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2

  第152章 凡躯亦可亮星宿

  海岛有少年淘沙,乾洲有人批命。

  Saint Continent ,回燕镇,World Society 总舵所在。

  高大的city wall ,巍峨的宫殿。往日这里只是一座小镇,现在早已经变成一座city 。

  甚至直到现在,这座city 还在扩建。劳役全都是World Society 的俘虏,曾几何时名动一方的江湖豪侠。

  “当年我离开时,这里可没这么气派。雄Gang Lord 这些年,下了不少功夫啊。”

  red clothed woman 相在great hall 门口,望着all around 的景色似有感触。雄霸负手站在旁边,眼神颇有些异样。

  “如果我没记错,女相应该没来过。”雄霸道,“虽然你从未拒绝过World Society ,但一直很排斥来这里的。上次问你起卦批命,是在翠屏山。”

  “怎么会没来过呢。”女相的面纱后似是微笑,“这里,可是我的家乡呢。”

  雄霸眼睛眯了眯,“不打算继续隐藏你的身份了么?”

  女相又laughed :“以前的死了,现在的活着。本就无意隐藏,只是没人猜的到。不过雄Gang Lord 心思细腻,应该早就猜到才对。”

  “现在把窗户纸捅破,看来是有备而来啊。”雄霸五指虚勾,True Qi 流转,“这次主动寻我,是想做个了结吗?”

  “算是吧。”女相眼神平静,“雄Gang Lord 想要乾洲破后而立,我此来特为一份力。”

  雄霸瞳孔缩了缩,calmly said ,“乾洲已为我掌控,何谈破后而立。不过要说更胜往昔,倒也不算说错。”

  “乾洲为雄Gang Lord 掌控,只怕不尽然吧?”女相自动忽略了其他的言语,

  “除去双驼山半峰,整个乾洲的确已进入World Society 之手。严老剑客life essence 将尽,也不再会是雄Gang Lord 的威胁。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江湖人都会心服,不代表没有第二个严真。待雄Gang Lord 百年之后,只是又一个轮回罢了。”

  雄霸沉默了些许,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那我该如何做?”

  “要想真正打破旧日腐朽,不是雄Gang Lord 一人可以为之。”red clothed woman 相取出石盘,“这些年来,多次尝试为雄Gang Lord 批命,但一直无所得。直到不久之前,方借势参透一线。今日此来,送上一卦。”

  雄霸道:“伱算一卦,都遭一分Heavenly Retribution 。你这身red-clothed 下面,只怕早已尽是腐肉。这一卦若是算出来……”

  red clothed woman 相道:“雄Gang Lord 可背恶名,我又何需在乎一副皮囊。”

  雄霸又是一阵沉默,突然道,“不是你来的,我是绑你来的。”

  red clothed woman 相slightly nodded ,手中石盘缓缓飘了起来。悬在great hall 的中央,发出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light 。Totem 法辉之间,隐有字符在跳跃组合……

  ……

  “haha ,你们看你们看,我马上就够了……”

  卓风手舞足蹈,喜不自胜。

  “我也差不多了。”霍震云道,“最多明天,就可以完成。”

  工棚里屋有一排木斗,每个木斗都装着金沙,有的多有的少。卓风与霍震云的木斗只差很少的一层就能装满,凑足一斗之数。

  “还是覃big brother 干的快些。”卓风看了一眼覃寒的木斗,和他们两个的差不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等我们。不等的话,今天就能装满了。”

  “哪有……”覃寒随便搪塞了两句,眼中闪过一抹忧虑。

  自从严海走之后,覃寒一直都很沉重。除了对Little Brother 的复杂情绪,更多是心中的不安。

  严海逃走这么多天,岛上的人似乎完全没察觉。

  或许那艘船只有特殊时候用,丢了暂时没人发现勉强说的通。可是少了严海这个大活人,也完全没有一个人在意。

  另外,屋里的那一排木斗,有他们三个的,也有其他淘沙客的。覃寒通过每天的观察,发现其他人的木斗都很统一。

  乍看是多多少少各有不同,可每天增长的金沙数量都是固定的,就像称量过一样精准。

  这些天一直相安无事,淘沙也进行的非常顺利。可是心中却是越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疑似的。

  等到了晚上,果然有事情发生了。

  三个少年刚刚躺下,正要休息的时候,一个silhouette 摸进屋里。三人都非常警惕,immediately 便翻身起来,抄起了木棒板凳之类的器物。

  “哎哎,是我,别紧张……”

