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49

  第149章 私人恩怨(2合1)

  Azure Dragon 再次潜入海水之中,龙脊半露出海面,一圈圈的游弋起来。

  游弋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大一会就形成了多个vortex 。

  每一个vortex 都有hundred zhang 有余,带起了海流覆盖several li 之外。远远的望过去,更可见一条巨大的dragon body 在vortex 之间游走。

  泡在海里的求仙者们,就这样被困在了一个个vortex 之中。

  “昂……”

  Azure Dragon 在海中长吟,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虽然玩心重了一些,Azure Dragon 并未忘记任务。

  出来迎接这些来客,选出有资格登岛之人。此刻看似只是游弋,实际上是用它自己的方法。

  这条True Dragon 之躯并非Illusion Technique ,而是激发bloodline 造就的临时法体。成年True Dragon 的能力,例如吞云吐雾驾驭wind and rain ,全都nothing difficult 。

  但毕竟未经Dragon Transformation 之劫,对这些能力掌握并不熟练。本质上还是那条小蛇,并维持着作为蛇的习惯。

  在Pigweed 岛时在溪水里来回出溜,现在Azure Dragon 也把大海当成了溪水。

  “昂……”Azure Dragon 再一次长吟,向求仙者们发出summon 。巨大的龙首从一个vortex 中探出海面,目光中满是期待。

  来吧,穿过这些vortex ,就通过了我的考验,我带你们进Pigweed 。

  Azure Dragon 不能人言,但心中在呐喊。

  乾洲Martial Artist 们泡在海水里,一个个是心惊加胆战。

  vortex 带起的海流形成微妙平衡,使得他们不会轻易被卷进去。但是能形成那么大的vortex ,海流的力道可想而知。哪怕是Primordial Spirit Martial Artist ,也难施展水上漂的功夫。

  另外,身体上的感觉倒还在其次,关键是精神上的刺激有些受不了。

  vortex 本身的威胁是一方面,关键是那条大龙实在太吓人。即便能够对抗海流游出去,谁又能保证不会突然从下面来上一口。

  众人正为这条龙发愁,天上的Fire Phoenix 也有了动静。

  “唧……”

  Fire Phoenix 有一些生气。

  Azure Dragon 都能记得的事情,它自然更impossible 忘记。只是作为鸟中王者,它不想显得太过急躁。最起码要端一端,在和那些凡人游戏。

  可没有想到,那条可恶的长虫不讲道理,上来就弄几个水涡把人都困了进去。

  那名多人,分也该分一半,哪有都包圆自己玩的?

  “唧——”

  Fire Phoenix 嘴一张,吐出一道火焰。

  小鸾鸟的状态下,吐只能吐出一个小Fireball 。可是现在一张嘴,不亚于火山喷发。

  正在为vortex 困扰的求仙者们见到这一幕,瞬间被吓到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一个个本能的潜入水中,生怕被火焰烧到。

  不过随后就突然发现,大火虽然来势汹汹,但没有直接烧过来。而是在更靠近它们的位置,形成了一个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火焰圆环。

  火焰不光在水面上熊熊燃烧,甚至还深入到了水下。不会被海水熄灭,是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的Phoenix 火焰。

  “唧唧……”

  Fire Phoenix 比Azure Dragon 还要得意,挑衅似的叫了几声。

  外面是一个接一个的大vortex ,中间是它喷吐出的环。Azure Dragon 弄那些大vortex 还花了些时间,可它只是喷了一口的事。

  来吧,穿过这一道火环,就通过了我的考验,我带你们进Pigweed 。

  Fire Phoenix in the heart 发出呐喊,眼眸中尽是鼓励的神采。

  海水中沉浮的人们,则是再也按耐不住,gnashing teeth 的开始骂街。

  “明明有那么恐怖的力量,却不来直接攻击。又是vortex 又是大火,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士可杀不可辱,堂堂热血男儿,纵然Divine Beast 也不能这般欺辱!”

  “哪怕是嚣张狂妄如雄霸,也没有这样戏弄我们。管伱是仙还是妖,老子不忍了。”

  “虽是Divine Beast 仙禽,但未必没有胜算。大家联手对敌,不能让immortal 看不起……”

  求仙者们并不傻,猜到Dragon Phoenix 是考验。但哪怕面对同样的考验,人们的想法也不尽相同。

  若是生活在世俗王朝的青洲人遇到这种情况,必然首先思考策略如何通过,而不会上来就与Dragon Phoenix 为敌。能不能打过是次要的,更多是心中的敬畏和念想。

  在许多人的in mind ,Dragon Phoenix 都是Totem ,是带来祥瑞的存在。喜欢还来不及,又怎可能上去搏杀。

  但是乾洲的情况不一样,基本就是纯粹的江湖人行为。

  只要是陌生来客登门,十次有九次都是讨教挑战。哪怕是认识的人,少不得也要过上几招。

  Azure Dragon Fire Phoenix 在这里摆下阵势,等于已经直接表明了态度。如果这样还不给予回应,基本就等于投降认输了。

  “Fire Phoenix 在天上,潜水便可暂避,先不理会。大家先集中力量,对付那条Azure Dragon 。Primordial Spirit Realm 在前缠斗,尽可能寻找weak spot ,余者在后伺机而动,多用hidden weapon ……”

  乾洲不乏猛兽灵禽,Martial Artist 们somewhat 战斗经验。只把这Azure Dragon Fire Phoenix ,当作大一号的来应对。

  “evil creature ,看剑!”

