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4

  第154章 雄霸收徒,徐福出海

  World Society 招募young talent ,雄霸要收direct disciple 。不问出身不看根基,十六岁以下人人均可。

  此乃乾洲盛事。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Martial Artist 们趋之若鹜。哪怕和World Society 有仇的人,也有不少人偷偷送child 过去。

  数日后,选拔大典。

  World Society 总舵外面vast crowd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闹。有带刀背剑的江湖人,也有不通Martial Arts 的普通百姓。有with attendants crowding round all the stars cup themselves around the moon Aristocratic Family 子,也有形单影只伶仃孤苦一人来。

  现在回燕镇已经正是更名乾洲城,雄霸带着几个Hall Master 站在城头上,望着城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现在city gate 还没有开,World Society 的帮众正在登记。

  “Gang Lord 威服四海,一说收徒就来这么多人。”

  “hehe ,我还看到不少old rival 。以为易了容,就认不出来了么。”

  “来了这么多人,dragons and snakes mingle ,又会不会有人捣乱?”

  “多半会有,不如让人把刀剑都下了……”

  Hall Master 们各有各的想法,但只私下小声议论,没人敢随便开口给雄霸提意见。有这种胆子的人,现在基本都埋了。

  “你们不用担心。”雄霸突然开口,转头looked towards 他们。

  “帮,Gang Lord 恕罪……”众Hall Master 差点没吓死,一个个颤抖不已。

  “人大多是现实的,江湖亦不能免俗。不管是因为怎样的理由对抗World Society ,都不得不承认现在乾洲早已是我的天下。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都难有人撼动。”

  雄霸没有发怒,只是不屑的望着城外。

  “在发现无力对抗之后,很多人其实已经心灰意冷了。只是江湖人都好脸面,才说不出软话。把子侄后辈送来,算是留个香火。退一步说,即便依然想与我为敌,也没必要和Martial Arts 过不去。”

  “Gang Lord ,可这样一来,是不是nurturing a tiger to invite calamity 啊……”见雄霸心情好像不错,一个Hall Master 壮着胆子道,“您的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觊觎者不计其数。万一被人偷学了去……”

  “那不是更有趣么?”雄霸笑了起来,“你们要是能学,也可以学。最后大可来试试,能否取下我的人头。”

  “属下不敢!”Hall Master 们瞬间跪了一点,更有几个磕起了头。

  “忤逆我的意志会死,但我并不介意有人向我挑战。如果连这点气量都没有,我何以dominated the world 。”雄霸又看了看城外,似有些不耐烦。

  “不用做登记了,人都放进来,全都要了。十年之后,从中择良者做我的Disciple 。”

  Hall Master 们连忙齐声应命,逃似的跑下city wall 去安排。

  雄霸没有说错。

  来的人有想抱他This big tree 的人,也有想要致他于死地的仇人。

  单独来的少年之中,有一个极为醒目。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聚拢了不少落单的少年,隐隐成了一个小首领。

  “严海,你真去过Pigweed 吗?”

  “有没有见过immortal 呀?”

  “和我们说说,Pigweed 之主什么样子……”

  被围在中间的少年是严海,那个没有通过考校的少年。

  “当然是去过,而且我还是靠自己的力量进的Pigweed 。不像那些拿着信物的家伙,没人帮忙就一事无成。我跟伱们说,Pigweed 岛有Dragon Phoenix 护法,岛上exotic flowers and rare herbs ……”

  严海一如既往的骄傲,和youngsters 吹嘘着自己的经历。虽然那些经历,基本都不存在。

  离开Pigweed 之后,严海直接回到了乾洲。在Pigweed 幻境经历的一切,严海全部都历历在目。但想不起覃寒and the others ,只依稀记得有人同行,而他是第一个被踢出局的人。

  这种耻辱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出去。但凡有人问起,都说进了Pigweed 。而在其他人陆续回到乾洲之后,也给予了证实。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得到。

  听说雄霸要收徒,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来了。

  不能成仙,那就成魔。

  得到雄霸的Three Parts Return to Essence Qi ,一样能够出人头地。将来有朝一日打败雄霸,他也可以做乾洲的霸主。

  “等到进了World Society ,你们以后都跟我。等我成为亲传,肯定不会亏待你们……”

  严海尽可能拉拢其他少年。

  在Pigweed 幻境的经历,也让他学到了一些教训。一个人势单力薄,得有足够的帮手才能成major event 。尤其在World Society 这种地方,更得有自己的势力。

  “哎,你怎么来的?”严海又看中了一个目标。

  “我吗?”覃寒回过头。

  两人都愣了一下。

  都觉得对方似曾相识,可无论如何又想不起来。

  “对,你。”严海一阵莫名的不舒服。

  “自己来的。”覃寒很茫然。

  严海只是忘记了接触过的一些人,但是Pigweed 的经历都记得。可覃寒什么都想不起来,似乎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这些日子在乾洲漫无目的,来到这里也非常偶然。虽然直到World Society 收人,但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加入。

  “以后跟我吧。”严海道,“我曾祖是严真。”

  覃寒问道:“严真是谁?”

