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ced To Join Vajra Temple At The Start Chapter 179

  第179章 轰杀乌星云

  现在的乌星云,异常的古怪。

  在他身后居然出现了一片mysterious 朦胧的black 墙壁。

  墙壁上除了陈列十几柄模糊的武器外,居然还有一双异常巨大的魔爪。

  一股难言的Death Aura 从他这里迅速扩散而出。

  即便all around 的【入Dao Realm 】Elder 都有一种像是心脏被突然捏住的感觉,有些喘息困难,各个吃惊不已。

  “这是…”

  “hehehe …”

  乌星云忽然间低声笑了起来,脸上的皮肤再次变得潮红,浮现出一根根异常粗大的青筋,has several points of 狰狞,似乎再次失去了清明。

  他紧紧盯着Ning Chuan ,露出森然笑容,“Ning Chuan ,想不到吧,你虽然掌握了【伏魔掌】这样的Absolute Art ,能克制住天下大部分的上乘martial arts ,但今日你却注定克制不了我这【Heart Demon 经】,

  练了【Heart Demon 经】的人绝不能有任何心事和杂念,这就是我为什么今晚must 杀你的原因,明天就要大战了,我要彻底斩掉你,让我调整到pinnacle 状态!”

  clang!

  他随手一抓,身后的一柄模糊武器,忽然出现在他的手中,并迅速变得清晰,black light 缭绕,弥漫着古朴花纹,unfathomable 。

  一股难言的Death Aura 直接从他手中扩散而出。

  这赫然是一口闪烁着blood light 的粗大long spear ,足有两米多长,手腕粗细,惟妙惟肖,看起来和真实的没什么区别。

  “封魔墙上封印了十三种不同武器和一双逆heavenly demon 爪,每一个都妙用无穷,我现在也只是刚刚练出了一种武器和那双魔爪而已,今天就拿你来开荤!”

  乌星云冷笑开口。

  Ning Chuan 露出一丝丝惊色。

  这样的Absolute Art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一个的身后居然能出现一面墙壁和十三种不同武器!

  难怪能被刻在Divine Tablet 之上?

  确实独到!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ice-cold saying ,“乌星云,你真的很自信,但你却忽略了一点,这个世上,厉害的向来不是martial arts ,而是人!今日我即便不用任何martial arts ,也可以将你震死!”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乌星云expression turned cold ,不再多说,身躯忽然化为一团恐怖black light ,迅速向着Ning Chuan 这里冲了过来,如闪电一样。

  “杀!”

  他厉喝一声。

  手中血色魔枪被他猛然贯穿而出,爆发出惊天的能量波动,将all directions 的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全都迅速吸收而来,汇聚一枪,发出刺耳声音。

  他手中的这口血色魔枪竟和【伏魔掌】一样,可以自动吸收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如此一幕,让众人再次为之吃惊。

  不过!

  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返。

  因为Ning Chuan 说不动用任何martial arts ,就真的没动用任何martial arts 。

  面对这terrifying 一击,他居然只是挥动右拳,直直的向前一轰。

  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就像是寻常人打斗时的Tortoise Fist ,没有任何章法和mysterious 可言。

  但偏偏如此,他身上却爆发出了一股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整个人像是化为了一座不拔的神岳,rays of light 璀璨。

  这正是【Martial Arts 真解】内的几个primordial 动作之一。

  看似只是寻常一拳,实则早已经与Ning Chuan 体内的【如来Nirvana Scripture 】、【八神蛮劲】、【Primordial Chaos Qi 】产生共鸣。

  一拳之下,几大cultivation technique 同时为他输送巨力。

  轰隆!

  this fist 当真是有盖世之威,拳风呼啸,扫荡八方。

  两人间直接爆发出一团无比耀眼的rays of light ,如同一金一血两种不同颜色的大日出现,整个地面都在迅速崩塌,发出轰隆隆的恐怖声音,浮现出一条条无比巨大的裂缝。

  ka-cha 嚓!

