卷了进去。

  兽音石穴前狂风呼啸,碎石组成了龙卷。中间咆哮声一阵接着一阵,看不清半个影子。

  突然,吼叫声戛然而止,风暴也跟着停歇。

  徐金鳞的silhouette 显露了出来。

  和方才几乎没什么分别,peaceful 的模样。只是眼中带着戏虐,看着霍石虎。

  两只ominous beast 则恢复了原状,体表的血纹完全消失,就像两座普通的石雕,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不,这impossible !”霍石虎难以置信,似是想到什么,疯似的冲了过去。从石虎的脖子下面,摸出了一块沾染了血的石头。

  “禽畜血?”霍石虎眼睛瞪大,“吞噬血肉,可化ominous beast 。可若混入鸡狗禽畜之血,便会被破除……这……这是我十四坞的最大秘密,你怎么会知道?”

  徐金鳞似乎不屑回答,只冲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霍石虎看过去,是两个妇人。年长的是他老婆,眼睛已经哭肿。年轻点的抱着个child ,是他的儿媳。

  “是你们……”

  霍石虎大怒,“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

  年轻妇人抱着child ,低头哽咽不能言语。年长的妇人则瘫倒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霍石虎很快知道了答案。

  两个女人背后又多出了几个人,全都是World Society 的人。手里拿着兵刃,抵住了两个女人的后心。甚至还有一人,把刀架在了婴儿的身上。

  “徐金鳞!你卑鄙!!!”霍石虎愤怒的looked towards 徐金鳞,“连child 你都威胁,你还有没有人性!”

  “刚才你就说过,我绝情绝性,不配提人性。另外还要纠正你一点,徐金鳞早就已经死了。”

  徐金鳞淡漠的看着霍石虎。

  “我的名字,是雄霸。”

  ……

  江湖有霸者,幼遭变故,成长则变。操豺狼野心,潜包祸谋,摧挠栋梁,除灭忠正,世传凶狡,绝情灭性,专为formidable person 。

  《乾洲江湖志》

   请相信作者的人品,偷懒的被迫的,明天就正常了……n(*≧▽≦*)n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