  严海有些恼火,但看这人傻乎乎的,想来是country bumpkin 没见识,耐着性子道:“乾洲number one swordsman 。”

  覃寒想了想,又问:“你曾祖是first sword ,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严海顿时脸色涨的通红,怒道,“这说明我家学渊源,bloodline 高贵,注定是a giant amongst men 。”

  覃寒恍然,似是懂了,但又有些好奇,“既然你有这样的家世,为何还要来World Society 拜师呢?是觉得你的祖父,不如雄Gang Lord 么?”

  “你……”严海气的够呛,当即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

  “混蛋,故意耍我!”

  严海上去就捣了一拳,覃寒被打了个趔趄,破了嘴角。

  换个地方,严海不会这么生气。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这面子委实是挂不住。

  “揍他!”

  严海一声招呼,当即有几个少年围了上去。

  “不许在这闹事,courting death 是不是!”

  正好一个World Society Hall Master 下来,见到有人打斗当即喝斥。

  “有什么恩怨,以后有的是机会解决。World Society 每月都会有比武,可随便找人挑战。但是现在,都给我规矩点……Gang Lord 说了,你们这帮兔崽子全收。以后能不能拜入Gang Lord 门下,就要看你们自救的了……”

  乾洲城大门打开。

  严海很麻利的抢先了一步,把覃寒撞在一边,带着一群人涌入大门。

  雄霸在city wall 上站着,看到youngsters 的争执。本来没兴趣理会,可目光落到覃寒身上后,心头不由得一动。

  “en? ”

  十四五岁的样子,高高瘦瘦模样普通。cultivation base 也是稀松平常,甚至还不如一些比他年少的。放到人堆里面,一点都unremarkable 。

  可是在雄霸眼中,他比所有人都要醒目。

  Sea of Consciousness 中感知到的那点starlight ,又一次闪亮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已经足够了。

  “把那个小子带来见我。”

  雄霸一句话,覃寒被单独叫了出来。

  进到城里面是空旷的巨大校场,顶边正中是一座高台。等到youngsters 都进来后,雄霸已经在高台High Level 候。

  被提前喊出来的覃寒,就站在他的身边。

  雄霸没有给youngsters 训话,而是当众宣布收覃寒为第一个direct disciple 。然后又表示,让youngsters 认真练武,十年之后他会再收disciple 。

  然后雄霸就带着覃寒走了,只留下几个Hall Master 安排后续事宜。

  World Society 的人早已就习惯了雄霸的办事风格,心中有再多疑虑也没人敢随便询问。youngsters 初来乍到,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只有严海站在人群之中,脸红脖子粗憋闷到极点。

  “……在Pigweed 岛,就把我剔除在外……回到乾洲到World Society 舍身饲虎,竟然又被一个废物抢头筹……可恶,可恶……”

  在Pigweed 他不敢对immortal 不尊敬,在这里同样不敢说雄霸的坏话。气闷到极点,却又不知如何发泄。

  严海很生气委屈到了极点,眼睛里甚至泛出泪花。

  ……

  严海委屈到想哭的时候,Su Qing 也来到了乾洲。

  不是赐缘,而是找人。

  找徐福。

  烈Sword Mountain 庄旧址,earth fire 梧桐。

  梧桐树燃烧着猎猎的火焰,burning aura 让空气都发生扭曲。

  赤地千里的景象早already not in ,附近长出了许多小草。虽然干黄难见翠绿,但也终归有了生命的气息。

  只是除了这些顽强的小草之外,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人迹兽踪。就连老鼠和Insect ,都看不到一只。

  当年Su Qing World Traveler ,留下七大奇景。基本都是Holy Land 一样的存在,引得乾洲众生瞻仰膜拜。唯独这earth fire 梧桐,令人避之唯恐不及。强势如World Society ,也没有在这里设下分舵。

