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7

  第157章 Song Family 有赘婿

  Northern Territory 青洲,庆国,齐州府。

  Su Qing 在路上步行,怀里捧着酒坛。

  他来帮忙送酒,也来送别故人。

  Song Yuan 。

  现在Song Yuan life essence 将尽,很快便要死了。

  百年前,初来此间,Pigweed 未立,scholar 背他上山,Song Yuan 中途帮忙搀扶,之后背行一千步。

  Su Qing 与Song Yuan 缘分已尽,是生是死都无需再做什么。但是泥孩和Song Yuan 之间,却还有一道牵绊。

  泥孩的前身是scholar ,与Song Yuan 同在Pigweed 背仙。在其身死之际送上首酿杏花酒,算是全了这段缘法。日后便可专注修身,不再有人间的牵扯。

  不过Su Qing 这次过来,却有些意外的发现。

  在Pigweed 时许诺为Song Yuan 挡一次灾劫,点平安香护佑家宅千年。

  平安香护家宅平安,并非延续千年富贵。

  Song Yuan 误解了这份缘法,以至于陷入世俗泥沼。好在挡劫点香时迷途知返,舍弃了权贵繁华做回ordinary person 。

  现在Song Family 已经搬离原居,在乡下置了一处宅院。Song Yuan 的儿子宋仁,又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全家都住在一起。

  “many thanks 宋大Young Master ,many thanks 宋大Young Master ……您这么好心,宋Old Master 一定能够吉人天相,逢凶化吉……”

  “借您吉言……”

  Song Family 的大门前,一个youngster 正在送客。

  youngster 穿着绸缎长衫气度不凡,客人则是一位农家old woman 。old woman 手里捧着个小布包,连连的向youngster 道谢。

  布包里装着的是香灰,平安香的香灰。

  现在的Song Family 已无千年Aristocratic Family 的野望,只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过外人却不会这么想,更不会把平安香当成普通的东西。

  香是immortal 所赐,能够燃上千年。由此产生的香灰,自然也不会是Mortal Grade 。

  这些年来觊觎平安香的人有很多,但无论怎样的想法都没有得逞过。后来一些人就退而求其次,把主意打到了香灰上。

  很多人重金上门求购,甚至还有人还想承包。如果愿意做这门生意,绝对比任何买卖都赚钱。

  但Song Family 一直remain unmoved ,无论威逼还是利诱,都拒绝出让。不过要是单纯上门相求,图个平安吉祥,Song Family 也不会拒绝。

  Song Family 门前还等着两个商人,large and small bags 的拿着不少礼物。

  见old woman 带着香灰离开,连忙上前找youngster 说话。目的和old woman 一样,也是索要香灰。

  youngster 是Song Yuan 的曾长孙,宋仁的大孙子,人称宋大Young Master 。

  对着两个商人,宋大Young Master 态度大不相同,很强硬的拒绝了要求。一番激烈的争执过后,两个商人带着东西悻悻而去。

  “big brother ,你怎么把他们赶走了。”一人从院子里匆匆跑出来,显得很是有些急躁,“那个old woman 能给,旁人怎么就不能给?人家大老远从京城过来,又带了重礼……”

  这人是宋大Young Master 的妹婿,姓常行三,人称常Third Young Master 。

  宋大Young Master 对这个妹婿显然没什么好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那位老人家是因为儿子要娶亲,要香灰得个喜庆彩头。那几个人是做买卖,不可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是不能mention on equal terms ,那京城来的大客商,在Imperial Court 里有很深的人脉。你把他们都赶走,这……”

  “即便是皇亲又能如何。”宋大Young Master 表情严肃,“Song Family 只求家宅平安,不求富贵权势。你入赘进来的时候,祖父和father 都已经说过。”

  “big brother ,我不是那意思……”

  “伱什么意思,我自然知道。那两个人,不就是你请来的么?”

  “这可是冤枉啊,哪个胡乱嚼舌头?”

