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0

  第150章 四个少年(补更)

  Azure Dragon 与Fire Phoenix 没有敌意。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时候,霍震云与卓风就这样认为。

  Azure Dragon Fire Phoenix 只是设下了障碍,并没有直接对他们袭击。后来也是因为他们先动手,Dragon Phoenix 才象征性的反击一下。至于现在为什么打的那么热闹,似乎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其他少年配合大人们对Dragon Phoenix 投掷,他们两个在尝试穿越火圈和vortex 。等到打的大海都要开锅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最中心的区域,靠近了那片浓雾。

  “没有船,咱们只能游进去了。入口就有龙和凤出现,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危险。”

  “刚从就说了,不管有什么危险,咱们都没有退路。”

  雾气并没有真正消失,只是被战斗的余波掩盖吹淡。两人互相鼓着劲,breakthrough 海浪的阻碍艰难靠近。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两个少年跟了上来。

  “原来你们是找到了入口。”一个瘦瘦的少年有些sorry ,“我还以为你们遇到危险了,还想着帮你们……”

  这个少年十五六岁,比他们大上几岁,名字叫做覃寒,普通江湖Aristocratic Family 出身。成年Martial Artist 们与Dragon Phoenix 缠斗,他则在照顾引导所有的少年。

  看到霍震云与卓风离的太远,担心会遭遇什么危险,所以专门游过来救援。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另有缘由。

  “怎么会有危险,那一龙一凤根本没有敌意。”另一个少年比较小,十岁出头的样子。

  这个少年名叫严海,出身于Northern Sea Sword Sect 。据说great-grandfather 是严真,为人非常的骄傲。他不是自己游过来的,而是Azure Dragon 撞过去时被刚好掀飞到这边。

  “既然伱看出没有敌意,为何方才要像他人一样投掷hidden weapon ?”问话的是卓风。

  卓风并没有恶意,只是性格温厚单纯,完全是出于好奇。

  “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我will not 退缩。”严海傲然道,“我great-grandfather 乃是乾洲number one swordsman ,雄霸也要躲避他的sword edge 。我身为他老人家的后人,又怎能像旁人一般胆怯。”

  “别浪费时间,抓紧进去。”霍震云没有搭理严海,只催促卓风,“女相Master 说过,通道不会一直存在。”

  卓风哦了一声,跟着霍震云加快速度往里面游。

  严海瞪了霍震云一眼,游到两人前面。除了怕不能进入Pigweed ,更是不想落在别人后面。

  覃寒犹豫了一下,也往里面游去。不过一直提防着注意着Dragon Phoenix ,小心的护在三个少年身后。

  不是他杞人忧天,意外果然发生了。

  Azure Dragon 和Fire Phoenix 激烈互斗,又怎会只有加热海水那么简单。

  巨大的水球不断砸向空中,落下来后便形成大浪。再加上翻滚游弋的Azure Dragon ,一直都是surrounded by perils 。

  不过最危险的,还是那everywhere 的火焰。Azure Dragon 的目标在天空,Fire Phoenix 则是一直在袭击海面。

  一个巨大的Fireball 远远飞来,轰的一声砸了过来。

  覃寒注意到了,但他无力阻止。拼命的想用身躯去阻挡,Fireball 却擦着飞过在几人中间炸开。

  随后又是一排排掀起大浪,如倒下的山崖一般劈头盖脸。

  最前面的严海还好,只是被推开。但是霍震云和卓风,则刚好被卷了进去。

  覃寒在水中拼命稳住身体,抓住两人的手臂不让其下沉。然而一道龙影从身下潜过,带起的海流瞬间将其击晕了过去。

  待火焰消失大浪过去,四个silhouette 已经disappeared 。

  海面上继续巨浪涛涛,熊熊的火焰漫天。几乎谁都都没有注意到,不见了四个少年。

  只有在百里之外,一人似有察觉。

  “已经有人进去了。”

  “哦?是谁?”

