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ing Immortal Attains Dao Chapter 158

店铺没有什么损坏,就是落了不少灰,杨阳懒得自己动手,取出笔墨,往几个纸人双目一点,然后转身离开,让驴老六带路去衙门,毕竟有些事越快落实越好。

杨阳关门的时候,驴老六敢发誓,他真看到哪几个纸人动了起来,虽然门立刻关上了,但是心里那叫一个凉,恨不得今天就没出过门,可惜他骗不了自己,于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把这位爷伺候好了,让他把自己当个屁给放了。

两人衙门走了一趟,驴老六门路果然熟,事办的非常顺利,全都按规矩来,让人一点挑不出毛病。

可问题是,这才是最不正常的,没看驴老六都是满脸古怪的表情,他干这行这么多年了,还从未遇到过。

手里的契约做不得假,但是杨阳还是觉得这里有古怪,便让本想走的驴老六去打听下消息,谁想这位是哆嗦着来的,而且死活不敢进来,硬是要站在太阳底下说话。

Yang Family 在县城的这个铺子最初并非是棺材铺,而是一间米铺,只不过三年前米铺的shopkeeper 跟伙计都淹死了。

靠近浑江的阴山县,淹死人并非什么稀奇事,稀奇的是,shopkeeper 跟伙计都在面缸里淹死的,口鼻喉肺里全都塞满了面,愣是活活憋死了,你说稀奇不稀奇,当初杨父跟杨母来县城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

米铺死了人,还是这种unimaginable 的死法,自然是开不下去了,毕竟没人敢买能淹死人的米面,所以就低价租给一个开棺材铺的。

但是几个月前,开棺材铺的人跑了,他不是卷钱跑了,而是被吓跑的,因为当初这里发生了一件非常吓人的事。

巷子后面,也就是距离铺子不远的地方,住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鬼头刘,是县里的刽子手。

至于为什么干这一行,当然是因为他们家祖辈都是干这个的。

不过当刽子手虽然每月有好几silver tael ,开刀问斩的时候,衙门跟死者家属也会给一封丰厚的红包,小日子过得不错,但是鬼头刘过得并不快乐。

他的grandfather 跟爹,活着的时候膘肥体壮,抡起十八斤重的鬼头刀,一刀能斩断大腿粗的木桩,连一根毛刺都没有,可人说没就没了,连五十都没有活到,死的时候更是瘦的皮包骨头,偌大的汉子连一杯水都端不起来,eat, drink, shit and piss 都在床上,何等的悲哀。

所有人都说这是杀人太多招了报应,鬼头刘虽然嘴上不承认,实际上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可没办法,他吃的就是这碗饭,就算他不想干,县太爷也不会愿意,除非有人替代他。

看了看自家的半大小子,明知道这是条Road of No Return ,鬼头刘依然咬牙拿着家传的鬼头刀。

不过鬼头刘听他grandfather 跟爹都说过,干刽子手有个忌讳,那就是砍头的鬼头刀只能砍九十九颗脑袋,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必生横祸。

当砍满九十九颗脑袋,也到了封刀的时候,以红绸将刀裹上,每日供奉香火,来消弥刀上的baleful aura ,如此才不会祸及家人,所以鬼头刘一早就去铁匠铺去取刀。

之前那把刀已经砍下九十七颗脑袋,到了该换的时候,因此他将积累很久的几块好铁拿给县城最好的铁匠,并给足了银子,让对方用心打一把鬼头刀,毕竟这把刀要砍九十九颗脑袋,品质不高可不行。

谁想到了取刀的前一天来了大活,回头山的三位寨主被路过的expert 丢在衙门前,让County Magistrate 脸面无光,直接下令second day 就斩首示众,所以鬼头刘很着急,天刚亮就来取刀。

新打的刀还带着几分火气,但是刀背厚实,刀刃似钝实锋,连砍七八颗脑袋都不用打磨,所以鬼头刘很是满意,还多给了两钱银子,可最后还是出事了。

刑场上,红褂黑裤的鬼头刘用之前的鬼头刀利落的砍下两个脑袋,这脑袋滚落在地上,腔子里的血才喷出来,可见他这一手功夫如何。

凑够九十九颗,鬼头刘用腰间的红绸将刀缠上,放在一边,然后拿起新打造的鬼头刀,打算用回头山Stronghold Master 的血给这把刀开锋,谁想刀刚破开一层皮肉就断了,让他呆立当场。

此时从人群中冲出一个黑脸汉子,抡起一把铁锤砸死了不少人,正是给鬼头刘打造鬼头刀的铁匠,不过他还有一个身份,回头山Stronghold Master 的younger brother 。

可惜County Magistrate 早就知道回头山Stronghold Master 有个younger brother 藏在县城,当天就宣布斩首示众,就是为了逼对方出来,所以没等他杀到刑场上,就被早有准备的County Magistrate 命人乱箭射杀。

劫法场的人死了,砍头还得继续,鬼头刘浑身冰凉的拿起刚刚封好的鬼头刀,砍下这把刀第一百颗脑袋。

鬼头刘知道这犯了刽子手最大的忌讳,但是眼下County Magistrate 已经气红了眼,那会听他一个刽子手的解释,就算会死又如何,a trifling 刽子手罢了。

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被砍掉脑袋的Stronghold Master 没等second day ,当晚就活了,提着一把断刀连夜进城,甚至敢于冲击衙门,虽然没有得逞,可也吓得County Magistrate 差点lost self-control 。

当时县衙正在摆庆功宴,鬼头刘也在场,正在喝闷酒,因为自从砍下那颗脑袋,他就感受到心口有一股凉气,顿时明白自己恐怕time is limited ,所以无头大寨子出现的时候,他先是惊恐,然后就是愤怒了,于是痛饮一碗烈酒,提着那把百人斩就上前跟对方拼命,还愣是让他砍掉了大寨子一只手,将对方惊退。

按理说鬼头刘立下如此功劳,应该大赏,并受到提拔才是,问题是second day 这铁打的汉子就病倒了。

这病还十分古怪,身上莫名出现一个黑手印,就跟他砍下来却始终找不到的Stronghold Master 哪a broken hand 一般,都是六指。

黑手印加重了鬼头刘心口的那股寒气,并且逐渐上移,County Magistrate 请人看过,不过都直摇头,说手印到了脖子,这人就完了,因此哪怕鬼头刘立下不小的功劳,也只是获得一些赏赐,至于职位什么的,也就他的儿子子承父业,成了县里的新刽子手。

因为那Stronghold Master 还未被消灭,所以知情人对这件事都十分忌讳,极少谈论,驴老六若非认识这里的一个泼皮,还真不一定能打听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