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180

  第180章 另有隐情

  回顾了下季思寒的逃亡之路,Yang Lu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ruthless 。

  他先是果断命令来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总部汇报工作的管事自杀,并把所有账册付之一炬,阻挠贺明远的办案工作;然后为了消灭所有证据,他又把参与过倒卖玄铁矿石的底层矿工都安排得明明白白,恐怕已经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等到贺明远好不容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通过海崖商品交易所找到远东Chamber of Commerce breakthrough 口,季思寒竟然再次果断止损,抛妻弃子逃亡到他in front of one’s eyes 的Seacliff City ,勾搭上了Zhu Family Chamber of Commerce ;这样还不够,为了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报复社会,他居然悍然雇佣听荷雨阁杀手李闻,试图把Yang Lu 从肉体上消灭;发现Zhu Family Chamber of Commerce 罩不住自己后,这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立刻乘坐快船逃亡到烟波岛;在烟波岛他还觉得不够安全,居然一路狂奔到田北溪的地盘寻求庇护。

  光是这份强大的行动力,这位季管事的办事能力就不容小觑。

  Li Qingning 创办的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虽然只是个草台班子,但内部绝对称得上hidden dragons and crouching tigers 。Yang Lu 从Sunset City branch 发掘出一位“impartial and incorruptible ”贺明远,就已经觉得非常难得了,didn’t expect 峦石城branch 还藏着一位水准丝毫不亚于贺明远、并且行动力还犹有过之的“壮士断腕”季思寒。

  自家Eldest Young Lady 简直就是身怀【超级贪污犯招募概率大幅加成】的隐藏attribute 。

  都说卧Dragon Phoenix 雏得一人就可安天下,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同时藏着两位大贪污犯,却能开到今天还没有倒闭,不得不说Old Li 家的资本确实非常雄厚。

  要是换个Chamber of Commerce Boss ,可能撑不了两年就要被内部的蛀虫给贪到倒闭了!

  不过对Yang Lu 来说,如果季思寒只是单纯逃到田北溪的地盘,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Li Qingning 临行前曾经告诉过他,虽然Divine Fire Sect 和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关系不睦,但因为同为陆洋行长的honorary disciple 的原因,Li Qingyang 和田大霄私人交情却相当不错,田大霄更是把Li Qingning 当自己的Junior 看待。否则就算田大霄是Nascent Soul Realm 大佬,也impossible 随随便便赠送Li Qingning 价值百万的随movement method 宝。

  根据Li Qingning 的说法,他手上的那根新月簪就是田大霄和叶婉两位Sect Master 共同打造。

  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只需拿出田大霄赠予的新月簪,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多少会给个面子。

  既然如此,若是海崖舰队打赢了,Yang Lu 便可痛打落水狗,若是海崖舰队打输了,他at worst 打着Li Qingning 的旗号去和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重新勾兑。

  因此离岛战争无论谁胜谁负,其实都不妨碍他去田北溪的地盘抓人,若不是进可攻退可守,Yang Lu 也impossible 来离岛以身犯险。

  Yang Lu 最担心的事情,反而是季思涵继续向更远处逃跑,如果此人坐上Cloudfire Prefecture 的运输船一路逃到Cloudfire Prefecture ,然后再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那他想要继续追过去,付出的代价可就太高了。

  考虑到季思寒这一路跑的比兔子还快,Yang Lu 还真不能彻底排除这个probability 。

  不过现在考虑这些还为时尚早,无论如何他也要先跟海崖舰队去离岛前线看看情况,等过了田北溪这关,才能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于是他也跟着韩复来吹捧了一番林东的实力,便结束了这场宾主尽欢的招待宴会。

  按照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制定的计划,海崖舰队将在烟波岛停留一段时间,但由于离岛局势迅速恶化,若是等训练好烟波岛的部队再出发,恐怕离岛联军早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韩复来和徐童经过商议,决定立刻派遣舰队搭载精锐援兵赶赴前线,让林东找机会先除掉田北溪,击溃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的先头部队,只有这样才能迅速稳定离岛各大领主的军心,避免出现难以收拾的情况。待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群龙无首后,离岛联军大可从容组织军队收复失地。

  作为海崖舰队的王牌,林东对此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在他看来,田北溪早已是冢中枯骨,无非是什么时候取走她的小命罢了。

