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6

  第146章 玉衡廉贞,Heavenly Dao 睁眼

  一般人听婴儿啼哭难分,可郭残阳与卓仁杰不同。

  Innate Martial Artist 便可听音辨位闻声识人,even more how 两个堂堂的Primordial Spirit 二转。

  而且为了让他们相信,还有另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你们可认得。”

  雄霸喊了一声,将一样东西抛起,飘至青衣楼前。

  郭残阳伸手虚抓,窗板掀开一条缝隙,将其摄入手中。

  两人定睛一看,是一只金锁。

  “卑鄙!!!”

  卓仁杰一掌拍在桌面,整张桌子连同碗碟顷刻间被震做碎屑。

  郭残阳手里还端着酒杯,缓缓将里面的酒喝尽。长长sighed ,也站了起来。

  金锁是卓仁杰儿子的,赠予人正是他这个楼主。

  卓仁杰自从当年得到immortal fate 便醉心Martial Arts ,不在为儿女私情所牵绊。直到去年才娶了一个农家女,刚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卓风。

  郭残阳深知青衣楼与World Society 的差距,对雄霸的作风更是早有探报。早在十四坞还未被攻陷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安排家眷撤离了。尤其是卓仁杰这种身份,更是重点保护对象。

  为了防止这个child 被利用,郭残阳在内部甚至都做了隐瞒,暗地里送到隐秘处安置。却没有想到,还是被抓了回来。

  “Martial Uncle ,我……”

  “你不用说了,咱们一起出去。”

  郭残阳推开楼阁大门,与卓仁杰站到门口俯望。

  只见外面全都是World Society 的帮众,将青衣楼围的是密不通风。up ahead 空出一块区域,铺了红毯放了椅子。一个披散长发须髯过胸的男子,unceremoniously 的坐在椅子上。

  郭残阳远远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雄Gang Lord 。”

  雄霸眯了眯眼。“我还以为你会喊我另外一个名字。”

  “伱有其他的名字么?”郭残阳嘿了一声。“我现在看到的,只是cold blooded and emotionless 的World Society Gang Lord 。至于郭某人曾经的那个Junior ,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

  “雄霸,你卑鄙!”卓仁杰愤怒叫骂,“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拿child 来胁迫,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成major event 者不拘小节。”雄霸表情不变,保持人设,“如果不请令公子过来,你们两位又怎会轻易现身。”

  郭残阳道:“我们现在出来了,child 在哪里?”

  雄霸随意的招了招手,飞楼正下方走出一男一女,都是青衣楼Disciple 装扮,女人手里抱着child 。

  “风儿?!”

  两人一眼便看到婴儿模样,正是卓风无疑。

  方才只顾看雄霸,竟没有注意人就在楼的下面,离得这么近。

  郭残阳与卓仁杰彼此对视,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默契。

  “雄霸!我们下去,你放人。”

  “不要伤害我儿子……”

  两人从楼上跃下,轻飘飘的很缓慢,看着好像要投降。

  可就在马上要落地时,两人的动作瞬间加快。

  郭残阳飞身跃向雄霸所在,True Qi 鼓荡双掌猛的拍出。卓仁杰则是直接下坠,long sword 出鞘直取附近的World Society 帮众。

  轰轰轰……

  雄霸坐在椅子上巍峨不动,World Society 帮众则被炸的连连后退。在掀起的烟尘浓雾之间,一柄long sword 犹如灵蛇,收割着来不及躲开的生命。

  两位Primordial Spirit 二转Martial Artist 联手,formidable power 非常人所能匹敌。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飞楼下方的World Society 帮众便被肃清一空。

  “把child 给我!”卓仁杰hold out hands to receive child 。

  目标非常明确,救了人就逃。

  打是肯定打不过,但逃跑绝对不成问题。尤其是郭残阳郭楼主,在Saint Continent 这块地界上,逃命技术他ranked second 就没人能排第一。

  “手脚利索点,我拖不了他太久……”郭残阳一边挥掌佯攻继续掩护,一边大声的催促。可冷不丁看到那两名青衣楼Disciple ,心头莫名的一紧。

  那一男一女是青衣楼Disciple ,但并不是他派去保护卓仁杰家眷的人。而且对于这两个人,郭残阳更是不信任。虽然these two people ,都是他的亲传。

  当年Pigweed 之主放飞青衣楼时,these two people 也曾在场。错过immortal fate 追悔莫及,后来与卓仁杰也是关系微妙。

  Disciple 之间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各门various sects 都不少见。只要不过线,并不加以禁止。郭残阳收了两人做亲传,这些年来也是相安无事。可是值此危急存亡之际,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转移卓仁杰的家眷时,郭残阳刻意避开了两人。现在突然出现,还和卓仁杰的child 在一起,由不得他不起疑。

  “小心!”郭残阳急忙提醒。

  卓仁杰还没等明白过来,一柄剑就迎面刺了过来。

  “Senior Brother ,你做什么?”