  砰!

  一声大响传出,血色的魔枪竟当场崩溃,被Ning Chuan 砸的炸开,化为无数道血色光点向着all directions 冲去。

  pu!

  乌星云的身躯也直接受到一股恐怖巨力的席卷,衣衫炸裂,脸色潮红,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身躯如同破麻袋一样fiercely 砸在远处。

  反观Ning Chuan ,却巍然不动,身躯firm as a mountain ,周身golden light 熊熊,气息恐怖。

  乌星云both shocked and angry ,似乎不敢置信,身躯再次从地上翻起,看着手中消散的血色魔枪,又看着自己被震飞的这段距离,乱发狂舞,身上的demonic energy 与baleful aura 更为浓郁。

  “这impossible !”

  “我说过,这个世上厉害的向来都是人,而不是martial arts ,你对于所谓的奇功宝典太过痴迷,却忘记了人才是根本!

  乌星云,我上次杀你younger brother 乃是你younger brother sneak attack 我,这才被我误杀,今日你找我报仇,看来Wu Family 又得少一个青年expert 了!”

  Ning Chuan 语气冰冷,身躯如同重岳一样,向前走出,发出轰的一声闷响,爆发出一阵阵难言的terrifying aura 。

  all directions 的碎石皆在continuously 颤抖。

  他的背影变得高大、巍峨,像是不可逾越的高峰。

  所有Elder 都在吃惊。

  一方面震撼于Ning Chuan 的terrifying 表现。

  另一方面也在回味着他刚刚说出来的话语。

  不错!

  this world 厉害的确实只有人。

  强大的expert ,即便是用下乘martial arts ,也能轻易战胜上乘martial arts !

  until now ,他们都对于martial arts 太过痴迷,而忽略了人才是最根本的。

  这是在neglect the root and pursue the tip !

  “奇怪,他刚刚那一拳我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

  剑鬼一脸疑惑,抓着乱糟糟的头发。

  金髯客也是惊疑不定,looked towards Ning Chuan ,有些不太置信。

  “吼…”

  乌星云忽然仰天大吼,身上black 的astral qi 滚滚爆发,似乎受到【Heart Demon 经】的影响更为严重了。

  a pair of vision 再次变得冰冷terrifying ,冷冷looked towards Ning Chuan 。

  “Ning Chuan ,你少要给我说教,我的【Heart Demon 经】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里面记载的Absolute Art 每一个都比你的【如来Nirvana Scripture 】要profound ,我不信你单以普通拳脚就能挡住我的【Heart Demon 经】,今日我杀定你了!”

  bang!

  忽然,他身后的那双诡异魔爪一下disappeared 。

  next moment ,两只异常巨大的魔爪便出现在了他的双臂之上,与他的双臂fuse together ,迅速变得清晰可见,气息恐怖。

  这两只魔爪,每一个都有簸箕那么大。

  上面的森森指甲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而在这两只魔爪出现的刹那,之前被金髯客拍入他体内的那张怪脸却是再一次浮现而出,一脸faint smile 的表情,妖异terrifying ,嘴巴中似乎正在sound transmission ,向着乌星云的脑海涌去。

  乌星云脸上顿时露出冷笑,似乎得到了某种指示。

  sou!

  他的身躯突然disappeared ,speed to the pinnacle 。

  Ning Chuan frowned ,如来Divine Vision 运转,目光如同golden 闪电,再次捕捉到对方的身躯,而后化为一道golden light ,迅速冲了过去。

  他依然是在动用【Martial Arts 真解】中的几个最primordial 动作。

  一拳拳砸出,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却蕴含着极其恐怖profound 的功力。

  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在似乎与他共鸣。

  不过,乌星云的那双魔爪也确实terrifying 万分,比之前的血色魔枪还要强大。

  这双魔爪拥有吞噬一切的力量,且能操控all directions 的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为己所用。

  更怪异的是他身后的那张怪脸,不时地扑向Ning Chuan ,给他造成了极大干扰。

  若是没有cultivation 【Martial Arts 真解】中的那几个primordial 动作,Ning Chuan 面对对方的这种Absolute Art 绝对要大感头疼。

  轰bang bang bang bang!

