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80

  深深看了一眼灵光狂闪的山谷,Yang Lu said solemnly :“那就继续耗下去吧!虽然咱们秒杀不了these two people ,但肯定能耗死他们,我就不信了,他们的法力能用不完!”

  听到Yang Lu 下达的指令,趴在Yang Lu 怀里的Li Qingning 就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连忙出声提醒道:“你们不要大意,这两个人围攻我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来追杀我的Seven Major Sects 嫡传Disciple 总共可能有七八个人不止,只不过剩下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赶到,你们就下一步过来了,所以他们才会选择仓促对我动手。”

  Yang Lu 瞳孔顿时微微一缩。

  怪不得这两个家伙还在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

  原来他们是指望其他几个追杀Li Qingning 的Peak expert 赶来救援呢!

  想到这里,Yang Lu 立刻向身旁专心操纵昴日司南的吴能咨询道:“Fellow Daoist Wu ,我们附近有没有其它可疑人员靠近?尤其是那种气息非常强的硬茬子?”

  吴能沉吟片刻道:“大多数人都被咱们这伙人给吓跑了,只有十来个家伙还藏在旁边看热闹,至于李……Senior Sister 说的硬茬子,暂时还没感应到,应该是还没赶过来吧!”

  提到Li Qingning 的时候,吴能明显犹豫了一下。

  由于搞不清楚Li Qingning 和Yang Lu 的关系,他只得使用了“Senior Sister Li ”这个非常奇怪的称呼,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同样是Qi Refinement 后期cultivator ,自己的年纪可比genius girl Li Qingning 大多了!

  Yang Lu 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而是摆摆手道:“Fellow Daoist Ye ,那就麻烦你亲自出手了,速去速回!”

  作为Yang Lu 麾下首席打手,叶辰slightly nodded ,然后就化作golden rainbow 杀进了山谷之内。

  山谷之内,烟尘弥漫。

  随着众多cultivator 的轮番轰炸,这座nameless mountain within the valley 部的能见度已经非常低,除了灵光不断闪烁,通过naked eye 根本看不到silhouette ,只能凭借Divine Consciousness 来查探敌人的方位。

  奋力格开一杆long spear 状法宝,刘夏辉忍不住大吼道:“艾Fellow Daoist ,你还找不到突围的方向吗?”

  艾温语气急促道:“对方不停在用Illusion Technique 干扰我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如果没有其他人捣乱,我早就看破对方的jack of all trades Illusion Technique 了,可恶,我现在根本没法静息凝神啊!”

  刘夏辉还没来得及再问,就看到身边的景色骤然一变,自己左右两侧,竟然出现了无数衣着暴露、妆容妖艳的美女舞姬。

  “还敢给我玩这种低级Illusion Technique !”

  刘夏辉连忙将Spiritual Qi 灌入眼中,眼前的Illusion Technique 瞬间支离破碎。

  然而还没等他松口气,紧接着空气中又传来一阵诡异的异香,随着异香入体,刘夏辉只觉得自己体内的Spiritual Qi 循环都开始变得不畅通了!

  这让他不禁turned pale in fright :

  这帮怪人里竟然还混有毒道cultivator !

  cultivation world 的奇毒不像是凡间毒素,都是蕴含着Spiritual Qi 的特殊存在。

  像刘夏辉这种cultivation Heaven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并且Divine Consciousness 非常强大的Seven Major Sects 嫡传cultivator ,基本都可以通过Divine Consciousness 看破寻常毒素,很难被cultivation 毒道的cultivator sneak attack 成功。…

  然而刚刚那波毒素乃是跟着Illusion Technique 同时来袭。

  刘夏辉虽然immediately 就破掉了对方的Illusion Technique ,然而Divine Consciousness 也被对方短暂误导,结果竟然不小心吸入了毒道cultivator 法力化出的毒物,一时间头脑都有些昏昏沉沉。

  这几轮交手过后,Yang Lu 团队虽然暴露了攻坚能力差的弱点,可刘夏辉和艾温缺乏配合的缺点也慢慢暴露出来。

  相比单打独斗的两人,Yang Lu 团队由于配合默契,时常能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昏昏沉沉间,刘夏辉还听到山谷上方传来了一个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声音:“赶快瞄准那个green robe cultivator 打,他吸入了我的奇毒,Spiritual Qi 运行已经出问题了!”

  “干得漂亮,我这就用这灵幡补补刀!”

  “Fellow Daoist 悠着点!那灵幡是在下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可不怎么经打啊!”