  卓仁杰反应还算快,封住对方剑势,退后几步both shocked and angry 。

  那两人各持long sword ,戏虐的看着卓仁杰。女人见到郭残阳走回来,甚至还将剑架在了child 身上。

  “他们已经不是你们青衣楼的人。”雄霸在浓雾中显出silhouette ,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坐在椅子上没动。

  “我还在十四坞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投效了World Society ,并送上这份礼物表示诚意。没有他们两个,我还真找不到这个child 。”

  “你们……”卓仁杰难以置信,“我们是same sect ,你们怎么能……”

  “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这是很正常的选择。”男人一阵冷笑,“雄Gang Lord 雄才大略,World Society 更是好过青衣楼。至少这里是凭实力,而不是靠一只风筝就能上位。”

  “当年是你自己错过机缘,为何一直迁怒于我?”卓仁杰面色复杂,“Senior Brother ,我们一起长大的,你……”

  “你忘了?你才是青衣楼Eldest Senior Brother 。”男人mystifying ,又饱含愤恨,“你不光夺了我的immortal fate ,更占据了我在门中的位置。当年不过是一个废物,只靠运气就骑在我的头上!凭什么!”

  “罢了,事到如今,这些旧事说也无用。”卓仁杰sighed ,“但即便你心有怨愤,冲我来便是。你想报复的是我,把我的child 放了。”

  “放了?做梦!”女人眼神更是怨毒嫉恨,“自从当年得了immortal fate ,你便supercilious 始乱终弃。宁可娶一个农家女,都对我视而不见……你,你……我要你跪下给我认错……”

  看着怨气十足的这个女人,卓仁杰更是没有话说。

  少年时的确一度仰慕这位Senior Sister ,得immortal fate 进阶Primordial Spirit 后心也未改。只不过专注于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整天跟着跑。

  可这位Senior Sister 就觉得自己变心,甚至故意和其他人成双入对。于是也就彻底放下,不再理会儿女私情。

  直到现在这个岁数才娶妻生子,始乱终弃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过,这倒是个救人的机会。

  “只要你放了风儿,让我做什么都行。”卓仁杰将剑远远一丢,向前几步躬下身子,作势就要跪下。

  就在卓仁杰跪下去的同时,一道cold light 突然从背后射出。

  女人惊叫了一声,手臂被割开了一道口子,child 从怀中掉落。

  男人本能的挥剑去刺,那道cold light 突然在空中一个回旋,铛的一声将剑荡开。

  等两人稳住阵脚要反击时,child 已经被卓仁杰抢在手中。

  于此同时,一柄小巧的短剑,在其身前滴溜溜的旋转。

  “Flying Sword ?”

  “怎么可能?”

  两人眼睛瞪的老大。

  郭残阳同样有些愕然。

  卓仁杰能够驱使Flying Sword ,他也是第一次见。

  以True Qi 摄拿物件,任何一个Primordial Spirit Realm 都行。但灵活的御剑对敌,Primordial Spirit 三转也不行。

  当年风瀑飞楼初成之时,老楼主楚业便有所感,直接拍碎了saber around waist ,转而钻研御风telekinesis 之法。青衣楼Disciple 受此影响,Cultivation 课业也做了调整。

  只是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没人能成功。很多人便觉得telekinesis 是妄想,凡人绝对impossible 做到。

  许多年前烈Sword Mountain 庄的ancient formation ,也可以驱动Flying Sword 杀敌于万里之外。但那是ancient formation 的力量,并非个人之力。

  与此同时,云层之中,一只风筝起起伏伏,散发出一阵阵幽光。似是感受到什么,在等待某种summon 。

  “可惜。”

  Su Qing 站在云端,将一切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望着卓仁杰的silhouette ,目光中很是有些惋惜。

  当年的风筝之缘,不是纯粹的运气,而是本身就有不俗的潜力,只是尚未到爆发的时候。那一只风筝,更多是助力,而非是赐予。

  现在施展出的御剑之术,并没有道法之力在内。说明卓仁杰找到了breakthrough 口,Marital Arts Path 亦可通仙。

  “难得的Martial Arts 天才,只是很可惜,没有取回风筝的机会了。”Su Qing 视线转向婴孩,又落到雄霸身上,“星辰入位,有人引路,有人托举。你这份机缘,只能应在后人身上了。”

  immortal dao 缘法不可让于他人,哪怕血缘至亲亦不可为。但现在卓仁杰面临的情况,却是一颗待归位的星辰。

  雄霸乃是引星入位,卓仁杰则要托上一把。

  用他自己。

  雄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他不是看到了Su Qing ,而是感应到了别的。

  昏暗的Sea of ​​Consciousness Space 之内,又有一颗星辰faintly discernible 。

  云层里似有什么,和那个婴儿在呼应。这种微妙的感觉,一如在兽音石穴时。

  “仁杰,带child 走。”见到雄霸突然起身,郭残阳顿时大急,挡在卓仁杰身前。

  “不,Martial Uncle 你走。”卓仁杰反抢一步。

  “听我说,你必须走!”郭残阳的眼神和往日不同,带着某些决然的意味,“我这把old bones ,苟活至今已经足够。但是你和风儿不一样,你们是青衣楼的未来。”

  “Martial Uncle ……”

  两人还在争执,青衣楼男女叛徒怒了。

  “休想,今天谁都别想走!”

