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ing Immortal Attains Dao Chapter 159

扭头看看棺材铺隔壁贴着封条的铁匠铺,还有住在后面不远处的刽子手Liu Family ,杨阳无语了。

这么大点的地方,接连发生两起怪事,难怪被人忌惮,连谈都不敢谈论。

杨阳倒是对那把百人斩更感兴趣,于是打发走驴老六后,买了些礼品,去拜访邻居。

“好重的baleful aura 。”站在门前,杨阳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如今cultivation base 远远不如本体,但是this world 因为缺少规则,因此许多东西都变得浅显起来,所以他才能敏锐的感知到许多东西,比如这户人家弥漫的baleful aura 。

“好家伙,果然不愧是干刽子手的,这baleful aura ,寻常人家住上十天half a month 恐怕就得出事。”杨阳不知道这是风水不好,还是后天形成的,反正看了直摇头。

pa pa pa 一砸门,过了一会,一个半大小子过来打开门,见杨阳脸生,于是有些疑惑,毕竟他们家可没啥人敢上门。

至于看到陌生人怕不怕,或者担心对方是不是来找事的,刘达从没这么想过,他们一家走在街上,就连最会耍狠弄混的泼皮都不敢多看一眼,谁会这么想不开。

“我是前面棺材铺的主家,今日刚搬来,过来拜访下邻居。”杨阳提起礼物said with a faint smile ,看起来很和气,加上本身就是秀才,一身scholarly flavor 反倒让刘达有些拘束,谁让他上私塾的时候没少挨先生的打。

若是旁人听他是开棺材铺的,怕不是立刻赶人,嫌晦气,不过一家是砍头的,一家是卖棺材的,算是上下游产业,谁也别嫌弃谁,因此刘达把门打开,让杨阳进门,然后自己去厨房烧了些水端来。

“sorry ,家父病重,招待不周。”刘达显然读过两年书,应对倒是得体,有些sorry 的把一碗水放在杨阳面前。

“无妨,在下冒昧前来,主要是想要看看你father 的病情。”杨阳一边打量周围的摆设,一边端起碗喝了一口,然后说道。

“先生懂得医术?”刘达先是一喜,接着想起已经有不少大夫来看过了,连个所以然都没有说出来,顿时又有些沮丧。

“你father 怕不是生病,而是被诅咒了,所以单纯的医术没用。”杨阳一副expert 的模样说道,而这对单纯的刘达来说效果有加成,赶忙带他去了后堂里屋。

虽然窗户是打开的,但是屋里依然一股怪味,有尿骚味,有体臭味,还有汤药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直摇头。

不是没仔细照顾病人,而是没办法,若有三五个下人,有钱到能隔三差五的换被褥床铺,自然不会有这股味道,可惜Liu Family 还没有这么富裕,normally 刘志在衙门当差,主要靠刘母照顾,每日打扫洗涮,还得买菜做饭,还能有多高的要求。

鬼头刘正在昏睡,眼下瘦的皮包骨头,Essence, Qi, and Spirit 都快耗尽了,而且好像还受到某种压迫,呼吸时很用力,这更是加大了他的消耗,怕是time is limited 。

杨阳将鬼头刘的衣领拉开,一只黑手印差不多摸到脖子了,难怪一副快喘不上气的样子。

诅咒这东西是很不讲理的,一个手印别说掐死人,把脖子掐断都有可能。

杨阳掏出一张纸符往上面一贴,纸符立刻燃烧起来,但是鬼头刘不但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put out a long breath ,一直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刘达立刻知道这是遇见expert 了,立刻跪下请求杨阳救救他的father 。

杨阳没有说话,将纸符叠成三角形,用线穿成一串给鬼头刘戴上。

刘达亲眼看到哪黑手印不甘不愿的被逼退三分,鬼头刘的脸色也好了许多,顿时惊喜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知道磕头。

“这诅咒很是厉害,我这纸符治标不治本,还得想想办法。”杨阳把刘达扶起来,皱着眉说道。

“先生只要能救我father ,我work extremely hard 也会报答先生的恩情!”刘达激动的说道。

“我先布个风水阵,改善下你家中的风水,这样更有利于你father 的恢复,至于解除诅咒,也许还得落在你身上。”杨阳想了想说道。

“行,先生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刘达二话不说,连连nodded 说道。

“寻常风水阵需以treasure 做formation eye ,一般人家恐怕没有,不过你家也有treasure ,那就是鬼头刀。”杨阳此话一出,就露出这次来的目的,不过刘达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对他来说,家里供奉的鬼头刀就是个摆设,因此立刻带着杨阳去取刀。

Liu Family 干刽子手这行有百来年了,竟然攒下五柄鬼头刀,这就是接近五百颗脑袋,可见这世道乱成什么样子。

本体所在world 的官府虽然也砍头,却不是谁都能砍的,至少County Magistrate 没这资格。

犯人可以在牢里自杀,病死,老死,就是不能砍头,想要砍头,必须上报,得到许可才能砍头。

可在这里,County Magistrate 一言可定生死,破家extinguish sect 只是等闲小事,唯有权势与功名可保平安,这让杨阳升起继续科考的心思,毕竟a trifling 秀才功名,最多让他见官不跪,一般小吏轻易不会招惹他,想要站直了说话,至少得是举人才行。

只有成为举人,才是预备官员,才能踏入那个圈子,才能掌握一点话语权。

两人动手将院子重新布置了一番,以供奉鬼头刀的香案为中心,布下一道风水阵。

“这阵成了,不过布置的材料都是些寻常的东西,因此承受不住五柄鬼头刀的baleful aura ,我将其中四柄带走,留下哪柄百人斩,可这把刀baleful aura 依然太重,所以你每日morning sun 升起的时候,持着此刀在院中舞刀,用自身气血冲刷刀上的baleful aura ,这样对你自身也有好处。”杨阳摆了几个架势,让刘达跟着学了几遍,然后带着四口刀走了。

这刀杨阳可不是白拿的,纸符是真的,风水阵也是真的,最珍贵的却是他交给刘达的几个架势。

这几个架势源自于Five Tigers Breaking Gate Blade ,能借助气血tempering fleshy body ,若是真心苦练,能凝聚出猛虎一般的imposing manner 。

配合那柄百人斩,凝聚出baleful aura ,可斩鬼伤神。

因此才说这几个架势才是最值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