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ing Immortal Attains Dao Chapter 160

回到棺材铺,里面已经被几个纸人打扫干净,杨阳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纸人方便快捷,最重要的是消耗也少,只要不everyday all 用,他的身体还扛得住。

没有急着布置,杨阳去后院打水烧火,好好洗漱一番。

棺材铺面积并不小,一共有两层,一楼做店铺,二楼住人,后面还一个院子,除了旧了一些,整体来说不算差。

可惜之前死过人,导致房价大跌,不得不租给买棺材的,眼下旁边的铁匠铺又被官府封了,更是雪上加霜,别指望干些正经买卖,只能卖卖棺材维持生活的样子。

受不起棺材铺内隐晦之气的杨阳一大早就起来了,早饭都没吃就开始指挥两个法兵一阵收拾,打算布下一道阵势,毕竟他日后也是要Cultivation 的,有阵势加持,Cultivation 会更为便利,也能在这混乱的世道保命。

给自己布阵,自然更加用心,等阵势一成,四道鬼头刀的illusory shadow 在房屋四角浮现,虚空一斩,顿时破开屋中积存的Yin-Fiend Qi ,转换成Spiritual Qi ,原本阴晦的棺材铺竟然变得明亮了许多,让人有种refreshed 的感觉。

杨阳伸了伸懒腰,露出一抹笑容,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开店就没有不希望有客人上门的,开棺材铺也不例外,不过棺材铺有人上门,这就说明死人了,对棺材铺来说是好事,对客人来说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此没谁笑容满面的来,开店的也不会笑脸相迎,必须板着一张脸,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说欢迎下次光临,否者绝对会当场打起来。

今晚不打算开伙做饭的杨阳正坐在躺椅上寻思晚上是去吃东巷的热汤面,还是去西家restaurant 要上两道小炒。

不过想想开店几天都没有生意,还是节省点吧,一碗热汤面足以饱腹。

谁想在杨阳准备关门的时候,竟然来客人了,只不过这个客人有点不正经。

巷子口,高高瘦瘦撑着伞的男子缓缓走来,动作看起来有些迟缓,而且脸白的跟死人一样,笑容更是completely motionless ,如同固定住了一般,任谁都看得出这位有问题,更别说杨阳了,不过来者是客,既然是客人,只要是拿着钱来的,他才不管对方是人是鬼。

“shopkeeper 的,来一口棺材,要快。”tall and thin man 声音嘶哑的说道,同时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

杨阳看了一眼足有十两重的银子,没有说话,起身从柜台后面掏出一根棍子,抡圆了砸在高瘦汉子脑袋上,头都给砸飞了,露出里面的扎纸架子。

“呸!拿纸钱你糊弄鬼哪?!”杨阳不解气,抡起桃木雕琢的打鬼棒,把纸人打了个稀巴烂,然后塞到灶膛里点火烧了,烧的时候手脚还动那,结果被他ruthless 的一并塞进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算干什么,是骗口棺材,还是针对他,杨阳都要做些准备,哪怕死亡不过是回归本体,他也不想这次转世半途而废。

因为时日还短,而且this world 也没啥Spiritual Qi ,杨阳的Cultivation 并不顺利。

想要以武入道,可体格不行,没有足够的spiritual medicine ,就算苦练several decades 也不过一流水平,正统的Cultivation 更别想了,有这条件他还想着习武干嘛,所以唯有unorthodox way 可以修习,而这方面他还真懂不少,有之前从游戏中抽到的,有源自于百符经的,也有从纸道人跟一心道人哪里学来的,真打起来,一般的unorthodox way 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先将两个纸皮灯笼挂在门前,几个纸人摆放一边,摸了摸怀里的剪刀,杨阳出门吃饭去了。

等吃饱喝足了回来,刚一进门,杨阳觉得不对劲,身上有点麻。

余光一瞧,暗道一声坏了,着了道。

他这肩膀身上落了些透明如同蛛丝一般的东西,所在的部位逐渐开始不听使唤,再抬头一瞧,门匾后面藏了一个人,身材瘦小的跟儿童一般,但是一张沧桑猥琐的脸表明了年龄。

“鬼灯笼给我烧!”杨阳趁着自己还没完全被控制,赶忙说道。

门前挂着的两个白皮灯笼突然裂开,露出一张大嘴,喷出一道火舌,往上一舔,蛛丝不耐烧,被火一燎全没了,杨阳趁机摆脱了控制。

摆脱控制的杨阳不敢再有丝毫大意,直接用出killing move ,从怀里掏出纸符包裹的剪刀,往上一扔。

这是一把寻常的剪刀,不知是哪个铁匠打的,剪纸裁布甚是好用,可等包裹剪刀的纸符一烧,顿时闪过一丝golden light ,剪刀自动飞了起来。

瘦小的汉子一看麻烦了,自己这是惹祸了,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于是一拉蛛丝,整个人腾空而起,瘦小的silhouette 就跟一只大蜘蛛似的,飞跃而起,眼看就要逃走,却只见剪刀一掠而过,silhouette 顿时变成两截。

这便是杨阳如今的killing move ,金蛟祭剪法,被他简化了一番,称之为一剪没,甚是好用。

眼下天已经黑了,这里又比较偏僻,因此没人看到这一幕,杨阳赶忙扯了一块布把尸体带回棺材铺,至于血迹,也不知道此人练了什么,明明断成两截,却没有血液流出来。

匆匆回到棺材铺,幸亏这汉子瘦小,不过fifty-sixty 斤,否者以杨阳眼下这身板还真不一定能带回来。

点燃蜡烛,带上鹿皮手套的杨阳将死人翻看了一遍,在胸口处发现一个有些抽象的蜘蛛纹身,上面写了一个飞字。

纹身是标记,看来这个人并不一般,杨阳陷入了沉思当中。

洗了下手,杨阳去Liu Family 把刘达叫来。

经过他的一番医治,鬼头刘的情况慢慢好转,一家人对杨阳很是感激,因此他只是招呼了一声,刘达二话不说就来了。

“此人是左道warlock ,不知为何突然对我出手,被我杀了,你将尸体处理一下。”把刘达带回棺材铺,杨阳指着那具瘦小的尸体说道。

“好嘞。”刘达可不是寻常的小伙,自小跟老爹学砍头,玩具也是一颗真的头骨跟脊椎,闭着眼睛都知道往第几节脊椎的缝隙砍,胆量大的很,眼下又接了他老爹的班,已经亲手砍下三颗脑袋,还真不怕死人。

至于死的是谁,刘达并不关心,以杨阳对他Liu Family 的恩情,别说处理下尸体,就算亲手帮他杀人也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