  “尝尝我的劈风刀。”

  “杀……”

  几个Primordial Spirit Realm Martial Artist 率先发难,跃出水面挥动兵器攻向Azure Dragon 。

  其他Martial Artist 或是把上身探出水面,或是踩着翻着的船板,丢出袖箭飞镖。还有自持功力深厚的,拍打水面溅起水珠,以Inner Strength 灌入其中,然后弹向Azure Dragon 。

  化身Azure Dragon 的小蛇正在那张着大嘴表达不满,觉得Fire Phoenix 破坏了它辛苦弄出来的vortex 阵。完全没有预料到,Martial Artist 们会对它出手。

  peng~ peng~ peng~ peng~ 砰……

  无论是怎样的攻击,一点都没落空,完完整整的吞了个全乎。

  没错,全进嘴了。

  满身的鳞片一看就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经验丰富的Martial Artist 们当然不会上去刮痧。想打眼睛又怕手头不够准,那张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自然是最佳目标。

  “吼……”

  Azure Dragon 怒了。

  不是因为嘴里真就多么脆弱,而是因为这里是它until now 的痛。

  在岛上做蛇的时候就被Fire Phoenix 烧嘴,现在出来做龙了竟然又被一群凡人输出。

  呸呸的把嘴里乱七八糟的玩意吐出,尾巴在海里一甩就sou sou 的奔Martial Artist 们撞了上去。

  就像巨大的犁耙犁过松软的土地,海面瞬间被划出一条巨大的沟壑。Martial Artist 们就像飞溅的土块,惊叫着被掀起几十丈高。

  Fire Phoenix 在空中看的乐不可支,唧唧的发出嘲弄的鸣叫。

  当然不是嘲笑那些凡人,而是Azure Dragon 那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的可笑模样。尤其嘴巴还紧紧的闭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

  Fire Phoenix 降下飞行高度,想要看的再清楚一些。

  Martial Artist 们见到Fire Phoenix 突然下降,则误以为要对他们展开攻击。

  “大家小心,Fire Phoenix 过来帮忙了。”

  “这东西的火焰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我们先发制人,不能给它喷火的机会。”

  “杀……”

  Martial Artist 们当即转变目标,对着Fire Phoenix 又是一通招呼。

  “唧唧……”

  羽毛炸起,火焰缭绕,Fire Phoenix 鸣叫着再次飞起,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对着海面就是一通狂烧。

  Azure Dragon 在水底瞧见,肆无忌惮的大笑。

  虽然做不出笑的表情,但用爪子捧着腹部抖动,也是胡灵活现尽显嘲讽。

  “哎,这两个家伙……”Pigweed 的Su Qing 一声叹息。

  为小蛇和鸾鸟引出Bloodline Power ,凝聚法体出岛去迎客。给乾洲Martial Artist 们一个机会的同时,更是对这两个little fellow 的一次历练。

  它们在岛上被保护的太好,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凶险。天天在那撕打胡闹,实则没有多少临战经验。面对人间的诸多生灵,有太多可以威胁到它们的东西。

  与乾洲求仙者的短暂接触,Azure Dragon 和Fire Phoenix 的表现很糟糕。

  除了dragon body 和凤体,本质上完全没有变化。

  True Dragon 飞腾在天也可潜入深海,summon Wind, Rain, Thunder, Lightning 足以令凡人无措。哪怕这些手段不那么熟练,也不该在大海里被对方轻易打中。

  看似凶猛的反击只是看上去很凶,实际上基本没有什么成效。

  Martial Artist 们站位分散规避冲击,与其说是被掀飞倒不如说是借助海浪躲避。从天上掉进水里那点窘状,怎么都好过被直接撞到。

  Fire Phoenix 的fleshy body 更是脆弱,但Power of Raging Flames 足以弥补。最厉害的火焰不是嘴里吐出那些,而是身上长着的羽毛。

  就像当年Su Qing 面对的Golden Crow 残念,仅凭几根死羽就搞的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Fire Phoenix 哪怕不通羽燃True Fire 之术,也不至于被凡人刀剑砍痛。

  喷涂的火焰看着声势浩大,可只要躲进水里便可无碍。最后这含怒的一击,还不如之前那个火环更像样子。

  “有了Dragon Phoenix 法体还这般模样,若是真身必然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哪怕是找到合适的destined person 照抚,只怕在人间也难保周全。”