  “不知道,只是感觉。”

  “不愧是red clothed woman 相,连Pigweed 都能算到。”

  “郭老楼主慎言,切莫捧杀害我……”

  百里之外的天空上,翱翔着一只巨大的飞鹰,鹰背上站着两个人。

  一人白发苍苍white hair and youthful face ,青衣楼楼主郭残阳。另外一人暗红长袍兜头遮脸,正是近十年来声名鹊起的red clothed woman 相。

  望着Dragon Phoenix 大战的景象,两人眼中难掩震撼。不过嘴上说着的,却是看似不相干的内容。

  “老夫可没有捧杀的意思,是真的万分钦佩。”郭残阳道,“World Society 垄断灵禽,封禁白鹤门,号称不让一禽上天。唯独放任你这只鹰,来去无阻自由往来。”

  “我为雄Gang Lord 批命,这是他的报酬。”red clothed woman 相声音嘶哑,情绪没有丝毫波澜。

  “hehe ,雄Gang Lord ……”郭残阳皮笑肉不笑,“现在Saint Continent ,World Society tyrannize ,人人对雄霸畏之如虎。唯独阁下不受管制,更是雄霸的坐上之宾。”

  “郭老楼主不必挤兑试探。”red clothed woman 相道,“我只问天命不问人,不会倒向任何一方。若是听从那World Society ,也不会告知你们进入Pigweed 之法。”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郭残阳转头,“嫉恶如仇的回燕女侠失踪三年,然后就appears a 是非不分的女相师。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却休想瞒得过我。”

  “回燕女已是往事,现在只有女相师。”女相眼睛闪了闪,indifferently said :“天命难违,天机难测。现在的你,背负不了太多。不过我相信,你能够等到知晓全部那天。”

  ”oh?” 郭残阳饶有兴致,“莫不是算到了什么?”

  “人间盘只算人间三年,看不到太过久远。不过郭楼主您,绝对是个例外。”女相眼角弯了弯,声音中似有戏虐。

  “这Dragon Phoenix 大战的一幕,我完全没有算到。但是郭楼主却似有预料,坚持等在这里。这份seek luck and avoid calamity 的ability ,只怕能与immortal 媲美了。”

  “你说这个啊,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郭残阳咳嗽了一声。“Pigweed 是immortal island 不假,我却未必有immortal fate 。贸然强求,只怕祸大过福。”

  “若能这么想,确有些难得。需知……”女相正要说点什么,突然心头一动,从怀中取出一块石盘。

  郭残阳瞳孔缩了一下。

  人间盘。

  预知未来批算天命,几乎是known to everyone known to everyone ,很多人都生出觊觎之心,甚至连郭残阳都有些眼热。

  这东西不光是算命那么简单,甚至还有些未知的作用。比如现在这只飞鹰,见到Azure Dragon Fire Phoenix 时一度害怕的想要逃跑。可人间盘发出一道white light ,便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但郭残阳也只是眼热,不会真的去抢。

  和善恶节操无关,主要是太危险。

  无论用怎样的方法,没有一个人能从red clothed woman 相手上抢走。不是女相的实力有多强大,而是任何想要谋夺之人,都毫无例外的violent death 。

  此刻人间盘又在发光,生出许多雾气。雾气鼓荡升腾,似有Divine Dragon 潜伏其中。

  “是Dragon Phoenix 相斗的关系么?”郭残阳有些好奇。

  red clothed woman 相没有言语,手指掐算眼神异样。人间盘滴溜溜转了两圈,随即恢复了原状。

  “郭楼主,我得回乾洲了。”red clothed woman 相收起人间盘,语气急促道,“你若想留下继续观看,可自便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最关心的那个小子,已经进了Pigweed 。”

  本来郭残阳还有些犹豫,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了精神。

  “那就回去吧,这也没什么好看的。”郭残阳又忘了一眼远方,觉得Dragon Phoenix 相斗的战场似乎又有些扩大了。

  飞鹰扇动着翅膀远去,四个少年进入了Pigweed 。

  全都晕倒在Pigweed 的沙滩上,一阵阵的海水冲刷着身体。

  Su Qing 在山顶俯视,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霍震云与卓风带着信物,无论是否上岛都有他们的缘法在。不过能够在岛上得到什么,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另外两个少年,更是不会简单。

  过了Azure Dragon Fire Phoenix 的那一关,只是获得了上岛的资格。想要得到Pigweed 的赐予,要面临多一些选择。

  ……

  少年四人同行,登山见穴,穴中有宝。幼者争先入,二者同株互励,最长者殿后,以防变。果有猛兽,大蛇至袭。最长者身挡以护,为兄如是。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