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5

  第145章 青衣楼,有风

  Su Qing 祭炼四方灵印,不会轻易离开Pigweed 。但是这次情况不同,感觉到了Star Power 。

  Big Dipper 。

  this world 有Sun, Moon and Stars ,但和认知中的并不尽同。Big Dipper ,便不存在。

  当初立七境镇压Saint Continent ,以Big Dipper 七元之法立七景。但只是用了Big Dipper 之意,并未沟通天上星象。

  那时Su Qing 并未看到Big Dipper ,但并没有太过在意。

  world 为Formation 分割封锁,又重伤在身realm 跌落。无论天机蒙蔽还是星象隔绝,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人间的事都没怎么整明白,又怎会去在意天生如何。

  而现在重回Heavenly Immortal Realm ,Divine Consciousness 通达sharp ears and keen eyes ,才真正确认确实星象不全。

  结果现在,他竟然感应到了star power 。

  但不是在天空之上,而是在Saint Continent 。

  “开阳武曲,已然入位。”

  Su Qing 望了眼襁褓中的婴孩,又抬头望向天空,“虽然尚需时日成长,但确实有武曲命格。若是能破除Heaven Realm 壁垒,或许……”

  Su Qing 冒出了个念头,然后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神道不昌,阴阳无序。建立地府阴司是大功德,换成任何一位immortal will not 袖手。可是天上星辰不一样,那代表着Immortal World 的最高秩序。

  点星封神,唯Saint 可为。

  若是刚来this world 的时候,Su Qing 想都不敢想这种事。即便不小心想到,也得很快打消掉这个念头。

  在Great Desolate 那种地方,为了封那些玩意,一场封神大战打的昏天暗地,道门Three Sects 分崩离析。

  眼前this world 尚不明朗,一个小Heavenly Immortal 动这种心思……

  “不对,不一样的。”Su Qing 脑中divine light flashed ,“Great Desolate 是量劫,封神以充Celestial Court 。可此间Three Realms 分明,无需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无神无仙无巫无妖,又哪里来的量劫……况且,引星入位的,也不是我……”

  Su Qing 的视线转移,落在了雄霸身上。

  “注定与天命相敌,却又是星辰引路之人。那便让我看了一看,你这条路能走到何方吧。”

  ……

  青衣楼。

  山崖之前,楼阁高悬。

  一阵阵怪风从山脚吹向山顶,就像在托举着几乎空悬的楼宇。

  World Society 的帮众占据all around ,将青衣楼围的是水泄不通。

  十四坞一度号称乾洲第一大帮,青衣楼便是乾洲第一楼。很多人来之前都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可结果却是连刀剑都没有出鞘。

  楼外的秀水镇,早已经人去房空,方圆百里之内都不见一个silhouette 。

  早在十四坞遇到袭击的时候,青衣楼就开始疏散镇上百姓。等World Society 的人马杀到,只剩下一个空城。

  不光人空了,粮食也都空了,镇子里半粒米都没有。水井也都被填死,填不死的都投了毒。甚至山前的那条河,都被投了大量的腐肉和泔水。

  World Society 的人憋着气,想着快点把青衣楼解决。可等到了跟前,也是没碰到对手。

  除了高悬的风瀑飞楼,青衣楼的Disciple 也都不见了。

  “Gang Lord ,青衣楼的人好像都跑快了。”一名Hall Master 来到在雄霸身边。“brothers 里里外外都搜便了,一个人都没看见。”

  “在上面。”雄霸望着山前的飞楼,“莫要忘了,那才是青衣楼的根基。”

  “这个……”Hall Master 有些为难,“传说当年immortal 放飞此楼,便成了青衣楼的禁地。Disciple 全都住在山下,那栋楼没人能够上去。属下觉得……”

  “你觉得?”雄霸转头,眼睛冷冷的扫过去。

  “Gang Lord 恕罪!”Hall Master 噗通一声跪倒,“属下这就派人上去,上不去就想办法上去。”

  “算了,你们上不去。”雄霸道,“之前派出去的人,有没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今天的memorial report 还没回来,不过属下已经派人再催了。”Hall Master 更是害怕。

  “没有memorial report ,说明找到了。”雄霸道,“最近一次memorial report 的地点离这里不远,伱多带点人过去接应一下。天黑之前回不来,你们就都不用回来了。”

  “是。”Hall Master 飞身离去。

  雄霸则是转向青衣楼,沉声开口,“郭残阳,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离开。你我也是多年未见,不打算出来露露面吗?”