  Su Qing 不在乎这俩家伙正不正经,毕竟brat 不能要求智商太高。可如果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那就真得考虑要不要让它们宅一辈子了。

  “昂——”

  “唧唧——”

  Azure Dragon 和Fire Phoenix 又有了动作。

  不知道是感应到了Su Qing 的心声,还是吃了亏终于悟透什么。这次的反击非常犀利,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莽撞。

  Azure Dragon 潜入seabed 深处,满身的龙鳞莹莹生辉。dragon body 轻轻一个翻滚,海面便掀起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

  Fire Phoenix 飞入云层之中,身体如太阳绽放光辉。羽毛燃出滚滚烈焰,顷刻便映红整个天空。

  “嗯,总算是有了点样子。”Su Qing slightly nodded 。

  大浪卷向天空,火焰渗入深海。

  Azure Dragon 和Fire Phoenix ,打了起来。

  乾洲的求仙者让它们都栽了跟头,但这两个并没有就此生出怨恨之心。

  因为from start to finish 就没有把凡人当回事,只是当做一场无所谓的游戏。考察那些家伙有没有资格上岛,根本谈不上生气不生气。

  门口来了流浪的小猫,看着可爱怜人的放进来喂点吃的。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挠人的轰走就是,不至于按在地上打死,最不济找郎中涂点药防下疯病。

  Azure Dragon 撞了一次,Fire Phoenix 喷了一口,便已经恩怨尽消。不过Azure Dragon 与Fire Phoenix 直接,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这是私人恩怨。

  “昂……”

  Azure Dragon 飞腾着钻出大海,天空之上乌云密布。粗大的闪电劈在大海上,暴雨如同泼水一样从云端落下。

  “唧……”

  Fire Phoenix 没有丝毫的示弱,体表火焰越发强烈。雨水还没落下便被蒸发,半数的云层都如烙铁一般通红。

  刚从Pigweed 出来时就互相较劲,现在更是fighting intent 升腾不能罢休。

  即便真被那些乾洲Martial Artist 捅进身体一刀,都没有被对方奚落嘲笑来的刺激大。

  一龙一凤,就这样厮打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它们两个打起来了?”

  “因为什么啊……”

  见到Azure Dragon 与Fire Phoenix 打了起来,乾洲的求仙者们一阵茫然。但是很快喜悦便rise in the mind ,觉得这是rare opportunity 。

  “管他因为什么呢,这可是咱们的机会。”

  “对,Dragon Phoenix 相斗,我等得利。”

  “打的好,往死里打……”

  若是both sides suffer 都死在这,或许比登上Pigweed 都有的赚。哪怕只是拿到一些blood essence ,那也是unimaginable 的好处。

  不过这种美好的念头持续时间并不长,乾洲Martial Artist 们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何等天真。

  Azure Dragon 第一次施展飞腾之术,在空中缠斗没有优势。thunder 闪电对Fire Phoenix 的伤害也有限,远没有对方火焰玩的溜。Azure Dragon 长吟了几声,再一次潜入大海。

  巨大的dragon body 于seabed 翻滚游弋,嘴里同时吸进大量海水。借着一道大浪的掩护,突然间探头向天空喷出浓缩的水弹。

  在岛上总是被鸾鸟的小Fireball 远程打击,现在是以彼之道还彼身报复。

  this move 果然奏效,Fire Phoenix 很是狼狈的躲过。

  Azure Dragon 的闪电只让它羽毛乍几下,远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它并不强壮的身体,很难承受巨大的水蛋。

  “唧唧……”

  Fire Phoenix 也是发了狠,一个俯冲而下,燃烧的身体浸入大海。火焰没有在海水里燃烧,但高温热浪却让大海冒出了热气。

  真正的Azure Dragon 不会惧怕这种温度,但只是拥有True Dragon 法体的小蛇,很难将滚烫的海水吞入腹中再吐出。

  在岛上时总被小蛇缠绕以力破巧,Fire Phoenix 如今也是用身体来找回场子。

  Dragon Phoenix 斗勇更是斗智,苦了想要得利的求仙者。

  根本不是when the sandpiper and the clam fight each other, it’s the fisherman who benefits ,而是a fire in the city gates is also a calamity for the fish in the moat 。

  掀起的巨浪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Primordial Spirit Realm powerhouse 都难以脱身。而火焰将海水烧的滚烫,渐渐已经超过身体承受的极限。

  Azure Dragon 和Fire Phoenix 继续这么打下去,多长时间能分出胜负不好说,但身处战场中心的Martial Artist 们继续这样下去,要么被Azure Dragon 吸进嘴里当水龙弹,要么就得被Fire Phoenix 给煮熟。

  只有四个少年人,早已经远离了中心。在翻腾的海浪和火焰之间,艰难的逼近一片似有似无的浓雾。

  ……

  二人水侧厮打,群鱼旁视。以待二俱伤,啖血肉。忽水沸,体感热。惊见身在釜,薪柴燃煮。恍悟彼为厨,为庖之法争。己为鱼肉,盘中物尔。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