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ing from the Great Desolation to Martial Arts Chapter 160

  第160章 没有法力的平安符

  老人举着木符,伸着手。

  文竹郡主打量了老人几眼,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到那只枯黄的手上。

  老人递过木符,文竹郡主没有接。

  “赏你的。”郡主道,

  揪着个道士卖符,若是换在其他地方,一准是故意找麻烦。但在卢陵塞这种地方讨生活,估计也找不出几个正常人。

  文竹郡主虽然觉得别扭,但并没有太往心里去。给完银子没接木符,转身便要走。

  “道长,你知道什么是平安符吗?”老人突然问了一句。

  文竹郡主止住步伐,又看了看老人,道:“以spell 念力开光,seek luck and avoid calamity ,消灾挡劫。”

  “才不是咧。”老人shook the head ,“你说的那是body protection 符,我这个是平安符。一份挂念,一份祝福。不一定有什么法力,但可以保佑平安。”

  文竹郡主审视的打量老人,心中生出些异样感觉。

  这里距离四阴山太近,这老人又这般古怪。文竹郡主有些怀疑,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来历。

  文竹郡主突然一抬手,五指凌空虚抓。

  嗖的一声,老人手里的木符飞出,直接被文竹郡主抓在手中。

  老人眼神茫然,没有什么变化

  文竹郡主拿起木符看了看,试探性的打入一道法力,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就是一块普通木头,没有spell 念力,也没有鬼魅Illusion Technique 。

  文竹郡主沉思了片刻,拍了下腰间的竹筒,流出几滴透明液体。蘸在right hand 食指和无名指上,结了一个法咒,从眼皮上抹过。

  再睁眼看,all around 一片阴红。

  无形无色的Yin Qi 都有了实质,被Yin Qi 侵蚀严重的人身上更是带出黑气。那个老人和其他人比起来,似乎也没有任何的不同。

  “看来是我多心了,就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文竹郡主暗自尴尬,觉得有些精神过敏了。

  “我这木符,伱要么?”老人又道,“已经拿在手里,可还要放下。”

  文竹郡主本能的就要把木符还回去,可老人的话语却让她心头莫名一痛,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那时她青春年少,代表Wei Country 上茅山观礼,参加Profound Heart Righteous Sect 的opening mountain ceremony 。在山下一个unremarkable 的粥棚,遇到了一个更加古怪的卖粥人。

  一碗白粥,自己定价。

  开玩笑似的以身抵价,卖粥人言请香三炷。后来改口送上簪子,变成请香一炷。后来才知道卖粥人是Pigweed 之主,以缘代法为仙门择选Disciple 。

  当时一度为此哭泣悔恨,错失了更好的机缘。但其实那个时候,并没有明白代表什么。直到真正走上cultivation path ,才知道失去了何等宝贵的机会。

  每每想起,都几欲窒息,甚至影响了cultivation 。明明在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innate talent 一流,可偏偏cultivation base 落在他人之后。

  文竹郡主拿着手中的木符,那种感觉再次rise in the mind 。

  “拿了,就要了。”文竹郡主将木符收好。

  不是觉得这卖符人和卖粥人一样,手中木符也代表什么了不得的机缘。而是心中那无法弥补的悔恨,让她不愿再松开任何拿到的东西。

  “老人家这平安符,保我此行平安。”

  文竹郡主对老人行礼,随后转身离去。老人侧头looked towards 另外一边,几个warrior 在拐角露出身形。

  warrior 们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几个继续快步跟上文竹郡主。一个留在原地盯着老人,另一个则转身回去报信。过了不大一会儿,首领带着warrior 们赶到。

  “你刚才给了那位道长什么东西?”首领上前喝问。

  “一块平安符。”老人并没有离开,似乎就是为了等这些warrior 。“不是给的,是卖的。”

  “平安符?卖给一个道士平安符?”首领感觉智商受到侮辱,越发觉得这老人有古怪。“你觉得我会信?”

