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181

  第181章 分赃盛宴

  在台面之上,离岛战争是Divine Fire Sect 向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主动挑起的代理人战争。

  而在台面之下,则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和Taxlimit Hall Elder Mo Yunlan ,围绕着支援离岛的作战计划,相互之间开展的利益争夺。

  离岛局势崩坏如斯,主要还是因为Divine Fire Sect cultivator 田北溪手段诡异。

  即便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高层也不清楚,这田北溪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能挫败离岛联军的车轮战。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支援离岛多少凡人军队和作战物资,都不能保证击退Cloudfire Prefecture 势力,在didn’t touch 清Divine Fire Sect 的底牌前,离岛就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有可能五百万元的预算就足够保住离岛了,也有可能五千万元的预算砸进去都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作为主管Sect 财政的最高Chief-In-Charge ,Sect 财政就是Mo Yunlan 的隐形权力来源,向Sect 预算要钱,就equivalent to 变相剥夺Mo Yunlan 掌握的权力。从Mo Yunlan 的角度看,他当然希望尽可能节省Sect 开支。

  正因为如此,Mo Yunlan immediately 就开出了非常保守的预算——1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

  但预算问题却不是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的首要考量。

  Lin Jianxing 直接举起了“at all costs 保住离岛”的大旗,要求Mo Yunlan 大幅提高支援离岛的Sect 预算,显然是想借机从Mo Yunlan 的势力范围捞肉吃。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Mo Yunlan 很难接招。

  如果Taxlimit Hall 否决了3000万元的Sect 预算,结果最终还没能保住离岛,那么Mo Yunlan 就要承担丢失离岛的主要责任;如果Taxlimit Hall 通过了3000万元的预算,那无论Mo Yunlan 能不能保住离岛,他都算是尽力了,失去离岛的责任也不会再由他来承担。

  两相权衡之下,Mo Yunlan 只能选择妥协。

  于是这才有了Taxlimit Hall 大出血,通过了非常离谱的、高达3000万元的离岛战争预算。

  既然Mo Yunlan 已经摆出了“at all costs ”的姿态,那么保卫离岛的舆论压力,就再次转嫁到Sect Master Lin Jianxing 的头上。

  然而Lin Jianxing 却不太担心这种压力,因为他手里拥有最强的一枚筹码——

  林东!

  Lin Jianxing 的判断和其他人一样,田北溪就算再强,也绝对impossible 是Qi Refinement 后期cultivator 。

  且不说Divine Fire Sect 除了田大霄本人之外,cultivation Economics 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Central Plains ,历史上就没出过什么有名的cultivation 管理学家和cultivation Economics 家,压根拿不出多余的功德Supreme Treasure 。

  就算Divine Fire Sect 能拿出类似洛申Elder 遗物的功德treasure ,他们也找不到能在Qi Refinement Realm 阶段修出两道功德金轮的天才cultivator ,这可是薄南客和陆洋这些传说人物才能达到的realm !

  只要林东的斩首行动取得成功,哪怕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没有派出任何援兵,离岛联军都不一定会输。

  既然如此,这3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专项拨款自然就没有全部落实的必要。

  想到这里,Yang Lu 忍不住摇摇头道:“怪不得徐Island Lord 没有继续追究此事。只要能最终击退Cloudfire Prefecture 的势力,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和Sect Master Lin 就能赢得面子,离岛领主们就能保住自己的里子,至于离岛是被Taxlimit Hall 用钱砸下来的,还是被Sect Master Lin 的斩首行动保下来的,simply 没人关心。”

  韩复来面带taunted :“谁说不是呢?只要Mo Yunlan 不肯出血,林东就不会来离岛,Mo Yunlan 就只能试着用trifling 1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预算保住离岛,这无疑是在进行毫无退路的赌博。但既然Mo Yunlan 愿意大出血,那么林东也就来到离岛准备执行斩首行动,all influence 就能开开心心把这3000万元拨款给瓜分殆尽了。”

  听到这么扯淡的事情,Yang Lu 都不知道该评论些什么好。这场支援离岛的行动,简直就是一场瓜分“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派有资产”的饕餮盛宴!

  除了Mo Yunlan 怎么选择都非常尴尬,并且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大账凭空多了一笔巨额赤字,其它all influence 都稳赚不赔。

  此前Yang Lu 还很好奇,Seacliff Department 和Lin Jianxing 明明不是一路人,为什么Seacliff Department 这次竟然坚决配合了Lin Jianxing 牵头的行动。

  现在看来,这背后恐怕全是生意啊!

