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8

  第158章 destined person 将逝,Aristocratic Family inheritance

  PS:前一章有人物年龄BUG,宋大Young Master 和常三是曾孙辈,已改。

  ……

  “一个个的都哭什么,晦气不晦气……”

  宋仁带着儿子和两个孙子跪在地上,眼圈红肿满面泪痕。hair grey-white 的Song Yuan 靠在床头,不高兴的训斥着儿孙。

  现在的Song Yuan 早已是senile 的模样,但眼神明亮面孔红润,看上去气色非常好。不过但凡通点医理,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我这个岁数,死了也是喜丧,该披红挂彩喜庆一点。”Song Yuan 继续训斥,“你们这哭哭啼啼的,这不是让我走的不安详么。”

  “爹说的对,是该高兴,高兴……”宋仁很想笑一笑,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忙侧过身用袖子抹了抹。

  宋仁的年纪也已经很大了,现在同样过了百岁的年纪。知道的和Song Yuan 是father and son ,不知道的多半当成同龄的old man 。

  不过宋仁的儿子不是特别老,刚刚才五十多岁。两个孙子更是年轻,二十多岁刚刚娶亲没两年,生的child 还不会走路。

  当年因为鬼怪之劫,Song Yuan 死了一个儿子。大彻大悟后放弃一切,带着家人到乡下。

  之前Song Family 因为千年Aristocratic Family 的immortal fate ,想着攀附抱大腿的人很多。开始以为是假清高,或者有什么目的。可后来发现Song Family 是真的避世,不愿再结交权贵壮Great Family 。只想本本分分过普通日子,平平安安inheritance 香火。

  这样的本分人家,吸引力就太低了。渐渐的没有人再登门,甚至连宋仁原本定下的婚事都黄了。再加上香灰引来的利益者,期间发生了不少事情,使得宋仁过了五十才有了老婆。包括宋仁的儿子,也是三十几岁才娶妻。而且比较短命,前两年就过世了。

  世道人心,历经坎坷。到了宋大Young Master 这第四代,Song Family 才算真正站稳了根脚。

  “哎,你也老喽。”Song Yuan 看着宋仁,颇有些感慨,“我比你强啊,能走在儿子前面,是我这个做爹的福气。”

  “爹……”宋仁眼圈又是一红。

  宋大Young Master 和younger brother 都没说什么话,各自搀扶着祖父和father 。望着Song Yuan 这个Old Ancestor 很是伤感,但情绪明显要平静很多。

  “到了现在,我才明白这根香的意义。”Song Yuan 望向不远处的供桌,哪里供着一支长香。

  “immortal 的缘法来的不易,但不在我走的那一千步。而是要看我Song Family 的子孙,这一千年里能走多少步。家族inheritance 在于延续和底蕴,而不是一朝富贵福及子孙……”

  回想从immortal island 回来时的风光,Song Yuan 心态平稳了许多,也看透了许多。尤其是看着儿孙的成长,更是心有clear comprehension 。

  儿子孝顺稳重,是能守家的人,但是缺少手腕和眼界。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做不来什么major event 。

  如果当年还留在城里,日子肯定比现在过的好。只是多半只是当个招牌,被all influence 利用。等到价值都被榨干,是非祸福实难预料。

  但是这些年大起大落,经历是是非非,见了许多经历许多。老一辈没有了蜕变成长的机会,但是经验和收获可以传给新一代。

  孙子比他们两个老的出色,Song Family 能在一系列风波中站稳,绝对是功不可没。但可能是过于操劳的缘故,早早的便故去。好在两个曾孙子也不错,the student surpasses the master 。现在Song Family 虽然在乡下,但已经有了几分兴盛的气象。

  Song Yuan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宋仁带着儿孙认真倾听。但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是已经故去,只是单纯的累了。

  Song Family 人越发伤感。

  知道这眼睛一闭上,再睁开只怕就难了。但能这样安详的离开,倒也不是坏事。

  宋仁示意家人都不要哭,让Old Master 走的时候清静。正at this time ,两个人从外面匆匆进来。

  正是Third Young Lady 子和赘婿常Third Young Master 。

  本来早就通知他们,但是常Third Young Master 伤了脚,去看完郎中才回来。现在一瘸一拐的,由老婆搀扶着。进屋后看见Song Yuan 闭了眼,常Third Young Master 顿时大哭起来。

  “Old Master 啊,我来晚了啊……”常Third Young Master 甩开Third Young Lady 子,就要往床上扑。

  宋大宋二一人一边,直接给常三按在了那里。

  “别吵!”宋仁很恼火,压低声音训斥道,“Old Master 乏了,刚刚才睡下。”

  常三噢了一声,连忙跪好不再吭声。

  “小妹,伱们做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宋大Young Master 对这个妹夫一直不爽,但现在也不好说什么,压着气问younger sister 。

  “不知道是谁送来一坛酒在门前,三郎不小心踢伤了脚……”Third Young Lady 子不像两个big brother ,性格颇有些唯诺,将门前之事简单说了一下。

