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59

  第159章 郡主救父,执念尘缘

  Song Family 发生的事情,Su Qing 没有关注。

  泥孩与Song Yuan 并无直接瓜葛,赠酒只是前身的一份念想。送到Song Family 门前便已前缘尽消,能不能喝到并不重要。至于会不会引出别的什么事情,与Su Qing 这个帮忙带货的无关。

  不过既然来到人间,与Su Qing 有关的事情,还是要看上一看。

  Su Qing 离开庆国后,便直接到了卢陵塞。

  这里是曾经是兵家必争之地,但现在已是罕有人至的荒城。只因这座城塞,毗邻着四阴山。

  现在四阴山的鬼蜮名头已遍传青洲,是可令小儿止住啼哭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天空黑云弥补,大地怪风呼号。虽然卢陵塞在距离四阴山还有距离,但surrounded by this 同样能感到阵阵阴寒。哪怕是在炎热的夏季,也不会有半点温暖的感觉。

  Su Qing 走在城塞里,道路两边瘫坐着一些人。一个个形容枯槁目光涣散,如果不是还有呼吸肯定会当成死人。

  多是些走投无路的逃人,或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生活早已经失去希望,自然不会在惧怕鬼魅。

  Su Qing 走到一个无人处,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city gate 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响,一哨人马从外面走了进来。

  身穿leather armor 劲装,携带刀剑弓弩。乍看像是有来历的江湖warrior ,可稍微有点经验便知是军中悍卒。

  只有一个人打扮不同,在warrior 之间格格不入。

  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道士。

  身穿玄黄daoist robe ,斜背铜钱宝剑。

  在那些warrior 进城的时候,路旁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没看见似的。可是这女道士一进来,死寂的眼睛都多出神采。更有人从地上站起,微微躬身以示尊敬。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茅山道士。

  不同于普通认知的Jianghu Sect 派,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是正经的仙门。行走天下除鬼诛邪,只象征性的收取钱财报酬,为百姓所敬仰。

  “郡主,现在已经临近傍晚,先住上一晚,明日再进山吧。”warrior 首领对女道士建议。

  “你是这支队伍的首领,Poor Daoist 只是从旁协助。什么时候进山,你说了算。”女道士表情平静,“不过天黑天亮,基本没什么区别。四阴山已是鬼蜮,哪怕是正午,阳光也是照不进去的。另外……”

  女道士paused ,强调道:“Poor Daoist 现在是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Disciple ,并非是什么郡主。”

  当年的Wei Country 郡主,现在的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文竹。

  她此行前来,是为了救父。

  四阴山的悬崖之下,看守虎齿挂坠那位前Crown Prince ,是文竹郡主的亲生father 。

  当年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文竹郡主代表Wei Country 前往恭贺。其中有一个很私人的目的,便是想寻求解救之法。

  现在时过境迁经了许多年,那位Crown Prince 对Wei Country 已经没了价值。早年还一度尝试派人救援,后来就渐渐没了动机。

  文竹郡主在茅山修道多年,心境已经大不相同。当年unearthly 的Little County Lord ,现在已经成长了许多。只是身为人女,也没那么容易放下。

  前不久文竹的mother 病逝,在茅山closed-door cultivation 的文竹回国奔丧。mother 留下遗言,表达了对Husband 的眷恋。文竹便决定来四阴山,探父的同时尝试搭救。不管成与不成,都了却尘缘执念。

  “在属下in mind ,您永远都是大魏的郡主。”首领恭恭敬敬行礼。

  “此行所谋之事顺其自然,absolutely 不可强求。”文竹郡主indifferent expression ,只道。

  “还有,我知你是Wang Family 后人,是Old General Wang 的直系后人。但人鬼殊途两界分明,不要想着用这个身份谋什么。如果四阴山Ghost General 出现,只可由我来应付。”

  “郡主放心,属下谨记。”首领一口答应。

  “今夜我自寻地方休息,伱们不必跟着我。”文竹郡主又交代了句,迈步向前走去。

  “将军。”待文竹郡主走远,一名warrior 靠近首领,压低声音道,“郡主刚才说那些话,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猜到也没关系。”首领眼神闪烁,

  “如今Great General 手握四境大军,只差一个名目就能起事。而那位被困多年,容貌变化也是正常。只要我们从四阴山带出一个人,又有郡主做证明,谁又能说不是前Crown Prince ?”

  “可郡主未必配合啊。”warrior 有些担心。

  “刚才我就说了,没关系。”首领微笑,“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为了father 死在四阴山,就是最好的证明。”

  warrior 恍然大悟。“将军英明……”

  Su Qing 瞅了一眼文竹,轻轻的sighed 。

  “人女尽孝无错,缘探White Tiger 是祸。方外人为世俗饶,Death Tribulation 难过。”

  在Pigweed 的时候与世隔绝,万法诸因都难在沾身。这点小事不会生出天人感应,即便是察觉到了也不会管。

  人间事人间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impossible 事事亲为。

  但是现在Su Qing 已经来到了人间,管与不管便只在一念之间。

  Su Qing 决定管。

  文竹郡主的事情,不单单是被人利用,牵扯进了Wei Country 的庙堂之争。关键是她现在的身份特殊,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

  一旦死在这里,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都会导致四阴山和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生出间歇。

  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以除鬼诛邪为己任,而四阴山却是demons and monsters 的聚集地。不管深层次有何种原因,双方在表面上都属于对立。燕赤霞和四阴Ghost General 虽然缘出same sect ,但也impossible 改变这个性质。稍微闹出点事情,就会引发一连串的后果。

  如果没赶上就算了,赶上了总不好置身事外。

  但Su Qing 即便管,也不会直接干预。

  这一劫能不能过,还是要看文竹郡主自己。

  “这位道长,买个平安符吧。”

  文竹郡主正在走,突然听见路旁有人招呼。

  转头看去,是一个岣嵝老者。手里举着个粗糙的木符,再向她兜售。

  “你在喊我?”文竹郡主一阵古怪,“对一个道士,卖符?”

  老人眼神混浊,继续举着木符。

  “买一个吧,你用得上。”

  ……

  父陷囹圄,女欲救之。人言父有罪,不得救。女曰只尽人事,不问是非成败。愚孝或大义,从本心尔,自得其果。

  《青洲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