  “雄Gang Lord 在此,还想着能够逃命?做你们的梦……”

  “让你们说话了吗?”雄霸冷冷瞪了一眼。

  “Gang Lord 饶命。”

  雄霸没理他们,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child 可以走,郭残阳可以走,卓仁杰不能走。”

  现在他感觉到的东西,和兽音石穴时很像,但不是完全一样。

  除了卓风与风筝之间的牵绊,中间还隔了一个卓仁杰。

  雄霸不确定卓仁杰是阻力还是助力,只知道决不能放这个人离开。

  “我说雄Gang Lord ,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郭残阳故作轻松,“三放三杀,不是你的规矩么?你回到乾洲之后,咱们这是第一次见吧。”

  “所以才会放你。”雄霸看着卓仁杰,“但是他不一样。”

  “Martial Uncle ,你听到了。”卓仁杰对郭残阳said with a smile ,“雄Gang Lord 这么看得起我,我又怎能离开。”

  郭残阳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把话咽了回去。接过卓仁杰手中的child ,飞身奔向远方。

  World Society 没人阻拦。

  因为雄霸刚刚说过放他们走。

  这个时候哪怕只是说一句多余的话,都可能马上横死当场。

  “many thanks Martial Uncle 。”

  卓仁杰对郭残阳离去的方向拜了三拜,直接转身御剑直扑雄霸而去。

  无论雄霸真实的想法是什么,他都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小小的短剑以极快的速度飞行,远远超过持剑出手的速度。攻击方式更是灵活多变,就像一条银蛇在空中奔袭。

  雄霸手下不乏Primordial Spirit Realm 的expert ,可看到这一幕都是面露惊容。

  这种攻伐方式超出他们的认知,如果贸然对敌必然会吃上大亏。只怕稍微不留神,便会身首异处。

  “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

  雄霸双手抱圆,气流奔腾。一丝丝的气流就像丝线,一层层的缠上Flying Sword 。

  灵活的Flying Sword 渐渐变缓,被死死卡在雄霸胸前。

  卓仁杰手掐sword art ,额头见汗。虽然Flying Sword 嗡嗡的不断挣扎,但半点也挣脱不得。

  “再给你三年,你我可平手。”雄霸叹息,“但是今天,我不能留你。”

  嗖——

  Flying Sword 被反推了回去,一剑便贯穿了卓仁杰的胸膛。

  于此同时,天空云层鼓荡,一只风筝飘落。似乎带着长长的丝线,和清风融在一起。

  卓仁杰的身体缓缓倒下,郭残阳抱着child 狂奔。雄霸眼中带着不忍,两个叛徒眼中带着快意。

  没有人看到风筝。

  只有襁褓中啼哭的婴孩,似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yiyiyaya 的伸手抓取。

  他抓到了。

  像是一根见不到的丝线,像是一阵看不见的风。那只在云里的风筝,就这样被拉扯着,一起跟着远去。

  “恭喜Gang Lord ,夺得青衣楼。”

  “这风瀑飞楼有大秘密,我fellow apprentices 二人定为Gang Lord 参透。”

  青衣楼两个叛徒拜倒。

  他们在不动声色的请功,想要获得风瀑飞楼的控制权。他们可不是只为心中怨愤才投效,更多是为自己的野心和贪欲。

  雄霸看着卓仁杰的尸体,胸中郁气正无处宣泄。见到两人跪在自己面前,也给予了最干脆的回应。

  “下次我没开口,就不要抢话。”

  两颗head flies up ,飞向风瀑飞楼。

  人头尚没有摔回地面,两人尚未失去意识,雄霸已然转身离开,依稀听得交代善后。

  “厚葬卓仁杰,就葬在山脚楼下。这两个废物浇铁铸像,跪至于墓前。”

  漆黑的空间之内,第二颗星辰闪亮。

  雄霸知道自己作对了选择,虽然这个选择让他痛苦。

  Su Qing 同时仰望天际尽头,望向一只似有似无的巨大眼睛。

  星辰入位,Heavenly Dao 张目。

  “才第二颗星,就已经被盯上了吗。”Su Qing 眉宇间带上几分愁容,“this time ,需得换我来蒙蔽天机了。现在就被发现,有些早。”

  ……

  玉衡廉贞,下端望之以视星辰,盖悬玑以象天而衡望。化气为囚星,为官禄主,喜入官禄宫,在身命,为次桃花。

  《Big Dipper 》

   请完假就没在好意思看评论,今天这个二合一发完就更sorry 了。再容作者一天,明天正常更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