  “是不是冤枉,你心里有数。好了,祖父身体不好,我要去照顾。至于你招来的那些客人,自己去处理干净。否则的话,我可不会次次都给younger sister 面子。”

  宋大Young Master 不再多说,转身进了院子。

  “big brother ,等……”常三喊了两声没喊住,只得气恼的跺了跺脚。

  被宋大Young Master 赶走的两个商人没走远,一直躲在旁边的的墙垛处。见宋大Young Master 进了院子,远远的冲常三招呼了几声。

  常三连忙跑步过去,见面nodded 作揖:“对不住对不住,我大舅哥那人……”

  “打住。”一个商人道,“你说能搞定Song Family ,把香火的买卖做起来,我们这才帮你搞定那小娘们,让你当了Song Family 赘婿。可这都半年了,怎么还是不行?”

  另一个商人更威胁道:“为了帮你追Song Family Third Young Lady ,我们可是花了不少钱。冒充劫匪那几个都是我的家丁,当初可是被你打的不轻。如果这事不成,你both principal and interest 都得还回来!”

  “放心放心,已经有办法了。”常三安抚两人,连忙道,“Old Man Song 不是要死了吗?回头就是我岳祖父当家。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能把事情做成。”

  “有区别吗?”商人瞪眼。“你岳父就会听你的?”

  “当然有区别了。”常三hehe 道,“你不知道,Old Man Song 年轻的时候,就是做赘婿的,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对我这个上门的曾孙女赘婿,感情是很微妙的。而我岳祖父那个人,又特别的孝顺。只要Old Man Song 走的时候,给我留下话,他是一定会听的……”

  常Third Young Master 一番高谈阔论,两个商人半信半疑。但毕竟已经花了不少钱,还是决定再给一些时间。

  送走两个商人,常Third Young Master sighed in relief 。

  转回大门前,见到一个人。

  衣着朴素模样普通,手里抱着一个酒坛。

  正是Su Qing 。

  “哎,干什么的?”常Third Young Master 连忙跑过去拦住。

  “我来见Song Yuan 。”Su Qing 道,“受人所托,来送一坛酒。”

  “送酒?”常Third Young Master 上下打量Su Qing 。

  来求香灰的人大多不会空手,区别是ordinary person 只会带普通礼物。比如刚才哪个old woman ,就是带了一筐菜。

  现在见Su Qing 抱着一坛酒,常Third Young Master 自然也这样以为。

  之前看着Su Qing 的相貌是个路人,可现在仔细看起来发现是个满脸苦相的农夫。身上也是破衣烂衫,站着很多的油渍。抱着的酒坛子,也是破破烂烂。

  按照Song Family 的门风,这样的来客会请进去,最起码也会通报一声,让宋大Young Master 来处理。但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常三的心情正差。

  “你当Song Family Old Master 是who ?说见就能见的吗?再说拎着this thing ,你也好意思上门?”常三不耐烦的挥手驱赶。“滚滚滚,别在这捣乱。”

  “不见也可。”Su Qing 将酒坛放到地上,“代人送酒,交予他便可。”

  “哎,你这人……”常三有些恼火,刚想骂人。可saw a flash ,送酒人已经不见了。

  “人哪去了?跑的倒是挺快。”常三看了一眼地上的酒坛,更是无名火起,便想拿起来丢开。

  接过这一拿,差点闪了腰。

  小小酒坛好像有千斤重,无论怎么用力都难移动分毫。

  “可恶!”常三更是心头火气,fiercely 一脚踹了上去。

  然后,一声惨叫,抱着脚在地上哀嚎翻滚。

  惨叫声惊动了里面,一个女人匆匆跑了出来。

  女人相貌普通,身材有些微胖,是宋仁的曾孙女。因为有两个big brother ,人称宋Third Young Lady 子。外出的时候遇到歹人,被常三救下,一见倾心,结成夫妇。

  “husband ,你怎么了?”宋Third Young Lady 子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

  “那个酒坛……”常三痛的直打滚,眼泪都快出来了。“就算踹石头一脚也没这么疼,这个酒坛太过邪门……”

  “酒坛?”宋Third Young Lady 子狐疑,走到酒坛边看了看,伸手抱了起来。“很轻啊?husband 你是被搬到了么?”

  “……”

  看着Third Young Lady 子轻松的拿着酒坛,常三张口结舌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抱着脚哎哎呦呦。

  ……

  大户Song Clan ,clansman 多寿,长者百岁翁。村人甚慕之,索祠堂香灰,以附福祈愿。Song Clan 无所不准,唯拒金银。人云,礼义逊让,浩气方正,故多福寿,Aristocratic Family 之风也。

  《青洲志·庆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