  两人的silhouette 在迅速厮杀,爆发出了一阵阵terrifying 莫测的波动。

  到了现在,所有人都吃惊了。

  尤其是第三李玄雨,第四苏海。

  因为看到乌星云的这种terrifying 表现,他们全都生出了一种寒毛悚然的感觉。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若是他们处在Ning Chuan 的地位,与乌星云对决,能否挡得住对方的这种诡异Absolute Art 。

  两人对视一眼,很快露出苦笑。

  苏海自问以自己的实力根本impossible 挡住乌星云。

  李玄雨也是心头苦涩。

  她能挡住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

  也就是说,乌星云表面上Heaven’s Chosen Ranking 第五,但他的这种Absolute Art 一出,起码能进前三!

  Ning Chuan 能与乌星云战到现在,岂不是说他也能并列前三?

  可Ning Chuan 才只是半步入道啊!

  轰隆!

  rays of light 璀璨的golden light 与恐怖森然的魔爪不断碰撞,爆发出的能量波动震荡十方,地表不断掀起土浪。

  到最后所有Elder 都在向着后方狂退了several hundred zhang ,汹涌澎湃的能量已经波及到了他们这里。

  “Ning Chuan ,Heart Demon 经下,我已经立于Innate 不败,你拿什么跟我斗,等你True Qi 耗完,你将dead end !”

  乌星云开口厉喝,两个恐怖魔爪不断扫出terrifying 的black light 。

  同时身后那张怪脸更是不时地冲出,企图干扰Ning Chuan 的神志。

  Ning Chuan 发出coldly snorted ,remain unmoved ,“我说了这个世上只有不败的人,没有不败的martial arts ,既然你对你的Heart Demon 经如此自信,我就亲手打碎你的Heart Demon 经,磨灭你的心念!”

  bang!

  他依然是动用最primordial 的动作,rays of light 爆发,向着乌星云砸去。

  只不过这次他却将【Ghost God 十九拍】融入到了这几个primordial 动作之中,一刹那自身的imposing manner 开始狂猛攀升,整个人的背影似乎在无边放大。

  dong!

  声音恐怖。

  Ghost God 十九拍的绝招融入进this fist ,确实非同小可,再次震得乌星云身前的魔爪剧烈颤抖起来,身躯晃动,向后倒退。

  他不禁露出惊怒,几乎想要抓狂。

  他已经施展出了这样的Absolute Art 啊!

  为何却被Ning Chuan 普通的一拳就给撼动?

  昨天晚上面对玄真,他都没有动用这类Absolute Art ,就是为了留作底牌,可眼前一幕让却他深受打击。

  然而,让他难以接受的还在后面。

  因为Ning Chuan 紧跟着第二拳已经砸了下来,依然是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的一拳,但却融入了【Ghost God 十九拍】的第二拍。

  formidable power 在第一拍的基础上叠加了半倍、

  bang!

  乌星云身躯晃动,脸色潮红,再次向后翻狂退。

  紧跟着,Ning Chuan 连环砸出,一拳比一拳terrifying ,一拳比一拳强大,身上golden light 刺目,像是一轮璀璨大日升起。

  bang! bang! bang! bang!

  一拳拳砸出,乌星云被砸的向后狂退,两个巨大的魔爪一阵模糊,口中吐血,身躯踉跄,internal organs 全都被震得出现裂纹。

  他的脚掌踩在地上,将地面都给踩得成片爆开。

  在Ning Chuan 第九拳砸出去的时候,乌星云双臂上的那种black 魔爪终于被他砸的生生炸开,发出ka-cha 一阵巨响。

  连带着乌星云的身躯也直接倒飞而出,fiercely 摔在远处,大口吐血,两条手臂血肉模糊,被生生砸断。

  场外众多Elder 全都complexion changed 。

  其中Wu Family 的那几位Elder 更是not even think ,身躯就要直接冲出。

  只不过他们的身躯刚刚冲出,金髯客的身躯却如同瞬移般,刷的一下,拦在他们的面前,目光冰冷。

  “几位,莫非忘了约定?”