  于是Yang Lu 用意味深长的语气问道:“能替Lin Jianxing 铺路架桥,Seacliff Department 同样获利不少吧?”

  韩复来没有隐瞒,直接报出了数字:“流进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大账的利润,共计264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

  Yang Lu 早就知道Seacliff Department 肯定捞了不少,并没有因为这个天文数字感到惊讶:“公费报销的军事行动,果然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然而韩复来却非常谦虚的摆摆手道:“Seacliff Department 拿的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合理利润。根据我们的估算,Immeasurable Sword Sect 3000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拨款,最终落在实处的,恐怕只有不到600万元。”

  “好家伙,你们竟然只落实了两成拨款!剩下的专项拨款,都被哪路Divine Immortal 捞走了?”

  韩复来没有继续绕弯子,obediently and honestly replied :“Lin Jianxing 和柳寒星至少拿走了大几百万,落在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各位高层领导、各级管事、各位船长口袋里的至少有几百万,替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提供人力物力的供应商拿走了几百absolutely ,还有好几百万,就连我也不清楚在哪里被挪用了。”

  离岛行动的总成本不过600万元,因此韩复来说的这些数字,全部都是实打实的净利润!

  如果韩复来没有夸大其词,这场支援离岛的行动,凡是经手人员都或多或少都分到了好处。

  Yang Lu 本来觉得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管理水平已经够烂了,现在看来,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管理水平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把好好的离岛特别军事行动,forcibly 摆烂成了分赃大会!

  他忍不住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你们如此明目张胆的挪用公款,难道Mo Yunlan 就不会提出质疑吗?”

  “Mo Yunlan 有什么资格提出质疑?”听到Yang Lu 的质疑,韩复来shrugged ,face revealed disdain 一顾之色,“他远在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总部,有能力核实我们各个流通环节的成本吗?别的不说,光是我们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抽调fleet 运输战略物资和军队的成本,别说Mo Yunlan 核算不清楚,就连我们自己都说不准!”

  韩复来这话也实在不是谦虚。

  由于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地域太过辽阔,哪怕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的远洋merchant ship 拥有堪比现代货轮的航速,并且各支fleet 还能通过传讯spell 实现有限的即时通讯,Nine Provinces 各地的地理隔阂仍然不亚于Earth 的地理大发现时代。

  根据韩复来的说法,海崖舰队每艘merchant ship 的管事和船长,他们虚报了多少开支,就连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高层都没有办法精确核实。

  因为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的业务规模实在是太大了,大多数远洋merchant ship 都在距离Seacliff City 几万里、甚至几hundred thousand li 的遥远海外航线活动,总不能远洋货船在几万里外的海外港口维修一次,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高层就专Sect 人去查一次船长们有没有虚报开支吧……

  就算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想学习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先进管理经验,进行严格的财务管理,可外州Chamber of Commerce 也不会配合你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开发票。

  毕竟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既没有国际会计准则,也没有基于国际会计准则的国际化标准报表(GSD),更没有SWIFTsystem 和信用证制度,国际贸易仍处于primordial 阶段,在这种情况下,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能管好自己就相当不错了,想插手境外Chamber of Commerce 的记账工作无疑是在白日做梦。

  因此韩复来才反复强调,这264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是流入“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大账”的利润,而不是流入“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利润。那些进了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但却没有进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大账的钱,恐怕就连Jiang Hua’an 和Su Yuanfeng 自己都算不清楚,Yang Lu 甚至严重怀疑,韩复来叔侄在这场行动里就没少捞钱!

  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内部尚且如此,对于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来说当然更是如此,涉及到多个不同的cultivation 势力大规模协同行动,Mo Yunlan 认真查起来,恐怕只能得到一笔糊涂账。

  往往越是涉世未深的人,越喜欢把国家、政府、企业、文明这些非常虚的概念挂在嘴边,但只要工作几年之后就会赫然发现,大家其实都是草台班子。

  政府草台,企业草台,cultivation sect 草台,cultivation Chamber of Commerce 草台,你也草台,我也草台,大家都草台,都只是凑合着过日子罢了,谁也不要笑话谁。

  很多庞大的组织,表面上看着像一台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豪华轿车,里边其实就是几个人蹬着bicycle 顶个漂亮的壳,并且每个人蹬bicycle 的方向还都不完全一样,你也别觉得这辆车有多破,路上的车其实都是这样的,只是大家谁都没有戳破而已。

  你在外边评价说“这辆跑车如何如何”、“那辆跑车如何如何”,在跑车壳子里边蹬三轮的家伙只会想笑。

  Yang Lu 深深看了韩复来一眼,颇有些意味深长道:“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也有本难念的经啊!”