  经过几回合的对抗,刘夏辉对这帮神神叨叨的围攻者已经有所了解。

  不知道为什么,这帮家伙似乎都在互相交换着使用对方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并且尽管他们之间的配合相当默契,每次发动攻击都像是共同演练过很多次那样,但他们却总是会因为一些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原因,自己内部就互相扯皮起来。

  就像刚刚那样,如果他们行动足够果决,几套连招下来,自己恐怕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然而他们却因为内部扯皮,forcibly 给自己留出了充足的反应时间。

  按理说内部这么不团结的团队,在Foreign Domain 战场早就该散伙了。

  然而这帮家伙除了经常扯皮之外,在其它方面又出奇的团结,比如他们发动攻击时,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似乎完全不担心身边的队友背刺自己,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可问题是,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真这么好,为什么还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停扯皮?

  哪怕想破脑袋,刘夏辉也没想明白这些围攻者互相之间是什么关系,这让他有心挑拨离间,却愣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过这帮怪人互相扯皮总归是件好事。

  若不是他们内部总是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吵起来,他和艾温两人压根撑不了这么久。

  思索片刻后,刘夏辉还是催动Lion’s Roar 高喊道:“各位Fellow Daoist ,这里可是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的Foreign Domain 战场,你们对我们两人苦苦相逼,难道就不怕被身边之人坐收渔翁之利吗?”

  山谷上方立刻就传来了回应:

  “这家伙疯了吗?竟然还想挑拨离间!”

  “急了,这大肥羊彻底急了!”

  “this Zhang 对杨顾问的忠心日月可鉴,团队精神入脑入心,绝不吃他这套!”

  “呔,贼人吃我一记灵幡!”

  刘夏辉hearing this 连忙抬头望去,果然看到一面巨大的灵幡当头罩下,此灵幡携带着层层golden 灵光,鼓荡的spiritual power 犹如正午阳光般耀眼,更令人震惊的是,在这面灵幡外围,竟然还亮起了一轮日冕般的功德金轮光辉。…

  凭借Foreign Domain 战场推土机般的表现,如今的Yang Lu 团队已经有不少人cultivation 出了功德金轮。

  只不过功德金轮主动给法宝加持一两次Heaven and Earth 伟力后,就会进入漫长的冷却期,而Yang Lu 团队的战斗却几乎没有停止过,因此overwhelming majority 成员的功德金轮都处于冷却状态。

  然而这名催动灵幡的cultivator 显然还留着一手。

  看到刘夏辉被己方团队的辅助给控制住后,此人果断催动起自己憋了好久的功德金轮,准备痛打落水狗,要是能趁机成功斩杀此人,自己在杨顾问面前可就露大脸了!

  身为Seven Major Sects 的嫡传Disciple ,刘夏辉当然知道功德金轮的厉害,他刚想调动全movement method 力进行迎击,可由于中了奇毒,浑movement method 力却像是便秘那样,无论如何也调动不起来。

  看到刘夏辉loud thunder, but only tiny drops of rain 的反抗,山谷口的cultivator 们又开始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起来。

  “快看,此人已经使用不出spell 了,在下的Eastern Wilderness 州毒道手段如何?”

  “Fellow Daoist 这招可以啊,这厮总算药丸了!”

  “敢伤我Life-Source Flying Sword ,等下老子要活剐了他!”

  被这帮实力远不如自己的a poor, humble sect cultivator 压着打,甚至还被这帮人当耍猴那样吐槽,身为Seven Major Sects 嫡传Disciple 的刘夏辉终于出离愤怒了。

  “你们这些只会抱团的鼠辈,真当我万华谷cultivator 好欺负吗?”

  刘夏辉愤怒地loudly roared ,左臂竟然长出了层层叠叠的鳞片,手掌也瞬间化成了某种monster beast 的sharp claw ,携带着妖异的绿光抓向了从天而降的灵幡。

  之前使毒的Eastern Wilderness 州cultivator turned pale in fright 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摆脱我的奇毒控制?”

  不过Yang Lu 这边毕竟人才济济,立刻就有一名懂行的Southern Wilderness 州槐山派cultivator 揭穿了刘夏辉的底细:“我知道了,这是我们Southern Wilderness 州万华谷的independent sect secret art 【monster beast 化拟态】,能够通过Spiritual Qi 拟态的方式,暂时借用monster beast 的部分力量,乃是万华谷inner sect disciple 和嫡传Disciple 的压箱底手段。”

  “你说了这么多,所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此法destructive power 极其刚猛,absolutely 不可力敌,我们只需避其锋芒,攻击他的本体即可!”

  Yang Lu 团伙成员聊天的时候,丝毫没避讳山within the valley 的二人,刘夏辉见自己的招式已经被对方识破,立刻切换了招式,右臂竟然像是螳螂那样伸出了一片诡异的利刃。

  然而他刚刚变招,那名槐山派Disciple 就紧接着解说道:“看到了吧,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螳螂妖拟态,这种Spiritual Qi 拟态虽然牺牲了自身destructive power ,但却强化了攻击速度,应该就是为了防止我们避其锋芒。不过没关系,这种拟态也有弱点,我们只需放他风筝即可!”