  是一个黑瘦的中年汉子,白天和他们一起干活的淘沙客。

  “六哥,怎么是你啊。”卓风sighed in relief ,覃寒和霍震云也放下了家伙。

  黑瘦汉子自称老六,这些日子和他们相处不错,没少给他们指点窍门。金沙攒的这么快,黑瘦汉子帮了不少。

  “之前你们不是说,攒够一斗金,换了船就离开吗。”黑瘦汉子似有些伤感,“相处了这些天,还真有点舍不得你们几个。”

  “有机会我肯定回来看六哥。”卓风很重感情,“这些日子承蒙六哥照顾,这份恩情一定不会忘。”

  “承蒙照顾。”霍震云也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覃寒瞅着黑瘦汉子没吭声。

  “照顾啥啊,就是一起干活而已。”汉子往外瞅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不过眼下有件事,倒是真想帮你一把。”

  “什么事?”卓风好奇。

  “你们的东西啊。”黑瘦汉子一脸mysterious 道,“之前换簸箕的锤子凿子,还有那只风筝,你们不想要了吗?”

  几人都是心头一跳,霍震云和卓风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包括一直抱有警惕的覃寒都不由得heartbeat 加快。

  那都是进Pigweed 岛的信物,固然被迫交了出去,可这不代表真心放弃。不管这金沙岛有没有古怪,那三样东西可是实打实的immortal fate 之物。

  “六哥打算帮我们要回来?”卓风有些激动。

  “要回来impossible ,但能帮你们偷回来。”黑瘦汉子道,“我们老大出海了,三天后才回来。我知道他放东西的地方,今天晚上就能拿回来。虽然我没库房钥匙,但我知道一个通风道。我钻不进去,但你们这些child 可以。”

  “偷啊……”卓风当即摇头,“那还是算了,uncle 对我们挺好的。”

  “咳,好什么啊,你们都被骗了。”黑瘦汉子义愤填膺。

  “以前也来过外人,都没有像你们这样。是见你们是child 好骗,他才那么说的。再说几个簸箕才多少钱,哪有你们的东西金贵。我虽然不懂,但看出你们挺在意的。”

  “六哥好意心领,但还是算了。”卓风再次拒绝,“是我们心甘情愿交换,uncle 并没有强迫。已经答应的事情,我们不会反悔。”

  霍震云的态度更是明白,躺回榻上翻了个身,直接闭上眼睛假寐。

  “那好吧,就当我没来过。”黑瘦汉子shrugged ,转身推门出去走了。

  覃寒沉默了下,道:“你们先睡,我出去看一眼。”

  卓风与霍震云un’ed ,两个人都没有起疑。

  覃寒为人稳重心细,时常会做一些看似多余的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至于走偏门搞小动作什么的,和他一点都不沾边。

  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次覃寒做了不一样的选择。

  ……

  “等一等。”覃寒追上黑瘦汉子,“库房在哪?我跟你去。”

  黑瘦汉子眨了眨眼没说话,做了个手势,引着覃寒到了一座库房门前。

  大门上挂着锁,但后面有一个小洞,被很多柴火掩盖着。黑瘦汉子推开柴堆,指了指洞口示意了下。

  覃寒took a deep breath ,便要弯腰钻进去。

  “你确定进去?”黑瘦汉子突然开口说话。

  ”en. ”覃寒un’ed 。

  “好吧。”黑瘦汉子sighed 。

  覃寒钻洞进了库房,但出来后什么都没有。库房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

  那个本该在外面的黑瘦汉子,不知何时进入了里面。

  覃寒有些失落,但并没有意外,甚至还sighed in relief 似的。

  “你知道这里面是空的,”黑瘦汉子道。

  “我希望不是空的。”覃寒答。

  “你知道我是谁。”黑瘦汉子又道。

  ”en. ”这次覃寒点了头。

  “这次你应该看不清。”黑瘦汉子饶有兴致,“如何识破?因为心中的怀疑么?”

  “不是。”覃寒道,“这些日子,六哥与我们朝夕相处,看似热情。可我在他的眼里看不到光,就像石头或者木头没有生命。可是今天晚上您过来,是有生命的。”

  “了不起。”黑瘦汉子赞扬了句,又道。“既然察觉,为何还要来?”