  没有声音回答,但楼里则有人在骂。

  “这little bastard ,真是变坏了。当年一口一个郭Uncle ,现在竟然敢直呼其名。早知道不学好,就该趁他没学功夫那会,fiercely 的揍死他。”

  一名老人坐在椅子上,面前桌上尽是美酒美食。。

  老人虽然上了年纪,但white hair and youthful face 面容红润,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长寿之人。虽然foul-mouthed 似乎愤慨,但脸上却看不出生气模样。只在那喝酒吃菜,时不时还吧嗒下嘴。

  相对应的,对面一个壮年男子就不一样了。

  男子稍微有些胖,面色阴暗拳头攥紧。旁边放着一口剑,眼睛一个劲往剑上瞟。

  老人是青衣楼楼主郭残阳,以稳健怕死闻名的Primordial Spirit 二转powerhouse 。

  微胖男子名为卓仁杰,青衣楼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前代楼主楚业的final disciple 。当年曾得immortal 指点,如今亦是Primordial Spirit 二转。

  “仁杰啊,放松一点,他们上不来的。”郭残阳喝了口酒,“这青衣楼是Immortal Monarch 赐法,这么多年只有你我,还有你Master 能上来。雄霸的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就算再厉害,也伤不得这里分毫。”

  “Martial Uncle ,我们真就在这里坐着吗!”卓仁杰有些忍不住,“他刚回乾洲的时候,你让我忍。Master 被他杀了,你让我忍。可现在他都来了,你还让我忍吗?”

  “那你想怎样?”郭残阳问。

  “替Master 报仇,为乾洲除害!”卓仁杰gnashing teeth ,“Master 和黄松子道长抚养他多年,可谓恩同父母。可那个混蛋,竟然……更不要说,现在他做那些事,人人都得以诛之!”

  “他是该死,但你诛的了么?”郭残阳shook the head ,“他那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着实的厉害的很。Senior Brother 和黄松子道长联手都拿他不下,你觉得咱们两个行?”

  “不成功,便成仁!”卓仁杰言语铿锵有力,“我当年得了immortal fate ,方有如今的realm 。如果不能除此魔头,岂不是浪费了这份缘法。”

  “放屁,死也得分怎么死,枉死才是真的浪费。”郭残阳道,“如果你真想报仇,那就努努力,把云上的那只风筝取下来,然后去Pigweed 岛。想打败他,只有那个地方才有可能。”

  “我试过很多次了,可是不行……”卓仁杰表情黯淡,“可能,我没有那个缘分。”

  “一次不行就多试几次,我不也在试么。”郭残阳摆弄了下自己的白头发,“你看看我,不是为取那只风筝,又怎会这个样子。”

  卓仁杰没吭声。

  他知道自己这位Martial Uncle 胆小,但并非胆怯不做事。如果真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他不会那么听话。

  郭残阳给卓仁杰倒了一杯酒:“记住,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就算要死,也得死的有价值。”

  两人正在交谈,楼外再次传来声音。

  不是who 在叫阵,而是一阵阵child 的啼哭。

  而这个哭声,两人都很熟悉。

  郭残阳顿时脸色大变,卓仁杰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风儿?!”

  ……

  有青衣豪杰,少年时威武unyielding ,铁骨铮铮。老时苟全性命,偷生畏死,人曰曾比少而不如。殊不知其心依旧,当死得其所,不愿枉死尔。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