  听到对方的精准解说,刘夏辉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是真didn’t expect ,这帮参与围攻自己的鼠辈里,竟然还混有他们Southern Wilderness 州出身的内鬼!…

  万华谷以擅长御兽法闻名Nine Provinces 。

  monster beast 化拟态就是万华谷cultivator 研究御兽之道后总结出的independent sect secret art 。

  这种秘术可以将部Avatar 体结构变为monster beast 形态,并且还可以让cultivator 变得像monster beast 那样,通过肉体直接使用Spiritual Qi ,毒道cultivator 的奇毒只能作用于人类cultivator 的meridian 和dantian ,却不能阻碍对方使用fleshy body 的直接调动Spiritual Qi ,因此刘夏辉才能暂时摆脱对方的控制。

  Nine Provinces monster beast 种类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物种多样性高到达尔文看了都要流眼泪,万华谷Disciple 可以随时随地选择最适宜自己的monster beast 品种进行拟态,经常能起到敌人预想不到的效果。尤其是面对不熟悉monster beast 习性的海外cultivator 时,这种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的招式屡屡都能起到奇效。

  可这种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的偏门Divine Ability ,最怕遇到知根知底的对手。

  外州cultivator 或许还对monster beast 化拟态和各种monster beast 的特性不熟悉,但Southern Wilderness 州cultivator 几乎everyday all 在跟各种monster beast 打交道,对于常见的几种monster beast 拟态,就算大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刘夏辉接连变化了两次拟态,都被Yang Lu 手下无情拆穿。随着这名槐山派Disciple 不停的解说,刘夏辉感觉自己的内裤颜色,都快被这帮家伙给扒拉出来了!

  这让他如何不both shocked and angry ?

  monster beast 化只能大幅强化cultivator 的fleshy body ,但自身变化相比传统spell 却非常可怜,在优缺点方面非常类似庚金化体诀,如果被对方看出弱点,想要进行针对非常容易。

  尽管如此,刘夏辉想要第三次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brace oneself 对灵幡砍了出去。

  而情况就像刚刚那Southern Wilderness 州内鬼解说的那样。

  施展出monster beast 化的螳螂妖拟态后,刘夏辉的出手速度已经被强化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围观的cultivator 甚至需要动用鹰眼术才能跟上他的速度,如果对手能够暂避锋芒,应该就能应对自如。

  只可惜刚刚负责解说的Southern Wilderness 州内鬼和操纵灵幡的cultivator 终归不是同一个人。

  等Southern Wilderness 州内鬼解说完毕的时候,操纵灵幡之人已经来不及做出正确应对,他刚想收回灵幡,刘夏辉就已经抡起右臂对准灵幡凌空一抓,golden glow 和绿焰就fiercely 撞击在一起。

  只是一瞬间,刘夏辉monster beast 化拟态的利刃就将灵幡表面的golden light 尽数破开。

  哪怕灵幡的操纵者已经全力试图将其召回,但依然闪避不及,伴随“嗤啦”一声布帛破裂的响声,这件灵幡竟然当场被掏出一个大洞。

  不过好在最后施法的cultivator 还是成功将灵幡抢救了回来,如果不是刚刚槐山派cultivator 出言提醒,这件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搞不好就彻底报废了。

  而灵幡的previous owner 更是当场吐出一口blood essence ,悲呼道:“我可怜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啊!”

  看到对方配合出现疏漏,刘夏辉总算relieved ,这帮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毕竟人均实力不强,就算看穿了自己的套路又能怎样?

  于是他忍不住快意地狞笑一声道:”hmph ,老虎不发威,你们还真当我是病猫了吗?”

  然而刘夏辉还没来得及扬眉吐气,继续嘲讽对手几句,突然又察觉到一股强大的Spiritual Qi 波动,正从自己侧后方迅速靠近。

  刘夏辉的第一反应就是:

  敌人难道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准备跟自己近战了?

  由于刚刚将左手完成monster beast 化,刘夏辉几乎不惧任何来自正面的攻击,如果敌人打算跟自己近战,那无疑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于是他怒吼一声,果断挥爪迎上。

  “砰——!”

  一声闷响过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伴随着一声惨叫,竟然是刘夏辉的身躯大震,然后丝毫征兆没有的倒射而出,一口气飞出hundred zhang or so 远,才借助山谷的岩壁勉强停下了身形,等他再次抬起头来时,满脸都是astonished expression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