  韩复来用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语气替自己辩护道:“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规模庞大,业务更是横跨Nine Provinces 四大洋的数百座港口,哪怕把所有非核心业务都外包给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这样的合作伙伴,我们内部管理起来依然困难重重,Brother Yang 也是管理方面的专家,想必能理解我们的苦衷……”

  Yang Lu 拿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道:“韩兄放心,我从未因此小瞧Seacliff Department 的能力。”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韩复来也神色满意的nodded 道:“嗯,就像这次支援离岛的特别军事行动,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尽管各路Divine Immortal 把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财政拨款瓜分殆尽,但我们最后仍然迅速拉起了一只庞大的舰队,成功把行动给组织起来了。若是换作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亲自督办,可能钱全都花掉了,但舰队至今还没能出港呢!”

  无论是组织什么行动,落实都是最困难的。

  若是组织舰队这么容易,Mo Yunlan 完全可以踢开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单干,不让中间商赚差价,但就像韩复来说的那样,就算把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交给他,他有这个管理能力吗?

  肯定没有!

  涉及到大量人力物力资源的协调和调动,不是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拳头大就管用。

  草台班子也是班子,组织草台班子同样需要相应的管理能力,光是在草台班子下边蹬三轮的那些人,如果你没有理顺其中的利益关系,很快你就会发现:

  这好好的三轮车,怎么蹬着蹬着就突然垮了?怎么三轮前进的方向突然不对了?

  既然支援离岛行动的各路经办人员敢公然挪用公款,就肯定不怕Mo Yunlan 进行调查,像这种事先没有预案的突发军事行动,可以做手脚的环节简直不要太多,就算Mo Yunlan 坚持要求彻查到底,最后的结果恐怕也是查无可查。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韩复来也就没有向Yang Lu 隐瞒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的捞钱手法。

  根据韩复来的说法,这次Central Plains 援助离岛的上万名“精锐”凡人士兵,光是每人的工资就高达两百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这还不算足足六百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阵亡抚恤金。

  仅此一项的人工成本,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就要支出几百万Origin Spirit Stone Coin 的巨款。

  如果你问为什么Seacliff City 凡人雇佣军的福利这么好,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就会告诉你,因为我们Seacliff City 派出的凡人士兵,各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精锐士兵的成本当然要比普通士兵高了!

  这就好比某位被称作“whole family 忠烈”的Old Mister ,既然敢让公司给自己开一个亿的工资,肯定就不怕别人问,问就是自己能力强,而你永远无法证明一个人能力不强……

  因为“能力强”和“精锐”一样,都是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玄学概念。

  apart from this ,这支凡人军队不仅薪酬待遇严重超标,后勤保障费用也同样高得离谱,无论衣食住行还是武器装备,都明显要比普通凡人士兵高出一个数量级。

  然而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同样无需对此过多解释。

  别问,问就是精锐!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事情。

  就像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善堂可以克扣Li Qingning 发给流浪汉的口粮,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难道就不能挪用士兵的军饷和阵亡抚恤金吗?

  答案当然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作为拥有几千年历史的老牌Chamber of Commerce ,他们肯定不会把这笔款项直接打到自家账户上,这种操作手法过于简单粗暴。

  就算是糊弄Immeasurable Sword Sect ,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的面子工作肯定也是要做足的。

  事实上,这上万名雇佣兵都是家世清白的海崖土著,都有直系家庭成员居住在海崖地区。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军费拨款,肯定都要先进到这些海崖土著的家庭账户里过一手。

  但是不要忘了,Seacliff Department 可是Seacliff City 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的local tyrant ,尽管这笔钱先流进了这些凡人的口袋里,并不意味着Seacliff Department 就没办法把这笔钱再从他们兜里掏出来。毕竟这些士兵上有老下有小,the monk can run away, but the temple won’t run with him 。

  Seacliff City 主府征个“城市建设特别税”或者“创建文明城市税”,你们敢抗税不交吗?

  而且Seacliff Department 做事向来是以怀柔手段为主、暴力手段为辅,他们事先就已经通过抽屉协议,与这些士兵商量好了“七三分账”的办事章程。

  最终落在这些士兵身上的薪酬只有明面三成,剩下七成都会被Seacliff Department 通过巧立名目的方式重新“回收”上来。

  如果你不同意,完全可以不来报名参军。

  你要是不干,还有的是人要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