  于是众人商定,先用两天时间将Immeasurable Sword Sect 运来的军事援助在烟波岛卸货完毕,然后海崖舰队便搭载Central Plains 来援的精锐部队,直接奔赴离岛联军和田北溪的交战前线。

  宴会结束后,徐童Island Lord 还拉住林东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Yang Lu 就看到几位衣着暴露的美貌侍女主动起身,领着这位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天才cultivator ,前往徐童给他安排的临时住所去。

  在烟波岛,徐童就是Supreme 的独裁者。

  能被徐童收入自己行宫的美女,身材相貌自然都是百里挑一。

  这些在宴会厅陪侍的美女,对于刚刚宴会发生的事情都看得明白,知道这几位客人都是黄Island Lord 也要认真对待的贵客,对于林东这位all the stars cup themselves around the moon 的Immeasurable Sword Sect cultivator ,自然表现得无比殷勤。

  虽然Yang Lu 不知道徐童刚刚和林东都说了些什么,不过看林东这家伙满脸淫笑的表情,Yang Lu 也能猜到他这是要做什么去。

  Yang Lu 内心倒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且不说这些凡人美女被徐童拿出来招待客人,都不知道是第几手货了,就算比拼外貌,这些女人也比Li Qingning 差出million miles apart 。Yang Lu 好歹也是经过化装术和PS装甲考验的现代Earth 人,还不至于跟林东那样,随便看到个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

  毕竟这些女人的颜值跟Li Qingning 比起来,差距还是naked eye 可见的明显。

  徐童本来还打算如法炮制,跟Yang Lu 和韩复来也施展下sexual entrapment ,不过Yang Lu 还没来得及推辞,韩复来就主动表示,自己和杨顾问在海崖舰队有自己的住处,就不劳烦徐Island Lord 专门招待了。

  论起奢华程度,海崖舰队旗舰旗号丝毫不亚于烟波岛的行宫。只不过韩复来专门提起此事,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感觉韩复来应该是打算和自己单独谈谈,Yang Lu 便附和了他的说法,婉拒了徐Island Lord 的好意。

  待回到海崖舰队的旗舰后,韩复来果然将他带进了自己的私人会客室。

  相比暴发户风格的烟波岛领主行宫,韩复来的会客室显然更符合Yang Lu 的审美。

  尽管这间会客室整体都建在远洋merchant ship 的甲板上,但rich and imposing 的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依然将会客室装修成了风格古典书斋的式样,甚至还专门动用仙阵隔绝了书斋外部的潮气,防止潮湿的海风对会客室里的精美藏书和古老卷轴造成损害。

  在古色古香的实木茶椅落座后,Yang Lu 便主动开口问道:“Old Han 哥单独找我,应该是有事相商吧?”

  韩复来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刚刚的接风宴上,我跟徐Island Lord 介绍本次增援的情况时,Brother Yang 看起来似乎有些疑问!”

  韩复来确实是个察言观色的expert 。

  Yang Lu 主持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工作已经有几个月时间,对于Seacliff City 的物价行情基本做到了心里有数。

  听到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为离岛战事支付3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特别拨款,最后竟然只有这么点增援力量的时候,心里难免感觉到有些惊讶。

  当时Yang Lu 确实露出了片刻的错愕表情,didn’t expect 竟然被韩复来给察觉到了。

  这也不能怪Yang Lu 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根据天枢城传来的情报,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用来重建天枢城的拨款也就只有2000万Spirit Stone Coin ,而3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都可以雇佣600名听荷雨阁杀手了!

  这么多Spirit Stone Coin 砸下去,竟然只武装了上万名凡人精锐士兵,提供了几万名凡人的装备给养,Yang Lu 稍微心算下账,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虽然cultivation world 的组织动员能力相比现代社会差很多,但也不至于差得这么离谱。

  韩复来所谓路途遥远的托词,最多只能哄骗下林东这种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根本瞒不过Yang Lu 和徐童这种商场老将,这也是为什么徐童刚开始听到韩复来的报价,会显得如此生气。

  “我当然有疑问!”既然此地没有外人,Yang Lu 便blunt 提出了质疑,“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已经明确表示,要求at all costs 支援离岛,这笔支援离岛的专项拨款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红线!还好那林东是个蠢货,并且徐Island Lord 也没有追究,否则若是让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知道此事,你们承担得起后果吗?”