  “你!”

  几位Wu Family Elder 同时变色。

  “Young Master 小心!”

  他们急忙shouted 。

  只不过在之前的连环战斗中,乌星云早已经被Ning Chuan 震得口吐鲜血,再加双臂断裂,哪里还有任何抵抗之力。

  他很想逃走,很想呼喊认输。

  可是当他觉察到all directions 的众人,嘴中的话语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

  这一刻乌星云的口中不断咳血,心头冰寒,头一次感觉到了浓郁的Death Aura 。

  “为什么…”

  他紧紧盯着Ning Chuan ,声音异常嘶哑,“为什么我苦修Absolute Art ,realm 也比你高,martial arts 比你mysterious ,却还是被你压制,为什么!”

  他极度的不甘与憋屈,难以接受这一切。

  “因为我Innate Divine Strength !”

  Ning Chuan 语气冰冷,迈步走来,又是single fist smashed out 。

  【Ghost God 十九拍】的第十拍瞬间融入了过来。

  bang!

  一拳打在乌星云胸膛,当场将他的身躯打的横飞出去,fiercely 砸在远处,狂喷血水,胸膛凹陷,彻底motionless 。

  “Young Master !”

  那几位Wu Family 老人eye socket cracked ,连忙immediately 冲了过去,迅速接住乌星云的身躯。

  只不过他们接在手中之后,却发现乌星云的眼神早已暗淡,气息消失一丝不剩。

  “好!好!好!”

  一位Wu Family 老人咬牙含恨,声音森然,转头looked towards Ning Chuan 。

  Ning Chuan frowned ,顿时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无形murderous intention ,道,“莫非Wu Family 输不起?”

  那位老人怒笑一声,不再多言,直接抱着乌星云的尸体迅速离开这里。

  身边的其他几位老人也都是恨恨的看了一眼Ning Chuan ,迅速撤离此地。

  金髯客眼神眯起,cold light 闪动,紧紧注视着几位离开的Wu Family 老人。

  他的心中在衡量。

  这个Wu Family 现在是否还有存下来的必要。

  Martial Alliance internal trouble and outside aggression ,Wu Family 又极其跳脱,很可能因为这事就对他们生出二心。

  如果Wu Family 心怀怨恨,回去后便勾结圣盟或妖盟,那对Martial Alliance 来说将是难以承受的后果。

  与其等他们反叛,不如在苗头没出现之前,就彻底平掉!

  他忽然看了一眼身边的张万峰。

  张万峰瞬间读懂了金髯客的意思,brows slightly wrinkle ,轻轻颌首,随即带领几人,悄无声息的离开此地。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怨恨的不是时候!”

  金髯客心头冰冷。

  “奇怪,他this move 怎么这么像Ghost God 十九拍?”

  剑鬼抓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脸诧异,身躯瞬间出现在了Ning Chuan 近前,拍着Ning Chuan 肩膀,道,“小子,刚刚那几拳叫什么名堂?”

  “Martial Arts 十九拳!”

  Ning Chuan 喘着粗气,回应一句,便开始离开此地。

  “Martial Arts 十九拳?”

  剑鬼脸色startled ,露出茫然。

  “好了,现在全都散开,任何人不得再生出事端!”

  金髯客开口shouted 。

  众人心头汹涌,各个神色复杂,开始纷纷撤离。

  李玄雨更是心头轻叹。

  她知道从今晚开始,自己这个第三,算是基本易主了。

  Ning Chuan 的功力,她完全看不透。

  不能以常理度之!

  第二章到!

  求订阅!

  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