  他派人一直派人跟着文竹郡主,但怕发现不敢太近。只见到了郡主和老人似乎交换了什么东西,并没有听到两人说话。

  “你是故人之后,也可以买一块。”老人瞅了一眼首领,“你此行,会死。拿一块平安符,可以过这一劫。”

  “故人?”首领心中警惕更重,“who you are ?”

  “卖符人。”老人答。

  首领眼中冷意更浓,right hand 按上刀柄。

  “将军。”一名warrior 靠近首领,压低声音道,“方才找附近的人打听过,许多人刚来这里的时候,这old man 似乎就已经在了。说不定是以前的时候,见过您的长辈……”

  首领思索了下,握刀的手松了一些。

  Wang Family 是Wei Country 的将门Aristocratic Family ,先祖Old General Wang 更参与了四阴山大战。而自己的叔父,也继杀神赵己之后,做过卢陵塞最后一任守将。这老人若是一直在卢陵塞,或是当年的老卒,或是见过Wang Family 的人。

  “买一块吧。”在首领思索的时候,老人又拿出一串木符,又对众人人道:“你们都可以买一块,可保此行平安。”

  看着那一大串所谓的平安符,首领表情一阵愕然,warrior 们则不约而同的起来。

  “将军,这是个expert 呢。”

  “难怪郡主从他这取东西,这是被expert 折服了。”

  “要不然您买一块吧,说不定有用……”

  在warrior 们的笑声中,首领的很是郁闷。

  现在很清楚了,这就是个swindler ,拿一堆破烂在这讨生活。文竹郡主kind-hearted ,就买了一块平安符。结果弄的他们风声鹤唳,还以为有什么阴谋。

  “什么平安符,老子不信这个。”首领啪的一下将那串木符打掉,“a real man 当在马上取功名,谁会信这些乱七八糟的。”

  老人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慢leisurely said ,“当年Wei Country 两代军神,在这四阴山布下杀局。有人命丧沙场,有人坠落山崖。所谓功名利禄,早已是云烟泡影。”

  “大胆!”首领勃然大怒,钢刀猛然出鞘,“我不管你知道什么,继续在这胡言乱语,believing or not 我宰了你!”

  “将军息怒。”一名warrior 连忙劝道,“明日便要进山,今日少些事为好。”

  首领扫了一眼all around ,很多人把视线转了过来。重重的snorted ,将钢刀还回鞘中。

  “今日暂且饶了你。”

  现在首领已经基本确认,这老人是以前的老卒。若是Imperial court 的政敌对手,不会用这种方式在这卖弄玄机。而且即便真有什么问题,也确实不好现在节外生枝。

  老人没再说什么,只弯腰去捡木符。

  首领snorted ,故意将那串木符踢到远处,大步转身走开。

  一名年轻的warrior 犹豫了下,将那串木符捡回来,帮忙放回老人手里。

  老人瞅了那warrior 一眼,取下一块木符递了过去。

  年轻warrior laughed ,收下木符追上队伍。

  首领将这些看在眼里,瞪了那年轻warrior 一眼,转而对身旁人交代道,“盯好这个old fogey ,有什么异常……”

  话还没说完,首领不由得一愣。

  那个卖符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人呢?哪去了?”首领surprised and angry 。

  “不知道,刚才还在啊。”

  “奇怪……”

  众warrior 也是万分古怪。

  方才年轻warrior 帮忙捡那串木符的时候,所有人都见到那个老人还在街旁坐着。可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竟然消失了。

  “把人找出来!”

  首领一声令下,warrior 们都行动起来。可是纵然找的再仔细,又哪里还有老人的影子。

  ……

  道士入城,老叟卖护符予之。道笑曰,吾为道,符乃立身本也,汝安敢弄之。叟曰,汝符seek luck and avoid calamity ,吾符亲人信愿,非一物也。道以为有理,遂买之。

  《青洲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