  “Brother Yang 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韩复来对Yang Lu 的直言不讳并不介意。

  像他们这种城府的人,真要想捅对方刀子,只会背地里下黑手,这种not to mince words 的态度,恰恰证明了双方无话不谈的亲近关系!

  韩复来满脸淡定的样子,让Yang Lu 意识到此事恐怕另有隐情。

  果然,韩复来接下来便给出了解释:“Brother Yang 也做过管理岗位,应该能够理解管理工作有多难做。Immeasurable Sword Sect aloof and remote ,却要统治幅员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的Central Plains ,想要推动任何决策落地,都需要用十二分狠话,宣讲十分的政策,希望附庸Sect 听进去七分,然后具体执行五分,最后再收获三分的成果,这就算是非常成功的政策了。”

  不单单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任何规模庞大的组织、企业、政权几乎都存在类似问题。尽管Yang Lu 对这种说法非常认同,但他还是摇摇头道:“这并不能构成你们挪用专项拨款的理由……”

  “Brother Yang 还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啊!”韩复来深深sighed ,继续解释道:“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做事向来是以结果为导向,‘at all costs ’只是修辞手法,真正的关键还是‘支援离岛’。只要能够达成‘驱逐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这个明确的战略目标,那么中间的执行过程,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并不关心……be that as it may ,可这事情具体应该怎么办,对于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来说,那区别可就太大了!”

  韩复来话里话外,明显将“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和“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主体。

  这种略显古怪的表述,让Yang Lu 隐隐明白了韩复来想要表达的意思。

  将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内部的利益关系,从头到尾默默梳理了一遍,Yang Lu 斟酌了下词汇,才再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3000万元的专项拨款,应该由是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亲自批准的吧!”

  听到Yang Lu 有此一问,韩复来laughed heartily 道:“Brother Yang 果然一点就透,不像是林东那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你说的没错,根据我们Seacliff Sect 掌握的情报,Mo Yunlan 本来只批准了1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预算,但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一再强调,离岛作为Central Plains 门户,absolutely 不容有失,这才把预算整整提高了三倍!”

  果然如此!

  Yang Lu 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表情。

  既然韩复来已经确认了自己的猜测,Yang Lu 没有继续追问此事,而是话锋一转,提起了另一件事情:“既然如此,林东应该也不是奉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命令前来支援离岛的吧!”

  这句话没头没尾,听起来毫无逻辑。

  如果林东不是奉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命令,那他又能是谁派来的呢?

  然而韩复来也是条old fox ,他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反应过来Yang Lu 真正想问的是什么。

  “林东既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人,又不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人,但肯定是Lin Jianxing 的人!”韩复来的回答相当拗口,简直就像故意在说绕口令,“如果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的预算提案没有通过,林东impossible 会来离岛执行任务,正是因为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的预算通过了,林东这家伙才会出现在离岛。但他只是在为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办事而已,归根结底他还是Lin Jianxing 派来的人!”

  尽管韩复来的回答有些云里雾里,但Yang Lu 已经听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林东代表的是Lin Jianxing 的个人意志,而不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Sect 意志!

  虽然Lin Jianxing 就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present age Sect Leader ,但林东究竟是代表Lin Jianxing 个人,还是代表整个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其背后的意义却有着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如果是后者,那么支援离岛的行动只是单纯的Sect 间的地缘利益纠纷;可如果是前者,那么此事很可能牵扯到了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内部的利益斗争。

  as everyone knows ,战争是最烧钱的人类社会活动。

  对于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来说,支援离岛关系着Sect 的核心地缘政治利益,因此“at all costs 支援离岛”是一句非常政治正确的口号,没有任何人能公然站出来反驳。

  公然反驳这个政治口号,就equivalent to 在抗日战争期间公然鼓吹“曲线救国”和“攘外必先安内”,哪怕是汪主席和蒋校长,都照样被死死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尽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个非常伟光正的口号,但这并不妨碍民国Four Great Families ,都能高举着“抗日救国”的旗帜大发横财。甚至可以说,往往就是这种at all costs 的战争,才最容易给战争贩子们带来恐怖的财富。

  因为“at all costs ”本身就意味着权力出现了不受约束的寻租机会。

  谁能借着离岛战争大发战争财,对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来说并不重要,但对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来说却非常重要,韩复来的意思其实已经表达的很直白了,支援离岛的特别军事行动,其实就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新一轮的政治角力舞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