  她说的内容,当然是常三说的。

  只说不知道哪来个疯汉,非要见宋Old Master ,不让进后就放了一坛酒在门前。常三不小心绊到上面,一下绊伤了脚。

  乍一听没什么问题,只是个偶然时间。但是宋大Young Master 听在耳朵里,却品出了别样味道儿。

  听这话里的意思,那所谓的疯汉应该是来送酒的,和常三有过争执,不让进才把酒放在门口。既然是当着面放的,又怎么会看不见。

  “如果我所猜不错,应是来求香灰的苦人吧。”宋大Young Master 不满looked towards 常三,“你无利可图,便驱赶人家,由此起了争执。结果你吃了亏,便赌气踢人家的酒坛。”

  “big brother ,不是那样。那人确实古怪,否则我至少也会传个话啊……”常三知道瞒不过这个大舅哥,只得half true half false 的解释。

  “他没说要香灰,只说给Old Master 送酒,而且还直呼其名。如此不敬尊长,我当然会生气。而且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不让他进。他就直接把个破酒坛放门口,我想搬起来没搬动,就踹了一脚……”

  宋大Young Master 只是冷笑。

  这个妹夫嘴里就没几句实话,他自然不会信。但现在great-grandfather 病危,他懒得在这里争执追究。不过宋仁听到this remark ,表情却异样起来。

  “酒坛搬不动?”宋仁问,“还放在门口吗?”

  “没……”Third Young Lady 子小心道,“三郎拿不动,但我能拿动。而且我拿起来后,三郎也能拿了……”

  听起来逻辑有些乱,宋大Young Master 直皱眉。但是宋仁听在耳中,呼吸却急促起来。

  “送酒的人长什么样子?”宋仁又问。

  “长的……”常三刚想描述,可突然愣了一下,挠了挠头,“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吧,好像是个男的,有些想不起来了……”

  宋仁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难看的吓人。

  “祖父,您怎么了?”宋大Young Master 吓一跳。

  “你们兄弟两个跟我出来,还有你……带我去看看那坛酒……其他人都在这跪着,看着Old Master ,不许离开。”宋仁偷偷看了Song Yuan 一眼,把两个孙子和grandson-in-law 喊到外面。

  酒坛被放到了厨房,常三引着宋仁过去。

  “祖父,就是这坛酒。”常三很是有些紧张。

  宋仁不是没发过脾气生过气,但常三从没有见过这么难看的脸色。

  “is it possible that 是什么great character ?”常三心里犯嘀咕,“当年Song Family 离开府城之前,的确有不少人脉。难道是那个时候认识的great character 派人送酒……呀,好香。”

  宋仁打开酒坛,一股香气飘出。几人都是一阵摇晃,似乎这味道就要让他们醉倒。宋仁手疾眼快,又将酒坛封上,几人才缓过来。

  “祖父,这酒好香……”宋大Young Master 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酒?”

  “我不知道是什么酒,但肯定不会是人间酒……”宋仁表情难看,“如果没有猜错,来送酒的人,只怕是Pigweed 那一位……”

  众人都是一惊。

  “No way ?”常三整个人都哆嗦起来,“您,您是说,那人……是……是……仙……”

  “你把过程说清楚!”宋仁对常三道,“一点细节都不能错!”

  “是……”常三是真的怕了,这次没有敢再掺杂水分,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我,我也didn’t expect 啊……而且,而我也没说什么……”

  “你确实是没说什么,只是没有让那一位进门。”宋仁彻底能确定了,“让人记不住相貌,甚至都忘记男女。你常Third Young Master 也算是有眼力的,如会连一个人都记不住吗?”

  “混账!”

  宋大Young Master 一脚把常三踹倒,Second Young Master 更是直接抄起厨房门口的一根木棒。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别人家里,或许还有些不确定。可是在Song Family ,没有万分之一的侥幸。就连常三自己,都说不出狡辩的话。

  “算了,打死他又有什么用。”宋仁劝住两个孙子,sighed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Old Master 知道。否则的话,他……”

  宋大Young Master 和younger brother 同时nodded 。

  如果让Song Yuan 知道,不是马上气死,就死不瞑目。

  常三跪在地上看似在忏悔,可眼睛一直偷瞟着那一坛酒。

  “香灰只能换些银钱,偷拿些出去也是小利。可是这一坛酒,却是仙酒啊。如果送给贵人,那我……”

  常三已经不想在Song Family 继续待着了。

  经过今天这件事,就算Song Yuan 宋仁都死了,他也impossible 再染指香灰,将其做成生意。可是那坛酒不一样,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而且这事要做就是现在,决不能拖太久。

  现在old fogey 马上要死,Song Family 人精力受牵扯。等再过一段时间,再想下手就完了。

  “送去京城……不行,那边水太深,拿不到多少好处……我记得表舅在惠州,在惠王府当差。听说惠王爷极好美食美酒,如果将这酒送给他老人家……”

  常Third Young Master 脑子很好使,转的也非常快,很快就有了定计。

  偷酒,去惠州。

  ……

  庆有Aristocratic Family ,传千载。先祖云,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青洲志·庆记》

   风云的剧情砸了,最近抢救追定,重理剧情,废了很多稿子,更新不太稳定。好在新的剧情弄差不多了,下一更晚上六点之前。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