  因为即便号称封印魔头的魔影月潭,也不及这里万分之一的凶险。

  无论是抱着朝圣心理而来,还是想要探究earth fire 梧桐的秘密,几乎可以说是十来九伤。剩下的哪一个,死亡。

  所有来到这里的人,神智都会或多或少出现问题。实力强大意志坚强的,勉强可以摆脱逃走。willpower 但凡弱一些,便会不受控制的走向earth fire 梧桐。

  如此时间一久,自无人再敢来。

  Su Qing 来了。

  脚踩祥云从天而降,落在earth fire 梧桐近前。

  “baleful aura 很重啊。”Su Qing 的视线不在梧桐树,而是落在了远处的一座山。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座山,任何人will not 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在Su Qing 的眼睛里,那座山撒发着惊人的fiendish qi 。

  就像孕育着什么terrifying 的东西,随时有可能跳出来似的。

  “Golden Crow 残念已消,然怨念尚未散尽。如此强盛的fiendish qi ,竟然没有外泄太远。来到这里之前,也未有任何感知……”Su Qing 抬眼望了望天空,嘴角少见的浮现出些许笑意。

  “Great Dao Formless ,无为而有。我尚未动手,便已提前落子。只是无情难算有情,这一子……”

  Su Qing 没有再去多想,收回视线转向地下。身体也随之下沉,遁入了大地之中。

  地下深处的洞穴,一位老人坐在stone platform 之上。

  stone platform 下lava 翻腾不惜,洞穴内空气炙热的令人窒息。老人all around 却是一片清凉之意,清瘦的面庞犹如雕塑。

  以前的烈Sword Mountain 庄老庄主,现如今在此refining earth fire 的方士徐福。

  “这些年,你很不错。”Su Qing 落在stone platform ,对徐福开口。

  徐福睁开眼睛,露出意外和惊喜,慌忙对Su Qing 拜倒,“罪徒徐福,拜见Immortal Monarch 。”

  “辛苦你了。”Su Qing 道,“earth fire 虽未尽消,但火毒已经除尽。如此短的时间做到这种程度,somewhat 超出我的预料。你,很好。”

  “徐福只是赎罪,当不起Immortal Monarch 称赞。”徐福忙道,“另外,火毒尽除,也并非是我的功劳。除了earth fire 梧桐之外,更多是……”

  “不重要。”Su Qing 打断徐福,“重要的是,你已经无需继续留在这里。”

  徐福身体抖了一下,缓缓道,“既然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便请Immortal Monarch 让我解脱吧。”

  “何来解脱。”Su Qing 道。“想要求解脱的是徐万生,而现在的你是徐福。”

  徐福的眼神亮了下,又深深的低下头。

  “虽然一直caveman 于此,但你refining earth fire 触及大道。这么多年下来,应该已经有所得。”Su Qing 道,“this matter finished ,接下来可有打算?”

  徐福抬头,眼神茫然。

  之前为Golden Crow 残念做奴仆,这些年又refining earth fire 与梧桐相伴,的确让他接触到了Martial Arts 之外的东西,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心中有了某种渴求,希望能走的远一些。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条路对不对,也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走。

  登上传说中的Pigweed immortal island ,到Immortal Monarch 座下聆听教诲,这样的事情自然想过。但是因为触及到了一些东西,也让他明白这种想法impossible 实现。

  “若无想法,我有建言。”Su Qing 道,“乾洲之缘已绝,然大海广袤无边。你可出海寻洲,或可有unexpected harvest 。”

  “您的意思是离开Saint Continent ,去北域青洲么?”徐福问。

  “天下九洲,何止青乾。”Su Qing 道,“不过具体会寻到哪里,还要看你自己的机缘。”

  徐福沉默片刻,拜首道,“谢Immortal Monarch 指点,我愿出海。”

  Su Qing nodded ,挥袖一拂,两人在洞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云端。

  徐福先是愣了一下。

  明明说要出海,却把他带到天上。不过next moment ,便知晓Su Qing 的用意。

  下方是一座city ,city 内人声鼎沸。但是徐福在immediately ,便看到了一个人。

  雄霸。

  徐福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但却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那个人的身体里,留着和他一样的血。

  “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徐福在云端再次给Su Qing 叩首,“我在乾洲已无牵挂,出海之后便只有徐福。”

  “带你见他,不只是为这个。”Su Qing 道,“you two 都是有Great Destiny 之人,都有镇压一个时代的命格。若是同处一地,便是一山二虎。出海虽可规避,但承负难消。今生若不能了结,来世会更加沉重。”

  “many thanks Immortal Monarch 指点,我记下了。”徐福再次拜谢。

  再抬起头时,already not in 云端,而是在海上。身下一艘小船,一只船桨。

  徐福拿起船桨,辨认了下方位,向Southwest 划去。

  ……

  大帮称雄乾洲,以权柄martial power 驰使,滥行招募,民趋之若鹜,少年人众。同年,老叟出海求仙,赴西南,不知所踪。传遇神山,世居异洲,传dao fruit 。

  《乾洲梦华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