  “我不愿意舞弊。”覃寒眼神清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您。虽然当时没有想明白,但后来也意识到是您的考校。我不说破,是出于敬畏。但我若是作假,便是玷污。”

  黑瘦汉子再次nodded ,“正直诚恳,质朴之心,难得。”

  “您overpraised 了,我亦有私心。”覃寒眼神复杂,

  “严海坐船离开,应该是没有通过您的考校。那时我便猜测,后面还会有其他的难题。今夜您的出现,应证了这一点。如果没有人被裁汰,考校不会终止。舍掉我一个舞弊者,可以让他们不用再背负风险。”

  黑瘦汉子看了看覃寒,道:“据我所知,你和他们并无瓜葛,这次出海之后才相识。”

  覃寒道:“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只是觉得和他们投缘。”

  黑瘦汉子笑了,模样渐渐变化,恢复了本相。

  all around 的景物随之变幻,库房沙场全部消失。

  海岛仙山,Pigweed Immortal Realm 。

  但覃寒脚下并无祥云升起,而是站在一片草丛之中。

  “拜见Immortal Monarch 。”覃寒连忙拜倒。

  Su Qing 道:“你本无缘,却十分惜缘。注定多坎坷磨难,只能为他人做嫁。包括你能在此,都是为人代劫,以蔽大道天机。”

  “如果这是我的命运……我接受。”覃寒不能完全听懂,但大概也能明白。

  “Heavenly Dao 无情,亦有一线之机。”Su Qing 道,“你若留在乾洲,自是天命难违。可若是远离是非,未尝没有一分缘法。你若是愿意,我可送你换个去处。”

  覃寒愣了下,“去哪?北域青洲么?”

  Su Qing 摇头,“天下九洲,何止青乾。若是送你走,自然是个好去处。”

  覃寒低头沉思,显然十分犹豫。

  Su Qing 也不着急,等着他的回答。

  “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覃寒想了很久,最终做出决定,“我还是留下。”

  Su Qing 并不意外这个选择,但还是问道,“为何?”

  “刚才您说了,我代人受劫。若是没有我,那人必受大难。”覃寒目光坚定,“能让您提到的人,一定非常的重要。而现在乾洲遭受苦难,对方多半就是能解救这一切的天选之人……”

  覃寒paused ,brace oneself 道:“恕我大胆猜测,这个天选之人,就是霍震云和卓风其中一个,甚至他们两个都是。如果我能帮到他们,还是希望能够留下。”

  “事情未必如你所想所愿。”Su Qing 没有就这个问题回应,只道,“如果结果不是你想象的样子,你还坚持这个选择么?”

  覃寒道:“至少,我能做一些事,而不是舍弃他们逃走。”

  Su Qing 又道:“严海离开之后,已经失去了这段记忆。你离开之后,也会记不起岛上发生的事。霍震云和卓风无论是否如你所想,也会忘记你的存在。听到这些,你还坚持么?”

  “我遵从本心行事,他们记不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覃寒眼神黯淡,“真说什么遗憾,便只有这些日子的相处吧。我与他们两个,确实是投契。”

  “若是为此,倒不必伤感。今日离别,终于再见时。”Su Qing 轻轻抬了下手。

  覃寒脚下生出祥云,托着他飞出Pigweed 。

  “正直诚恳,赤子不悔。受蹉跎磨难无善终,却未必不能逆天而改。”Su Qing 望着离开的覃寒,“以凡人之躯,成就星辰,更未尝不可。”

  与此同时,身处乾洲的雄霸,只觉得一阵莫名感应从心头升起。Divine Consciousness 遁入深暗虚空,又见到了一点光亮。

  但那点光亮并不在固定的位置上,飘飘忽忽的不那么稳定。似乎想要到七星落位,又似乎会随时消失……

  ……

  brother 三人,两弟惊艳卓绝,大兄愚驽庸碌。然正直温厚,懂情重义。平生志愿,扶弟获从,粉骨碎身,誓不相舍。虽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死无辞也。

  《乾洲江湖志》

   偷个懒,小2合1,接下来几天都这样稳一下。均定八千了,想努努力冲万订。可剧情节奏总是不给力,追读的幅度起伏不稳定,一到乾洲副本就拉胯。看看后面的大纲,类似的还有很多,心理很慌。想静静心重新整理一下,分析一下前面不讨喜的章节,考虑调整一下。

    大家可畅所欲言,尤其是追读到这里的书友。评论一直都有看,好的坏的大多看进去了,没回复纯是自闭手懒。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